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383章 极道剑令
    剑令!?

    秦墨首先想到的是乌金剑牌,那是他早前进入千元宗的信物,也算是剑令的一种。

    不过,萧雪晨所说的剑令,却与乌金剑牌完全不是一回事。那是修为至王者境后,剑客凝聚剑魂之后,方能够凝炼的一种剑令。

    这种剑令,实则是剑魂之力的一种凝聚,注入特殊材料制成的令牌中,一旦启动就能爆发该种剑魂的一部分威力。

    以秦墨如今开天剑魂的蜕变程度,倒也能够凝炼剑令,只不过,他一直认为无此必要。

    以剑魂之力凝炼的剑令,一般是给实力不够的亲友、后辈所用,在危急时刻作为杀招使出。

    对于秦墨来说,这种剑令的威力,还比不上银澄炼制的阵器。

    而秦家、千元宗在西翎战城,更是有奕铭风布置的大阵护持,他又何须耗费力量,炼制剑令这种鸡肋的武器。

    可是,萧雪晨所提及的“开天星极剑令”则与普通的剑魂剑令又不同,这是星极剑魂中蕴含的剑令凝炼之术,属于剑魂奥义的一种运用。

    “为何我的开天剑魂中,没有蕴含相关的奥义之术?”秦墨有些纳闷,同是极道剑魂不该有差别才对。

    “我的星极剑魂已经完全凝成,你的只能算刚凝形不久,真正的奥义显化至少要等到凝成之时。”萧雪晨抿唇道。

    秦墨不禁撇嘴,事实上他有些怀疑,就算开天剑魂彻底凝成,是否会蕴含剑魂的奥义之术,都是一个未知数。

    他的开天剑魂与萧雪晨的星极剑魂,还是有一个本质的差别,后者是天生就拥有,不需要刻意淬炼就彻底凝成。

    而他的开天剑魂,则是后天形成,先天与后天的差别,是个武者都懂。

    当然,秦墨自是希望,开天剑魂彻底凝成时,也蕴含剑魂奥义之术。

    正思忖时,萧雪晨已是开始讲解开天星极剑令的凝炼之法,其实这种凝炼之法很简单,但是,却从未有开天星极剑令的先例出现。

    因为,古往今来,尚未有两种极道剑魂同时存世的先例,自然不会有两种剑魂之力同时凝炼的剑令出现。

    “极道剑魂凝炼的剑令,若是单一的一种,其实威力也一般,最多相当于剑客自身的七成威力。比之一般的剑魂剑令虽然强上许多,但是,也是鸡肋的存在。不过,两种极道剑魂凝炼的剑令则截然不同……”

    听着萧雪晨的讲述,秦墨心跳怦然,两种极道剑魂凝炼的剑令,实则是一种剑阵的威力。

    并且,开天与星极两种剑魂,一是攻伐无双,一是攻守兼备,若是凝炼在一块剑令上,其威力可不是相加那么简单。

    此外,这种剑令的凝炼之法,也并不是拘泥于一种,而是呈现多样。

    比如,若以星极剑魂之力在内,开天剑魂之力在外,则凝成的剑令则以攻伐为主,且能以星极剑魂之力来护持住使用者。

    若是开天剑魂之力在内,星极剑魂之力在外,则能以星极剑魂之力困住目标,而开天剑魂之力由此爆开,威力如何,想一想都是凛然。

    ……

    “这一次率队出行,剑阁虽然为我准备了许多后手,但是,我也与秦墨你一样,总有些心神不宁。还是将开天星极剑令凝炼出几枚,确保万无一失。”萧雪晨以剑魂传音道。

    秦墨欣然同意,笑道:“那开始吧,说起来我是占了便宜,还能窥及极道剑魂的运用之术。”

    随即,秦墨便打开腰间的百宝囊,翻检了一阵,取出数块天级下阶的神铁,一一摆放在身前。

    同时,又取出一些铸令用的材料,也是放在一旁。

    说实话,首次尝试炼制极道剑令,秦墨并不想用天级的材料,既是练手自是越廉价的材料越好。

    但是,极道剑令所需的铸造材料,却是最低也需要天级,也幸好秦墨身家极厚,并不觉得心疼。

    旁边,胡三爷、银澄等都是一愣,他们正琢磨着如何寻找黑焱育地,却是不明白为何秦墨有此举动。

    秦墨左手抬起,探手一抓,便将一块天级神铁摄于胸前,而后右手屈指一弹,催动剑魂之力,射出一道剑芒。

    嗡得一声,剑芒射入这块神铁中,将其中央出现一道剑痕,却是没有洞穿,而是在秦墨的操控下,将这道剑芒凝于是神铁内部。

    “第一块剑令,以开天剑魂为核心,还是以星极剑魂之力为核心?”秦墨以剑魂传音问道。

    “第一块既是在你那里炼制,就以开天剑魂之力为核心吧,铸令方面我其实没涉足过。”萧雪晨如此回应,她在剑魂运用方面,确是在秦墨之上,但是,关于铸器她只知纸上的东西。

    秦墨微微颔首,随即按照极道剑魂的剑令奥义之术,开始运转神铁中的一丝剑芒。

    嗡嗡嗡……

    片刻,这块天级下阶神铁发生变化,其中央闪烁光辉,那丝剑芒不断变化,逐渐形成一个字符样的图案。

    见此情景,秦墨也不迟疑,握着神铁的左手一震,一团真焰已是涌出,包裹着神铁,使之迅速熔化为半液态。

    “雪晨,到你了。”秦墨以剑魂传音道。

    另一边,剑阁驻地的一处密室中,萧雪晨则是美眸眨了眨,一道星光般的剑芒射出,受到秦墨那边剑魂之力的牵引,一下子洞穿了虚空,射入那一头。

    这样的情景,着实是无比奇异,也唯有两种极道剑魂之间,事先产生了关联,才能由此近乎不可思议的剑魂之力连接。

    叮!

    秦墨那一边的密室中,虚空撕裂开来,一丝剑芒如一条细长的星光丝线,射入那块半液化的神铁中。

    顿时,奇异的一幕呈现,那块神铁绽放光辉,丝丝缕缕的星光如丝如雾,包裹在半液化的神铁表面,一点点融入进去。

    一股可怕的剑气溢出,虽是没有暴散开来,却是让密室中的银澄等毛发直竖起,感到一种极大的威胁。

    而古山七的反应最是激烈,这灰皮孩童“嗖”得一下,已是躲入密室的墙角,浑身瑟瑟发抖。

    “最后一步小心点,以罡雾将剑令凝成!”萧雪晨在另一端传音道。

    秦墨暗中点头,深吸口气,猛地吐出一口淡淡的雾气,如焰似雾,正是他体内为数不多的真罡之雾。

    一刹那,秦墨左手中的光辉盛放,又是立刻收敛进去,星光,真焰皆是一股脑钻入神铁内部,一块剑令的雏形出现。

    随即,秦墨也没有闲着,将一些辅助的材料打在令牌上,一边以开天剑魂之力进行雕刻。

    约莫半个时辰,一块流转微光的剑令成形,其中央有着一个若有若无的“卐”字,令牌边缘则是有丝丝缕缕的星光流转,看似平淡无奇,却又能一下子将人的心神吸摄进去。

    “这个臭小子,与萧雪晨那丫头在弄什么……”

    银澄两眼发光,恨不得一把将这枚剑令抢过来,却是担心自身的存在被萧雪晨知晓,只能在一旁,没有出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