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396章 又遇三人组
    砰!

    秦墨手掌中的发光球体疯旋,使得他催动的吸力又增强三成,彻底笼罩前方区域。

    万流归宗!?

    牧弘脸色骤变,不仅因为秦墨轻松接下这一掌,也因为这少年竟化其掌劲为己用。

    古兽皇族的力量,与人族迥然不同,其中蕴含兽煞,极难被人族强者反控。

    可是,这少年却做到了,且举重若轻。

    “哼!”

    身形飞窜,牧弘神情狰狞,并没有运劲抵抗,而是顺势迎了上去。

    咚!

    一声沉闷的响声,两个身影即将碰撞在一起的瞬间,牧弘嘴巴一张,一道淡淡赤光射出,赫然是一枚赤色三叉戟,仅有一指长短,却是散发摄人的锋利。

    “咦。”秦墨微微有些惊讶,古兽皇族的武学确是与人族不同,出奇制胜的手段倒是不少。

    手掌微曲,秦墨姿势不变,却是将体内的真焰又增强了三成。

    顿时,手掌中的发光球体狂旋,发出嗡鸣,其吸力暴增一倍。

    那枚赤色三叉戟一阵颤动,偏离了轨迹,射向发光球体的中心。

    “什么?!”

    牧弘的神情彻底变了,猛一咬牙,右掌迎了上去,其手套上的宝石闪动绿芒,形成一个翠绿光球,袭向秦墨的手掌。

    随后,那个翠绿光球与秦墨手掌中的光球抵消,而后,响起一阵磨牙的脆响,牧弘的手掌被秦墨捏成粉碎。

    秦墨松开手,右手一晃,迅如鬼魅,捏着牧弘的脖子,如拎一只鸡一样,将之提了起来。

    “姓牧的,你说我在胡言乱语么?”秦墨开口,语气很平静,“我确实是在胡言乱语,我来此,就是来找你麻烦的。”

    手掌微微用力,牧弘的脖子里传出噼啪的脆响,似是一只鸡的脖子快被捏断了。

    “这位先生,您……”那守卫脸色苍白如纸,彻底吓懵了。

    这个人族少年,出手之间,就将赤凰族前十的天才牧弘大人制住,这事情就像是梦一样,噩梦!

    砰得一声,牧弘整个身躯亮起,气血沸腾如炉,他体内某种禁制触动,受到生命威胁喷薄克敌。

    这股气血反噬之力无比强大,达到圣境后期,如此近得距离,即便武圣后期的大高手也躲避不及。

    秦墨双目一闪,一道剑芒激荡而出,穿透牧弘的左胸,一下子击溃了这如炉的气血,使之彻底溃散。

    噗……,牧弘嘴角喷血,其余六窍也开始流血,他此刻惊恐之极,体内的保命禁制瞬间被破,也让他明白这少年的可怕。

    至少是武圣后期的修为!?

    牧弘如坠冰窟,他实是难以想象,昔日这平凡的人族少年,为何会摇身一变的如此强大。

    “谁在此撒野!?放下牧师弟!”

    一声娇叱,一道白光飞掠而至,速度如电,直袭向门口的秦墨。

    这是那天夜里,牧弘三人中的女子,手持一枚兽骨剑,御剑飞袭。其速虽是迅快如雷霆,却是瞒不过秦墨的眼力。

    “呵……”秦墨淡淡冷笑一声,对于古兽皇族这个女子,他同样没有一丝好感。

    那夜的牧弘三人,虽是只有牧弘出手暗算,另一个雄伟青年玄殷是帮凶,倒是这女子没有出手。

    但是,三大族联手对抗黑焱,彼此也是盟友关系,又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牧弘出手暗算秦墨等,这女子竟连劝阻一下都没有,又是什么好东西。

    抬起左臂,秦墨左手放光,化为剑形,凌空斩出,霎那间剑光璀璨夺目。

    这一记以掌为剑,剑势实是太锋锐了,一下子超越了这女子的兽骨剑势。

    叮!

    一道震鸣响起,这女子惊呼着倒飞出去,兽骨佩剑已是落在秦墨手中,而她则是落在数十丈外,纤手布满细小剑痕,鲜血流出。

    一剑即败!

    “你是何人!?”这女子又惊又怒,她的实力尤在牧弘之上,在赤凰族中排入前五,竟是连一招都扛不住。

    这少年是什么来路?

    秦墨不答,甚至没有看这女子妖娆的面孔一眼,随手将这枚兽骨剑丢入百宝囊,又将牧弘手上的那枚手套取了下来,也是放入百宝囊中。

    对于古兽皇族的武器,他相当的感兴趣,尤其是使用过那只淡金皮质手套后,秦墨很想弄起这类武器的底细,最好能拥有一件。

    这样的举动落在那女子,还有守卫眼中,实是太嚣张了,竟有人族敢找上门,击杀古兽皇族的天才,还当面抢夺他们的神兵。

    “我本来是找人的,现在准备先找你们赤凰族的麻烦,再来找人。”秦墨这般回应。

    前来这座城池的路上,他就盘算过很多。此次黑焱育地的覆灭,九大鬼主,骨族等庞大势力必定盯上了那道剑光的主人,想要躲开这样庞大势力的探查,单是韬光隐晦是行不通的。

    秦墨也无法做到闭关隐匿,一躲十年以上,消灭黑焱是他重生前的愿望,也是他的执念。

    既是如此,不如强势起来,展现除剑魂之力外,另一种强大的姿态,反而不会被怀疑是黑焱育地的摧毁者。

    那年轻女子惊怒交加,这少年的言语太张狂了,竟在赤凰营地门口,说要找赤凰族的麻烦?

    这个时候,四周的光线一暗,一股子沉重的压迫蔓延,一个雄伟的身影出现。

    确切的说,是一个雄伟青年,以及一头碧纹豹,只是一人一豹站在一起,如同是一体。

    “玄殷师兄!”年轻女子顿时惊喜出声,这位师兄到了就好办了。

    牧弘也是面露喜色,看向秦墨的目光,充满了怨毒。

    “人族的这位朋友,这是我古兽皇族的驻守城池,也是赤凰族的营地门口,你这般放肆,是要与赤凰族,古兽皇族为敌么?还是将牧弘师弟放下吧。”

    玄殷缓缓开口,语气平静,蕴着沉重的压迫。

    秦墨平静的笑了笑,这还真是巧了,他来这里,本就有寻当夜那三人麻烦的想法,想不到接连就碰到了。

    这个雄伟青年玄殷心思确是深沉,一番言语暗示,若是秦墨再放肆,就是与赤凰族,整个古兽皇族做对。

    “好。我放下姓牧的。”秦墨点了点头,抬脚踢向牧弘腹部,将之踢飞。

    砰!

    这一脚力量极大,灌注秦墨五成的力量,本意是想踢碎牧弘的丹田,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挡住,只是令其五脏六腑重创。

    牧弘横飞出去,撞在大门的立柱上,半个身体嵌入进去,鲜血从凹入的缝隙中流淌而出。

    秦墨一声惊疑,本来是想彻底废了这家伙,想不到体内还有保命的禁制,看来古兽皇族的保命手段还真不少。

    “算你运气吧。”秦墨嘀咕了一句。

    “人族的朋友,你太过分了!”玄殷脸色一沉,如山气势勃发,身躯跳动雷霆般的兽煞。

    这少年实是胆大包天,敢在他面前重创牧弘,这是对他威严的挑衅。

    在古兽皇族年轻一辈,玄殷享有极高的威望,单以威信而言,甚至在拥有赤凰纯血的秦若萱之上。

    因为,玄殷所属的一族,也是古兽皇族的顶层一支。

    “我很过分?我登门寻人,姓牧的却想当面袭击我,若是倒地的是我,就不算过分了?”秦墨看向这座营地,盘算里面还有多少强者,有没有武尊强者存在。

    “古兽皇族的领地,本来就不是人族能够踏足,你能进入驻守城池,已是荣幸。岂容你乱闯伤人,这是死罪?”玄殷冷漠开口。

    “哦。那好,那我继续了。”秦墨说着,体内真焰涌动如潮,身形一晃,宛如疾电一样弹射而出。

    整个身躯一下子膨胀,如熔岩般的气血喷发,仿佛一座活火山横冲向玄殷。

    这么强大的气血之力!?

    玄殷脸色骤变,他怀疑自身的感知是不是出错了,人族如何能拥有这么强大的气血之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