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451章 故地惊变
    砰!

    阵纹交织,从尸首上蔓延而出,化为一个光茧,释放一股股奇异的气息。

    幸存的两个生灵色变,感到无比恐慌,他们能够感受出来,这是同伴尸首上残留的生命力,被这种回溯阵法抽取出来。

    “这少年的阵道造诣竟是如此可怕,明明已经是一个‘庸人’,竟还能顷刻间布置绝世阵法!”

    两个生灵脸庞抽搐,就算是他们族中的阵道大宗师,也无法布置这样的阵法,更做不到秦墨这样轻而易举的催动回溯阵法。

    在阵道上,回溯阵法的布置极其讲究天赋,而秦墨布置的这种回溯阵法,更是属于一种古阵,需要阵道天赋堪称绝艳的绝世天才方能布置。

    秦墨目光平静,注视着阵纹光茧的变化,事实上,他也很奇怪,丧失自身力量之后,自身对于地气的把握,反而越发敏锐了。

    这种回溯阵法的布置,若是在之前,就算是银澄都难以轻易布成,这属于古阵坛主九十九座古阵中的一种。

    现在,秦墨翻手之间,却是布成了这座阵法,且催动起来轻松写意,无比纯熟。

    “难道斗战圣体的失去,反而令身躯对于地气的亲和度,比之以前更胜?”

    秦墨产生这样的猜测,感到很惊异,一直以来,都以为自身地脉阵道师的天赋,乃是斗战圣体才具有的。

    现在看来,并非是如此,斗战圣体已是废除,怎么对于阵道的领悟越发惊人。

    正思忖时,包括尸首的光茧裂开,飘出缕缕阴气,无比森冷。

    “真的找寻到阴骨竹林的踪迹。”

    秦墨面露喜色,旋即脸色一沉,看到光茧裂开时,那具尸首彻底消弭,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缕缕阴气随之消散。

    尸首上的生命力不够么?

    秦墨沉吟,觉得是这个可能,而后目光一转,落在幸存的两个生灵身上。

    “墨大人,饶命!”

    “我们的来历,来意等,都愿和盘托出,只要能放过我们一条性命。”

    两个生灵脸色苍白,心中寒气狂涌,那个同伴的下场太惨,他们不希望也是那样,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

    “你们的来历如何,我没有兴趣。”秦墨语气冰冷,淡淡道:“我只要知道,你们来自大陆绝域就够了,若是有一天,我恢复力量,必定会到大陆各大绝域拜访一番,好好算一算长久以来与大陆人族的恩怨。”

    砰砰!

    一道道阵纹绞动,将两个生灵的头颅斩断,连吭都来不及吭一声,便是毙命。

    秦墨眼中冷芒闪烁,从大墓盆地中,那位斗战圣体残留的意念,还有神秘剑者残留的思绪中,他知晓很多秘辛。

    大陆绝域中的生灵很危险,乃是古幽大陆的巨大威胁,为了能够继续逗留在绝域中,从古到今,绝域生灵发生过一次又一次的大陆浩劫。

    曾经的数大强盛皇朝之所以会覆灭,都有绝域生灵在背后操控,相比之下,魔焱皇的危险反而比不上绝域中的强大存在。

    神秘剑者的剑印消逝前,就传递一个信息,大陆绝域中的生灵不乏皇主级存在,但是,黑焱势力闹腾成这样,也不见其出手,可见根本不在乎外界的死活。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太早,只是一个愿望,若是秦墨的身体能够恢复,力量尽复,未来必定会打进大陆绝域中。

    汩汩……

    两具尸首的鲜血在流淌,很快浮现缕缕阵纹,秦墨已是开始布置回溯阵法,以绝域生灵的鲜血,来寻找阴骨竹林的踪迹。

    良久,又是两个光茧凝成,而后破开,一股阴气升腾,指向一个方向。

    不过,这股阴气很快就消失,只是指出一个模糊的方向。

    “阴诡绝域的那个方向么……”

    秦墨眺望远方,在阴诡古道的另一侧,那片笼罩迷雾的区域,正是大陆绝域之一的阴诡绝域。

    那股阴气指向的地方,乃是阴诡绝域深处的某个位置,这是秦墨如今无法踏足的绝险地域。

    轻叹一声,秦墨转身离去,又一次踏上阴诡古道,他要从这里进入鬼雾海,寻找恢复身体的机缘。

    神秘剑者残留的记忆中,鬼雾海深处固然充满凶险,却也有着惊世的机缘。

    因为,在中古时代,鬼雾海的面积并没有如此庞大,许多区域都是陆地,那里埋藏着无数的秘藏,后来被鬼雾海淹没,从此难以出世。

    一路前行,秦墨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这个时候,丧失力量的弊端显现,赶路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秦墨叹息,他手中的赶路宝物太少,以前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何曾考虑过这些问题。

    “也无妨。岁月还长,以普通人的速度,数月时间也能感到鬼雾港口了。”秦墨这般自我安慰。

    ……

    阴诡古道旁边,那条河流蜿蜒流淌,河对岸那间残破的小屋依然在,与当初秦墨离去时没有任何变化。

    这是秦墨第三次来到这里,上一次来此,他还有些感慨,现在则很平静。

    若是再回到以前,那个雨天,他会和之前一样,出手杀了那蛇蝎女人吗?

    答案还是肯定的。

    秦墨心中叹息,他的性子就是如此,虽是很冷静,却有着偏执。

    不过,也正是这种偏执,才让他前世,今生一直走下去。

    “将来若与丫头再次相见,尝试了却这段恩怨吧,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秦墨有了这个决定,却是觉得今生与那女孩相见的可能并不大。

    轰隆!

    河流突然湍急,一道巨浪掀起,如同一条水龙盘旋,直袭向岸边的秦墨。

    “这里也有埋伏!?”

    秦墨脸色顿变,这是一个圣境巅峰的强者出手,且妖力炽烈,乃是妖族的一位大高手。

    一阵狂笑响起,其声如洪钟,显然,这位妖族圣境巅峰的强者早已潜伏多时,在此守株待兔,只等秦墨出现。

    砰!

    秦墨身上的斗篷鼓荡,一道道阵纹环绕,形成一个护罩,这是他的防御手段,足以抵挡圣境强者的攻势。

    然而,异变突生,那条水龙陡得爆裂,化为一个牢笼,牢牢锁定秦墨,直罩下来。

    “不好!?”

    秦墨脸色顿变,这牢笼中充斥着一种可怕的意念,无比可怕,竟是武主级的烙印。

    显然,这名妖族强者谋划了很久,要在突然之间,将秦墨擒走,不给其逃脱的机会。

    那牢笼不断扩大,将整个空间封锁,使得秦墨退无可退。

    若是力量在身,别说是这个牢笼,就算是武主级强者来此,秦墨也有十足的把握逃脱。

    现在,则是陷入困境,秦墨在阵道上的造诣,终究是欠缺不少,难以应付这样的情况。

    至于身上的剑气护罩,也是没有启动,因为这个牢笼并未危及秦墨的安危。

    “到底是妖族的哪一族群出手,算计如此深,要将我活捉?”秦墨目光冰冷,并不慌乱,在思索这个问题。

    轰!

    一股沛然莫御的气劲突现,撕裂开空间,包裹住秦墨,将之瞬间掳走。

    “谁?!”那个洪亮声音怒吼,暴怒不已,眼看着猎物就要进入牢笼,却被当面救走,如何令他不愤怒。

    秦墨也是惊异,却是感受到一丝熟悉的气机,立时没有动弹,任凭这股力量将他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