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1461章 阵道之源
    宫殿在发光,如同漆黑世界中的一盏明灯,照耀四方。

    一缕缕波动传出,秦墨脚下的光路越发璀璨,竟是开始修复,将他破解的阵纹复原。

    秦墨很震撼,才是明白,这座宫殿是这座幻阵的枢纽,能够不断修复幻阵,使之亘古长存。

    同时,他隐约看到宫殿的墙壁上,一道道如蛟龙的阵纹在舞动,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这座宫殿内有绝世杀阵,一步一杀机,恐怕难以进入其中。”秦墨叹息,他的愿望落空了。

    凭地脉阵道师的敏锐感知,他能洞察到宫殿的许多玄奥,那里的一砖一瓦,都是由可怕阵纹实质化而成,每一个方寸之间,都是一座绝世杀阵。

    这样的阵道手段实是惊世,即便以奕铭风的阵道造诣,虽能做到将绝世杀阵凝于方寸之间,却也无法完成百方的工程。

    而这座宫殿如此浩荡,每一方寸皆是杀阵,构建这座宫殿的阵道师,其阵道造诣可谓是通天彻地。

    甚至于,秦墨怀疑,这座宫殿未必是某位阵道师布置,而是一代又一代的绝世阵道师参与构筑,成有了这座阵道宫殿。

    嗡嗡嗡……

    阵纹化剑,长达千丈,直斩而来,如一道剑龙俯冲而下,其威势堪比武尊强者全力一击。

    秦墨惊悚,想要躲避,却是无法做到,因为从四面八方涌来可怕气机,将他身形锁定,难以闪避。

    况且,他的肉身之力虽然恢复,但是,真焰,剑意都无法催动,无法施展身法,以极速遁走。

    砰!

    突然,秦墨双足震动,喷薄瑞彩,竟是【麒麟踏瑞】自动迸发,涌出一道道瑞彩,直冲而起,与那道阵纹剑龙碰撞在一起。

    沉闷如雷的巨响传出,剑龙、瑞彩四散崩裂,朝着周围蔓延四散,竟是相互抵消了。

    秦墨不禁发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麒麟踏瑞】这门祖阵之技想要催动,需要有真焰支撑,为何会突然发动。

    此时,秦墨双足的瑞彩还在喷薄,不断涌动沸腾,将他整个身躯笼罩其中,一道道阵纹在肌肤上呈现,这是一种古老玄奥的阵纹,秦墨从未见过。

    “这是共鸣……”

    秦墨察觉到体内的反应,那是一种微妙的感应,旋即明白过来,这是地脉阵道师体质的共鸣,与宫殿中的杀阵阵纹产生了联系。

    轰隆……

    宫殿大门缓缓打开,一条光路延伸而出,一直铺到秦墨的脚下。

    这是一种认可,秦墨也明白过来,他地脉阵道师的体质如同一枚钥匙,得到这座阵道宫殿的认可,获得了进入的资格。

    没有犹豫,秦墨踏上了这条光路,他知晓宫殿中布满杀机,那些杀阵阵纹太玄奥,他根本无法揣摩。

    但是,现在也没有退路,因为身后的来路已经消逝,这座宫殿中有一种本能的意志,不允许他离去。

    噗噗噗……

    光路四周,无数阵纹化为无数箭矢,如飞蝗一样飙射而至,要将他洞穿,却被身周的瑞彩挡住,全部融入瑞彩护罩中,护持秦墨安然无恙。

    秦墨身体不断发光,肌肤表面的阵纹越来越明亮,也使得他对四周的阵纹产生了共鸣,能够逐渐揣摩这些阵纹的奥义。

    砰!

    宫殿大门关闭,秦墨进入其中,身形消失不见。

    ……

    宫殿深处,一个火炬在燃烧,其焰色竟是透明的,无数阵纹从中飞出,飘向四周,与宫殿融为一体。

    “这是什么火焰?能产生如此古老的阵纹,不断加固这座阵道宫殿。”

    秦墨瞠目,宫殿中的情景与他想象的截然不同,竟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巨大火炬在翻腾。

    那透明的火焰无比神异,其中有山川,有河流,有古老生物的轮廓……,如同里面蕴含着一个古老的世界。

    仔细端详两眼,秦墨只觉头疼欲裂,仿佛整个脑袋都要裂开。

    随即,他努力转头,不再去看那透明火焰,心中却是无比遗憾。

    毫无疑问,这座阵道宫殿的构筑,很可能是这个透明火炬凝成,这是一个无上阵道宝物,其中蕴含着惊世的阵道传承。

    秦墨很清楚,若能观摩这个火炬,揣透其中奥义的一二,都足以让他的阵道突飞猛进。

    可惜,这个想法不现实,他的阵道造诣根本不够看,无法揣摩火炬中的奥义,若是奕师在此,或许还有希望。

    良久,秦墨终是压抑下执念,放弃观摩那个透明火炬,开始环视宫殿四周。

    这座宫殿既是由透明火炬构筑,其中蕴含的阵纹也是同出一源,若能窥探其中奥义一二,也是不虚此行。

    观摩距离最近的一根石柱,秦墨端详片刻,便觉双目刺疼,无法直视。

    终究,他的阵道造诣不够,即使是一根石柱中蕴含的阵纹,也是无法揣摩。

    “若是狐狸知晓此事,一定会暴跳如雷,讥讽我平素阵道修炼太少,白白错过惊世机缘。”

    秦墨叹息,他也很无奈,也觉得白白浪费了天赋,拥有地脉阵道师的资质,却没有专注于阵道修炼。

    叮!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在耳边回荡,如青山流泉,无比悦耳,令得秦墨的神智为之一清,如沐浴清泉中,全身畅泰。

    随即,他身躯发光,肌肤晶莹如玉,呈现一种半透明,竟是倒映着石柱上的阵纹,而后拓印在肌肤之中。

    呼呼呼……

    秦墨身躯光辉盛放,一道道阵纹游动,如一条条小龙在游移,化为一种实质的印记,烙印在肌肤腠理之间。

    “这是身体在拓印石柱上的阵纹!?”

    这情景,着实让秦墨感到震撼,他清楚这是地脉阵道师的体质在作用,将无法揣摩的阵纹,一一拓印下来,留待以后参悟。

    此刻,秦墨才真正体会到,地脉阵道师体质的强大之处,竟能这样拓印阵纹,且是完全无法参悟的古老阵纹。

    难怪奕师,狐狸对地脉阵道师的体质如此羡慕,这确是阵道师梦寐以求的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阵道师,注定能迈上阵道巅峰。

    “若是在前世,早知自身是地脉阵道师的体质,或许我会走上另一条道路吧。”

    秦墨怔怔出神,这是很有可能的,若是前世早知自身是地脉阵道师的体质,他一定会专注阵道,或许就是另一种人生。

    思绪正是起伏时,那根石柱的阵纹已是拓印完毕,秦墨则是发现,拓印在肌肤中的阵纹,竟是经过了演化一样,他竟是能够开始揣摩一二。

    “这古老阵纹,是一种阵技,与祖阵之技似是同源。”

    这个发现太惊人,震得秦墨说不出话来,这石柱上的阵纹与【大梦孔雀翎】竟是很相似,奥义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