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 第3494章 杀入血族
    (第一更到!)

    ——————

    血族祖地内,血主一开始还以为他请来的那些擅长法阵的强者,已经成功阻挡断羽侯破解法阵了,原本还无比高兴的,可突兀的,血族的护族法阵被直接破开了。

    这突然的变化,让血主大惊失色之余,整个血族都无比紧张起来。

    血族的众多高层强者,尽皆升腾而起,一个个面色凝重。

    特别是当血族周边那冥玉五杀法阵成型的那一刻,血族的众强者心底都出现了一丝慌乱。

    “怎么回事?破解阵法的那人,不是已经被挡住了吗,怎么一下子又被破开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血主面色难看,在不断低吼着。

    “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法阵已破,这是事实,不过就算法阵破了,单凭九尾一族与剑天侯两方联手,也未必能够拿你血族怎么样。”旁边的那名神秘黑袍人说道。

    血主目光一沉,也暗暗点头。

    而这时,原本呆在血族内闭关的妲婴也被这里的动静给惊动,也已经强行破关,出现在血主的身旁。

    “血主,怎么回事?”妲婴皱眉环顾着周边形成的巨大法阵,那法阵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九尾一族还有那剑天侯杀过来了,哼,明知我血族内现在有足足两位虚空六境最巅峰的强者,还敢直接杀进来,可真是好胆啊。”血主冷哼了一声,旋即看向妲婴,“妲婴,你闭关这些天,实力恢复的如何?”

    “我之前灵魂反噬太过严重,仅仅闭关这么一点时间,战力根本没法恢复到巅峰,现在顶多只能发挥出接近七成的战力。”妲婴道。

    “接近七成?也差不多了,你我联手,仅仅一位虚空六境极致的强者,是拿不下我们的,实在不行,不是有冥王先生在吗?”血主看了旁边的黑袍人一眼。

    “桀桀,血主尽管放心,若是到了必要关头,我会出手的。”黑袍人道。

    “这就好。”血主微微点头。

    而随着冥玉五杀法阵布置完成,那一直在外边等待的剑无双几人也终于是朝血族祖地内走了进去,且很快便出现在血主、妲婴几人的面前。

    “妲婴,你以为你躲在血族里边,就能够相安无事么?”潇儿面色冰冷,盯着妲婴。

    “哼,妲己,我倒是佩服你,能够找来那么多强大的帮手先不说,而且布置的手段也非常了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们现在在这周边布置的法阵,应当是为了阻止我逃命用的吧?”妲婴低沉道。

    “不错,这法阵正是为了灭杀像你这样达到虚空六境最巅峰的强者而准备的,这法阵名为冥玉五杀法阵法阵,是由五位虚空六境强者联手形成,妲婴,你若是有能耐,大可去试试,看看能否从这法阵当中逃脱?”潇儿冷笑道。

    “五位虚空六境强者形成的法阵?”妲婴面色一沉。

    其实根本不用去尝试,当她身陷这法阵内,感受到这周边法阵威能的那一刻,她便大概已经猜出,自己怕是很难强行冲出这法阵的,就算是与周边的血主、冥王联手,恐怕也很难强行闯出去。

    不过,无法强行闯出这法阵,却并不代表她们就必死。

    毕竟这里可是在血族祖地内,在场可是有着众多的血族强者,而且还有血主以及冥王在,妲婴多多少少也有着一些底气的。

    “妲己,既然想杀我,那就把你的手段全部拿出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有这个本事。”妲婴道。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潇儿冷然一笑。

    而这时,站在灵祖也踏前一步,盯着血主,低沉道:“血主,你可曾还记得我!”

    “哦,这不是天祖道场的灵祖吗?怎么,今日之战,你也搀和在其中?不过,凭你的实力,又做得了什么?”血主带着古怪的笑容,盯着灵祖。

    灵祖,虽然也是虚空六境的规则之主,但其战力距离虚空六境最巅峰却还差的比较远,也就在灵魂方面比较擅长一点,血主根本没怎么将她放在心上。

    “对,单凭我的实力,确实没法威胁到你,但恐怕有件事你不知道,正是因为我的关系,剑天侯才愿意花费那么大的代价跟精力,来斩杀你!”灵祖冷然道。

    “你说什么?”血主当即皱眉。

    “血主,灵祖说的没错。”剑无双此刻也开口了,“我之所以会毫不犹豫杀入你血族当中,就是因为我曾与灵祖有过约定,会全力助她,将你斩杀,若是没有这个缘由,谁敢轻易杀入四大神族之一的血族?”

    “原来如此。”血主也了然,“没想到这个我之前根本没当回事的灵祖,反而会给我血族带来如此大的麻烦,不过也还好,即便你们杀入了我血族,破了我血族的护族法阵,但就凭你们现在的这阵容,想要在血族内杀死我跟妲婴,怕没那么容易。”

    “单凭我们这点人,的确不够,即便是我身边的沉火魔主,同时面对你们两人的话,也很难杀死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不过你以为我敢这般直接果断的杀入血族当中,就只有这点准备吗?”剑无双却是轻笑一声。

    而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在他后方的虚空,两道人影并排走了过来。

    这两道人影,正是冥骨老怪,跟命陨王。

    “哈哈,血主是吧?老夫跟你没打过交道,不过你血族的前三代族长,跟老夫都是打过不少照面的。”冥骨老怪的笑声也在这天地间缓缓回荡响起。

    而血主在看到冥骨老怪的那一刻,其眼瞳便猛的缩起。

    “你,你是……冥骨老怪?”血主面色也剧变,“怎么会?你不是从不搭理太初神界各方势力之间的争斗,怎么现在,会愿意帮这剑天侯?”

    “老夫搀不搀和太初神界各方势力争斗,那全凭老夫喜好,老夫愿意帮这剑天侯,这太初神界内,谁又管得着?”冥骨老怪嗤笑着。

    而听到冥骨老怪的答复,血主跟妲婴的面色都已经变得极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