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 第3598章 血屠帝
    (第一更到!)

    ——————

    天痕之主很清楚他现在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人。

    血屠帝,这个名字,在三大战场当中,那代表的就是一阵腥风血雨!

    他无牵无挂,连好友都没有,可以说是完全孤僻且另类的一个人,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有着惊世骇俗的可怕实力,他虽然也只是一位规则之主,但他曾经却以一己之力正面激战三大六境极致强者,且正面将那三位六境极致强者击溃。

    他同样也斩杀过六境极致强者,而且不单单只是一位。

    像血灵王、血刀帝,这两人都是在六境极致里边算是非常顶尖的存在,特别是血灵王,都足以在这片疆域众多规则之主里边排进前十,然而血灵王跟这血屠帝比起来,差的就实在太远了。

    血屠帝,在很久以前,也被人说成是最强的规则之主,只不过并没有得到公认,只是暗地里大多数规则之主是这样认为的,而跟剑无双这等通过一战,当场让所有人信服的战绩比起来,还是略微差上一些。

    不过血屠帝,已经很多年不曾全力出手了,谁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就是这样的一位超级存在,在看到剑无双与血灵王五人交战的画面时,也立即承认剑无双厉害,天痕之主,自然会诧异了。

    “血屠,你跟这位血剑之主比起来,谁更强一些?”天痕之主好奇问道。

    “这个,不好说。”血屠帝摇了摇头,道:“从他展露出来的实力来看,他已经创出了主宰层次的绝学,还不止一种,那绝学的威能也非同一般,而正常情况下,想要创出主宰层次的绝学,要么是已经融合了四种规则成就了主宰之位,要么便是在对道的理解,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那一境界据说很多主宰都不曾达到。”

    “这血剑之主,显然是属于第二种的,他对剑道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全新的层次,所以他施展的每一剑,尽管只是随意施展,但都感受莫测,而这一层次,我虽然已经有了放心,但至今并未达到,也就是说,在道的理解跟绝学上,我远远比不上他。”

    “不过我所掌握的威能,却比他要强上不少,单靠威能上的差距,也能够弥补不少东西,所以现在的我若是真跟他正面对上的话,胜负还真难说。”

    须知,剑无双拥有巅峰宇宙至宝战甲血魔洞天甲,可以瞬间催发出十倍六境巅峰的威能,所以在威能上,他比众多六境极致强者都要超过一大截,像血灵王他们几个,在威能上也是被剑无双彻底碾压的。

    可尽管如此,血屠帝却依旧敢说自己在威能上要比剑无双强,而且还强出很多,可以让他弥补与剑无双在绝学上的差距,可见血屠帝掌握的威能是有多么的强大了。

    不过这样正常,毕竟很多人都知道血屠帝的真正身份,他本就不是一般的人类修炼者,而是一位特殊生命。

    身为特殊生命,先天优势本就巨大无比,在达到六境极致后,配合掌握的七重意志威能,加上一些秘术,血屠帝的最强威能爆发起来,即便跟真正的主宰比起来,差距都不是很大。

    就因为如此,在剑无双崛起之前,他才有资格被那么多人在暗地里认为是规则之主当中最强的。

    “血屠,这一战之后,那血灵王、血刀帝、雷焚之主三人可是当场承认这血剑之主在规则之主当中的最强地位,而且现在这片疆域的大多数强者也都默认了,这可是将他凌驾于你之上了啊。”天痕之主开口道。

    “哼,一个最强的虚名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们说的也没错,这血剑之主的确有资格被称之为最强。”血屠帝正色道:“天痕,你看这血剑之主手中拿的神兵,你应当可以看出那神兵的层次吧?”

    “看得出,不出意外应当只是一柄高等宇宙至宝,虽然是高等宇宙至宝当中的极品,但跟顶尖至宝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不少的。”天痕之主道。

    “那就是说,仅仅拿着高等宇宙至宝,便可以横扫血灵王五人,可见他的实力了,而我刚刚所说的跟他战一场,胜负难料,也是以他同样只用高等宇宙至宝为神兵为基础的,但以他现在的实力,要弄到一柄适合自己的顶尖宇宙至宝神兵,不是很容易吗?”血屠帝淡笑着。

    “更甚者,若是他背后的星宫肯为他费点心力,给他弄来一柄巅峰宇宙至宝层次的神剑,就像我的战刀一样,到时他的战力必然会再度暴涨一大截,而我到时候若是再对上他的话,胜算怕是连三成都没有了。”

    “是这样?”天痕之主眉头一掀,心底也顿时了然。

    他知道,血屠帝独自一人在三大战场当中闯荡了那么久,是得到过一些机缘的,手中至宝层次也极高。

    像他身后背负的那柄战刀,便是一件巅峰宇宙至宝,至于他的护体至宝战甲,那也是顶尖宇宙至宝层次。

    之前血屠帝说跟剑无双战起来,胜负难料,那也是因为剑无双只以高等宇宙至宝为兵刃的缘故,若是剑无双得到更强的攻击神兵,那胜算自然会向剑无双这边倾斜。

    “既然你自己不在乎这个最强的虚名,且也认可了这位血剑之主的实力,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天痕之主起身,随后便朝旁边虚空掠去了。

    “多谢。”血屠帝虽然为人冷漠,但今日还是还是无比难得的向天痕之主道了一声谢。

    天痕之主挥了挥手,很快便消失在血屠帝的视线当中。

    天痕之主走后,血屠帝也缓缓起身,其目中一道前所未有的精芒,宛如一道匹练,直接划破长空,背负在他身后的那柄血色妖魅战刀,也微微震颤起来,发出嗡嗡之声。

    血屠帝伸手握向战刀刀柄,嘴角还念念有词,“这么多年过去,这片疆域内总算出现了一个能够让我兴奋的对手了,连你忍不住激动了吗?”

    “血剑之主……我倒是很想去会会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