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九百四十三章 重考

九百四十三章 重考

        却说归德府府试考题泄露之事,顿时在民间掀起一阵波澜。

        在以功名决定阶层的社会里,任何时候有关于科举的弊案,都是最引人注目,特别是地方士林的注目。

        地方官在此一个操作不好,就容易一世清名尽毁。失了士林的支持,也就没有了清望,这样的官员下场比得罪了天子还要惨。

        而归德府试题泄露案就这么传了出去。

        先是当日几名廪生言之凿凿地说自己在府试之前,已经是见过考题了。然后这消息就在府里的生员间传播,然后到了这一次参加府试的儒童耳里。

        这时候府试尚未放榜,大多数儒童都在等候放榜的消息,但是消息这么一传出,顿时是人人皆知。

        然后在放榜的一日,名次一出,顿时哗然之声四起。

        要知道府试一千两百多名儒童不过取五十名,本就是僧多粥少,多少读书人十年寒窗就是为了这一席之地。

        但是榜单一出,无论这些儒童有没有自知之明,但看见榜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心底都是失望,不平,各种情绪混合在其中。

        加上之前考题泄露之事一出,不少考生顿时大生不满之意。

        现在榜单之前,就聚集了无数在看榜的儒童。

        一人见榜上没有自己名字当下与左右同窗抱怨道:“什么府试,什么功名,都被那些人垄断了,哪里有我们寒家子弟出头的希望。”

        “哎,之前听闻林府台取士,我们都是心想以府台的本事,必然能慧眼识珠,但是这一次府试为何却成了这样?”

        “林府台可能也没有徇私的意思,只是他一时不慎,让下面的人将考题泄露,尽管他有心纳贤,为国取士,结果下面人却暗中勾结,将这堂堂府试变成了买卖。”

        “知道吗?府试的题目,听说二十两银子就能买到。”

        “我堂兄乃县学附生,他说府试前的几日,有人还拿着府试的题目来请教过他。此人是他县里有名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连四书都背不齐,却突然拿着题目问他如何破题,如何写一篇上等的时文来,你说此事是不是早有内幕。”

        “本来我也不信有此事,但现在,林府台是好心,但是下面的人就是乱来。”

        “是啊,这些人搞砸了这一次府试。”

        不少儒童都是如此附和,群情激动。

        就在这时,榜单旁一阵骚动,却听有人道:“快看,今日府台将所有取中的文章都贴在墙上,大家去观之一二。”

        消息一出,众落榜的儒童们都是蜂拥而去。

        喧哗声让府衙旁的茶楼里,几名穿着襴衫的读书人都放下茶盅。

        “张伯是什么事?”

        一名老仆向几人中坐在上首的读书人道:“少爷,听说是府尊将取中文章放出,让众人评鉴,以示公允。”

        “哦?”那读书人笑了笑,用手摸了摸手指头上的玉扳指然后道,“林三元这一手却是高明,以他的名望,将榜单放出,却是无人敢质疑他的眼光。”

        “这就是文宗的名声啊!”

        这读书人不由悠然长叹。

        其他几人道:“孟长兄,你就不要在此感叹了,万一真给林三元平息下此事,我不仅白忙活了,还要赔上命!”

        “怎么说?”那读书人边玩弄扳指边问道。

        此人长叹一声道:“我之前听了你的话,将家里的银子拿出买在了贾鲁河边,你说林三元必会借疏河之事,引黄灌淤。”

        “我现在都是举家借债,拿着那些做不得数的田契,这边拿不了田,那边卖不出去,债主都要逼上门来了。”

        那读书人当即斥道:“我叫你不要贪心,以你徐家的财力买个几亩,几十亩斥卤田不在话下,谁叫你将自己田亩宅子都抵押钱庄借钱来买了?眼下出了事,倒是来怪我?”

        那读书人见此连忙赔笑道:“我的好孟尝,谁不知你急公好义的名声,你当初也是为了我们哥几个,我怎么敢怪你。”

        “只是我们几个兄弟,哪个家里没有几百亩,千亩田地,当初灌淤的事一起,葛兄,于兄记起你的话来,也是命人立即去县里收地,但是好说歹说,甚至用了强将地从那些土老帽手里收上来了,哄着人家签字画押,但是人家官府一纸禁令,却让他们做的事泡汤。”

        “眼下你不是帮我一人,而是帮帮我们兄弟几个啊!”

        说完几个人都是向这叫孟长的读书人恳求起来。

        “孟长你的大伯在朝廷里做大官,你又是我们几个里第一有见识的,家里的大人都与我们说这一次的事听你的。”

        这读书人摇了摇头道:“你们这是没安好心,让我出头啊。”

        众人都知此人底细,对方乃是归德大族,家里田亩数万亩,平日以飞洒诡寄的办法,将田土税赋摊在普通老百姓的头上。

        这一次他知林延潮要疏通贾鲁河后,想起之前他引黄灌淤的事,当下留心在衙门里打探。

        虽说衙门里封锁消息,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一点端倪都没有,然后他从蛛丝马迹分析出林延潮要借疏通贾鲁河,引黄灌淤,而且这一次手笔不小的结论。

        尽管只有几成的把握,但他仍是凭着先机提前在贾鲁河边用低价,或者是强买强卖各种手段买下三千多亩的田地。

        说实在此人也是极有商业眼光和远见的,而且还很讲义气,有钱赚不一人吞,也给自己身边的朋友搭桥。

        但是哪知道林延潮下令田契禁止买卖的消息一出,三千多亩的地一下子全部砸在手上。

        他们买田签下的田契,也就是白契上的日期,全部在官府划定时限之后,也就是无效。

        若要老百姓重新签订田契,必须等到官府重造黄册时,这起码要拖到好几个月后,那时候大坝一起,任谁都知道田的价值,老百姓哄骗是哄骗不了了,若是强逼,则容易激起民乱,引起官府介入。

        所以林延潮此举可谓是动了本地豪强的大蛋糕了。

        摄于林延潮的威名,此人也不是没想过找人去衙门里疏通,甚至请他大伯出面,但是听过林延潮连归德府沈家的面子也不卖,然后他就断了这念头。

        之后由他出面联络了众人,先策划起这科举弊案。

        但见对方负手在窗边站了片刻,然后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思,让我牵头也可以,但是牵头不等于是出头。这打官司的事,你们来办。”

        “毕竟大伯与林三元同朝为官,我去打官司,大伯面上不好看。所以你们要推举个头来,若是被林三元追究起来,你们也不能咬出我,那时我是不会认账的,如何?”

        这几人大眼看小眼了一会,一人笑着道:“没问题,我交游广,府学县学里的同窗认识不少,找几个人,给点钱让他们替我们出头打官司,还有几个二愣子,去他们耳根子旁讲一讲,说一说,让他们出面闹事。正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虽说有生员这张皮护着,但林三元连马玉都敢杀,什么事干不出来,总之我们坐享其成就好了。”

        此人说完众人都是大笑。

        这为首的读书人笑了笑道:“那还等什么看榜去吧!”

        于是众人从茶楼里走下,而他们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好几人的眼底。

        待他们下楼后,一人立即换了衣裳赶往府衙,另外几人则继续盯梢。

        而此刻几位读书人在豪奴的护卫下,挤开了看榜的士子来到了榜单上前。

        这时候众儒童挤在榜单前好一阵,每个人都对落榜心底不服,对着中式的文章评头论足了好一阵,然后拿着自己的文章印证起来。

        不过议论了半天,这些儒童尽管心底不承认,但面上不得不说这五十篇文章水平还是要高过众人不少了。

        何况每篇文章旁还有林延潮的评语,注解,好与不好写的一清二楚。

          那从茶楼下来的读书人在每个榜单前都驻足看了一阵,与其他儒童争破了头看榜不同。

        他却双手负后,每一篇文章都好好品鉴了一番,看完后此人叹道:“我苦读诗书二十年,自认才华不在沽名钓誉的读书人下,但今日见林三元之文才,方知我连他十分之一都不及。”

        旁人笑着道:“孟长兄,你不是说再也不做寻章摘句的书蟲,而务经世致用的本事吗?这些小道,你该看不上吧!”

        这叫的孟长读书人摇了摇头道:“虽说不为,但浸淫此道几十年,好坏看得出了。我若能拜在林三元门下,文章得他指点,也不会三次乡试落榜了。”

        “当年之事不提也罢,说正事,五经题有一题,环拜以钟鼓为节,你们看那个环字怎么写报给我!”

        片刻后此人得到回报,然后从容离去。

        不久读书人们里有人道:“你们看,这环拜以钟鼓为节此题,为何这环字,这几人不书作王瞏字,而是简写作环,这其中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不错啊,我等常人都是书作王瞏,这中式的卷子为何都写作环字?”

        “是了,他们必然通过了关节,在卷子上作暗号。”

        众读书人闻言都是群情激愤。

        “府台大人必是被手下之人蒙蔽,不行,我们要上请府台大人,请这一次府试重考!”

        “重考!”

        无数儒童振臂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