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九百四十六章 府台英明

九百四十六章 府台英明

        大宗师是什么人?

        大宗师就提学官。

        提督一省学政,故而称提学,或者是督学。

        提学一般在提刑按察司里挂衔,十三省提学,乃按察司副使,正四品官衔。

        与曾教授,以及州县学官学正,教谕这等学官不同。

        提学官乃清要之职,清就是清流官,要则是权力很大。

        提学官是院试考官,院试得中,就是生员,也就是秀才。

        此外提学官还管辖一省之内所有生员。生员每年的岁考,由提学官主持,岁考不合格夺去功名,优异者可授廪生。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全省生员都是提学官的门生。最重要是若生员犯事,提学官有权利革除其功名!

        这对于十年寒窗,一生求功名的读书人而言,无疑是最可怕的事。

        知府和提学官虽然都是正四品,但林延潮没权力革除他们的功名,而提学官却可以。所以张茂智,陈姓生员可以不惧林延潮,但唯独惧提学官。

        因此一句大宗师来了,张茂智和陈姓生员都是不寒而栗。

        张茂智不由颤声道:“府台老爷,大宗师是你请来的?”

        林延潮不置可否。

        而陈姓生员闻言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张茂智目光中露出绝望之色,连声道:“府台大人,晚生知错了!求你饶了晚生这一次吧!晚生下一次不敢了。”

        林延潮摇头道:“哪还有一下子?本府方才是怎么与你说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勿谓言之不预也!

        张茂智瞬间想起,林延潮方才说的那句'你不要后悔',这就是'勿谓言之不预'。张茂智心底生起无尽的后悔。

        正在这时,一名身穿四品官袍的老者来至府衙,众儒童见了此人,连忙齐声道:“学生拜见大宗师!”

        林延潮则是降阶相迎,作礼道:“归德府知府林延潮见过督学。”

        这老者笑了笑道:“林府台不必多礼。”

        这老者正是河南督学王鼎爵。这名字听的很耳熟,与当今内阁大学士王锡爵不过一字之差。

        没错,此人就是王锡爵是亲弟弟。

        王鼎爵乃隆庆二年的进士,曾任南京吏部郎中,现在官至河南按察司副使,提督一省学政。

        王鼎爵与其兄虽交好,但性子却与其兄不同,十分与人相善。他任河南提学时,从没有听闻过,有处罚下面生员的事。

        对此张茂智及陈姓生员不由生此一丝侥幸之心来。

        林延潮请王鼎爵入座,将方才这几人口供奉上,还有那份考题的书信。

        待听过江知县,曾教授言明考题当场所出时,王鼎爵抚须叹道:“宗海老弟,你在这归德府知府的位上不稳啊。”

        林延潮道:“惭愧,侍生年轻资浅,不足服众。”

          王鼎爵笑了笑,对张茂智道:“你就是虞城县县学张茂智?”

        张茂智颤声道:“回禀大宗师,学生正是。”

        王鼎爵道:“你的名字,本官不是第一次听过了,你身为生员,却营讼状之事,甚至挑唆他人状告官府。就算没有今日之事,本使也要剥去你的衣冠,革去你的功名!”

        张茂智大呼道:“学生冤枉啊!学生冤枉啊!”

        王鼎爵道:“你冤枉不冤枉,这当由林府台来审,但凭你这恶讼之事,革去你的功名足以!”

        “来人剥去他衣冠!”

        “是。”

        提学衙门的差役,二话不说上前将张茂智的衣冠剥去。

        没有功名在身,张茂智欲方欲圆,不说林延潮,就是江知县,甚至一名胥吏都可以将他随意揉搓。

        王鼎爵一出手,即废除了方才气焰嚣张的张茂智。

        众儒童一并骇然,王鼎爵担任学政以来,虽一贯宽和,但不出手则已,出手则革去了一名生员功名,这才是大宗师的威风。

        林延潮道:“既是如此,侍生向督学请将这张茂智收押。”

        王鼎爵抚须道:“本使只在纠正学风,至于其他之事,老弟请便。”

        林延潮看向张茂智道:“张茂智,你如不再实招来,必悔之晚矣。”

        又是勿谓言之不预吗?

        张茂智心底估计着,自己这一次是栽了,但未必不能活命,若将赵孟长他们供出来,自己则绝是……

        正当张茂智要开口时,却见外周陈济川押着赵孟长等五名生员一并来至府衙。

        见到连赵孟长都被林延潮拿下,张茂智心底的惊骇之情,已是难以用语言形容。林延潮怎么拿他们,他不知这几人的背景吗?

        反而赵孟长等人见王鼎爵出现在此,已是震惊。

        身为一省提学的王鼎爵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巧合吗?

        一名生员开口道:“大宗师,学生冤枉,学生与几位朋友在府衙前茶楼喝茶,不知为何却被府衙的人拿到这里。”

        另一名生员开口道:“启禀大宗师,学生乃商丘县生员,平日安心读圣贤书,家里在县中冶素有清名。学生从未行过任何违背朝廷律令之事,这一点恳请大宗师明察。”

        赵孟长道:“不错,大宗师,学生还清林府台对此事给我等一个交代,否则本地士林必由公论。”

        这五名生员各个背景都不平凡,特别是这位赵孟长,其父乃是王府教官,其大伯更是南直隶任礼部员外郎。

        王鼎爵沉默不语,林延潮看到这里当下道:“本府不会冤枉无辜,数日之前的府试之日,尔等利用廪生的身份,沟通考场内外,将府试试题从考场里抄录后,暗自传递至考场外。”

        “然后你们让考场外的下人将考题透露给百姓,造成府试考题提前泄露之状,然后又指使这位张茂智,作出了算命先生在府试前一日将考题卖给考生的伪证,尔等的目的就是在放榜之日,怂恿落榜考生,制造对官府不满,然后酝酿成考生闹考之事!”

        林延潮此言一出,下面的儒童惊讶的目瞪口呆,原来今日之事,他们被人利用了。

        那称作赵孟长生员问道:“府台大人,我等只是一名普通生员,如何敢行此怂恿考生闹考之事。”

        林延潮沉声道:“原因本府就不多说了,本府只述事实。尔等怕与官府打讼状,担了风险,故而命张茂智,这位陈秀才出面,以为民请命之名与本府打官司。”

        “尔等躲在幕后,让他人来替跑腿,不担风险,就算万一事败,本府也会顾及你们生员的身份,以及背后的家势,而不敢为难你们。尔却不知从府试第一日起,本府就接到风声,故而在府试时内紧外松,明察暗访将此事来龙去脉查得一清二楚。”

        “你们有几个人参与此事?在何处谋划?又说了什么话?本府比你们还清楚。本府知道你们会在府试之日,煽动考生闹考,故而请动王督学大驾来此主持大局。本府言已至此,尔等还不知大势已去吗?”

        赵孟长为首的生员此刻都是惊骇的,说不出话来,原来林延潮早就布好了局,就等着将他们落网。

        至于王鼎爵果真是林延潮请来的。没错,林延潮不能剥去他们功名,但可以请动一省提学官来革去他们功名。

        “带从犯!”

        林延潮一声令下,但见五名生员手下跑腿的下人,大约有二三十人,一并被草绳系困,一个个被推进府衙大堂。

        押解这些人的府衙捕快当下禀告道:“启禀太尊,这次府试弊案的从犯中,有此堂上五人的下人,也有府试监考兵卒,还有府学里小吏,一共二十六名,眼下一并拿下带到,无一人漏网。”

        所有的人都被一网打尽!林三元真的好狠。赵孟长咬着牙心道。

        这一刻连王鼎爵脸色变下道:“竟敢泄露府试考题,嫁祸给朝廷命官,堂堂正四品知府,都敢陷害,尔等还有什么干不出来?”

          “鼓动儒童造势闹事,抗拒朝廷,此事本使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

        没错,王鼎爵是震动了,这几个生员所行所为,简直丧心病狂。

        对于生员而言,纠集对抗地方官,这是常有的事。吴中的生员,一旦对朝廷政令不满,就聚集至文庙内哭诉,煽动士林以此对抗官府。

        这招十分有效,地方官无不就范。

        但这几名生员已不是对抗官府,而是用府试泄题,制造科举弊案,来打击官府,陷害朝廷命官。

        这样的事十分隐蔽,多少科举弊案后面都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此事很查出,能将此绳之以法的唯有林延潮一人。

        林延潮不是一般州县官员,而是正四品知府。

        但见王鼎爵道:“本使身为本省督学,岂容你们这些害群之马,败坏学校学风。陈纠制造伪证陷害朝廷命官,与张茂智同罪,本使现革去你的功名,交由地方发落。”

        “至于汝等五人一并在押提学衙门,严加看管。本使当禀告礼部,让朝廷处置尔等。”

        当下那位陈姓生员也被剥去衣冠,两名府衙衙役将他押至张茂智身旁,将二人并头跪作一处。

        赵孟长五人则是被提学道衙门的人押作一处。

        王鼎爵处置完毕,退至一旁。

        当下林延潮坐回了正堂正位,一拍惊堂木道:“府试乃朝廷举才大典,岂容小人作祟。本府于此事必追究到底,绝不姑息一人!”

        “府试所取的儒童,也不会更改,更无重考之事,至于张茂智,陈纠二人以及一干从犯押下,等候发落。”

        “退堂!”

        这一刻场外儒童一并叩首,心悦诚服地呼道:“府台大人英明!”

          Ps:大家新春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