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九百七十四章 抵达京师

九百七十四章 抵达京师

        沐睿现在是后悔不已。

        得罪了林延潮此人,对于他现在的处境而言是雪上加霜,但若要他立即改颜相向,讨好林延潮,他又做不到。

        而林延潮没理会他,与江知府说了一番话后,告诉他自己不愿惊动别人,只是在驿站住一晚就好了。

        江知府当下答允,严格保密没有将林延潮行踪告诉别人。

        而沐睿也是狼狈离去。

        众人走后,林延潮当下邀申用嘉一起上京。申用嘉本也有意上京,赴明年春闱,见林延潮相邀当下答允。

        于是次日,林延潮与袁家三兄弟,杨道宾一船,而申用嘉另一船一并从徐州北上。

        申用嘉的船上还有一人,上船前申用嘉将他引荐给林延潮。

        此人姓李名鸿,表字渐卿,吴中人,是申时行女婿。

        初见时林延潮还以为申时行的女婿非富即贵。哪知李鸿不过是一个与申时行同乡的普通读书人而已。

        林延潮邀申用嘉,李鸿二人同船,与他们闲聊一阵,方知李鸿是申时行故人之子。申时行显达后没有忘了故交,不仅培养他读书成才,还将女儿嫁给他。

        李鸿确有才学,林延潮聊了一翻,即知对方学富五车,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年轻才俊。

        林延潮不由佩服申时行的眼光,给自己挑了这样一个佳婿。而李鸿这一次进京是参加顺天乡试的。

        几人说说聊聊下,在林延潮的刻意接纳下,申用嘉,李鸿都对林延潮十分有好感。

        如此船从徐州沿着运河北上,数日之后,即到了山东聊城地界。

        到了聊城后,林延潮下岸,这并非是游玩,而是见一位老朋友。

        林延潮来到聊城的漕军官厅,官厅里一名漕军将官一见面就向林延潮叩头道:“小人楚大江见过府台大人。”

        林延潮见了此人朗声大笑道:“楚兄,你我乃是故人,不必循这些官场俗礼。”

        楚大江仍是道:“谢府台大人还记的旧情,然而尊卑不可废。”

        说完楚大江仍是向林延潮施了全礼。

        当初林延潮坐着楚大江的漕船进京赶考,因他之故写了天下皆知的《漕弊论》,后来运兵闹饷,也是他帮着林延潮平定了兵乱。

        而楚大江现在见了林延潮则是百感交集啊,谁知道当年自己漕船上的举子,就是今天名满天下的林三元。

        他还从丘明山口里得知林延潮马上要入京大拜的消息。在明朝就是以文抑武,文官的地位比武将高很多,而林延潮马上要跻身高官,这前途实在是远大。

        楚大江向林延潮见礼后,又见了陈济川,展明,几人当年都是一条漕船,同舟共济的交情,这一次见面当然是充满了久别重逢之意。

        大家说起当年在运河边给漕船拉纤的事,都不由大笑。

        楚大江笑过后又垂下头,在林延潮面前保持了下位者的谦卑。

        林延潮当下屏退左右,与楚大江单独地道:“私盐的路子都走通了吗?”

        楚大江当下道:“回府台的话,各省都已是搭上了。”

        林延潮点点头道:“先让下面的弟兄赚些跑腿钱,主要是要把路铺开,官府这边我替你照拂着,江湖那边你要与李二回那些人多来往。”

        楚大江连连称是。

        林延潮笑着道:“上一次李二回下面的人帮我拿到了赵家通倭的把柄,还多亏你与丘师爷。”

        楚大江连忙道:“小人哪里敢居功,这都是府台布局在先。”

        林延潮笑道:“呢不用奉承我,这事你办的漂亮,这次回京我帮你挪动,看看能不能往上动一下。”

        楚大江闻言立即道:“府台,小人才刚刚升的千总。”

        林延潮笑着道:“区区一个千总,芝麻大的官,你也捂在胸口,捧在手上,看你那边出息。只要随我办事,林某是不会亏待下面的人。”

        楚大江连连称是。

          林延潮换了话题道:“对了,那些响马如何,官兵还当得习惯吗?”

        楚大江道:“我也是极力安抚着,近来他们似也知道了大人高升的事,一直闹着要请大人将李二回放了。小人说了好几次,才压了下去。”

        林延潮道:“李二回是肯定不能放的,不过我可以写信给山东巡抚,让他通融一二,不要一直关押在大牢里。必要时,也让这些人去探视几次,他们看见李二回吃的好,住的好,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楚大江继续称是。

        到了这里,林延潮觉得话也说的差不多,当下起身。

        楚大江连忙跟随在后。

        林延潮停下脚步道:“你手下的弟兄,过得如何?”

        楚大江道:“勉强混一口饭吃,府台也知道,这一条运河就是我们的血泪,无数人都在我们身上趴着吸血呢。”

        林延潮点点头道:“运兵漕丁都是苦命人,但也是血性的汉子,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这运河沟通京师和杭州,无数人都从这里由南到北,或由北至南,没有哪里的消息比这运河上更灵通了。”

        楚大江目光一亮道:“府台的意思?”

        林延潮点点头道:“天南地北,三教九流的人汇聚于此,消息最是灵通不过。你可以安排下面可靠的弟兄专门收罗消息。”

        “徐州,聊城,临清,通州,淮安能盯着都给我盯着,大的消息不说,小的比如哪里木材贵了,盐便宜了,药材卖完了,你都一并报来。”

        “如此李二回那帮响马在陆上,你们在水上,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我都会提前知道一二,到时候自会有你们的好处。”

        楚大江闻言大喜,他知道林延潮这确实给他们指出了一条明路啊。

          二人聊了一阵,当下楚大江方送了林延潮离开,然后立即按照林延潮的吩咐去办事。

          林延潮的驿船只在聊城逗留了一夜,次日即是北上。

        如此船一日日北行,终于赶在八月前抵达了顺天。

        算了一算,三年前正是这时,林延潮上的一封'天下为公疏',惊动整个朝野。

        三年之中,浮浮沉沉,而今林延潮又再度回了京师这龙蟠虎踞的地方。

        快要到了通州码头时。

        林延潮也不再低调了,当下命人挂出自己官衔牌。

        通州码头上可谓是舟船聚集之地,现在又是外官来京觐见之时,码头上遇到个布政使,按察使,甚至巡抚,总督等外官大僚都是不稀奇的。

        但是其他码头上的官船,看见此艘驿船上挂着官衔牌后,都是主动让开水道,避在一旁。

        这艘驿船上的官衔牌写的是什么呢?

        “丙子解元!”

        “庚辰会元!”

        “状元及第!

        “钦点翰林!”

        “詹事中允!”

        “归德知府!”

        一般官员出行,亮个'两榜出身','进士及第',都会引人敬重,懂行的老百姓都会竖起一根大拇指说原来是金榜题过名的。

          当然在京城这地方,进士出身官员多如牛毛。

        但是若亮出解元,会元,状元任何一面官衔牌的,那么就算是京师里也是稀罕了。

        会元三年才出一个啊!状元也是三年出一个啊!

        如此官衔牌,哪里轻易见的。

        但是集齐'解元','会元','状元'三面官衔牌的,那不说京师了,整个大明朝也才两位。

        一位百年前早已作古,唯一还在的除了名满天下的林三元还能使谁?

        这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盛景啊!

          水道沿途,以及码头上的官船民船无不停靠在一旁,船只的栏杆上顿时都挤满了人。

        众人纷纷道。

        “看那是林三元的官船!”

        “林三元回京了!”

        “没错,能打这官衔牌的除了林三元,还能有谁!”

        顿时官绅百姓们都是一并朝着林延潮的驿船招手,喝彩,鼓掌!

        天下州府,方面大员考绩第一,奉诏赐传驿进京,此事谁能不知,谁能不晓。

        就是不冲这些官衔牌,以及天子赐下的恩典,就凭着当年林延潮不计前程死谏天子,后来又击杀中官马玉,救无数河南百姓于水火之中的事,就足够老百姓们敬仰,读书人膜拜的。

        驿船里,林延潮的家人门生们一下子见的驿船所过之处,老百姓们这等热情之状都是吓了一跳。

        不过这一幕在归德见了不少,他们还算有点心理准备,可是同船的袁家三兄弟却被震撼了。

        袁宗道怔怔地道:“先生离开京师三年,居然仍在百姓心中有如此的声望。”

        袁宏道也是叹道:“读书为官如此,这一辈子也是不枉了。”

        袁中道羡慕道:“不知我何时才能有这一日。”

        一旁杨道宾悠悠道:“至少要先连中三元吧!”

        说到这里,三兄弟一并深受打击。

        至于另一艘船上的申用嘉李鸿,见了这一幕也是震惊了。

        李鸿感叹道:“就算是父亲当年得状元时,也没有这么风光吧。”

        申用嘉亦道:“我初时不解为何林宗海要一路隐姓埋名低调进京了,今日方知他若真的挂官衔牌一路过去,那么十年都到不了京师。”

        李鸿道:“我看就算现在恐怕也到不了京师。”

        二人看去,原来通州码头之上百姓是奔走相告林延潮回京的消息,结果码头一下子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