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商量

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商量

        却说林延潮,陈矩,骆思恭三人来到掘开的地方。

          但见这里左左右右摆着十几个大箱子,林延潮随手掀开一个箱子,但见里面白银摞得满满的。

        林延潮道:“如此一个箱子大约有白银七八千两,哪里有三百多万两之说。”

        骆思恭恭敬地笑了笑道:“回林部堂,当然不仅仅在这里,这是外库,下面还有三个库房,一个通着一个。”

        林延潮看了一圈,但见一个箱子不堆金银,却堆着文书信函卷宗,就是之前所说的。林延潮拿起来看了几封,立即断定是张鲸搜罗官员的罪证。

        他没有多看,否则容易被骆思恭,陈矩看出破绽来。

        他闻言笑着对骆思恭道:“这都被骆大人看出来了,真是厉害,林某佩服。”

        骆思恭笑着道:“哪里,骆某也就这点本事,祖上三代起干得就是抄家这事,当然也是多亏了弟兄们卖力啊。”

        林延潮点点头道:“应该的,到时候林某会在圣上面前为骆大人表功,至于那些弟兄们就多赏赐一些酒肉吧,让他们再辛苦一些,一并连夜起了运到宫里去,骆大人以为如何?”

        骆思恭一愣,然后笑着道:“林部堂可否借一步说话。”

        林延潮看了陈矩一眼,但见陈矩正忙头点查金银。

        林延潮当即点了点头,骆思恭大喜,二人走到外屋外。

        外屋正有两名锦衣卫挖地砖看看下面有无藏物,骆思恭手指了指,二人躬身行礼,然后离去。

        但听骆思恭道:“林部堂今日在东厂之外,一言之下百姓无不遵从,在东厂里审问张鲸余党雷厉风行,后来在张府里连张鲸对部堂也是恭恭敬敬的,骆某在心中对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林延潮笑着道:“哪里,这一次办差如此顺利,还是要依仗骆兄出马才是。”

        骆思恭哈哈一笑于是道:“这是多亏了林部堂的赏识和器重,骆某有一句还请林部堂不嫌冒昧,骆某草字如谦,部堂若不嫌弃称在下如谦好了。”

        林延潮道:“不敢当,还是称如谦兄。”

        骆思恭连忙陪着笑脸道:“岂敢,骆某痴长几岁,但行事见识却是远远不如宗海兄的,蒙部堂看得起,骆某有几句掏心窝的话不吐不快,骆某的前任刘卫督仰东厂鼻息,看张鲸脸色办事,他被言官弹劾下狱抄没后,骆某接手这个烂摊子,实在是战战兢兢,也怕哪天得罪了一个芝麻绿豆的官,就被天子罢免了。”

        “眼下骆某虽为锦衣卫指挥使,却有朝不保夕之感,以后要多仰仗宗海兄在朝中帮忙了。”

        林延潮淡淡地笑了笑道:“其实林某看了张鲸,刘守有的下场,也是深有感叹,多行不义必自毙,如谦兄你既掌锦衣卫,以后多谨慎办事,为自己多考量考量,也不会有官员为难到你的身上。”

        骆思恭叹道:“宗海兄真是金玉之言,不把骆某当外人,这才道出其中诀窍。”

        “其实骆某当官现在也只为了自己。方才劳宗海兄相询,骆某别的没什么本事,但对于抄家之事倒是办了许久有些经验。以往大臣抄家,操办之人总要发笔横财,这就如官场办差,银钱过手都要沾些油水。”

        “皇上既委了你我,就是一番恩典,宗海兄你先看看,有什么喜欢尽管挑走。”

        林延潮看了一眼道:“卫督此话打住。”

        骆思恭含泪道:“部堂大人,有言道千里为官只为求财,你不为了现在,也要为了以后考虑考虑啊。”

        骆思恭听过林延潮的清名,心想大凡清官都要经过这么一番纠结,于是他道:“部堂,你我兄弟一般情份,这时候就不要推脱了,大家有福同享,你若不拿,又有谁敢拿,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这些弟兄们喝西北风吗?你就当帮帮我们吧。”

        林延潮轻咳了一声道:“林某的意思是……好吧,不过如谦以及弟兄们都出力甚大,你们也切不可亏待自己,否则我心底过意不去啊。”

        骆思恭听了林延潮这话,如同拨云见日一般,顿时容光焕发。

        骆思恭当即道:“我们几个不过是卖气力的,哪里能分多少,只要……只要宗海兄手指头里露一点,随便划拨一些就是了,总之你占大头。”

        林延潮道:“诶,不行,不行,这样的事林某办不出来,还有陈矩陈公公你考虑到了吗?”

        骆思恭满脸堆笑道:“多亏了宗海兄提醒。”

        林延潮道:“陈公公听说是不爱钱财的。”

        骆思恭道:“诶,陈公公那边我尽力去谈就是”

        林延潮点了点头。

        当下骆思恭走到陈矩面前当即低声道:“事情成了。”

        陈矩云淡风轻地笑了笑道:“古今君子皆爱财,林三元也不例外,此事不出咱家意料。”

        骆思恭笑着道:“公公,真是神机妙算。”

        而那边林延潮等了一阵,骆思恭方才回来当即擦了一把汗道:“宗海兄,陈公公已是答允了。”

        林延潮讶道:“你是如何说服他的?”

        骆思恭笑着道:“诶,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陈公公偏偏就不喜欢这些金的银的,就喜好些书籍古董字画,这些又不能吃又不能用……诶,宗海兄放心,这些东西都包在骆某身上,总之砸锅卖铁也要叫他满意就是。”

        林延潮笑着道:“如谦兄,真是没有你办不成的事,这一次若你不在林某恐怕是要空手而归了。”

        骆思恭闻言哈哈大笑,然后一脸郑重道:“宗海兄,咱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对了,一会咱们出去,别让陈公公看得我们如此亲近,以免他多心。”

        “当的,当的。”

        三人重新碰头,这时候气氛已是不一样。

        陈矩负手道:“骆大人此事咱家反复思量,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啊。”

        骆思恭连忙道:“陈公公,你可不能出尔反尔,骆某好容易才说服了林部堂。”

        陈矩长长叹了口气。

        屏退左右后,三人就坐在堆满金银的大木箱子上,而左右墙上燃着的火把照着一屋子的金银。

        骆思恭拿起账本道:“初步抄点共计有三百七十三万五千六百三十二两七厘三分。”

        林延潮知道这也是官场上的规矩,就如同税赋上报都要精确到厘分,用此来表示经手官员的清廉-丝毫不沾。

          陈矩道:“张鲸真是贪啊,冯保当年也不过一百多万两银子。冯保掌权十几年,张鲸不过七年而已?”

        骆思恭道:“张鲸此人是罪大恶极,不过骆某想过了,这抄没的数额最后要上禀朝廷,公之天下。这张鲸不同于冯保,是圣上亲政后一手提拔起来的,若是将三百多万两都报上去,此举不仅令圣上伤心,也让陛下的面上不好看。”

        林延潮道:“不错,咱们为人臣的,当分君之忧,那么依骆大人之见,应报上去多少呢?”

        骆思恭沉吟不语,陈矩道:“咱家也是没什么经验,想听听两位大人的高见。”

        骆思恭道:“两位大人,依骆某看来还是不宜超过冯保为上,不如就上报一百六十三万两。”

        陈矩轻咳了一声。

        骆思恭道:“下面将多出的两百一十万两分作三份。部堂大人取一份,陈公公取一份,骆某取一份,当然陈公公不喜欢金银,骆某可以换成别的。”

        陈矩道:“骆大人办事公允,咱家自是放心。”

        骆思恭笑着道:“至于骆某这一份,用来打点上下,还有这一次跟来办差的弟兄们,大家卖了力气,上下都要沾些甜头也是雨露均沾。”

        林延潮道:“这怎么让骆大人一个人出,从林某这七十万里拿出二十万两给底下人分一分。”

        陈矩道:“这怎么好意思。”

        林延潮笑了笑道:“林某已向皇上辞官,用不了这些银子。”

          但见陈矩目光闪了闪。

        骆思恭拍腿道:“部堂大人,真是够豪爽够义气,也好,这二十万两骆某拿来打点张诚,以后他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还兼提督东厂,咱们三人仰仗他的地方还多着呢。”

        陈矩也点点头道:“二十万两会不会太少?不如咱家也拿出二十万两来,包括也叫他满意。”

        骆思恭笑着道:“太多了太多了,也好,还请两位放心,此事骆某一定给你们办得妥妥当当的。”

        陈矩点了点头。林延潮却道:“骆大人办事公道,林某当然是放心的,说到这里,林某还看中一物!”

        林延潮主动让了二十万两,骆思恭当然要投桃报李笑着道:“大家是自己人,不要见外,林部堂看上什么尽管开口!”

        林延潮伸手点了点头,那装满文书的箱子当即道:“我要此物。”

        陈矩,骆思恭都是神情一凛,骆思恭问道:“请教林部堂,这是何物?”

          林延潮道:“张鲸曾交待,他掌管东厂时手上有不少官员的罪证,这些东西,我料的不错,应该就装在这个箱子里。”

        骆思恭,陈矩对视了一眼,露出踌躇之色。

        骆思恭犹豫道:“林部堂,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此物关系甚大,若是皇上要张鲸收罗的,我们查抄的又没见到此物,不会让皇上起疑心吗?”

        陈矩也道:“骆大人所言有理,林部堂要其他都好说,唯独此物不可啊,万一查出我等就都是死罪。”

        见二人一并反对,林延潮脸上的笑容已是敛去,屋内的气氛顿时严肃起来。

        陈矩,骆思恭此刻不由揣测,林延潮是否要翻脸。

        林延潮看了二人一眼,用手拍了拍自己所坐的箱子问道:“两位请想一想,吞没这些罪证是死罪,难道吞没两百一十万两银子就不是死罪了吗?”

        “两位,我实话与你们说这箱子里涉及到的要员,既有各地抚按,藩臬,也有在朝三品以上大员,我等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得罪。若是交给皇上,你们或许还能脱身,但林某干系就大了,以后就无我容身之地了。”

        陈矩,骆思恭闻言也觉得此事确实难办。

        骆思恭是锦衣卫,陈矩是太监,得罪了这些文官事情不大,但林延潮不同了,他就是文官,一旦他把此事捅出来,那些大臣不会找骆思恭,陈矩的麻烦,但却会找林延潮的麻烦。

        骆思恭道:“我等也是体谅林部堂的难处,但是其中可否再商量一二,看看有无更好的办法。”

        林延潮深吸了口气道:“这样吧,林某再拿出三十万两银子,交下两位朋友,若将来林某有东山再起之日,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扶持,两位有什么难处大可向林某开口。而今日之事只要我们三人任何一人不漏口风,谁也不会知道。”

          

        骆思恭目光闪了闪,看向了陈矩。陈矩轻咳一声。

        骆思恭道:“多谢林部堂仗义,这倒不是钱不钱的事。”

          林延潮道:“若是两位还为难,林某也没有办法了,今日之事唯有公事公办。”

        骆思恭拍腿道:“陈公公你看如何,林部堂待我们,真如再生父母一般,不如就按林部堂之前说的办。”

        陈矩沉思半天也是道:“好吧。林部堂这箱子归你了。”

        林延潮点点头,当即打开箱子,但见箱子里确实书信,账册。

        他随手一翻看了几个人名字,然后从墙上拿了火把直接往箱子里一丢。

        “林部堂你这是……”

        陈矩,骆思恭二人都是大惊。但见箱子里纸张不过片刻已化为灰烬。

        “林部堂你这是?”

        “好,烧的好,一切都干净。”

        “不留首尾,皇上追查不到我们身上。”

        陈矩大笑,骆思恭一副放下心来的神情。

        陈矩问道:“林部堂冒昧的问一句,这是不是申先生的主意?”

        林延潮笑道:“陈公公想哪里去了,林某不过是为了自己罢了。好了,林某说话算话,今日之事,只要能烂在肚子里,以后大家就在一条船上。”

        陈矩,骆思恭对视一眼,然后一并道:“正是如此。”

        当下数日之内,张鲸家尽被抄没,余党也在被锦衣卫拷打追赃之中。

        然后林延潮,骆思恭,陈矩三人回宫向天子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