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触动

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触动

        曾同亨是宋纁上任吏部尚书后保荐升任兵部尚书的。

        身为兵部尚书最重要的权力就是对于边将有荐举之权,掌管天下所有武将升迁。

        曾同亨知道自己不是申时行这一系的人,上任兵部尚书后一直在武将选拔上不敢擅作主张,生怕一时不当被内阁驳回,如此就失了颜面,为人所轻。

        今日曾同亨来内阁言语里也有请申时行给予他选将的方便之权。

          有内阁的支持,自己这兵部尚书才名副其实,他还记得他弟弟曾乾亨任御史时,曾提议重新操练京营,革除不能任事的武将。此议一出,京城上下舆论汹汹。

        当时曾同亨刚任工部尚书不知此事,结果一日上朝被几百名无赖兵卒拦轿,曾同亨身为堂堂工部尚书竟被士卒抓着领口襟袍大骂。

        此事令曾同亨深以为耻。

        见曾同亨提了林延潮,申时行道:“林宗海已是致仕归里之人了,岂有再问之理?朝堂上没有这个道理。”

        曾同亨道:“元辅,曾某岂不知林部堂早已辞官,但是咨询于以国事总是不难,再说了天下如林部堂之才者能有几人乎?我这一次从江西老家,经过两淮,浙江北上,路上所见所闻之官员提及朝堂上之翘楚,不出三个人,定然有林部堂之名过耳!”

          听曾同亨这么说,申时行捏须不语,王家屏则是偷看申时行的神色。

        许国也道:“元辅,林部堂是你的学生,你就不要举贤不避亲了。”

        申时行没有说话,而是在公案后拟了一个条陈,与众人看过后道:“请张公公进来。”

        不久张诚入内当即道:“几位先生,哦,还有大司马在,不知商议的如何了?”

        申时行道:“我等集思众益写了一个条陈,还请张公公过目。”

        张诚接过条子笑了笑道:“咱家这点墨水岂敢在高人面前献丑了,只是一会圣上问起咱家要有个交待就是,这条陈中所言‘西北,辽东,沿海都有警讯,当务之急还是请朝廷选拔具应变之才的贤良’……”

        “这谁有具应变之才?这谁又是贤良?皇上问起来,咱家也好答个话啊。”

        申时行笑道:“前陕西巡抚李汶,前兵备道田乐都是边材,其实只要帝心所简就是有应变之才的贤良!”

          

        “帝心所简,”张诚咂了咂嘴点点头道,“咱家明白了。”

          京师的夜里黑洞洞的,马蹄声在冰凉的石道上踢踏作响。

        申时行坐着大轿在羽骑的护卫下返回相府,一下轿等候在府门前的申九即迎了上来。

        申时行道:“你回来了。”

          申九道:“回相爷的话,刚从老家赶回来就马不停蹄地来见相爷了。这次回乡在光福买的田地,都是上好的良田,田契都在夫人那收着一会请相爷过目。”

        申时行点点头道:“好,老夫致休后,也就指望着这几亩薄田过日子了。”

        申九笑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老爷是苏州人本来就是生在福中啊。”

        申时行笑了笑,举步走到书房,这里有几份外头督抚,边将给他的来信,申时行一一看后让申九回信了。

        这时申时行问道:“福建那边有无来信了?”

        申九笑着道:“上月林部堂托人给相爷带了一封请安书信,信里倒是没说别的。”

        申时行点点头道:“他还真沉得住气,难道一点不知朝堂上的动向吗?”

        申九道:“我倒是觉得他不急,以林部堂的年纪而言今年还不过三十,等得起也熬得起。”

        申时行道:“话是如此说,但林宗海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暴露了他的政柄,当官的不做到那可以发号施令的位子上,几个人可以如此?”

        申九道:“相爷说的是啊,越早提出了政柄就越成了众矢之的,旁人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将来要做什么。就算张江陵当年也不敢如此啊。但也要看林部堂要的是什么?要是为官,他将来入阁拜相不难,若是推行其主张,那么难如登天啊!”

        申时行点点头道:“这话老夫早与他说透了。其实这个朝廷就是一辆疾驰的马车,马早不知哪去了,你双臂就算有千斤之力,托一托扶一扶倒是可以,但是哪得能够停得下啊。真要停啊,这车就翻了!”

        这时候外头禀告道:“礼部尚书朱大人马上就要到府上了。”

        申时行目光一顿,申九道:“朱宗伯必是求丁忧的事啊。”

        申时行捏须道:“朱山阴丁忧也就丁忧了,但他走了谁来替礼部尚书的位子,若是林宗海在京,眼前就是一个良机,就算资历不够,老夫好歹也能替他争一争。是他非要辞官归里,现在也只好便宜他人了。”

        说到这里,申时行顿了顿道:“有的话我也不好名言,若林宗海在老夫致休前改了主意还好,否则老夫真下野了,他要想回来就真难了。宗海他洞若观火,不会不明白眼下朝堂上的局势渐渐于老夫不利。”

        申九闻言大为不平底道:“相爷辅政八年来朝廷内外井井有条,但皇上与言官却屡有挑剔,岂能有这个道理。真希望相爷现在就撒手不管,看看没有相爷调和阴阳,朝堂以后会乱成什么样子。”

        申时行道:“天子不朝多年,老夫现在岂有作撒手掌柜的道理。但你说得也没错,张居正辅政十年,好的也成了坏的,老夫当国八年,再小心谨慎,如何揣摩上意,天子也早有倦怠之意,圣眷反而在屡辞圣命的王太仓那,这替手都给老夫找好了。”

        申九道:“王太仓为人性傲自负,怕是不能令下面官员心服口服。如此人才本来说不失为名臣,但任宰相怕坐不稳啊。”

        申时行笑了笑道:“但王太仓不结党营私啊,总之是陛下自己选的人,没有用之前都是好的。床边孝顺的儿子总被父母骂得最多的,人远看是好,但近用就差,此远臭近香也。林延潮在与天子未有隔阂之前,先退一步不失为明智之举。所以这一次我让你回乡买田,也是为了以后辞官未雨绸缪了。”

        这时申九道:“对了相爷,有一事我差点忘了,方才在宫外听说有中使传旨说升任原翰林院修撰孙承宗为侍讲。”

          

        申时行目光一凛,中旨用人实在是触犯了他首辅的威严。

        当年天子中旨用李植他们时,吏部尚书杨巍就气得暴跳如雷,但是现在……现在的吏部尚书宋纁是天子一手扶起来的,又是刚刚上任不久,他是不敢说什么的。

        然而宋纁不出声,他申时行也就不好发话。

        天子此举就是手腕了吧。

          申九道:“孙承宗是林部堂的学生,陛下提拔孙承宗是不是有打算将来启用他老师之意?”

        申时行道:“不好说。”

          六月季夏之夜,凉风过院,树叶沙沙而响。

        林延潮一家在家中凉亭下纳凉。

        “老爷,丘师爷从京里传来消息,说前礼部尚书朱赓丁忧后,由原任礼部左侍郎于慎行升任礼部尚书。”

        林延潮此刻正躺在家中的凉椅上,用大圆蒲扇遮着脸小憩。听闻陈济川向他禀告,于慎行接任礼部尚书的消息时,林延潮手微微一动,然后大蒲扇后的脑袋微微点了点示意他知道了。

        陈济川见此退下了,而一旁的林浅浅正坐着竹椅上,穿着薄衫抱着次子纳凉,也听闻到这消息。

        林浅浅口吻里有几份酸酸的道:“相公,这于慎行不是你向申相保荐了吗?怎么如今都当了尚书了?”

        闻言林延潮轻轻嗯了一声,又恢复了沉静,然后四周继续蟋蟀长鸣。

        林浅浅看了一眼正在与堂叔敬昆玩耍的林用,然后将视线收回对林延潮嗔道:“相公,你怎么不理我啊?”

        说完林延潮遮在脸上的大蒲扇被林浅浅一手拿起。

        林延潮的小憩顿时被打断了。

          林延潮从凉椅上微微起身,摇了摇头道:“真是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

        林浅浅气鼓鼓地道:“怎么这么说你老婆我的?”

        林延潮无奈地道:“还能说什么,以往我当官时候,夫人你是埋怨我忙于案牍之事,没有功夫陪你和咱们儿子,现在好了,致仕一年多,我们过起寻常人家夫妻日子,你听闻他人升官了,嘴里却在发酸。我还不得不起来与你解释一番,这是不是唯小人与女人难养?”

        林浅浅闻言不好意思一笑,然后腻着声道:“咱们夫妻这么多年了,你还要与我计较这些作什么?只是……只是这于部堂嘛,以往与平起平坐,现在倒在你上面了,我也就说一说嘛。”

        林延潮道:“可远兄,他是隆庆二年的进士,本来科名就在我之上,再说他是我的好友,他今日能身居高位了,我当替他高兴才是。”

        林延潮话是这么说,随即又心想,于慎行官拜二品,任礼部尚书,对于自己的心底而言,难道就一点触动也没有吗?

        若是他此刻仍是留在京师,说不定这个位子现在就是自己的,不到三十岁位极人臣,古今几人可及啊。

        想到这里,林延潮心底怎么能没有一丝波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