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衣锦还乡(二更)

第一百七十章 衣锦还乡(二更)

        这边通过写尚书古文疏证来作学问,这边林延潮也是用心于举业上,二者兼顾。



        下午的时候,林延潮就这么一边读书一边写书过着。



        未时之后,林延潮常会出门一趟,没事时逛逛河边,有事时出去办事。



        时常也去府学学宫前的书肆逛一逛,看看有没有新到时文集,或是其他能用的书,或者去找住在府学学舍的翁正春聊聊读书心得,要么会友什么的。



        期间还抽出时间去城外的建阳书坊一趟找秦掌柜一趟。



        秦掌柜对林延潮十分热情,因为林延潮告诉他准备明年在他书坊刊书。



        秦掌柜是一口承应了,府试第一,院试第二的士子的时文集和诗文集,以往而言,还算在本府卖得不错。特别是院试刚刚结束前提下,若是乡试没考中就有江郎才尽之感,放到第二年就不好卖了。



        不过林延潮若是中了举人,那反而名声大作,大作放在外府也是一样畅销。



        秦掌柜丝毫不知林延潮卖得并非是时文集和诗文集,反而一个劲地催促他尽量在明年乡试前写好。不过听了秦掌柜的建议,林延潮也不会打算加快进度,他有自己的步骤,欲速则不达。



        无论下午出门多久,林延潮都会在戌时前赶回家们,然后晚间尽量不出门。



        在戌时前,将晚饭早早吃完,这一顿饭尽量吃得少,以及清淡,而且食素。通常吃一碗粟米粥,加一盘菜这样。



        这也是现代人养身,节食的传统,吃夜宵神马的,最不健康了。但放在古代名儒,都是这样身体力行的。



        晚饭后林延潮临摹半个时辰字帖,然后这时候放松一下,看一些自己想看的书。若是白日出去忙事,没有做完功课,就放在晚上来作。



        一日事,一日毕。坚决不拖至第二日。



        看完书和完成功课之后,林延潮尽量在亥时上床睡觉。早睡早起身体好。



        林延潮按照这套平日读书,作学问,揣摩时文,到底有多少长进。一时也没办法看出来。



        不免也有气闷的时候,林延潮就会拿起林烃当初赠给自己‘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那句诗,来责备自己读书不可求效。



        不过如此闭门读书一个月,林延潮倒是觉得如此静不下心来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儒家讲静能生慧,佛家讲静能开悟,道家讲静能正道,古人常道遇大事者需有静气。



        静气从哪里来,平日修身养性来。



        不过修身养性读书是好,如此下去万一成了‘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的腐儒就不妙了。不过乡试前,自已依着此法读书作学问。还是很有效率的。若是不中举人,你连‘临危一死报君王’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家里的事,也是十分平静。



        爷爷和大伯回了老家一趟,住持了重修祠堂,并将自己的‘秀才匾额’做好和秀才老爹的那面一并挂在宗族祠堂上,至于洪山村第一座,估计也是侯官县的第一座‘秀才牌坊’也在酝酿之中。



        宗族祠堂重修好的一日,林延潮也是回了老家了一趟。



        对于乡土,宗族顾念很重的古人而言,重修宗族祠堂绝对是一件大事。



        这丝毫不比现代人。对爷爷,大伯而言,还是以乡土自豪,而从来没有因把家搬到市井里。就以城里人自居起来。



        这一天,家里雇了一艘乌蓬船,一家老小都穿戴整齐登了船,一齐返回家里,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水程很快,不久乌蓬船即划到了家乡堤坝外的渔船码头上。



        这里停泊的都是疍民的连家船。



        但这一天船还没到岸。连家船都搬走了,就见的码头上,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是聚了一片在码头上。



        大伯顿时昂首挺胸站在船头,对林延潮道:“他们都是来看你的,本村第二个秀才呢。”



        众乡亲林延潮平日都是熟识的,在村里也没少打招呼,但今日一见众人都是拘谨起来。



        林延潮心想一来是自己年纪大,乡亲不好如过去见了面,就摸着脑袋一阵乱转,二来就是自己秀才身份,在他们眼底已算得体面人了。



        林延潮还是依着规矩,向族长,村里老人行礼。



        之后就是祠堂重修的大祭了。



        祭祀时,林延潮才知道原来他这一支林氏,来路还是蛮显赫的。



        在闽地有一句民谚‘陈林半天下,黄郑排满街’,说得是闽地以这四姓最多,而陈林两姓更是占了闽中近一半。



        现在林姓最显有数支,如出了林则徐的文峰林,现在还默默无名,明朝最有名的莫过于八进士五尚书的濂浦林氏,称为东林。



        濂浦林之后就是水西林,而林延潮这一支就出自水西林。



        水西林与濂浦林,都是科举强族,以往辉煌历史就不提了,现在在世的就有三名进士,而且是祖孙三代。



        一位就是生于成化十六年,正德九年登进士第的林春泽,万历年天子登基,福建巡抚给水西林家送‘六朝大老坊’的牌坊,说的是你老人家,居然历经六朝天子。而现在林春泽年近百岁,住在南屿家里,算是实实在在的人瑞。



        林春泽以下,就是其子林应亮、其孙林如楚两位进士,都是在朝做官。



        不过宗家如此显赫,洪山村与之相比就寒碜多了,洪山村林氏从水西林一支分出好几年了,本来就是庶出,科举上一直不得力,好几代没一个举人不说,连秀才也是十年前有了一个。



        数代之后这边自觉和宗家相较实在太没有脸面,实在也不好意思上门认亲,两边也是渐渐走得淡了。只是在水西林宗族大祭时,会请洪山村这边一两人,修族谱的时候,派个人过来问问你们几口人,也少不了写上你这一支的名字。



        至于其他就没有更亲密的关系了。



        而眼下林延潮取了院试第二,总算是有‘我洪山林氏从此站起来’的感觉,故而这一次才大肆操办,还知会了宗家那边。



        PS:多谢大家投的月票和推荐票,今天想再求一下,后面有很给力的推荐,月票,推荐票可以让本书成绩更好一点,让更多人来看本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