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林浅浅的着急(二更)

第一百七十二章 林浅浅的着急(二更)

        林高着指着这一片田地道:“到时候二叔伯会替我们打理这里,还有我们村的三户人家也会租种,至于老三嘛,成了亲就住城里,替咱们亲家先学着作生意,以后咱们也有件自己的铺子。至于地里的活就不操心了。”



        林延潮心想,咱们一家已荣升封建地主阶级了。



        林延寿是鼓足劲了,在梯田边一阵猛跑兜了一圈回来大声道:“有了田,咱以后就可以当少爷了,吃穿不愁了!”



        大娘在旁给林延寿擦汗道:“我的小祖宗,可别乱跑,田埂里的石子多,踢伤脚尖。”



        大伯道:“别惯着他,延寿明年如果你也学延潮那般中了秀才,家里可以再买田。”



        林延寿点点头道:“爹,你放心,我已是知道了,先生与我说,县试里难免都会有沧海遗珠,也不是人人都识得金镶玉的。他说我这一年学问又长进不少,这一次童拭,我一定拿个小三元回来。”



        听林延寿这么说,大伯大娘都是一个劲高兴,搂着儿子的脑袋直摇晃道:“小祖宗啊,咱们家就都靠你了。”



        林浅浅看了这一幕低声笑着道:“潮哥,你说他们好笑不好笑。”



        林延潮道:“大娘这人再精明,但碰上自己儿子也是糊涂的。”



        “嗯,不说他们,潮哥,你看这田。”



        午后的阳光有些大,林浅浅迷着眼睛,掰着白嫩嫩的手指头,在那边数着道:“咱们家原来就有十亩水田,五亩旱田,加上这十五亩梯田,一共就是三十亩。放在这洪山村,咱们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了。哼,我以后就是少奶奶了!”



        少奶奶!林延潮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浅浅凑在林延潮身旁薄嗔道:“你笑什么,我与你说正经的,有了这田里的收成。你以后想考举人就考举人,想考进士就考进士,不用再为银子担心了。”



        林延潮点点头道:“是啊!你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苦我不怕,因为我知道会有苦尽甘来一天的。”说完林浅浅背着双手。看着林延潮,甜甜地一笑,笑着眼睛都是弯弯的,好似月牙儿一般。



        这时一旁的大娘道:“三十亩算什么,我谢家可是有八十亩田。但在谢家村还算不得大户人家呢,要说我叔伯,他可是举人家,全村两百多亩的地寄在他的名下。”



        大娘忍不住显摆起来。



        林浅浅听了顿时不舒爽哼了一声,与林延潮低声嘀咕道:“潮哥你也要中举人了,到时候那两百亩地算什么。”



        林高着笑着道:“好了,好了,若不是潮囝,我也赚不到这么大的家业。我想好了,以后分家。这三十亩地延潮你拿一半走,至于剩下的老大和老三再一人一半。”



        林高着这么定下调子,大娘要支吾几声,但大伯横了他一眼道:“娘子,要不是延潮,咱们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家业,我同意。”



        大娘见大伯开口了,也不说话了。



        三叔也是道:“我也是没意见。”



        林浅浅听了顿时眼睛再次弯了起来,流露出喜色。



        林延潮道:“我不能一个人拿这么多啊,这刚买了田。也动用了家里不少积蓄,不少都是爷爷大伯这几年攒下的。”



        林高着道:“你只管安心拿着,钱的事,你也别担心。就算将来你去南直隶入贡。还是到京师赶考,这盘缠的钱我都给你备下了,有我与你大伯在。你只管用心读书呢,不必为钱的事担心。”



        这时候林浅浅道:“潮哥虽要赴考,但我们也不能一味向家里伸手,而且三叔马上要成亲了。明年又轮到延寿了,家里又要用钱了。”



        众人奇道:“什么时候说延寿明年要成亲了?”



        林浅浅羞红着脸道:“我是听大娘,大娘说的。”



        大娘笑着道:“就当我说过。”



        林高着点点头道:“是啊,浅浅说得有道理,老三和寿囝都要娶亲的,若是一起来,钱确实不够用。”



        大伯道:“爹,我看先把老三的事办了,延寿就不急了,再过两年也是一样。”



        “不行,大伯!”林浅浅出言反对。



        大伯问道:“为什么?”



        林浅浅道:“延寿年纪也不小了。婚事这拖不得的,要越早办了越好,将来给大伯你添丁不是也好。”



        大伯笑着道:“添丁,对啊,浅浅你这么着急寿囝做什么?我明白了,难道……”



        林浅浅见大伯要说出口,立即岔开话题道:“延寿你说你想娶媳妇吗?”



        林延寿果断地道:“不想。”



        “为何?”



        “大丈夫功未成名未就,何谈娶妻,待我中了进士,天子自会将公子下嫁给我,那时候我就是驸马爷了!”林延寿侃侃而谈。



        听了林延寿这一番话,一家人都是惊呆了。



        大伯拍腿道:“我儿,你太有志气。这是霍去病啊!”



        大娘垂泪道:“我儿,你终于懂事了。”



        林高着也是点点头道:“志气是不错,不过本朝天子好像没有将公主下嫁给进士过吧。”



        大娘道:“爹,你不要给寿囝泼冷水,就算公主不下嫁,那名门闺秀总也是可以吧!”



        林浅浅在旁听了一跺脚道:“延寿,你这么说,是要当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吗?”



        “陈世美?”



        林浅浅怒道:“戏文上说了,陈世美就是中了进士后,抛弃了家里的妻子,找了公主作老婆的,这是忘恩负义。”



        林延寿哼地一声道:“那是陈世美自己笨,我都说了功未成名未就,娶什么妻嘛,娶个妾还差不多。”



        娶个妾还差不多!



        这话如一盆凉水泼到了众人头上,大伯大娘顿时面如霜打。



        三叔上去先指责道:“好啊,寿囝,还没娶妻就想娶妾,你还真当自己是大少爷了。”



        “我只不过随口一说,如果不娶妾,给我找个通房丫鬟也行。”林延寿没有丝毫觉悟地道。



        林延寿话刚说完,大伯当下从脚底下摘下鞋子,拿在手上往林延寿的头上扇,口里狠狠地道:“我给你找个通房丫鬟!”



        “我给你找个通房丫鬟!”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没出息的儿子!”



        林延寿在那捂着头大哭道:“娘,救命!”



        “娘,救命!”



        一贯溺爱林延寿的大娘也是不劝了,至于林高着郁闷的在那抽旱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