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地瓜啊(二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地瓜啊(二更)

        省城陷入寒冬。



        在小冰河期之下,一贯是冬季不见雪的闽中,也是下起了大雪。



        百姓们出门都撑着伞,并加上一件寒衣。



        寒冬之下,城里却是暗流涌动,琉球船民这惊天大案,在福建官场上引起了一场震动。



        巡海道衙门介入此案后。



        郑宽当即去福州府衙门,提审这三十余人‘倭寇’。严查之下,郑宽却发觉这三十余人不仅被严刑逼供过,而且皆不能言语,原来被人下手毒哑。



        尽管府衙官吏有意无意的阻拦,但郑宽看着一封封画押下按得血手印,以及三十余人那可怜无助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还有良心,不能熟视无睹,三十余人生死在自己一念之间。



        于是郑宽去库房查看,确认所谓‘倭刀’,正如林延潮的讼状上所述,十分可疑,是形似‘琉球刀’。



        于是郑宽与海防督捕馆对质,结果海防督捕馆矢口否认,一口咬死说就是在海上俘获的倭寇。



        正待这时琉球贡使所乘贡船,从闽安入港,郑宽请琉球贡使来辨认。贡使最后辨认出,这些人全都是琉球船民,就此真相大白。



        这三十余人从刀下幸免,逃过一难。而海防督捕馆杀良冒功之事,也流传出去,虽琉球贡使大度表示愿意不追究此事。但是此事已是闹得沸沸扬扬,想遮也遮不住了,为首之人被问罪,而府台陈知府,也受了训斥。



        倒是获救的三十余琉球船民,免去大难后,对郑宽是感恩戴德,为感谢郑宽的救命之恩,在琉球建庙塑像奉祀,敬若神明,这已是后话了。



        至于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林延潮。却赢得了陈家的友谊。



        琉球船民获释之后,陈振龙携着厚礼,来到林延潮家致谢。



        看着一盘子银锭,林延潮不由道:“兄长。你不是把银山搬来了吧。”



        陈振龙笑着道:“本来是带银票来的,不过咱们信不过那些票号,还是拿现银的实在,贤弟这些银子不值一提,我重的是咱们的交情。”



        “既是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林延潮当下收下,心道这里少说也有两百两银子。他下面使钱的地方比较多,黄白之物正是他所缺的。



        下面两人相聊,聊着聊着,陈振龙与林延潮道:“贤弟,你我是兄弟,有些话,愚兄也不瞒你,愚兄家里,做得是通海的生意。算得是一方海主,这沿海里,有百十条船听我驱策。”



        林延潮闻言问道:“那可不少,都跑哪里呢?”



        “哪里都跑,上至琉球,下到吕宋哪里都有跑,哪里有钱往哪里跑。不过就是不从漳州府那走。”



        漳州是大明唯一海关所在,不从那走,就是走私了。



        林延潮哈哈一笑道:“兄长何必把家底都告诉我。”



        陈振龙道:“我当你兄弟,既是如此。还是敞开来说话痛快,日后我和我的兄弟要是犯了什么事,还指望你给我照应着呢。”



        林延潮道:“我还只是个秀才呢,你就这么信我?”



        陈振龙笑着道:“你眼下只是个秀才。但却能将四品道台指使得团团转,要是你成了进士,该如何?”



        当下林延潮与陈振龙聊天,说一些海外风情。



        陈振龙年未二十岁,即中了秀才,但后来屡试不第。就与家族里人一起出过海,只是还没去过吕宋。  这个时代海商都是家族企业,陈振龙虽没去过,但叔辈去过吕宋几趟,与西班牙人和菲律宾土著都打过交道。



        林延潮想起,这一年郑一官,也就是国姓爷的老爹还未出生,这一年郑一官的老板,‘中国船长’,甲必丹李旦还是菲律宾一名普通华侨,而西班牙人刚刚占据菲律宾,还没有进行排华。



        南中国海上跑得多是咱们华人的船,那里碧波万里!



        这一个很遥远的念头,在林延潮脑子里浮现,看着眼前陈振龙,十分年轻,自己是不是可以给他一点方向呢,或许有一日他能与李旦一般在这水域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这事对现在林延潮和陈振龙而言,都还是太远。



        但林延潮却想起一件事道:“你们的船既是有跑吕宋,不知有没有看到吕宋的西班牙人,吃一种,嗯,大如拳,皮色朱红,心脆多汁,生熟皆可食的东西?”



        陈振龙听了笑着道:“没料到延潮你对这些番人的吃食也感兴趣啊?”



        林延潮笑着道:“并非如此,此物听说俗名为‘地瓜’,咱们闽地山多田少,地里又多是红土,红土种庄稼收成不行,但种这种地瓜却有奇效,再贫瘠的地也能种得活。听说番鬼都拿之当宝贝一样看,不许外人携此物出海呢。”



        陈振龙听了大是奇怪道:“这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事我要回去问问十三叔,说不定他有在吕宋吃过。”



        林延潮道:“是啊,若是有在吕宋见得,想办法将藤苗运回闽地来,咱们可推广种植,若是遇到大旱大饥,此物可活万民啊,这乃造福家乡百姓的功德之事啊,陈兄可以凭此名垂千古啊。”



        听了林延潮的话,陈振龙霍然而起,读书人最经不得的就是名留后世的诱惑。



        但见他在房内踱步,对林延潮问道:“贤弟,你说得那个地瓜,真有这么神奇?”



        林延潮点点头道:“此千真万确,兄长,你也知我言不虚发的,只要此事能成,数年之后,我们全闽百姓必日日念诵你的恩德。”



        陈振龙当下道:“换了他人与我这么说,我绝不会信,但贤弟我却信你,不过是跑一趟吕宋的事,明日我就与十三叔说,去一趟吕宋,替兄弟你将这地瓜寻回来。”



        林延潮点点头道:“既是如此我替全省,不,全天下的百姓感谢你。”



        全国人民当下也被林延潮代表了一会,陈振龙似觉得林延潮话有点夸张,笑着道:“别说得这么大,不过是跑一趟吕宋的事,算不得什么难事,但是这地瓜若真有贤弟说得十分之一神奇,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会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