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待定

第三百二十九章 待定

        曾省吾拿着林延潮的卷子,看了好一阵。



        他初以为这卷子的考生,是想媚附张居正,但看了第二篇反对君权下授,却知自己想错了。



        曾省吾想了一阵得出结论,这考生只是秉直而言,第一篇第二篇文章都是出于公心,既不是反对张居正,也不是支持张居正,否则就不会这么写了。



        “既是如此,就低低取个第三等吧!“



        要知道入前十名的卷子,必须只能在一二等之间,若是卷子上有一个三等,也就是出现一个点,那么绝对无缘头甲,能混一个二甲都是勉强。



        曾省吾想到这里,要在卷子上写一个点,但要落笔的一刻又犹豫了。



        曾省吾将林延潮文章又拿起来读了一遍,不由叹道,抛开立场不说,文章写得真的是好啊!



        只谈立论,句句鞭辟入里,排陈铺比中,能读出汉唐余韵来。此人必是将唐宋大家的文章读了个通透,并自悟其道,才能写出这样字字铿锵有声的文章来。



        这样的文章不说殿试里能脱颖而出,放在古今来比,也是几百年来殿试少有的佳文啊,自己如何能将他放在三等。



        曾省吾心道,不能因一己之见而废文,算了,就由其他几位大人来下定论了。



        于是曾省吾本是要写点的,突然一改,最后在卷上落下一个尖(第二等),再盖下自己的官戳,然后转桌将卷子交给了自己下首的兵部尚书方逢时的手中。



        方逢时是湖广嘉鱼人,与曾省吾一样都是张居正的老乡,也是他的铁杆。此人是嘉靖二十年的进士,擅长于兵事,是与王崇古齐名的名臣。当曾省吾将文章递给方逢时时,他正在看一名士子的文章。他没有立即放下手下文章,先看曾省吾递来的林延潮卷子。



        方逢时将自己的卷子看完后,才拿起曾省吾递来的卷子看起。



        方逢时先不看文章内容,而是先看曾省吾的评价。



        尖!



        方逢时点点头。看来是一篇佳卷了。但文章到底命运如何,要看方逢时了,如果他看得顺眼,可以画一个圈。如此文章就定在一二等之间,板上钉钉了。



        若是自己写上一个点,那文章就在二三等之间,名次不会太好了。



        方逢时先看文章上有无黄帖子,殿试里文章最后是要给天子亲览的。没有誊卷,故而士子文章有错,读卷官不能直接用朱笔写在卷子上,而是要在错处贴上一个黄纸帖子。



        林延潮的卷子上自是没有黄帖子,说明没有一丝错处。



        接着方逢时将卷子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而阅卷从始至终的神情,他与曾省吾如出一辙,从一开始的不屑,到了最后仿佛被一万头草泥马碾过一般。



        方逢时摇了摇头,文章确实是好,比自己之前看过的殿试卷子。高了一筹或者是数筹。



        可惜在第二道题上,这考生立场不对,否则必然给一个圈,不,是三个圈,十个圈都行。



        他也与方逢时一般,认为这考生是秉直而言,没有私心。



        这样的卷子是拿不到一等的,但是落到三等又可惜了,于是他考虑半天在卷子上。同样写了一个尖,然后转桌给一旁的申时行。



        申时行手边正好改完一卷,拿起卷子。读了数行,他就认出这是林延潮的文章。



        能在殿试这么多佳篇中。一眼看出拔高一筹的文章本来就少,何况他对自己这位弟子文风本就熟悉。



        只是申时行搞不明白的是,林延潮为什么这么写,他当然没有如前两位考官那样认为林延潮是秉公心而写。他以为林延潮想首尾两端,左右逢源,但******往往是左右不讨好的。



        申时行捏须许久。突然他的拧成川字的眉头舒展开来。



        “此子乃真聪明。“



        然后申时行笑容敛起,在卷子上勾了一个圈,再盖上自己的官戳。



        申时行将林延潮的卷子转桌给户部尚书张学颜。



        张学颜也是张居正亲信。



        张学颜看过后,立即心道文章写得再好有什么用,第二道题立意错了就是错了,这样的文章断然不能入前十。



        他是想勾点(第三等)的,却见前面申时行已是勾了一个圈,按照圈不见点,直不见尖的规矩,他自是不能勾点了。



        于是张学颜只好勾了个尖。



        卷子转到余有丁手中,余有丁一目十行,看得飞快,然后毫不犹豫地勾了个圈。



        下面到了次辅张四维手中,张四维不由莞尔,捏须看了一会,然后勾了个尖。



        之后吏部尚书王国光勾尖,刑部尚书严清,翰林院掌官陈思育勾圈。



        十位读卷官全部改完,林延潮的卷子上一共五个圈,五个尖。这成绩算不上顶尖,因为要保证进前十,给天子御览,最少要六个圈。



        为十位考官勾六个圈以上的文章,有九篇。



        而五个圈的文章,却有五篇。于是林延潮的卷子成了待定卷与其他五篇文章,争最后一个席位。



        五篇卷子各有各的特点,到了殿试前十这个层次,那都是一等一的文章,林延潮文章虽好,但其他人写的也是不差,何况几位张党考官都认为他第二篇文章里没有‘唱赞歌’,故而反是五篇文章里最不看好的。



        五篇文章,都各有读卷官支持,支持林延潮文章是会试副主考余有丁,刑部尚书严清。



        几位读卷官都是官场上大佬,面上讲究的是一团和气,大庭广众下争个面红耳赤是不可能的,但下面却寸步不让。



        到了这时候,该张居正说话了,他是十位读卷官中的首席,自是由他定调子。



        他对张四维,申时行道:“子维,汝默,你们说该如何?”



        张四维谦让道:“还是交给几位大人决定吧。”



        申时行亦道:“我也没有看法。”



        果真张居正早有主意,他道:“既是大家拿不定主意,就去掉糊名,看名字来定吧。“



        众读卷官齐道:“元辅高见!”



        殿试第一是看文章的,但文章之后,还是要看运气了,如果考生名字起的好,人长得比较帅都是加分项。



        卷子拆开弥封后,五篇待定文章都摆在案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