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四百四十八章 李三才

四百四十八章 李三才

        郊祀之上,林延潮率先向天子进言,李三才不过是帮忙说了一句话而已,但是这功劳却是在众人的口中相传,成了是李三才的功劳,林延潮倒给他隐去了。

        林延潮一桌黄凤翔等与林延潮交好的几位翰林有些色变,张元忭对今日林延潮出头的事看在眼底,不由替他抱不平道:“岂有此理。“

        身旁的同僚与张元忭道:“张兄慎言,不可与之争执,被御史弹劾就不好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翰林都如张元忭,黄凤翔这等义愤填膺,萧良友,张懋修二人都是一笑,倒是有几分看热闹的意思。

        但听李三才朗声一笑,这一桌翰林都是竖起耳朵。但听李三才道:“诸位别这么说,在下何敢居功,不过步林修撰其后,有些运道罢了。“

        李三才这么说,令张元忭,黄凤翔也对李三才无法指责,说他的不是。

        几名户部官员笑着道:“李郎中真是过谦了,真高风亮节,不居其功,真叫我辈佩服之至啊。”

        李三才笑着道:“诸位,莫要再给我戴高帽子了,大丈夫一生何必求名,吾仗直秉言,补朝廷不善之政,此生只求他日身殁之日,用柳木棺一具,牛车载出,一效张汤故事。”

        众人听了皆佩服道:“李郎中,真大丈夫!”

        林延潮听了侧目连看李三才几眼,这话说得倒是很漂亮。

        他心底也是明白,原来是这几名官员故意在巴结,奉承李三才。倒不是李三才将郊祀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尽管知这一点,林延潮心底仍有几分不舒服,反正咱就是小心眼,若是文人不相轻,还叫什么文人。

        说着另一桌众人一并捧杯,众人酣然畅饮,气氛十分热烈。但见李三才谈笑间,声音洪亮,倒是有几分气势。

        不过这叫林延潮更有几分不快。

        萧良有举杯对林延潮低声道:“林修撰,这李三才我有耳闻,说他在户部任官时秉直敢言,他人赞其‘言足以犯当世之忌而无其险’。”

        林延潮听了笑道:“这样吗?呵呵(QNMGB)。”

        林延潮不表态,一旁张元忭则是忍不住道:“什么言足以犯当世之忌而无其险,我看此人就是好大言,说白了就是不做要说,做了要说,边做边说。”

        听张元忭这么说,众人都是一阵低笑,萧良有笑着道:“张兄,话不能这么说,眼下朝堂正是要这等敢说敢言的大臣呢。”

        “宗海,这王道甫你如何看?”张懋修也是忍不住试探一下。

        林延潮依旧笑道:“王道甫嘛,呵呵(QNMGB)。”

        酒已行过五爵,虽是奉天殿里依旧礼仪如常,但大宴的仪式已是差不多了,这时监察的御史已是走了,至于殿下官员也是可随意走动。

        李三才开始到各桌走动,交杯换盏。看来此人倒是八面春风,很能主动与人交朋友的性子。李三才每到一桌,都有他相熟之人,果真是交游广泛。

        当然这一幕,林延潮看得心底更是不快,至于同桌翰林们也没有起身。殿下众官员中,翰林身份最为清贵,只有别人给他们敬酒,怎么有给别人敬酒的。

        就在这时李三才与吏部考功主事魏允中,户部主事顾宪成二人,联袂来到林延潮桌前。

        顾宪成对林延潮笑着道:“年兄今夜良辰美景,正可谋一醉,吾特前来敬你一杯,不要推却。”

        魏允中亦笑着道:“是啊,年兄昨日郊祀之上正直敢言,吾特来敬你一杯。”

        魏允中,顾宪成两位同年来向林延潮敬酒,林延潮看了一旁李三才,起身笑着道:“不敢当,应是我先敬两位年兄才是。”

        三人对饮后,顾宪成对一旁李三才道:“年兄与你介绍一位名士。”

        顾宪成方说完,李三才笑着道:“顾兄,你这是往我脸上贴金,林修撰面前,吾怎敢自称名士。”

        林延潮知顾宪成此人平日都是孤高的,很少服人,但对李三才却是青眼有加。

        一旁魏允中倒是道:“年兄,这位李道甫,乃万历二年进士,现居官户部云南司郎中,是王太仓的得意门生,你们二人可要多亲近亲近。”

        王太仓就是王锡爵,此人被张居正赶回家后,林延潮在翰林院虽一直听到这位前辈的传说,但还没见过一面。不过听说王锡爵对李三才十分器重。

        李三才施礼道:“三才久闻林修撰的才华,故托顾兄和魏兄引见。”

        林延潮看了魏允中,顾宪成一眼心道,好嘛,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

        李三才与御史魏允贞交好,魏允贞是魏允中的兄长,故而二人自是熟识不意外。

        只是顾宪成他们怎么也认识了?

        明人笔记里曾提起李三才与顾宪成一故事,很有意思。

        当时李三才任漕运总督兼凤阳巡抚,这漕运总督可是天下第一肥缺,数钱数到手抽筋那等。

        众人都说李三才这人风评不好,任上贪污受贿,生活极度奢侈。

        顾宪成不知情况,于是一日去漕运总督府上拜会李三才,看看是不是如所说一样。

        李三才于是宴请顾宪成,止蔬三、四色。也就是李三才宴请顾宪成,桌上只摆了三四道蔬菜,大鱼大肉全部不见。

        当晚吃完饭,顾宪成觉得李三才真是清正廉洁,身为漕运总督,生活还如此简朴,真乃朝廷官员的楷模啊!

        到了第二天,李三才再宴请顾宪成,盛陈百味。也就是李三才一下子摆上上百道菜,宴请顾宪成。

        顾宪成看了大跌眼镜,昨天这么简朴,今天怎么搞得如此奢侈。

        李三才答说,此偶然耳!咋偶乏,即寥寥;今偶有,故罗列。也就是说昨天没菜,大家随便吃,今天正好什么都有,故而吃得丰盛些。

        前后一对比,顾宪成倒觉得李三才此人真性情。

        什么叫良臣?既能吃五星级酒店大餐,也能和你吃路边摊,既能一身名牌,也能穿路边摊。

        外人说李三才贪污受贿,生活绮靡,顾宪成觉得不可信。

        林延潮仔细打量李三才,心道无论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他,此人毋庸置疑都是一位人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