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五百七十一章 斗牛服

五百七十一章 斗牛服

        得赐斗牛服,林延潮面上平静,但心底却十分惊喜。

        在明朝权力要害部门,官职品级都很低,堂堂内阁大学士居然才五品这就不说了。都给事中,御史科道这等要害部门,也才七品。

        而对于翰林而言,身为清贵的词臣,官位更是卑微,若是没有提拔,要升转一级,要九年之长。

        但翰林都是天子的身边人,为了补偿这心底落差,天子会赐服弥补。

        朝廷规定,翰林官五品可以借三品服色,这样五品的翰林学士,侍读侍讲学士,碰到了京卿都可以平起平坐的。

        至于授予斗牛服,就算在翰林学士里也是不多。

        在嘉靖时,唯有太监里的大珰,一品的内阁宰辅才能穿,后才改以蟒服更为尊贵,赐予大臣。但眼下斗牛服乃是三品大员立下功劳,方才得天子赐服。以往也有讲官赐斗牛服的例子,但属于破格,天子不轻易授予。

        现在林延潮得斗牛服赐服,实属于天大的殊荣。

        为了酬谢林延潮一封国书惊退番邦,小皇帝也算拿出压箱底的东西来赏赐。

        林延潮心底激动,同时抬头看了一眼方才建言的冯保。冯保却如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林延潮明白,冯保果真是会做人啊,这是拿斗牛服来还之前欠自己的人情。

        难怪明朝历史上那么多文臣,都投靠太监,成为阉党。

        因为太监出手都很慷慨大方啊,不像文臣的同僚,有人的官位一升迁,多少人犯了红眼病,就怕你从此踩在他的头上。有句话不是说,能忍受敌人成功的是伟人,能忍受朋友成功的是圣人。

        为什么人家冯公公,从来不会有此担心呢?因为大家不是一个部门的。

        自己当初为晋日讲官,几乎跑断了腿,但赐斗牛服,这好处丝毫不亚于晋日讲官的,冯保说送就送,丝毫不心疼。

        再说一句,为何说斗鱼服是冯保送的。因为就算小皇帝心底想赐斗牛服给林延潮,也不会在殿上开口,因为赐讲官斗牛服是大事,小皇帝要与张居正商议,自己做不了主。

        但是冯保开了口,就不一样了,张居正绝对不会反对冯保的意见。这正如冯保绝不会反对张居正的意见一样。

        别看赐斗牛服,不过是小皇帝一句话,但其中背后的门道可是不少。

        天子说完,太监托着一案,捧出一件红锻织锦斗牛服来。

        文武大臣们看着斗牛服,都是啧啧地羡慕不已,在殿上的不少三品大臣,都还没有斗牛服呢,林延潮一个六品官居然跃居到他头上了。

        为何说斗牛服尊贵呢?

        先从仅次于龙袍的蟒服说起,蟒服被称为象龙之服。蟒有五爪、四爪之分,五爪之蟒即是龙,天子的龙袍就是五爪,称为衮龙袍。

        坐蟒服上之蟒为四爪,除此以外与龙袍没有两样。

        而飞鱼服,乃蟒首鱼身,且可用御色,也就是赭黄色。

        至于斗牛服,乃蟒首牛角,头上双角向下弯曲如牛角状。

        这蟒服,飞鱼服,斗牛服的纹饰,都与皇帝所穿的龙衮服相似,不在品官服制之内。唯有朝廷重臣,以及极信任的官宦,讲官才允许得赐,这代表了对方乃天子亲信器重之臣。

        这斗牛服在身,林延潮从此也就脱离了‘飞禽走兽’的行列(大明文官补子乃飞禽,武官补子乃走兽)。

        林延潮双手捧过赐斗牛服后,拜谢天子。

        皇帝起驾回宫后,不少官员都是来道贺。

        “林中允,一人平一国,真堪比王玄策啊!”

        “这诏书头两句,摘自韩侂胄讨金檄文,至今读来仍振奋人心,通篇读来理气皆足,真是可以传世之文。”

        “何止理气皆足,最重者诏书从头至尾,占着一个理,我大明并非持强黩武,而是申理兴兵,令本部堂想起了,陈汤那一句,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夸奖林延潮的,都是朝中大臣,官位都远远在他之上,听他们这么说,林延潮连连谦道:“下官也是叨唠天恩,非圣上天威,番人岂可远服。诸位京堂再说下去,下官真无地自容了。”

        听林延潮这么说,一众穿着罗衫的部堂,京卿都是大笑。

        一人笑着道:“林中允不必过谦,你三元名声早已誉满天下,今日金銮殿上你片纸退番邦,此后天下读书人谁能不佩服你,以你为表率。”

        林延潮道:“表率实不敢当,只愿我辈读书人个个愿效陈汤,王玄策之志。”

        众官员们说着。

        那边皇极殿角落里两名太监低声说着:“林三元真乃奇才啊,有此人在,以后朝堂上精彩了。”

        这话刚说完,就被路过的王篆和曾省吾听见了。

        曾省吾脸上大是不快,重重哼了一声,两名太监当下不敢说话。

        二人看着林延潮与众部堂们谈笑,心底都是不舒服。

        曾省吾道:“真悔不该当初在殿试读卷时给了此竖子二等。”

        王篆笑着道:“大司空,此刻再后悔也是无济于事了?不说他今天为朝廷立下此惊世之功,没看见今日金銮殿上天子对他的器重,信任,就是那冯大珰,也是隐隐帮着他呢。”

        曾省吾听来恍然道:“不错,经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我真不知相爷当初为何要荐他为日讲官。当初相爷不也和你说过,此人非我类吗?”

        王篆道:“那是相爷有容人之量,不过我等却不能再看着此子这般下去。”

        曾省吾左右看了一眼道:“你是要?不担心陛下?”

        王篆笑着道:“你放心,我不会动他。我倒不是担心陛下,而是申吴县。不过我想折一折这林宗海的面子,压下他的威风倒是可以的。”

        曾省吾听了笑着道:“你可一贯足智多谋,有什么办法即能整治此子,又不伤及与申吴县的交情?”

        王篆笑道:“这林宗海既晋日讲官,那么主持经筵也是迟早的事。待他主持经筵时,我们联络几位擅口舌之辩的大臣,当殿问难,只要能驳倒他,看他这名满天下的林三元,从此以后在天子面前,朝堂之上有什么立足之地。”

        曾省吾听了合掌笑着道:“经筵辩难,既不失堂堂正正的君子之道,又可以教训此不知天高地厚的竖子,此计实在是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