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五百七十二章

五百七十二章

        福州府。

        小雪落下,飘过河边黛瓦白墙的屋舍。

        这众多屋舍中有一书斋。

        书斋外遍植竹木,还种着一二建兰,斋下的洗砚池上结起薄薄一层浮冰。

        书斋内,堆叠着一叠叠的古籍。

        林烃从书架上取过一本古籍,看了几眼后,再提笔于纸上落字。陡然院外传来门扉声,林烃笔尖在纸上微微一停,然后继续写字。

        “复章兄!”一爽朗的声音从书斋外传来。

        林烃笑了笑搁笔起身,打开书斋的门,一股冷风顿时钻入了屋子。

        来人乃是濂江书院的山长林燎。

        林烃与林燎算起来是堂兄弟的关系,虽隔的远了,但平日私交很好。

        二人对揖,林烃将林燎请入屋中坐下。

        林燎笑着问道:“许久不见,复章兄在家后,少出门走动,寄于雪窗之下,不知用功何事?”

        林烃对着书道:“你看,受好友请托编撰府志罢了。”

        林燎听了觉得心底不舒服,身为一名四品大员在家修书,实在是屈才了。不过林燎面上却道:“此事甚好,乃流芳后世之举。”

        林烃听了很高兴道:“也谈不上什么流芳,只是我辈以文为业,以砚为田惯了,不肯让自己闲散而已。”

        林燎见林烃一副悠然闲适的样子,不由佩服,但还是道:“听闻陆宗伯有意出面替你奔走,谋求起复,不知可有眉目了?”

        林烃摇了摇头道:“我已是辞了。”

        “为何辞了?听闻延潮为此事奔走甚多。”林燎惊道。

        林烃叹道:“家父因兄长之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此刻我实不能离身,否则无人侍奉汤药在侧。”

        林燎也是感叹,林烃事亲至孝,他素来是知道的,但如此却是牺牲了仕途。

        见林烃脸上郁郁,林燎忙岔开话题,谈些书院上的事。

        林烃听着,脸上也有几分兴致笑着道:“也好,若非我家事缠身,随你去书院教授学生也是极好。”

        林燎道:“哎,那有说得那么轻巧,眼下的书院的弟子,总觉得聪颖是聪颖,但却不肯下苦功,仅凭天资,不肯痛下苦功,学问如何能成?我每日只怕辜负了老山长所托,总是夜不能寐。”

        林烃劝道:“此事不能急,你慢慢教就是。”

        林燎苦笑道:“如延潮,向高那般既有天资,也愿勤学的弟子,是可遇不可求的。”

        “是么?延潮求学时,我觉得也甚是顽劣啊!”

        说着林烃,林燎二人一并大笑。

        二人一面聊着,这时林烃的仆人走入书屋。

        “老爷,这是刚抄来的邸报。”

        林烃点点头,取了邸报先草草看了一眼,然后目光停顿了一下,唇边逸出一丝笑意。

        “你看看。”

        林燎从林烃手里接过邸报看了,看着看着突是大笑道:“好个,林三元片纸退番邦,痛快,痛快!”

        林烃笑着点点头。

        林燎取了邸报道:“复章兄,此物借我一用。”

        “你拿去作何?”

        “当然是拿回书院,将此事告诉学生,让他们也高兴高兴。”林燎笑着言道。

        林烃点了点头,目送着林燎离开。

        然后林烃又回到书斋继续撰书。

        金陵城。

        大雪纷飞。

        在秦淮河河畔,金陵官员,士子携美妓出入青楼。

        尽管是寒冬,但妓子身上仍是穿着薄衫,此间莺莺燕燕,与京师相较,金陵城无疑则是奢靡多了。

        这里官员私下出入青楼习为常事,御史也是睁一眼一闭眼。

        在一临水青楼前,炉子里正温着美酒佳酿。

        几名官员各捧佳人在怀,来金陵任官的林世璧也在其中。

        几名官员与林世壁道:“天瑞兄,到了金陵城中,真可谓是入了温柔乡,如鱼得水。”

        一旁美妓正给林世璧奉酒,林世壁吞下酒笑着道:“京城之人古板无趣,哪里有金陵好,能认识诸位高朋,有生之年走马章台,踏遍这秦淮河畔之青楼,就算封公拜侯,也不及我等之快意。”

        这几名官员听了都是笑骂道:“谁与你走马章台了,我等只是来青楼体察民情而已。”

        说着一名官员捧起身旁女子的脸道:“小女子,有何冤屈苦楚,速速与本官禀来。”

        那女子身段柔软,矫揉地道:“老爷,民女有苦楚,胸口这里疼。”

        “好,本官替你揉揉!”说完众官员都是哈哈大笑。

        林世璧也是笑笑。

        这几名官员笑乐完,一人忽道:“听闻这一次林三元在京中一封国书,惊退番邦,我金陵上下官员闻之无不佩服,天瑞兄与林三元有乡谊,又是同年,可否与我等说说,林三元的文才真有那么惊世骇俗吗?”

        听这人说完,众官员和妓女们都是停了打闹,一并笑问:“是啊,天瑞兄,与我们说说。”

        林世璧听了问道:“你们真愿从我口中打探林三元的事?”

        “愿得,愿得。”

        “既是如此,先饮了面前之酒再说。”林世璧嘿嘿一笑道。

        众人一片嘘声,但又想从林世璧口中得知消息,就只能喝了。

        于是林世璧缓缓地道:“说来嘛,林宗海此人确有文才,兼之有过目不忘之能,我与他初见面时,二人比试,看谁能先从四书里任选一句破题。”

        “你猜怎么地?当时这林宗海不过十二三岁的孩童,我哪放在眼底,谁知此人甚是狡诈,竟早早将整本文府背下,故而我就败下阵来。”

        听了林世璧这么说,众人都是大笑。

        “不过嘛,”林世璧顿了顿道,“论及文章我或许不如林宗海,但谈及写诗作赋,他却是连我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听了林世璧这么说,众人都是不信问道:“天瑞兄,此事当真,可不要放大话啊!”

        林世璧不屑地道:“这秦淮河斗诗,你们可见我输过谁?你就算叫林宗海在面前,他也是不敢与我提诗词的。”

        众人一听都是道:“确实如此。”

        林世璧当下饮了一口美酒,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而青楼里的众美妓看向林世璧时,眉目里顿时尽是情意,纷纷心道,此人诗才还胜于林三元,若是我与他有一段姻缘,也是不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