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八百八十章 证据(二合一)

八百八十章 证据(二合一)

        巡抚衙门的二堂之外。

        寒风凛冽,扑面如刀。

        身穿火红色的鸳鸯战袄,巡衙标兵按刀立在朔风中,面色冷峻。

        二堂附近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马玉的一干随从所在的廊房,乃单独一个院子,距离二堂颇远,不似其他官员的随从,都是在二堂左右的廊房里等候。

        随从们有二十余人,都是跟随在马玉身边的爪牙,这一次在河南各府以采办为名干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

        当然油水也没少捞,各个赚得是盆满钵满。

        但是也有人例外。

        其中一人整张脸肿得和猪头一般,本是满脸横肉的凶相,但经这一扭曲,顿时令人觉得反而可笑。

        此人就是当初去归德府的,但刚闯入一个大户人家,对着人家那未出闺阁的黄花闺女,就要行无耻之事时,被一伙官兵冲入,拿了一个当场。

        衙役对这样的人,也毫不客气,拿了棒子对此人掌嘴,将满嘴牙齿都给敲落了。

        眼下他成了马玉随从里的笑话,动不动拿他这张脸说事,讥笑其说话漏风。

        这人又被嘲笑几句,满肚怨气,当下直冲门外走去,但刚到了门口,却给把守在门口的官兵拦住。

        那人口里含糊道:“俺要出去透气!”

        官兵喝道:“这里巡抚衙门重地,没有军门大人的手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

        这人憋了一肚子气道:“我偏要乱闯如何,你知道我是谁吗?”

        几名官兵退后一步,然后一并把刀,喝道:“军门大人有令,擅自出入者,立斩!”

        话音一落,但见院门从外被推开,两队官兵冲入院内。

        几十把刀枪剑戟指着屋内之人。

        此人心底凉了半截,色厉内荏地道:“娘的,你们这群丘八,一会干爹来了,有你们好看!”

        说完此人退回屋里,顿时又惹来其他人一阵笑。

        “夏十八,就你这猪样,难怪那些官兵阻拦,换我也以为你是去行刺巡抚大人呢。”

        “妈的,这些官兵狗胆包天,换你出门也是一样。他们会不会是要对干爹不利啊。”

        “哈哈,胡说八道,干爹是什么人,就算是圣上也要看在太后面子上,下面的人谁敢他。”

        “是啊,连巡抚都在捧干爹的臭脚呢。”

        “呸,你敢说干爹是臭脚。”

        “瞧我这张狗嘴。”

        “你们看见了吗?其他官员随从都在二堂旁边,但为何非把我们隔得离干爹这么远。还戒备如此森严,这姓杨的恐怕据信播出。”

        “这姓杨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干爹是太后的颜面,奉旨出宫采办,谁敢对干爹不利,不怕诛九族吗?”

        “我看就是你胆子太小了。二堂附近房间小,我们人多在这里宽敞。”

        “正是,正是。”

        大体上这些人心底还是笃定,而外头包围的抚衙机兵,也是退回了原处,眼底却是紧紧地盯住。

        寒风掠过回廊,巡抚二堂里一场激烈的争执正在展开。

        堂上林延潮拍案而起。

        面对林延潮的厉声质问,马玉半悬空的屁股又做回了椅上。

        在这厉喝之下,马玉额上冷汗直冒,心底发虚。

        四品知府,堂堂朝廷命官居然被鸟铳打伤,还是太监授意,这事岂是了得,一旦传出去,会被天下的文官群起攻之。

        连天子,太后都保不住他马玉。

        但是这一次集议前,马玉于此事早已再三思前想后,辜明已提醒过他,林延潮有可能会当堂质问。

        对此,马玉是有心理准备的。

        但马玉一急下,不知为何还是上当了。是了,此人方才故意顾左右而言他,目的就是引出自己将付知远被打伤这件事。

        自己一时不慎被林延潮质问后,气势先弱了三分。

        马玉此刻辩解道:“你胡言乱语什么?付知远犯事,乃抚台请王命旗牌,押解至开封。他竟煽动百姓对抗,以致差一点激成民乱,此罪咱家尚未与他清算。至于受伤之事,都是他咎由自取。”

        无耻!

        听了马玉狡辩,众官员都是在心底大骂,竟将脏水都往付知远身上泼。但马玉是当事人,到底真相如何,付知远又不在,如何得知。

        没有人可以揭穿马玉。当初辜明已就是这么交代马玉的,死赖到底,到了将林延潮,付知远都被问罪下狱后,那么也无人追究一名贪官受伤之事。

        王府长史萧生光帮腔道:“林同知切莫听信道听途说,将这些无稽之谈当真。”

        马玉点点头道:“不错,不错,就是道听途说,无稽之谈!”

        马玉讥笑一声,端起茶盅喝茶。

        “道听途说?”

        “无稽之谈?”

        “依马公公这么说……”

        林延潮一声连着一声质问,最后一句话将马玉打落谷底,“……是老百姓拿起鸟铳向付府台开枪的?”

        马玉脸色一白,心道林延潮竟知付知远是被鸟铳打伤的,辩道:“不是……”

        “那是付府台命官兵开枪打伤自己的?”

        马玉张口无言,林延潮将袖袍一拂,正色道:“老百姓怎么会使鸟铳?他们怎么敢向付府台开枪?他们不知辱朝廷命官者,论罪当斩吗!”

        林延潮一个斩字说得杀气腾腾,将马玉震的心底一颤。

        张牙舞爪,表面凶蛮的人,马玉见了不知多少。但眼前这官员,或者是读书人,也不见对方多么疾言厉色。

        但偏偏每一句话,都仿佛直捶他的心底。

        孟子有云,吾善养吾浩然正气。

        每个读书人都说自己读书养浩然正气。但到底什么是浩然正气,谁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但这一刻林延潮似给出了答案。

        所谓浩然正气,就是一个人的良知。马玉心虚,所以林延潮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拷问马玉的良知。

        “谁在道听途说?无稽之谈?似马公公你这样信口雌黄,不惜污蔑一个为民请命的好官,来为自己开脱罪责?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连朝廷郡守,三十万人的父母官都敢谋害,这一步马公公是不是要行刺巡抚了?”

        林延潮的话如巨锤砸铁,似一瞬间火星溅起,又字字如铁,掷地有声!

        马玉身后的王府长史萧生光等人,也是羞愧的掩面以避,也被林延潮凛然正气所迫。

        萧生光都如此了,直面林延潮的马玉更不好受。

        “放肆,放肆!”马玉一手抓在太师椅的扶手,一手掩面,似如此就能躲开林延潮的质问的。

        此刻满场文官也是玉林延潮同仇敌忾,横目冷视。确实如林延潮所言,马玉糟蹋百姓也就算了,连知府都敢开枪射击,还有什么事,他马公公干不出来的。

        行刺巡抚,他马玉未必不敢干!

        这时辜明已道:“林延潮,马公公,问你归德府能不能拿出钱来,谁问你付府台如何了?你如此顾左右而言他,是不是心虚?”

        辜明已此举好比打架时,你已将你一痛恨之人打倒在地,正要下杀手时,对方的帮手冲上来一脚将你踢倒。

        辜明已老谋深算,不等林延潮回答,即向杨一魁道:“抚台大人,归德府知府付知远,同知林延潮在开封贪污受贿,将民田窃为私有,一共贪墨四百三十七顷,其中查实为三百六十五顷。”

        “马公公此去就是查实付,林二人的罪证,竟遭到刁民的围追堵截,其意图何在,不言而喻。现在请传罪证,当场拿下这贼子,将不法之徒绳之以法,还以马公公一个清白。”

        杨一魁向辜明已,林延潮道:“两位大人,不必争议。辜知府,你言付知府,林同知二人贪墨,将四百多顷民田窃为己有,此事可有实据?”

        “此事不仅关涉到一名朝廷命官的清誉,一旦查实,本院将此人立即罢官免职,再另行上奏天子。但子虚乌有,那就是污蔑朝廷命官,这可是栽赃陷害之罪!本官劝辜知府三思,若是一时气愤,本院可以当作没有听到,诸位同僚也是可以理解。”

        辜明已心底一瞪,心想杨一魁这话里似有些暧昧啊。

        但辜明已略微一想释然,辜明已视马玉为眼中钉,当然希望林延潮让马玉下不了台。辜明已方正已是投靠了璐王,太后,自也不怕得罪杨一魁。

        当下辜明已正色道:“回禀抚台大人,付知府,林同知所犯之罪,铁证如山。若是抚台大人看完证据,发现下官有半句虚言,辜某愿担其责。”

        杨一魁点点头,看向林延潮道:“林同知,你有异议吗?”

        林延潮道:“下官没有异议。”

        当下辜明已让手下将鱼鳞册,及账本呈上。

        不久几十本鱼鳞册,账本之类的东西摆满了厅中。辜明已道:“这是归德一府的鱼鳞册,此关系百姓田亩所有,古人有云,有恒产者必有恒心。”

        “朝廷设鱼鳞册,记载百姓田亩归属,却不是给贪官来侵吞民财,自得其利的。”

        说到这里,辜明已取出三本鱼鳞册,看向林延潮道:“归德府商丘,虞城,夏邑三县河边淤田的鱼鳞册,对于林同知而言应是不陌生了吧,下面是林同知来向列位大人解释,还是由本官来解释?”

        林延潮平静道:“辜知府身为开封知府,竟对于本府田产如此有兴趣,既是如此,下官也不代劳了,就请辜府台解释吧。”

        辜明已正要开口,却听林延潮打断道:“辜知府以为栽赃诬陷本官与付府台,就能为马公公洗脱罪名?付府台被鸟铳射伤之事,不会如此算了的。”

        辜明已笑了笑,没有动怒而是道:“林同知,你与付知府同僚之情,本官可以理解。列位大人在堂,自会还你一个公道。至于本官身为本省首府,对于各府有清帐之责。察阅贵府之鱼鳞册所载,并非越俎代庖,这一点请你明白了。”

        见林延潮不答,马玉不由点头,还是辜明已厉害,几句话就将林延潮问倒了。

        辜明已得了上风,也没有得势不饶人,与众人道:“这鱼鳞册,州县里有一份,京里户部有一份。但最后以京里户部的鱼鳞册为准,自万历九年后,户部鱼鳞册是一年一修,这一点列位大人都明白。”

        “一个月前,归德府刚刚将今年鱼鳞册交至京师,而本官托人将此册与户部鱼鳞册比对过了,一般无二。”

        听了辜明已的话,众官员都是低声交头接耳,这辜明已做事如此谨慎,恐怕这一次林延潮要糟。

        林延潮仍纹丝不动,开口道:“原来是此事,下官好意提醒辜知府一句。此事并没有违法乱纪之处,若是辜知府继续往下查了。事情一起,怕无法收场,一发不可收拾!”

        一旁河南知府当初受过林延潮,申时行恩惠,打圆场道:“这田册之事,从古至今一笔糊涂账,我看还是不要计较了,大家分属同僚,还是一团和气才是。”

        辜明已哪里将林延潮的警告放在心底道:“两位大人,此言何意?若是正大光明之事,何惧正大光明查之?”

        “列位大人,本官比对此鱼鳞册后,发现这四百三十七顷新登的民田,都在七人或五人名下。为何是七人,五人,因为本官怀疑这七人可能实为五人,甚至这五人也不过二人,甚至一人而已。”

        “此乃托名之举,譬如这有六十顷地的商吉光,江西吉水人士,嘉靖四十六年生人。本官派人去江西调取此人黄册,却发现这商吉光早有万历五年就病逝了。而这淤田是万历十一年所开,一个万历五年死掉的人,怎么能买这万历十一年的田呢?”

        辜明已此言一出,众官员一片哗然。

        辜明已看了众人脸色然后道:“这死而复生,不过是小道,还有诡寄,分洒……”

        辜明已将鱼鳞册上的问题,一一指出,众官员越听越是心惊。这做帐的手段,简直是骇人听闻,不少都是十分巧妙,令人有大开眼界之感。

        而辜明已确实并非无的放矢,人家是真的有真凭实据在手。

        说到这里,辜明已已是胜卷在握,他环视四周,然后又取了一叠状纸在手,然后道:“这是归德府户房,以及几个县户房司吏,以及经手书吏的供词,一共十七份。其中还少了最关键一人,林同知幕僚丘明山的供词,此人案发后,已逃往山东。”

        “不过没有关系,这几人的供词已是可以将此事说得明白,至于丘明山,本府已是在昨日向山东布政司发海捕文书,将此人逮捕归案,不使逃了任何一漏网之鱼。”

        辜明已将状纸给呈在在座官员察看。

          Ps:二合一都是四千字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