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小闲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人都是有叛逆期的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人都是有叛逆期的

        杨大小姐,我若是你,一定要将那小子脱光了,狠狠的吊打!



        回到屋里的韩艺只觉倍儿爽,长出心中一口恶气。



        “啊呀,韩大哥你怎么在屋?”



        忽听得一声惊嚷。



        韩艺转头一看,只见熊弟和小野站在门口,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了,可熊弟眼中那一抹惊慌,让他立刻明白过来,笑吟吟道:“好呀,小胖,竟敢偷懒,这才跑了多久,你就回来呢?”



        小野出声道:“小---小胖是想上茅房,才---才回来的。”



        熊弟连连点头道:“对对对,我是想上茅房了。”



        韩艺指着茅房那边:“那你还快不去上茅房。”



        熊弟一愣,显然没有料到韩艺会这么放过他,还是小野机灵,拉了拉他的衣袖,两个小家伙急忙忙就往茅房那边走去。



        韩艺笑着摇摇头,躺在榻上,寻思着上青楼的事,虽然这事不怪我,但这才来了几天,就出了这么个意外,再继续住下去,说不定还真会惹出更大的麻烦来,而且我出门在外,事事都得到考虑到他们杨家,万一我做了什么事,又会连累到杨家,这样做任何事都放不开手脚,还是得及早搬出去,看来得去凤飞楼走一趟了。



        过了一会儿,听得屋外有人喊道:“韩艺,你在么?”



        是杨飞雪的声音。



        不是吧,这么快就解决呢?说好的吊打了。韩艺应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只见杨飞雪和杨蒙浩两姐弟站在屋外,杨蒙浩这蠢货稍稍低着头,双肩微微颤抖着。



        韩艺见杨蒙浩没有缺胳膊少腿,脸上连个五指印都没有,心中好生失望。



        “韩艺,真是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杨飞雪上前一步。满脸愧疚的望着韩艺。



        “没事,没事。”



        韩艺摆摆手,道:“说清楚就行了。快请屋里坐吧。”



        韩艺将这一对姐弟请到屋内。



        杨飞雪一脸愧疚道:“韩艺,这事小蒙已经全部告诉我了。根本就与你无关,你与我去跟我二伯伯解释清楚吧。”



        杨蒙浩哭丧着脸道:“姐,我爹爹真的会杀了我。”



        “你住嘴。”



        杨飞雪眼一瞪。



        杨蒙浩立刻闭上了嘴,虽然是堂姐,那也是姐啊!



        韩艺瞧了眼杨蒙浩。心道,杨姑娘这么善良,想必来此还是希望我能够网开一面,扛下这锅,她这么说,无非也只是想故意试探下我,罢了,罢了,不就是去个青楼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以后就住在青楼了,扛就扛吧,反正我从小到大也没有少帮人背过。



        念及至此,他笑道:“算了,没有这个必要。”



        杨飞雪神情严肃道:“这如何能行。如果我二伯伯对你印象不好,他如何还会帮你谋一份差事。”



        她不会是真的来找我去跟杨思训解释的吧。韩艺心下又有些犯嘀咕了,道:“事已至此,若是再继续纠缠的话,还会连累少公子受责罚,何苦如此了。”



        “是是是。还是韩艺你深明大义。”



        杨蒙浩感动的都快哭了。



        “这怎么能行了。”



        杨飞雪焦急道:“韩艺,你的前途可全在我二伯伯手里,小蒙终归来说是我二伯伯的儿子,不管他做了什么。我二伯伯也都会原谅他的,这事理应要解释清楚。”



        说着她又向杨蒙浩道:“小蒙,你骗我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这事你无论如何都得去跟你爹爹解释清楚,否则的话。你就害了韩艺,我们杨家的儿女,敢做就要敢当,决不能将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知道么?”



        杨蒙浩含泪道:“知道。”



        韩艺真没有想到杨飞雪会这般说,稍稍一愣,笑道:“杨姑娘的一番好意,韩艺心领了,但是我真的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其实去一趟青楼也没啥大不了的,而且,若是我不想去见识一下,少公子也喊不动我,我也不敢保证,将来我就不会去,至于前途么,呵呵,我的前途一直在我自己手里。”



        “韩艺,你怎生就不明白了,我二伯伯这人---我跟你说过的啊。”



        杨飞雪显得非常急切,因为在扬州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坑了韩艺一次,所以她对这种事非常敏感,她真不想再连累韩艺了,她不是来故意做做样子,而是真心要帮韩艺解释清楚。



        但是韩艺这么人偏偏又不在乎这些,他真的不想去费这唇舌了,杨思训怎么看他,他一点也无所谓,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相信这一次我帮少公子顶上了,少公子一定会非常感激我,想尽办法弥补我的。”



        杨蒙浩立刻道:“这是当然,韩艺你放心,这是我欠你的,将来我一定补偿你。”



        杨飞雪这眼一瞟,杨蒙浩立刻又低下了头。



        韩艺笑道:“少公子,你先回去吧,这事就我扛下来了,决计不会连累你的,我韩艺说话算话。”



        杨蒙浩略显激动道:“真的吗?”



        韩艺点点头。



        杨蒙浩又瞧了眼杨飞雪。



        杨飞雪道:“你先走吧,待会我再找你算账。”



        杨蒙浩应了一声,然后给韩艺递去两道感激的目光,这才出得屋去。



        韩艺没有关门,一直看着杨蒙浩出得院子之后,才向杨飞雪道:“杨姑娘,你当真以为观国公会相信小蒙的话么?”



        杨飞雪一愣,“此话怎说?”



        韩艺笑道:“说得不好听一点,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农民,而且还是戴罪之身,与这府里的下人没有任何区别,而少公子可算是世子了,你认为我能够吩咐他做事吗?哦,我想去,他就带我去,这未免也太假了一点吧。”



        杨飞雪黛眉一皱,若有所思。



        韩艺继续说道:“其实我们不说,观国公也肯定知道,是杨蒙浩带我去的。而不是我让他带我去的。”



        杨飞雪点了下头,道:“你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我二伯伯也有可能以为是你怂恿小蒙去的。”



        韩艺笑道:“我这才来了几天,就能够怂恿少公子去青楼了?那你也未免太低估少公子的智商了。而且如果少公子没有去过的话,就算我怂恿,他也未必敢去,肯定他以前还是去过的。”



        杨飞雪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二伯伯昨夜没有拆穿小蒙的谎话了。”



        韩艺道:“这我也不清楚。兴许是观国公也不忍心责罚少公子,但是如果我去解释的话,肯定就会得罪少公子,我可是住在他家里,要是得罪了他,我可也不好过。”



        杨飞雪立刻道:“这你放心,倘若小蒙敢报复你,我定饶不了他。”



        嘿。这妹子还挺讲义气的。韩艺略显无奈的说道:“好吧,这个先不说,将来少公子肯定要入朝为官的。兴许我将来还得靠少公子,杨姑娘这么聪明,其中道理你一定明白吧。”



        杨飞雪沉吟片刻,点点头,可又道:“那这样也太委屈你了,当初在扬州的时候,我就已经连累一次了,这一次又-----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韩艺笑道:“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杨姑娘也无须为此感到内疚。往好的方面想,正是因为有杨姑娘你。我才能来长安见识见识,我还得谢谢杨姑娘你了。”



        “你就别笑我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杨飞雪说着,又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不勉强你,可若是二伯伯并没有察觉到小蒙说谎,反而因此责怪你,那我也决计不会坐视不理的。”



        韩艺点点头道:“那真是太感谢了。”



        杨飞雪突然道:“但是有一点,我可要跟你说清楚,这一次就算了。你今后可不准上青楼,否则我一定告诉你妻子。”



        韩艺双目一凸,道:“这又是为何?”



        杨飞雪道:“你很想去青楼吗?”



        “我---这倒不是,但是---但是这似乎跟杨姑娘你没有关系吧。”



        “谁说没有关系。”



        杨飞雪道:“你前面也说了,你来长安全因被我连累,如今你妻子不在,我自然要帮她看紧你,否则的话,我就更加对不起你妻子了,而且烟花之地又不是什么好地方,都是一些是非之地,我这也是为你了好,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为什么喜欢去那种地方。”



        “呃...。”



        韩艺呆愣的望着杨飞雪。



        杨飞雪道:“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我只能帮你隐瞒这一次,绝不会再帮你隐瞒。”



        “行吧,其实像我这么正直的人,也不喜欢去那种地方。”韩艺点点头道。



        杨飞雪顿时笑道:“你只能这般想,就再好不过了。”



        ......



        ......



        一个时辰后。



        韩艺来到了凤飞楼。



        这杨姑娘还真是喜欢好心做坏事,人都是有叛逆期,你这么阻止我上青楼,不就是在怂恿我上青楼吗?



        韩艺虽然没有打算立刻搬出杨府来,但是他觉得必须早点找好落脚点,免得到时出个什么意外,不,有杨蒙浩在,就不能算作是意外,而是常态,所以他吃完早饭就独自出门,直接来到了这凤飞楼。



        今日凤飞楼却已经是大门紧闭,门前一片萧条。



        不会就卖了吧。韩艺走上前来,轻轻敲了下门,见没有动静,于是又加重力道敲了几下门。



        “谁呀!”



        屋内响起一个声音。



        韩艺听着耳熟,正是昨日那茶五的声音。



        过得片刻,听得咔咔几声,门打开来,一个头探了出来,正是茶五,他眯了眯眼,显然刚刚是在睡觉,待看清楚韩艺时,惊讶道:“你不是---。”



        韩艺笑道:“你记性不错,还记得我。”



        茶五道:“真是抱歉,我们这已经关门不做生意了。”



        韩艺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不是来喝酒的。”



        茶五道:“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韩艺道:“你这凤飞楼要转让吗?”



        茶五嗯了一声,眼中满是疑惑。



        韩艺微微笑道:“那敢情好,我对这楼有兴趣。”



        “你---你要买下这里?”



        “嗯。”



        茶五顿时惊醒过来,将韩艺请进楼内,给他斟了一杯茶,道:“阁下稍等,我去通报假母,这事我可做不了主。”



        韩艺笑道:“明白,你去吧。”



        茶五立刻就往后门走去。



        韩艺坐在圆凳上,打量着四周,不管是格局的设计,还是装潢,都非常大气、豪华,毕竟是要和花月楼斗,这门面功夫一定得做好,档次一定要高,可是北巷的名声已经坏了,这些富丽堂皇的装潢反而变得十分讽刺,毕竟那些贩夫走卒可不懂得欣赏这些东西,心想,我若是那假母,此时看到这富丽堂皇的楼宇,恐怕也会气到吐血。



        “咳咳咳!”



        忽闻一阵咳嗽声。



        韩艺眼眸转去,只见一个女人在茶五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这女人看上去应该三十多岁,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秀丽容貌,只叹岁月无情呀,身着一件绿裙,身材保持还不错,只是稍显丰腴,但此时面色、嘴唇都显得苍白,显然是抱恙在身,不过头发倒是梳的是整整齐齐,非常整洁干净,不过对于宫妓而言,其实过了二十五六,这余生就已经注定了,无法再去改变什么了。



        PS: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