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三百零四章 凌乱

三百零四章 凌乱

        “秦师妹,咦,少宗主也在。”

        远远两人横空掠来,当先那人远远招呼,秦清,余吟秋,杜奎皆认识,乃是外事殿副殿主蒋铭。

        蒋铭身后那人却不认识,看着像是哪家的童子,看修为竟还未入阳尊。

        “你来做什么?”

        杜奎冷声喝道,心情又坏了几分。

        只觉近来,真是靠房房倒,靠山山塌,事事不顺,连绑个票,都如此频生波折。

        蒋铭抱拳行礼,一指他身边的童子,道,“启禀少宗主,这位是东华仙门护教大长老王千秋派来的使者,特来拜访秦师妹和余师妹。”

        “王千秋,他来了?”

        杜奎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跳起身来,四处张望。

        满面的戾气瞬息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

        他才发现,他竟在心底对那该死的魔头,生了如此夸张的恐惧。

        “王长老没由来,只派来了这位刘使者。”

        蒋铭恭敬说道。

        杜奎的一颗心这才落回腔子里,羞耻之心陡然一炙,他恨不得反手给自己一记耳光,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他如何不明白,他适才的胆怯,被这些人全看了去。

        他可是堂堂太清上派的少宗主哇!

        “蒋铭,你是老糊涂了,还是失心疯了,什么时候,阿猫阿狗也能进我太清世界了,何况还是区区一个连阳尊都不是的末流人物,”

        杜奎一脸冷峻地说道。

        越是一波三折,他越是打定主意,非要将秦清和余吟秋擒走。

        似乎不如此,就要生出执念,进而衍生心魔。

        蒋铭面色顿时尴尬,那童子笑道,“久闻杜少宗主人品堪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连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前几日,杜少宗主在我东华仙门做客,我东华岂是如此待客。”

        这童子唤作东哥,是白长老麾下的得力人物,许易在仙门得势后,白长老水涨船高,又重新掌握了功法楼。

        今番,许易派人来太清上派,白长老第一个推荐了东哥。

        东哥是个精细的人,白长老又郑重交待了许久。

        很多情况,东哥掌握的很精细。

        此刻一见杜奎,再看杜奎和秦清,余吟秋呈对峙状态,东哥便意识到了什么。

        无论如何,秦、余两位仙子,是护教大长老的朋友,他既然来了,便是代表的护教大长老,什么都可以丢,面子万万丢不得。

        杜奎怀疑自己的运势,似乎衰得一塌糊涂,连一个小小的末流人物,都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他双目迸出杀机,恶向胆边生,便想将东哥斩落在此,看那王千秋会不会真敢杀到太清世界来。

        “少宗主息怒,是刘长老吩咐我接引贵客的,刘长老说了,掌教稍后也会会见贵客。”

        蒋铭看出事态不对,竟拦到了杜奎面前。

        杜奎盯着蒋铭,心头如开了锅的沸水。

        蒋铭的话,他真是一个字也不信,自己的父亲什么脾性,他最清楚。

        如此孤傲之人,怎么可能会去见一个末流人物。

        若不是蒋铭双眸清澈,他几乎要怀疑这蒋铭定时失心疯了。

        便在这时,杜奎神念探查到什么,转目西望,不多时,一团黑影朝此间狂掠而来,却是十余人聚在一处,领头的正是太清上派现任掌教杜康林,其后,跟着十余位长老。

        杜奎知道,今日自己的父亲,正召集诸位长老,开长老团会议。

        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赶过来,还如此兴师动众。

        忽然,杜奎扫见人群中的朱长老,后者向他传心念道,“少主只说是请人调理灵植便好,不然,事态必大。”

        朱长老这般一传心念,杜奎哪里不明白,自己父亲等人到此,是朱长老传了消息,秦清那贱婢在朱长老处备下的影音球,还是发挥了作用。

        对朱长老的传信,杜奎丝毫不领情。

        姓朱的若真在乎他杜某人这个少主,就不该小题大做。

        他正切齿间,杜康林已率领诸位长老到了近前。

        杜康林冷冷扫了杜奎一眼,后者才聚起的胆气连同心头的愤恨,如流云一般被狂风吹散。

        东哥不急不躁地向杜康林等问安罢,便听杜康林道,“王道友派你前来,除了面见我派中秦、余两位子弟,可还有其他交待?”

        东哥道,“大长老说了,秦仙子是他故人,于他颇有恩义。余仙子是他义妹,更是曾同生共死,今次派晚辈前来,正是向二位仙子问安。”

        “却不料,撞见贵派少宗主在这莲玉岛上,大惩淫威。晚辈人微言轻,遭遇此事,已是无能为力,只好回禀大长老,或许大长老会亲自登门,寻少宗主讨教。”

        东哥是壯着胆子道出这番话的,换作平时,他再是胆大,如何敢对杜康林这神祇一般的人物,如此说话。

        他的胆气,不是来自别处,正是临行前,王千秋大长老特意叮嘱过的,要他此去东华仙门,放开手脚,尤其是遇到杜少宗主作难,可以随意反击,自有他兜底。

        东哥对新崛起的王长老,敬仰如山,连苗祖那等老神仙都奈何不得的人物在他背后靠着,他底气十足。

        只是此刻见了杜康林,被他强大的气势压制,才有些呼吸不畅。

        不过,王大长老交待的任务,他是拼死也要完成的。

        东哥更没想到,他这番话出口,好似在场中引爆了的磁元珠,场面顿时就乱了。杜奎怒极而笑,冷喝道,“姓王的好大口气,他有种现在就杀过来。”

        和杜奎同时发话的,却是数名长老。

        “万万不可,贵我两派同气连枝,岂能因小事而伤情份?”

        “你这小子,怎的拎不清轻重,王大长老派你前来,是来问安我派弟子的,足见情义。你若是这般传讯,岂不伤了王大长老的本心。”

        “…………”

        杜奎盯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只觉陌生极了,他便是打破头也想不出,这些从来都高高在上,冷傲不化的老头子们,怎么就能如此轻易的放下手段。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当日,自己和龙丹青从东华仙门返回,这帮人还有不少叫嚣着要让东华仙门付出代价。

        怎的才过了两日,一切都颠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