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一百零七章 式神

一百零七章 式神

        “愿力式神,愿力式神,这,这……”

        葛先生双目暴凸,嘴唇不住颤抖。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此恐怖的一战,会在自己山门中爆发,不仅见识了真灵之战,显化之战,竟还见到传说中的愿力式神。

        “好一个愿力式神,吃我一拳!”

        暴蚩猿双目转赤,右臂陡然消失,左臂却似增加了一倍,凶悍无比地迎着早已比他庞大数倍的金色巨人轰击而去。

        葛先生惊呼出口,许易脑海中便闪出了关于愿力式神的资料,也忍不住惊叹大师兄的执着。

        此愿力式神,乃是用自己心血配合星云泥塑成泥胎,日夜祝祷,加持自己的信仰之力。

        等到泥胎化作金身,式神乃成,但要成就一个式神,往往需要数十年。

        而这水磨工夫而成的式神,却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

        成本巨大,却只能用一次,故而式神多只在传说,根本就极少见到。

        许易自然也没有见识过,但他自忖暴蚩猿的恐怖防御力,虽然经过式神之力的加持,大师兄显化的金身明显已经霸气侧漏,未必能伤得了他。

        爆裂的一拳尚未轰到,猛烈的拳风,已将地表寸寸龟裂的山石扫塌一片,电光流火一般的拳头,正中金色巨人的小腹,却似击中了一块庚铁。

        金色巨人哼也没哼一声,两条巨大的金色手臂如推山倒海一般,朝暴蚩猿抓来。

        早在一击发动刹那,许易便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一击击实,他身形暴退,如游鱼一般,从两条巨大手臂中滑了开去。

        下一瞬,一道穿裂耳膜的声音传来,空中忽然弥漫起无数锋刃,尽数斩在倒飞的暴蚩猿身上。

        哗啦啦,暴蚩猿周身裂开无数恐怖的口子,大量的鲜血喷射。

        而造成这一切的,却不过是适才抓拿暴蚩猿未果的两只巨大手掌,拍击在一起的结果。

        一击得手,两条巨大的金色手掌,忽然无限延长,闪电一般朝飞退的暴蚩猿抓来。

        眼见便要得手,飞退的暴蚩猿陡然化作一只紫色的猴子,拖着一条巨大的尾巴,背身一条恐怖双翅,双翅一展,飞天而去。

        两只金色手掌猛地又合击在一处,却是故技重施,空中荡起恐怖的锋刃,再度凌空射来。

        诡异的是,那紫色猴子的遁速无敌,暴起的锋刃来势恐怖,却始终追之不上。

        “吼!”

        金色巨人发出一道不甘的怒吼,两只金色手掌猛地飞回,如利剑一般,直插入自己的小腹,立时便有金色的血液溢出,随着金色巨人口中念念有词,金色血液顿时在空中汇聚成一道巨大的五芒星,组成五芒星的每一道纹路,皆有灿灿光彩流溢。

        五芒星才聚成,空中衍出恐怖的吸力,摔倒在一旁昏死过去的白面中年,整个身体爆开,大量的血液朝五芒星汇聚,始终死死抵御许易和大师兄狂战的葛先生、董新昌周身像是被无数针头刺破了皮肤,在那可怖吸力的作用下,周身飙血,亦朝那恐怖的五芒星飚去。

        几乎瞬间,吸足了血液的五芒星,顿时散开,整座山峰都被无边血色笼罩,金色巨人随即消失,隐匿入无边血雾之中。

        “好!”

        化身扑天狒的许易由衷叫一声好,为大师兄。

        此人当真称得上他的劲敌,战斗力和战斗意识都是当世一流。

        显然,大师兄此番作法,便是明白许易化身扑天狒,恐怖的遁速,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而他的愿力式神,维持的时间极短,只要时效一过,死期便至。

        正是清楚这一点,大师兄不待余力耗尽,当即借助式神之力,施展血遁秘法。

        明心见性,知敌知己,由攻转守,由灭敌到遁逃,中间的转化,干净利落,绝无半点拖泥带水。

        却说,一声“好”字喝出,扑天狒一转,再度化身暴蚩猿,可怖暴猿眉心处那只始终闭合的第三眼,霍然张开,如打开了一汪清澈的湖水。

        湖水映照,一切虚妄尽皆窥破。

        暴蚩猿身形暴闪,大手探出,无边血雾中,立时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呼。

        下一瞬,血雾消散,暴蚩猿掌中多出一人,正是大师兄。

        此刻的大师兄已经不复金色巨人,恢复了原来模样,整个人凄惨至极,好似苍老了十岁,眼中默然无神,皮肉干枯。

        下一瞬,许易也恢复了本来模样,掌中多出三根金色绳索,若是细察,当能看到绳索上遍布法纹,此三根绳索正是许易从牛武刀的资源库中搜刮出的,唤作青符缚龙索,一旦被此绳索缚住,符力加持,锁住周身穴窍,任你本事通天,也施展不出。

        当下,许易催动法力,将大师兄、葛先生、董新昌三人死死缚了。

        下一刻,许易瘫倒在地上,取出一个葫芦,将玉净瓶灵液化开的酒水,大口往口中倾倒。

        此番战斗,僵持不下,他连番变化怒蚩相,身体已支撑到了极致。

        强敌就缚,心中那口气一松,浑身酥麻,几近脱力,此刻要他再提起一块豆腐,怕也不能。

        “行了,老几位,我觉得现在咱们可以敞开心扉谈谈了。”

        许易灌了几口,滚滚热流在体内滚动,身体舒服了不少。

        他说谈谈,却无人接茬。

        沉闷许久,董新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大人神威,竟至于斯,能追随大人,附在大人尾翼,董某三生有幸。”

        原来的董新昌不是这样的,跪第一次的时候,他心中是无比的纠结,也曾想过大不了一死。

        可跪的次数多了,膝盖就脆了,何况,终日和秦寿生、潘美仁之流,在许易面前争风吃醋,他是彻底弯了。

        许易摆摆手道,“董兄言重了,咱们互助,若非董兄,我也没有今天啊。”

        他这番话,绝对是实心实意,他能有今日,还多亏了董新昌送来愿力金身。

        昨日董新昌求见请辞,他不许。次日下午,却放董新昌离开。

        其中起作用的,绝非是董新昌的说辞,打动了他,而是许易用一夜时间炼化了愿力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