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怨胎

第四百七十八章 怨胎

        除此外,抽取五行之源的分气珏,在最后关头,吸收了绝大的雷霆之力,而生生炸毁。



        两件重宝,皆携带多年,如今说毁了就毁了,若是为自己所毁,那也无甚可惜,偏偏为了那可恶小辈毁灭,真是万万不值。



        更让他痛苦的是,就算付出再多,也难从这小辈处收获半点感激和利益。



        就在鬼主痛极欲狂之际,许易睁开眼来,浑然无处不痛,剧烈的疼痛,竟让他哼哼出声,念头倾入须弥环,数颗极品丹药跌入左掌,方要调动真气,裹送几颗丹药入唇。



        岂料,气海之中空空如也,大惊之下,许易一屁股坐起身来,拼着剧痛,将数颗丹药塞进喉间。



        与此同时,朝气海处查探而去,但见那片无垠的空间内,一个胎儿般的赤球静静地悬浮着,无面目,无四肢,神态隐隐和自己的面部有七八分相似。



        无论如何窥探,气海之中,再无涓流液体。



        震惊稍过,许易稍稍安心,自我安慰道,定是筋络受创太狠,无法调集真气。



        极品丹药一如既往的神效,暖洋洋的药力自腹中散开,流向四肢百骸,断裂的筋络被重新修复,粉碎的骨骼缓缓再生,皮肉一点点催长,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几近破碎的身躯就被生出一片片红嫩的新肉。



        又是两颗极品回元丹入腹,筋络渐渐复原,红肉缓缓转白。



        不过半个时辰,近乎支离破碎的伤情尽数复原,



        许易的心却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气海之中除了那赤色球体静静悬浮,竟是一片死寂。



        无论他怎么催动,浑身筋络,竟无丁点气感。



        许易只查询了无数凝煞之法,对凝液境其实并无具体的认知,可就是再无认识。他也知晓凝液境绝对不是自己如今的这种状态。



        久思不解,许易余光瞥见满面死气的鬼主,急问究竟。



        许易才一出声,鬼主猛地从悲痛中回过神来。急道,“小辈,你气海之中,到底是何情状,速速告来!"



        他伤痛不假。许易目前的状况,却是他更想得知的。



        存世三百多年了,鬼主堪称此界最老的怪物,最渊博的存在。



        可以他的见识,亦弄不清今日所发生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行罡煞,诡异莫名,金水木土四行,鬼主尽皆见识过,独独火行。是在传说中听闻。



        即便如此,他也未听说谁凝结五行罡煞,会产生云劫。



        更未听说五行罡煞凝结的时间,竟需要一个多时辰。



        如此种种怪异,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好奇心顿如猫抓,哪里还顾得上痛惜宝物损毁。



        许易言罢,鬼主久久不语,忽的,双目猛睁。死死盯住许易,“你到底是谁?”



        “老鬼,被雷劈傻了吧,我是谁都不知道了?”



        许易口上强硬。心中猛地一掉。



        “还要隐瞒,你绝非此躯体原主!”



        鬼主厉声道,“速速与本尊道来,你到底是何来历!”



        许易勃然变色,“老鬼,又认不清自己地位了是吧。老子帮帮你!”



        说话之际,双手一伸,哭丧棒和血河旗便入手来。



        许易猜到了,问题的根源恐怕出在他跨越时空而来的灵魂上,可这是他埋藏在心中最深角落的秘密,永远不会告知旁人。



        “你还敢跟本尊动手,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若无本尊……”



        鬼主被刺激坏了,简直化身怨妇,滔滔不绝地数落起来。



        许易也不打断,任其发泄,半盏茶后,鬼主终于没意思了,住了嘴,陡然换了一副面目,脸上堆着和煦的微笑,“适才是本尊太过激动,不过你放心,本尊绝无恶意。你也无须隐瞒,本尊就是想知道,你到底用何秘术,能完全地占领这具躯体,如真人一般生存。若你肯将此秘术传于本尊,本尊愿立下心魔大誓,竭尽全力,满足你十个愿望。”



        鬼主真正动心了,他虽不惧阳光,不惧火焰,长生难灭,再度为人的诱惑,却是不可抵御的。



        他想闻见花香,他想听见鸟唱,他想尝到酸甜苦辣咸……



        “鬼主,你为某护法,某很感激,但你说的什么再生秘法,某的确不会,若教有半点虚言,叫我神魂俱灭!”



        若是真有再生秘法,许易巴不得和鬼主相换,可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隐约猜测和跨越时空有关,偏生他又不会跨越时空的秘法,如何传授鬼主。



        “莫非真是本尊错了!”



        鬼主喃喃自语。



        许易以如此严重的心誓自证,由不得鬼主不信。



        许易道,“鬼主,某气海中的那个赤色球体到底是如何形成,如果鬼主愿尽皆我心中疑惑,某可立下心誓,绝不将皇陵之谋泄露于外。”



        “此话当真!”



        鬼主陡然来了精神,被人掐住把柄,他心实痛,能解开此道禁制,于他而言,其松快无异于龙游大海。



        “某现在便可立誓!”



        话罢,许易当场许下誓言。



        鬼主彻底放松下来,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你凝煞已经失败,结成了怨胎!”



        “什么!”



        许易瞪圆了眼睛。



        尽管此刻无法击出真气,尽管察觉体内状况异常,可许易从不曾想过自己凝煞会失败。



        修行路上,一直从辉煌走向另一个辉煌的他,有了莫名的强大自信。



        在他看来,自己天赋异禀,一切异变必然都是在向最好的方向发展,此刻即便出了状况,定然也是如灵台之中的两道雷霆之鞭一般,是好非坏。



        直到此刻,鬼主一语道破,他才彻底懵了。



        鬼主冷道,“所谓怨胎,本尊也从未见过,只在古书中的典籍中扫见过。昔有鬼皇,以莫大神通,夺人躯魄,五蕴皆存,六识分明,修行如人,宛若重生。肉身一路修行,直到凝煞境,以绝世天资,竟修成怨胎,肉身就此腐败,不得已再度转体,修行数年,凝煞依旧怨胎,仰天叹曰,天怨阴体,大发杀机,毁我道行,可恨可恨,叹罢,竟自行散功,消散于世。”



        “故此,凝煞结胎之状,被视作天发杀机,灭绝阴体妄图盗人躯体永生不灭之幻想,天怨之,故名,怨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