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门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诛心

第三百一十四章 诛心

        “墓心凝结出神魂,晋入了启魂境?”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周负微微惊诧,有点意想不到楚天箫会看出这点,但很快便是带着骄傲冷笑道:“不错,家师已于数日之前,跨出那一步,晋级启魂境!”

        “家师有言,大周七子的排名,必将更改!”

        这话落下,场间顿时寂静了下来,虽然墓心此言很是狂妄,但还真没办法反驳,因为……当年墓心入大周七子之列时,排名确实不是末位,只是他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变故,迟滞了五年之久都没能踏出启魂境这一步,这才慢慢落到了大周七子的末位……如今,他一朝功成,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已是谁都无法预料了……

        而且,别看墓心好像资历很老,弟子有四,但其实他只有二十七岁——能收数个徒弟多是因为大周七子的名头摆在那里——在未满三十岁之前晋级启魂,这份成绩,已无愧大周七子之名!

        更重要的是,迈入了启魂境,就意味着成为大修行者之下的第一梯队,是任何帝国都无法忽视的重要力量……

        “明白了……”

        “原来是晋入了启魂境,难怪他最近如此嚣张……”

        “这封信……好霸道……”

        场间许多人只是匆匆看了几句,便立即读出了其中浓浓的火气和霸道……

        在信中,墓心用非常霸道的口吻说道,上一封信并不是他写的,这一次,他亲书此信,便是最后的“温和”!而拒绝第一封信的“好意”,逼他墓心“写”这封信,你楚天箫已经有取死之道,必然要付出代价!

        他说,已经让自己门下的弟子报名参加大秋试,所以,大秋试榜首,楚天箫你不用想了。

        而这,仅仅只是个警告,如果楚天箫想到此为止,不再承受更多的噩梦,那还是有办法的……方法也简单,只要你楚天箫把‘无轴画灵’和帝苑的控制权拱手让出即可,但由于你之前的拒绝……所以,对不起,这一次他墓心要帝苑三年,而且三年之内,不许一个楚家族人进入帝苑修炼塔!

        信中,还用冰冷的口吻提到了楚天箫如今的处境……

        “你觉得拿下了帝苑,就可以让家族昌盛,从而保住你么?”

        “天真的言论!”

        “大难临头,尚不自知!”

        接下来的内容里,墓心提到了两件事。

        第一,众多神侯世家已经抱团,即将组成联盟。他们绝不会允许楚家永远占据帝苑,壮大己身,所以,他们希望看到帝苑“可以”易主,所以,他们支持我墓心!

        这第一件事固然让场间许多人都震惊,但他们其实也有猜想,所以虽然惊诧,但也不至于失态,可是墓心说的第二件事,却是让所有不知情的人冷汗直冒,心有惴惴……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不知真假时,仿佛是为了给这封信做注脚似的,一道消息最终确认,传到了此间……

        “今晨早朝,莫相以告老还乡为由,再三坚请辞官,周帝陛下拒绝再三,最终只得允许,自今日起,两相之权归于伍相一人!”

        仅这一条,还看不出端倪,可是当下一条消息传来,所有人都明白了……

        “莫相临行之前,以二十年寿元为代价,祭出莫家祖传的‘天机预’……言称,楚氏天箫,将于十年之内,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只在瞬间,场间许多人看向楚天箫的眼神都变得十分复杂。

        “从无差错的‘天机预’……”

        “大逆不道之事……”

        此言,诛心!

        ……

        ……

        场间的气氛,微妙无比。

        毕竟,事先谁都不会想到莫相会如此决绝,以辞官为引,发出这样的诛心之言……

        原本楚天箫夺得帝苑,楚家合当大兴,可是随着这句“预言”一出,楚家坐大的“后患”被无限扩大,以为的中兴之物仿佛化身催命符,局势再度变得扑朔迷离,甚至隐隐开始向着对楚家极度不利的方向发展……

        没办法,要怪就怪‘大逆不道之事’这六个字实在太容易引人遐想了……它虽然没有直接道明含义,但此情此景,任凭谁都会将之理解成‘造反’之流……

        而如果真的被这样定性,那么,楚家没有第二个下场,因为它将面临的敌人,是神州浩土最强大的帝国,是那个战胜了所有人登上帝位的周帝陆玄!

        哪怕楚家夺下帝苑,也无济于事……

        局面一旦发展到那个地步,谁都救不了楚家,以周帝陛下的手段,只需一夜之间便可覆灭神侯世家,而这,是谁都不曾质疑过的事……

        一时间,便是慕流凌都有些慌乱了,额头隐见香汗,死死咬着贝齿思忖破局之策,而其他人自更不必说,看着楚天箫的眼神有嘲讽有惋惜有痛恨有哀伤……但无论是哪一种,场间所有人却都在不自觉间与他拉开了距离……

        周负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他冷笑着看向楚天箫,说道:“我在来的路上听说了很多你的故事,你应该……是个聪明人,那此时就该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家师只是想要救我家师弟,和你,其实并非不死不休之局,所以……勿要为渊驱鱼,故作愚蠢!”

        这话落下,场间许多人都不自觉地将视线放在了某处。就见金色字迹的“信”只写到莫相之事便基本算完,接下来只有四个字——“好自为之”!

        其中含义,不言而喻,这甚至已不能说是挑衅了,根本就是威胁!

        但此时此刻,场间人纵然都知道这对楚家而言是威胁,是屈辱,却也全都看向楚天箫,等他做出所谓明智的抉择——此等诛心言论一出,楚家必定迎来一阵焦头烂额,在这等不利局面下若是再招惹到大周七子这样的敌人……绝非智者所为!

        所以在众人看来,楚天箫应该会断牙肚里吞,先赶忙发动关系,运用手段,将这场“大危机”安稳度过再说……其他的,可以秋后算账。

        这也是周负和他的师父所想,甚至在周负眼中,楚天箫和他的楚家现在就是一盘肉,说不定还要反过来求他们退出,其中条件商谈,割肉细节……种种猫腻,有得玩!

        没看楚天箫听到这消息后,像个傻子一样一动不动,叩着下巴吓傻了么?

        周负心底的冷笑愈发地盛,然而便在此时,楚天箫轻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莫相……怨气很大啊!”

        话音落下,场间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谁都听得出来,楚天箫话音之中居然满是戏谑,调侃,轻佻,好笑……诸般口吻,却唯独没有丝毫大难临头的紧张和害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