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七章 找个地方把静月姐埋了

第八百七十七章 找个地方把静月姐埋了

        苏琪总感觉不对,房子跟她不都是她老公的吗?



        为什么房子遭殃就是她老公倒霉,而她遭殃就是自己倒霉?



        静月又道:“要不,你这么理解,房子跟你都是你老公的。



        那么你老公是你的,是吧?



        那你老公能是房子的吗?”



        苏琪摇头:“不能。”



        “所以就对了,不一样就没有可比性。”静月说道。



        好吧,苏琪只能接受了。



        看到苏琪接受,静月继续道:“如果这个观点成立的话,那就意味着厄运钱币的强大厄运,想要让你更倒霉,就需要越过房子,先对妹夫发起进攻。



        这也是为什么你在我那就跟拆家一样,在这却只是个人倒霉。”



        苏琪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毕竟家里除了摔几个碗,没什么变化。



        随后苏琪问道:“然后呢?”



        “然后?”静月指了指天上道:“大概在上面掰手腕吧,就等分出胜负了。”



        苏琪问道:“我老公不能直接碾压吗?”



        静月咬着一只虾摊手,本想想说话的,发现不能开口。



        把虾放碗里后,又道:“这个谁知道啊,至少是压制住了,毕竟没发生什么事,而且谁也不知道黑云是不是因为你们引起的。”



        苏琪好奇道:“师姐理论这么多,难道不能验证吗?”



        静月摇头:“这些理论都是我编的,基本没依据,说不好听点那是瞎扯。



        毕竟气运这东西难以捉摸,我查了下文献,发现就是九阶的大佬都不可能察觉到气运。



        不过某些真正的大佬,好像可以察觉到厄运跟幸运,就好比你的厄运钱币一样。”



        苏琪不解:“不一样吗?”



        静月摇头:“不知道,玄学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解释不来。



        比如大气运可以看做一方池塘,而幸运或者厄运,可以看做池塘中的鱼跟虾。



        但是这种理解又感觉不对,反正我们不需要去理解它,也理解不了。



        可能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吧。



        又或者就像仙灵府主对千凝说的那样,说了也听不懂。”



        这个苏琪理解,仙灵府主那时候确实说了,但是她就是听不懂。



        随后苏琪问道:“不能做实验吗?”



        “实验?”静月吃了块鱼片,愣了下,随即惊呼道:“这个好吃,小怨妇,你厨艺爆发了?”



        被师姐夸,苏琪还是很开心的,然后看向江左:“有这么好吃吗?”



        其实确实很好吃,他几乎都在吃鱼。



        听到苏琪问话,江左自然点头:“确实特别好吃。”



        江左加特别了,那就不是敷衍她了。



        苏琪很开心。



        静月感觉小怨妇都不爱她这个姐了,明明夸奖的是她。



        不过她也不在意,小怨妇又不是嫁给她。



        之后静月道:“实验并不适合,现在打都打起来了,基本不会出现太大变化。



        至于下一次,可能就是碰巧了。



        不过要是还在这房子里,还出现这种情况,或许能说明确实跟你们有关。”



        “那要是没出现呢?”苏琪问道。



        静月喝了口汤,摇头:“不知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下次躲这里安全些。”



        苏琪本来就不想离开这里,还不是因为圣地那些破事。



        还有就是厄运钱币,每个月来一次,一次比一次夸张。



        还提心吊胆的。



        “都是那个下厄运钱币的错。”苏琪气愤道:“等抓到他,剁了给玄武前辈下酒。”



        静月没好气道:“玄武前辈不喝酒,也不吃人肉,你敢送过去,师父就敢打断你的腿。”



        静月又夹了块鱼片道:“话说,要是你老公给你下的,那怎么办?”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然最在意的是江左。



        他吃着饭,内心有点紧张。



        不过在盘算着,把静月姐埋哪里适合。



        这种人,太危险了。



        静月姐的理论看似胡扯,但是真的很有道理。



        尤其是最后一句,那简直是夏姬八扯,但偏偏扯中了。



        江左敢打赌,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厄运钱币是他下的。



        不算那个道士的话,就是罗影也算不出来。



        静月姐不可能知道。



        



        毕竟偷柜子的,不一定就是下厄运钱币的。



        这时候苏琪看着江左道:“如果是我老公吗?”



        苏琪皱起了眉头。



        江左看似平静的吃饭,实际上也有点担心。



        万一真怀疑他怎么办?



        好吧,他也想知道苏琪说什么。



        苏琪看着江左陷入了深思,然后笑道:“肯定不会怪我老公啦。”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苏琪这句话,江左感觉寒意在疯狂扩散。



        而且苏琪笑的,一点都不正常。



        静月道:“总感觉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事。”



        苏琪吐了吐舌头也不说话。



        天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过江左是不可能相信苏琪的话的。



        他必须要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有心理准备,才能平静的接受。



        然后静月跟苏琪就不讨论这个了,毕竟只是随口一提。



        静月道:“听说黑暗国度是真的要降临了,是以梦之花确定的,不过你这里居然一朵都没有。”



        静月刚刚可是看了,确实没有。



        苏琪道:“没有很不正常吗?”



        静月摇头:“也不是,主要是这附近挺多的,你这里没有,挺少见的。”



        苏琪也不在意,而且问道:“黑暗国度在我们这,叫什么?”



        静月摇头:“没听说,不过据说消息是感知部传出来的,你可以去问问萧筱默。”



        苏琪诧异:“筱默吗?她会知道?”



        静月道:“你是不是忘了?她群里有个神秘的大佬,我们要加群都给她拒绝了。”



        苏琪道:“哦,想起来了,不说都忘了。



        那我等下问问筱默,有危险我们就先回圣地。”



        静月表示没问题。



        江左内心叹息,她们居然还想加群?



        好在苏琪没进去,一进去他不得当场曝光?



        想起刚刚苏琪的说的不怪他,江左就一阵担心。



        苏琪对别人并不上心,或许某些事她理都不想理别人。



        但是唯独他江左的事,绝对不会一句话没事掀过去。



        两夫妻的事,当然是以夫妻间的习惯解决了。



        他这么多年,得罪苏琪,有一次落得好下场?



        不,没有的。



        所以江左感觉,很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