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35、派别

135、派别

        “加油,用力,打他鼻子!”

        在外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不时有人大声叫好。

        在其他学派的土子看来,这儒家内部自然是斗的越凶越好。

        虽然朝廷上还看不到儒家出身的大臣,但在民间,儒家的土子却是其他学派人数总和的两

        倍还多。

        试间,面对这种情况,其他学派的人又岂能不忧心忡伸。

        但他们的冤杆注定是要落宁,这里毕竟是国子院,上有祭酒田叔压着,下有诸多博十看管

        所以这场群殴很快就以各打五十大板结束。

        当事者双方都极不服气,大有放学后别走的架势。

        “这帮儒家人,除了内斗还能做些什么,真不知道殿下何以放他们讲这学院。”

        一名衣着华丽的十子看着那边的动静满脸不屑的样子,他的父亲乃是朝廷的重臣。

        而近几十年来。朝迁却始终致力于打压儒家子弟。

        耳濡且染之下.自然对于儒家没有任何好感。

        “你说是吧?”

        这人说着就偏头看向旁边的同伴。却突然发现旁边已经换入了。

        但他却是不惊反喜,眼中射出了一抹精光,“兄台这身打扮为何..如此古怪,难道是京

        城里流行的新款式2”

        那人一身粗布麻衣,脚上套着草鞋,腰间系着根草绳,但配合着那具清冷挺拔的身影,

        看起来却丝毫不显寒酸。

        反而有种特异独行的感觉。

        这对于许多出生于富贵家庭中的土子来说无疑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敢间兄台高姓大名?”

        衣着华丽的十子见对方不予回答,脸上却也不恼,径自拱手道,“我是陶观,御史太去陶

        青之子。”

        “高颖。”

        那人面色清冷,言简意赅的说道。

        陶观闻高有些不太乐意了,他都说了这么多,却只得到这么个回答,颇觉有些吃亏。

        脑海里却在寻思着对方是出自朝中哪家的公子,最后却是毫无所得。

        主要是朝中光是姓高的彻候就有三家。大臣中也有两个姓高的。再加上旁支怎么也有几

        十家,他哪里能记得那么清楚。

        想了想,陶观还是有点不大情原离开,便随口找了一一个话题,道,“高兄,来此想要学些

        什么~”了”

        这基本上就是在盘底了,只要能顺着对方的师门渊源去查,总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高颖淡淡的说道。

        其实在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陶观便已经做好了对方不予回答的心理准备。

        所以在听到对方的话后。明显愣了=下

        他刚要点头则好。但随即就醒悟了过来。失声道。说网

        “墨家?”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之下、他的声音不免有些太大了,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月看来。

        尤其是儒家的学子们,更是如同打了鸡血,般,恨不得立刻就迪过来。

        儒墨之间的固犯,已经不仅仅只是矛盾两个字能形容得了的。

        如果说儒家跟其他学派还有并存的可能,但是儒墨之闻却是地地道道的死敌。

        儒墨之间的差异,比天高,比海深。

        几乎就完全是西条背道而驰的道路。

        儒家说“敬鬼神而远之”。

        墨家就主张“明鬼”.承认鬼神的存在。

        儒家进天命,墨家就说非命。

        儒家团结上层,墨家专走下层。

        儒家的名流,感慨苛政猛于虎..猛烈抨击统治者的时候。

        墨家的墨者,深入基层践行自己的道路。

        儒家与墨家,相互看对方,都觉得,对方是异端是邪恶,是道敌。

        想当年,孟子和墨家对喷。

        孟子说一一墨家无君,杨朱无父,无父无君,盒兽也。

        墨家就回喷一一儒生猪狗是也」

        墨翟先生生前,专门搜集孔子的黑材料,写了一篇《非儒》.洋洋洒洒数千字,极尽轻蔑

        和鄙视之意。

        这在国初年的那个时代,几乎就等于今天有人不爽某人,特地写了一篇五百万字的小说

        来黑他一样。

        由此可见两家的关系恶劣到了什么地步。

        只是,如今儒家虽不为朝廷所喜,但却在民间遍地开花。

        任何有识之土都能看的出来.儒家走上前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此时的墨家则早已经式微.消失在主流视线之外。

        到了后代其至连个余波也不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儒家几乎都将墨家这个死对头淡忘了。

        不想,却在这里遭遇到了一个墨家余孽。

        “「墨家乃是天下之大害。这位学子还是跟我学儒吧。”

        一名教授儒家经典的博士走到高颖的身旁,面带温和的笑容道。

        这是每一个儒家子弟的天生使命,尽切可能打压墨家。不给墨家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哪怕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可能只是学了-点墨家学说的皮毛,他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实在是在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上,儒家被墨家打压的太惨了。

        在春秋战国时期,儒墨都乃天下显学。

        为了争夺舆论学术的话语权。儒墨之间曾开展过三次著名的辩论。

        三次全部都以儒家落败而告终。

        每一次失败都导致大批的儒家弟子(钱吗好)改投到墨家门下。

        其中一次还是由孟子亲自挂帅,却是被墨家传人辩驳的哑口无言。

        最后只能偷偷的在自家的小本本上歪曲了辩论的结局,这也算是种古代版的阿Q精神。

        “儒家,呵呵...”

        高颖明明没有说什么.却给人一种极致调刺对方的感觉。

        儒家博十的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他回头向后看去。几个来自儒家其他学派的博士也站了

        出来。

        在打压墨家这件事上,儒家甚至可以暂时抛弃内部的矛盾,一致对外茅。

        “这里可没有墨家的博土,这位学员,你还是请回吧。”

        有着整个儒家做后盾,他相信将一一个墨家的余孽赶出国子院还是问题不大的。

        “抱歉,我并不是来求学的。”

        不是来求学的?

        那就是来挑战的咯!

        二雌间。众儒家博土及儒家的学子们,土气猛然高涨。

        眼中闪烁着能能火焰。宛如走上了战场一般。

        特别是对于儒家的学子们来说,这可是刷声望的好时候。

        只要能够前的这名墨家传人无话可说他们就能成为儒家内部的蓝雄。

        不仅师门长辈会大肆褒奖,更重要的是能够获得巨大的声望。

        这对于他们将来入仕可是有着极大的帮助的。

        至于输2

        怎么可能。

        他们这可是有上百号人。

        至不济还有动武途嘛。

        这墨家可是朝迁和天子眼中的异类比儒家还不受待见。

        满朝上下更是一个盟友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打输了也只能自认学艺不精。

        所以,儒家的学子们显得有恃无恐,就等着对方开口,然后拥而上。

        正在这个时候,察酒田叔从人群后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高颖的身前,道,“高博七,你来

        了。”

        此高-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843向了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一

        田叔是推崇黄老之学的。以前还经常入官与寡大后过论黄者之道。

        谁也,不明白,他怎么会对一个墨家的门徒如此客气。

        等等,好像这位田公老称呼的乃是“高博十”?

        一些儒家博十当场就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继而在胸中生出了无比的愤怒。

        有性格是躁的人差点当场就用手离去。

        什么时候,他们儒家和墨家的人也能同住在一个显檐之下?

        田叔对此也只能暗暗苦笑,干他来说。对于墨家之人虽没什么偏见却地谈不上什么好感

        他之所以有今天的这番举动还不是因为太子刘彻特意江嘱过。

        “好了,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同僚。彼此勿要伤了和气。”

        田叔就今天的事情定下了调子,但这也是他所能做到的极眼。

        至干那个名叫高颖的墨家传然能否在这国子院中站稳脚跟,那就全看对方的本事了。

        uhe)t.里家乃天下之大害,乃是奉金整安能让他进驻这国子院揭害

        “田公(che2)老,墨家乃天下之大害,乃是

        天下啊了”

        ”说间

        “还请田公老将他逐之出院还国子院一个朗朗乾坤。”

        一名治谷梁的儒家博十痛心疾首的说道摆出了一副“有他没我”的架势。

        接着,更多的儒家博十站了出来。请意道“还请还请田公老将地逐之出院还国子院一

        B23S0y

        个朗朗前-...”

        这些儒生啊,做什么都喜欢摆出一副至圣无私的模样。实际上不过私心作崇罢了。

        田叔在心中叹了一-0气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儒家学子围找了过来。小知不给一个答案是交

        代不过去了。

        “此乃太子最下的意思。”他看了在场众人一眼,意思十分明确。

        有本事你们就去找太子理论!

        田叔的话迅速今在场的儒家博土倒吸了一口诊气,并勾起了他们段惨痛的回忆。

        在大汉建国这几十年来因为朝廷上下吸取了秦二世面亡的教训采用了黄老的无为之道

        来治理国家。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严厉打击任何与秦朝有关联的人或者物。

        墨家和法家这两个支撑素朝-统天下的两个学派更是受到了重点关照,

        眼见着法家就要同墨家样逐耗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的时候。

        提空出世迅谏倒向了当时的太子刘启,并获得了刘启的信任和支持。从而令法家走

        上了全面复苏的道路。

        更让儒家叶血的是,昆错当初还是打着儒家博十的名头才得以接近太子。

        直到获得了刘启的信任之后才表明了自己法家门徒的身份。

        等朝廷上黄老一脉的大臣反应讨来的时候。昆进已经站稳了脚跟。并在最帝刘启的支持下

        将永相申医嘉都给压了下去。

        才短短的几年间,朝堂上下便充斥了大量的法家门徒。

        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都能让儒家的大佬们几欲叶血三升。

        所以,在场的这些儒家博十在听到这乃是太子刘彻的授意后,才会如此失态的原因所在。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

        一想到那个墨家复苏后的结果,现场的儒家博十就有种不寒面禁的感觉。

        此时,再也没有一个儒家博十会生出用手不干的念义。

        若是他们退缩了,岂不是拱手将阵地让给了墨家的门徒。

        如果让是家的人在国子院生根法院,那他们所有人就都是儒家的罪人。

        所以,他们不仅不能走,还要向身后的师门长辈求助。

        争取派遣更多的师兄弟们前来授课进学。最好是有儒家的巨头亲自前来。不给对头半点机

        既然这墨家门徒高颖有太子探腰。许名明面上的手段就无法使用工。

        即日起。国子院里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最家

        每当一个身穿皂衣。脚套草鞋的男子授课进学的时候。

        周围立刘就有一群儒家博十们开课,隐隐将高额包围了起来。

        在最初的时候在儒家这种如临大敌的阵仗之下、效果确实不错。少有学子能够字透重重

        障碍讲夫听进墨家学说。

        高颖却丝毫不以为意哪怕每次进学的时候台下只有极个别的学子。他也始终安之若素

        进课时由浅入深,进述着墨者之道听的人欲罢不能。

        但儒家的人算漏了一件事情这国子院之中全都是年轻人。

        年轻人多有板逆的思想。堵只能堵得住一时,却堵不了一世。

        很多时候,你越不让他做的事.他就越想做。

        =些胆子太富有异给精神的学子开始试图打破这层禁调前往高额处听其进学。

        墨家的学间给这些人打开了一扇通向全新世界的大门。

        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在高颖的身旁,

        儒家的博十对此急的跳脚,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不断的向身后的师门长辈求助。

        太子宫。

        刘彻此时也收到了墨家传人高颖在国子院站稳脚跟的消息。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当初也是在一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这个名叫高颖的墨家传人。

        在对方的口中,他也知道了墨家现在的些境况。

        在汉家朝廷几.十年的打压之下,墨家确实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

        整个天下,拥有墨者称号的已经不足百人

        其中一各半还是白发苍苍,随时都可能进入棺材的那种。

        按照正常的轨迹。恐怕要不了三十年,整个墨家就要彻底消亡了。

        高颖作为关中几个不多的墨家传人,原本是没有出十的打算。

        直到那一天,朝廷大军班师回朝,献捷长安的场景深深的打动了他。

        所以他才会想尽办法与太子刘彻见了一面。

        这大概是墨家最后的一次自我救亡之举了。

        那时候,高颖只是觉得这位太子殿下有些不同般,在心底却是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没想到太子刘彻在了解到墨家现在的情况后,就让他把剩余墨家门徒集合起来。表示会给

        子一定的帮助。

        这件事高颖自然做不了主,只能请示自己的授业恩师。

        然后他就被刘彻一脚踢到了国子院中。

        尽管不明白为何太子会对墨家如此青睐,高颖却从中看到了希望。

        一个将墨家重新推向世人的希望。

        “家上,那墨家学说之中颇多无父无君之言,若扩散出去,....”.

        袁盎面带少许忧虑的说道,他虽不是儒家中人,但立场却是比较倾向儒家,所以对于墨家

        的复苏自然是带有很大的疑虑。

        刘彻对此却并不是很在意,=来他来自现代,各种各样的政治理论都有了解。

        墨家学说虽然有出格的地方,但还属于可以拯救的范涛。

        而且,拥有危险言论的又岂止墨家,儒家的公羊学派更是公然喊出了“天下非一人之天下

        ”这等大逆不道的言论。

        后世王莽之所以能够那么容易的篡汉,还不是这帮公羊学派的人大肆鼓吹刘氏失德,新王

        现世的结果。

        可见,这人和学派在失去制约之后,难免会走上歪路。

        如果当时还有法家,墨家,黄老等学派健在,那王菲又岂能如此容易的就尽收天下人心。

        第二嘛,是因为刘彻知道墨家学说根本就不可能在国子院中得到长久的发展。

        墨家。这是一个习惯了自下而上,推行自己理念与道路的组织!

        换句话说.墨家的着眼点,从来不在上层。

        而是下层最低层,最穷苦,最艰难的百姓。

        相想看,国子院之中的学子都是什么人么,基本上都是属于既得利益的统治阶层。

        除了极少数的那种理想分子,又有几个人能够无视阶层的差异。

        10sg,

        而且墨家注重刻苦、节俭的生活习惯而且不吝于做低层的劳动工作。

        这些哪是那些出身权贵家庭的十子所能忍受的。

        别看现在围在高颖身边听课的人不少,等过上几个月,能留下来土分之一就不错了。

        其中能够通过墨者考验的更是少之又少

        只要不让墨家的人乡下去农村。践行自己的理念。

        墨家的影响力就始终在一一个可控的状态之虫

        如此,正好方便刘彻施加影响,对墨家的一些不利于统治的思想加以改造。

        “卿所言其是有理,孤定然会妥善处理。”

        刘彻欣然说道,袁盎是他的太子家令,也曾为他在争夺太子之位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些许

        面子肯定是要给的。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袁盎知道自家的这位主上乃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

        尽管心中仍有些不大满意,却也知道此时不宜再劝,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了。

        随即告退。

        刘彻满意的点了点头。

        袁盎这个人有心机。也有能力,该硬的时候硬,该软的时候软,进退有度。

        比那些不知变通,喜欢直言进凍的太臣相处起来要轻松的多。

        处理完一天的政务,刘彻便向着丙殿走了过去。

        话说。这几天他忙于处理手上的事情.却是把一-个美人给冷落了呢。

        丙已楼。

        这里在不久前搬进来了一个新主人。

        掌灯的宫女秋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心头暗叹一声,“看来太子殿下今天又不会来了。”

        于是,起身将殿里的几盏蜡烛点上

        似是被烛光晃到了眼睛。一张黄帐里传来了一道慵懒的声音,“秋月,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

        “已经到了成时了。”

        秋目不敢怠慢,急声说道。

        黄帐里顿时响起了一道幽幽的叹息声

        秋月的脸上也不禁皱起了小脸,当初分到给这位良人给侍女,她还是很兴奋的。

        盖是因为这位窦良人不仅长的最美,而且身份也,是最为尊贵。

        如果能够讨得太子的欢心的话,作为宝两人的侍女的她也能水涨船高。

        只是没想到太子殿下连续D.晚都到隔壁那位良人那里就寝,却是让人好生失落。

        最令人气愤的,还是隔壁的那个叫春晓的丫头。

        那得瑟的表情就差没刻在脑门上,还整天在她面前晃悠,实在惹人恨的紧。

        “将烛光吹了吧,我有些乏了。”

        窦华清伸了一个懒腰,刚把帘子打了下来,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不等她出声吩咐宫女秋月便跳了起来向外走去。

        这个点还有人过来。莫不是...

        在烛光的映照下,窦华清那绝美的脸庞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接下来,秋月那故意调高的声调也仿佛是印证了她的猜测。

        “拜见家上。”秋月行礼拜道,说完就对着屋里喊道,“蜜良人。家上来了L”

        声音中的喜悦之意浓郁的都快凝成了实质。

        “直是着死人了上”窦华清暗暗想道亿。

        帘帐内,窦华清只觉得心砰砰砰的乱跳,脑海里也是晕乎乎的

        等她想起要见礼的时候。=个英姿挺拔的身影纪然站在了跟前。

        “臣妾拜见家上!”她急忙忙的在榻H行礼道。

        一席稻黄色的被褥悄然滑落、因为打算就寝的缘故她只穿着件贴身的小衣。

        在烛光的映照下,身姿曼妙,債影绰绰,只让人有种血脉偾张的感觉。

        刘彻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挑将市子拉开,就看到了那张飲语还羞的脸庞。

        随后,窦华清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因为刘彻已经霸道的将她揽到了27怀里,一种前所未直的体验让她全身有些乏力。

        少女红唇轻颤,眼波流转间似带着一丝娇着.却又仿佛是渴望,“还请家上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