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44、农业

144、农业

        汉室尚黑.衣冠昔遍是深绦色。

        刘细今天身便定套黑色的衣冠。

        刘彻伸出手。接过干道递来的那栖高祖斩白蛇剑,任由侍女为自己系上绶带。

        寝宫的太门已经打开。

        门外,无数的火盘汹汹燃烧着。

        冲天的火光,将整个未央宫都变成了白昼

        大朝仪宫中置火盘火把。算是现存为数不多的周礼了。

        左传中说:诸侯宾至。自设庭燎,国语有云,敌国宾至,火师监燎。

        唐代的孔颖达就管经对此做过注解,廷中设火。以明燎来朝之臣夜入,因谓火为庭燎。

        所谓庭燎之百。大抵如此。

        是故。群臣又别称百缭。

        迎着火光,在身周侍女宣官侍中以及郎官数百人笼拥下,刘彻走出寝殿。

        一架巨大的天子撵车已经在殿门口候命。

        当撵车抵达官室殿时,.这边的景象就变了

        宣室殿的卫兵,全部都是选的南北西军最高大英俊的十兵。

        最低身高要求是七尺。1

        这些十率全部身被重甲,手持着斧钺斩马剑一类的礼器。

        当然这些兵器全部都是样子货,没有开刃,基本上不具备杀伤力。

        这也是自周室以来的传统了,天子朝会所在,片刀不得夹带。

        所有可能危及天子的人身安全的东西,都被排除。

        但是,也有例外,譬如贴身保护刘彻的郎中、侍从以及谒者,这数百人全副武装,手持杀

        人利器。

        刘彻的撵车从宣室殿的大门直接抵达宣室殿的内宫。

        在内宫门口,刘彻下了撵车,从=侧的殿门直接进a宣室殿的内殿。

        数千名十官将佐三叩首后,方才起身。

        然后,文武百官分列东西西侧。

        但两边的界限没有那么明显

        汉朝是一个有着鲜明****色彩的政权.尤其是在中前期,汉室政权的文武界限并不清

        断。

        武官拜为郡守.牧治万民,文官出任将军,受节掌军,远征数千里。

        这都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西边的文官群中不乏武将,东边的武将群里,也能看到文官。

        西者区分的界限,仅仅只是该大臣是受制于永相还是受制于太尉。

        或者出身列侯还是官宦世家。

        一般来说前者的优先级高干后者。

        毕竟对****政权来说,军功就是一切,文武都是依靠军功而生存的。

        在大朝议开始之初,便有陈武派来的使者呈上了代表团越国和东瓯国最高权利象征的玉玺

        和符节。

        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说明这次军事行动的进展情况如何了。

        于是,在一片歌功领德的情况下,再也没人质疑这次行动的正确与否了。

        胜利即是公理。

        但是到讨论西越的归属问题的时候朝廷的大臣们却陷入到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由。

        以御史太去陶青为首的一帮文官主张放弃那片不毛之地。反正汉朝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不用在继续浪费军力和物力了。

        这这些传统的十大夫眼中,大概从没有将囡越人当成人来看,也许用两脚羊来形容更准确

        既然如此对方自然就没有资格分享到汉室百姓的荣光。

        如果不是刘彻知道陶青这人的性格,几乎都以为其是不是被闭越人给收买了。

        居然主动教唆君王放弃到手的国土,这要是放在现代,几乎就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

        君不见后世的天朝,为了巴掌大点地方就与北极熊东853嘉国以及南边的猴子争的是

        不亦乐乎。

        反正,刘彻是不可能放弃的。这一点没有任何商量。

        哪怕有些消化不良,他也宁愿其烂在肚子里。

        倒是武将这边坚决主张要将闵越国纳入到汉室的版图之中。

        他们倒不是觉得吞并闵越国朝廷能得到什么好处.而是认定此乃是他们赫赫武勋最好的见

        证。

        只要那块版图一日属汉。朝廷上下就谁也不能抹除他们的功劳。

        不过,这一切争议在桃侯刘舍表明自己的立场后就烟消云散。

        在在满朝上下,谁不知道排侯乃是老刘家的御用马屁精和白手套。

        =日他有所表态背后必然带着皇帝陛下的授意。

        这才是朝廷政治圈的常态。

        皇帝作为仲裁者,=般不会轻易下场,他只需要些暗示,自然有的是人在前冲锋陷阵。

        如果真到了皇帝亲自下场的时候,如果不是他的威信遭到了严重打击,那么就必然是他的

        意图与绝大多数大臣的意见相左。

        不管结果如何。都必然会大大的损害皇帝的威严。在桃侯刘舍出面以后,群臣明白了皇帝刘彻的心意后,便定下了对闵越国和东瓯国的政策

        基

        文官们能够从无数的经史典籍中找到论据。

        来证明阅越故地自古以来就是华夏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然汉家做事也要进究吃相。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东瓯王主动请求内附。而汉室再推辞之后才会勉强接受。

        这样,面子就过得去了。

        什么?这大假了?

        以闵越国在大汉君臣眼中的分量,也就只值得这个待遇。

        接下来要确定的就是在闵越国的驻军数量。以及派遣何人入闵越传播汉家文化。

        倒是军星团这个概念,桃侯刘舍费了很大一番口舌才解释清楚了。

        出乎刘彻预料的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的居然是内史显错。

        身为法家巨头,他敏锐的从这个军星团制度中鑔觉到了法家生存壮大的七壤。

        其他大臣的目光更多的还是放在了第和第二条上面。

        驻军的数量最先确定了下来不得超过两万,否则对于朝廷的后勤压力实在太大了。

        至于派往传播汉家文化的重任,朝迁上下致决定交由楚诗学派的人来做。

        为了奖励楚诗学派在这种行动中做出的贡献,以及帮助楚诗学派的教化工作。

        刘彻再次祭出了手中的王牌.利用活字印刷技术,免费赞助了楚诗学派五百套其学派的典

        语。

        这才是他挟制天下各家学派的大杀器哪家学派听话,就多刊印一些其学派内的书籍,不

        听话就禁止刊印。

        如此就能掌据舆论的主动权。

        身为现代人他自然不会忽略宣传的重要性。

        等天下识字的读书人再多一些,他就该者虑办报了。

        刘彻与百官们商讨的只是大政方向,具体的施政依据却需要经过细致的考察以后才能确定

        下来。

        转眼半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为了划定中基区域以及考察当地地理,兰台方面,就已经向阅越国

        和东瓯国地区派出了超过两百人次的考察团和三十个采风团。

        带回来的有关当地地理地貌和河流湖泊的说明文字超过了十万字,测绘的地图超过了一千

        张。

        这使得刘彻和朝廷的大臣们都能通过这些文字以及地图。清楚的知道,闵越、东瓯以及

        东南的当地地理环境和气候、为政策的制定提供了第手的参考资料。

        按照刘彻的命令。东瓯国和闵越国方面,已经选定了移民们将要中垦的地区。

        都是水源充足,地势平坦。适合耕种的平原。

        移民们过去后,只需要开垦土地,修建好过冬的房屋。

        储备过冬所需的粮食和柴火。再撑过今年的严务,等到明年,差不多就能自给自足了。

        而、现在。正是最佳的移民时机。

        因为天气合话。

        不趁着秋季,将移民们安置到各自的定居点,同时建立好过冬的物资储备,那今年就没机

        可问题是,一一个超过十万人,涉及一千里地域的安置工作和移民们的管理工作,都非常琐

        碎且麻烦。

        刘彻召集自己的亲信心腹智囊团的目的,就是要商议出一个切实可行,且完善的中星团管

        理制度和移民的分配制度。

        这也,算是一个提前演练吧。

        东南这边离汉室的核心地带还比较近,地理和气候跟南方相差不算悬殊迁徙工作还算比

        较简单。

        如果将来想要迁徙百姓前往东北,草原,西域,以及西南夷等地,那才是真正考验大汉的

        官员执行力的时候。

        这些十地中约莫只有一半是分配给屯暴团,另一半则是赏赐给了这一次作战的将十和国内

        的勋贵大臣。

        毕竟,相对中原来说,东南还未经过开发,显得太过偏远和荒儺。

        如果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了,以汉人的性格恐怕很难接受背井高乡的命运。

        所以,将一半的十地赏赐给勋贵大臣们朝廷也并不算亏本。

        除了朝廷外,也只有这些人才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去开发这些土地。

        勋贵大臣们得了实惠,便不会去阻挠开拓大业

        朝廷则赢得了税收和民心。

        在汉朝,哪怕是列侯阶层,想要免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权不下乡,那是成帝朝以后的事情了。

        至少在且前来说汉室对于基层仍旧有着较强的掌控力。

        地方上的地主豪强根要一手遮天。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那些勋贵大臣们分得的土地暂且不说,自有其家臣和仆役帮忙打理。

        中垦团每岁所获之产出,三成归公,三成上缴。余者四成。各团百姓以其所耕t地产出多

        寡而分之。

        归公之三成所得。=为备饥荒灾厄之储备,=为供给军方各部之补给,上缴者,一半充入

        国库、一半归于内库.

        这条规定,让军方的各个山头,都会无比重视中基团。

        因为,这等干将屯星团跟军队捆绑了起来。

        中是团发展的越好,产出越名,军队获得的利益就越多,他们的军费也就越各。

        所有人都知道,军队方面是绝对不会让官僚集团来扯他们的后腿的。

        谁要敢拖他们后腿。那群武人绝对敢打上门来。(钱李好)

        汉室如今,武人的权力和力量,是远超文官集团的。

        文官集团敢坑皇帝但绝对不敢坑掌握了军事力量的武将集团。

        武人发起愣来。不管规矩。不要脸面了,谁挡得住杰?

        刘彻相信,=日让大汉的各阶层尝到甜头。

        下一次,恐怕无须他出面,这些既得利益代表们恐怕就会主动推动朝廷去抢夺新的地盘。

        恐怕。要等他们将已知世界的所有能耕种的十地和所有能击败的敌人,统统收入怀中,踩

        到脚下。

        他们才会寻思接下来怎么办这个问题。

        就像当年的秦帝国的军功勋爵名田宝制度一样。

        准确的来说,中星团本身就是基于秦的耕战政策的一个变种。

        这是一个纯粹为了扩米和侵略而推出来的政策。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个农业大国。

        却算不上农业强国。

        缘何?

        盖因为中国境内的+地以山地斤陵为主,平原相对较少。

        远远比不上得天独厚的美洲以及中南半岛境内那么优越的地理环境。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除清朝外,每个王朝的人口高峰期约在六之八千万之闻。

        然后就是由盛转衰。

        这是因为受限于当时的种植技术,中国境内的十地只能够养活这么多人。

        当底下的百姓吃不饱肚子,自然只有起兵造反一途。

        死的人多了,十地也就宁余了下来。盛世的曙光也就快到了。

        这是一个驳论。在中国的大地上不断轮回。

        明朝人口最高峰期约为八千万左右,而到清末却暴增为四万万。

        这是很多清奴们不断鼓吹和夸大“康乾盛世”的=个重要理论依据。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史载玉米、番薯、马铃薯等多种农作物,从明代就自美洲经南洋输入.到清朝时就广为种

        。

        正是这些高产农作物的出现才令中国的人口大量增加。853    _

        所谓的“康乾盛世”也可以称之为“番薯盛世”.

        但是番薯等高产作物带来的弱点也非常明显,

        营养低且单一、味道差可深加工的价值少。

        作为一时的救急尚可,长期为主食必然导致人的营养不良,“面如菜色”。

        身体素质大幅下降。也必然影响人的正常智力发育。

        刘彻大概算过一笔账,以汉室现在的生产技术来计算。

        当前掌控的土地大概能容纳四到五千万生活在上面,再多的话肯定会引发各种社会问题。

        东南这块新得的土地大概能容纳五百万左右。

        东北平原加上朝鲜那块十地大概能容纳:千万左右。

        西南惠那边也可以迁徙个几百万过去。

        匈奴草原上的环境不大适合汉人的生活习惯,顶天也就能迁徙个百多万过去。

        西域诸国也能安置个几百万,再多的话多半就要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了。

        这番(chet)计算下来的话,东亚的这块土地上,供养亿人口就到了极限.__

        汉室现在的普记人口大约在四千出头,如果刘彻出台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的话。

        大概三到五十年内。国内的人口就能翻上一倍

        别以为这个数字很夸张,清初的人口才几千万,才过了一百多年,人口就超过了三点六亿

        如果不能打下通往中半岛的地图的话,太概在刘彻的有生之年内就可以看到人口增长带

        来的各种弊端了。

        唯有中南半岛财能帮助中国打破头上的那个魔咒。

        以中南半岛的优越地理环境加上汉人的勤劳,仅凭这一地就能养活上亿的人口。

        到那个时候,什么匈奴,什么大宛,罗马帝国就都是个笑话。

        汉室用人海都全部推平了。

        除了汉人自己,谁也无法阻挡汉人征服世界的脚步。

        .....

        除了安排移民的事情外。最近朝廷上还发生了一件大事。

        南越国太子赵胡将亲自前来长安觐见天子

        好吧,这是汉朝在闵越。东瓯两国上的动作将南越国上下都给吓坏了。

        所以才会急匆匆的派太子前来。

        这赵胡倒不算什么,朝廷上许名人其至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

        但他老爹赵佗可是个牛人啊。

        这是个曾经与刘邦扳过手腕,与吕后较过劲,让孝文皇帝亲自下令招抚。活的比整个太汉

        国祚还长的枭雄。

        没有可以忽视这样的一个人。

        在朝廷眼中,南越国可比阅越国重要许多倍。

        这不仅仅是因为赵佗的缘故更是因为汉承秦统。

        南越作为昔日大秦治下的领土,如今却一直游高在太汉的统治之处。

        这一直让许多自诩比秦朝做的更好的,优越感土足的,汉朝的土大去们无比的憋屈。

        如果说打阂越,朝廷上还有异声的话,收服南越这大概就是整个朝堂上#同的心原。

        赵佗人不傻,很明白汉朝人的想法。

        所以,不管汉人怎么许诺和威逼利诱。他在位期间从没有踏足过汉地半步。

        也从没有入朝觐见过天子。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前往长安的话,大概就再也回不到南越了。

        汉朝对南越国的忌惮唯有赵佗一人,他若不在,汉朝绝不吝武力征伐之。

        事实上也确是如此,在赵佗活着的时候,闵越王对赵佗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无礼。

        可他前脚刚翘辫子,闵越于后脚就谋划着吞并南越。

        这充分说明,有赵佗的南越国,和没有赵佗的南越国,几乎是相当于两个不同的国家。

        哪怕是武帝朝在赵佗还活着的时候,也不敢对南越国有动兵的想法。

        这都是有过血淋淋的教训的。

        所以这一次朝廷上下对赵胡来访的事请非常重视。

        当然。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还是。赵佗这个老家伙还能活多久。

        这恐怕也是南越国当前最太的秘密。

        近几年来赵佗已经越来越少出现在一些公开的场合。

        但这丝毫无损他的威望和权利。

        只要一日不传出他的死讯,南越国就团结的如同一个整体。

        单凭武力的话.就算是汉朝征发数十万大汉军队发起进攻.也未必能够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除非是想要把所有的南越国人全部杀光。

        刘彻倒是知道赵佗还能够活多少年,历史上这家伙活的可是比景帝还久。

        直到小猪继位数年以后才去世。

        直要等到那个时候。什么黄花菜就都凉了。

        所以,在征服闵越之后,刘彻就一直在考虑南越的问题。

        也许,这次南越太子赵胡觐见就是个不错的机会?长安。

        如今京城中最为风光的不是人数最多,主导天下舆论的公羊学派。

        也不是列火烹油。节节攀升的法家弟子。

        黄老已经没落墨家才刚刚复苏,农家埋头种地。

        唯楚诗一脉。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天子特命楚诗儒生入闵传播汉家文化。由朝廷出资建设学苑提供相应的典籍。

        这样的待遇令其他儒家各派羡慕不已。

        虽然那东南之地贫穷落后了些,所居之地也尽是蛮夷。

        但地正因为如此那里还是=片文化的荒漠。

        有朝廷的大力支持。楚诗学派必能教化-当地百姓。

        不出几十年,东南地必将成为该该学派最为忠实的支持者。

        进而在整个大汉的政治版图中占据席之地。

        是以,最近这段时间,在儒门各脉虫,实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公羊学派也频频对楚诗学

        派抛出了橄榄枝打算强强联合,携手#进。

        谷粱学派的君子们也不甘落后,东南有楚诗,西南有鲁儒.最后他们将且光投向了东北一

        许多年轻的学子更是告别了师长,带着满腔的热血和雄心壮志踏H了前往朝鲜之路。

        哪怕是最为残缺守旧的鲁儒。在看到了楚连脉的榜样后,也不在视前往西南夷为发配,

        加大I对西南一带的投入。

        甚至有的儒家学派将爪子伸向了草原,若能化胡为汉,这样的功劳远不是其他各派可比。

        对此,法家、黄老等学派只能是干瞪眼,论及教化道,他们加起来也干不过儒家各派。

        法家与军队的关系较为密切北方的边郡更是法家的基本势力范围,北地的豪强地主之家

        子弟也多是法家门徒。

        只要加大对后备人才的培养,不管将来的政局如何变化,朝堂中总少不了法家的一席之地

        可黄老学派就有些非剧了L最近十几年后备人才已经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局面。

        现在朝堂中黄老派在九卿之中约意还占据了三、四个席位。但这却已经是最后的余晖了

        历史上,随着晁错的崛起“决家开始在政坛上占据了=席之地。并不断的扩充着他们的力

        晁错死后,郅都接班,郅都之后是宁成。

        儒家同样也在跃跃欲试着想要大王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