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诸朝争霸在线阅读 - 179、娄烦王

179、娄烦王

        尹稚斜才不会觉得那些汉人会这么好,冷静下来之后

        斗便回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可有什么条件?”

        “大单于,那汉人皇帝只提了一个奇怪的条件?”奇力也是疑惑的说道

        接着便把刘彻的要求告诉了尹稚斜。

        在我匈奶的领地上建立一个自由交易市场,允许任何人前来交易,同时汉人也将在此地对匈奴销售铁器和各种武器

        这是什么意思?尹稚斜一时间也想丕明白。

        不过那些汉人愿意卖给自己各种铁制的武器,到让尹稚斜很是满意。

        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反正市场是在我倒奶的领士上,谅那小皇帝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尹稚斜自言自语道

        眼前最重要的事便是攻打大宛,既然汉人已经答应议和,尹稚斜便可以抽出精力准备对付大宛了。

        “奇力,这事交给你去办了,告诉汉人皇帝,我已经答应他的要求。”尹稚斜说道

        “呼揭王,我已经把那里的草场赐给你了、在我打败大宛之前,约束一下你的族人。”尹稚斜对着呼揭王说道

        “可是,太单干……”呼揭王相要说些什么

        尹稚斜打断了他的话:“呼揭王,我旦是让你别去围事,但是可没有拦着不让你去发财啊你可以在市场设置关卡,向来往的商人收税啊,来的人越多,你的财富就越多

        呼撾王一听,也确实是这个理,便高兴的出去了亿。为了给汉室争取发展的时间,刘彻可是费尽了心思。

        当奇力带着尹稚斜的答复再次来到汉朝的时候,刘彻直的有点很无语了。

        “这些匈奴人还真是得寸进尺啊,朕答应将汉室的武器卖给他们还不知足,居然还想在那里收税!”

        刘彻压下心中的怒气,说道;“你回去转告尹稚斜,朕同意你们在此收税,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要做到,那就是确保自由市场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如果发生任何一起流血事件,那么,朕会立即撤出所有人员,并再次榃止铁器流入匈奴,你可记住了”

        每年匈“九零十”奴人犯边的时候,汉室损失的人员和财物远远超讨市场税收所得,所以这个条件虽然让刘彻有点生气,但并不是不能接受。

        况且,这些奴人从市场上获益的越多,那么,对市场的依赖就会越来越大,相信那些尝到了甜头的匈奴人,会比自己更加在意市场的稳定吧。

        听到如彻的条件,奇力也觉得理所当然。

        接下来,刘彻便吩咐少府与奇力商量具体的事项,只是悄悄告诉少府令,让其在交易中多添加一些奢侈品

        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在尹稚斜的授意下,市场的雏形很快就已经成型

        造了大批的房屋,所有愿意再次定居的草原人,一律旦收取

        象征性的费用,而所有来往的商人则可以免费再这里休息

        在市场刚建成的时候,这块草场的领主呼揭王和长平侯卫青一起巡视了一遍,表面上看去汉凶之间一片祥和

        很快,汉室的第一批商品便抵达了市场,大量的奢侈品一下让这些草原上人看花了眼睛。就连尹稚斜最在意的铁质武器,也出现在市场之上,锋利的刀剑让人离的者远都能看到它们囚烁着的寒光

        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价格却出从走私的商人手中便宜了数倍。

        刘彻甚至命人送来几辆武刚车,这怪异的车牺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纷纷议论起旦有那些吃过它苦头的人,才能明白它的威力。

        其实也不难理解,就算这些血奴人买走了战车,但是战车的保差和维护,他们是不可能做而且,习惯骑兵作战的匈奴人,这武刚车旦会成为他们的负担

        除了这些武器,这些含人们还送来了大量的粮食和美酒,各种新奇的物品让这些草原人见识到了汉室的广博

        一大堆的匈奴部族和贵族们,纷纷带着财富和牲畜来到这里,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一时间这里人声鼎沸,就算是夜里,也是车水马龙。

        从远处看去,房屋内露出的点点灯火与草原的广的星空相互辉映,仿若一颗明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便被人们称呼为草原上的明珠。

        “大王,这是这个月的收”呼王的手下将这个月的收入送到了太帐之中

        呼揭王从来都没根过,这小小的一个市场,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财富

        这一个月收入比的上他以前在西北边塞劫掠那些异族所得的数倍还有多。

        更重要的是,这笔财富来的实在是太过容易,和自己的族人在西北拼死拼活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呼撾王很难讨,这唾手可得的财富几平颠覆了他这么多年的信念…

        “大王,这些东西怎么处理?”族人的声音唤醒了呼揭王

        “分出一部分给大单于送讨去,剩下的分给所有的族人们吧。”呼揭王缓缓的说道。

        尹稚斜也被市场所带来的财富给吓到了,他相信呼撾王会有所保留,但昰尽管如此,这批

        誰斜惊叹不已

        旦是跟呼揭干所想的不一样,尹稚斜此时有的旦是嫉妒,在他的想法中,汉人的财富迟这个市场更加刺激了他一定要放马关内的想法,他相信跟那些想必,眼前的财富不过旦是力牛一毛罢了

        如今与汉人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尹稚斜便决定认直的老虑讲攻太宛的事。

        这时候的大宛其实并不算是积弱的国家,其大小属虽有土士多个,人口几士万,是一个农业兴盛的国家,以出产葡萄酒闻名。

        大宛盛产45战马,后世所谓的汪血宝马,便是指的大宛马,国中有十卒数万,但依旧是以

        根据呼揭王所说,这大宛国战力实在是非常差,与其交战数次,每次都是打的他们大败而南边汉人的富裕虽然让尹稚斜眼红不已,只是如果说以前的汉人是个刺渭的话,如今王脆成了猛虎

        几十年来的事实,告诉自己,抢汉人,得不偿失!如今更是血本无归,於单就是最好的例“还是让呼揭王回来一趟吧,攻打大宛,还需要他的部族。”尹稚斜心理说道。草原上的市场自运行以后,丰富的商品,便宜的价格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娶集在这里。当然,所有的商品或许只有草原上的人才会觉得便宜吧,市场上所贩卖的商品可是说都是关内的数倍。

        但是这些草原人看来,用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皮毛和牲囗,就能换来汉人粮食和物品,实在是太划算了

        市场里的房屋已经加盖了一批,但是依旧阻止不了大批的草原各部人马涌向这里

        期间也发生讨一些争执,但是,还没等刘彻来外理,尝到甜头的匈奴人自己便把这些麻烦解决了。

        一切都在按照刘彻所想的方向发展,甚至一些匈奶的贵族们已经打算长期待在这里。

        刘彻相信,用不了几年,只凭借利益的纽带,就算是尹稚斜的大军都会绕讨这里。

        放下心来的刘彻,暂时27没有精力再去管这个市场,因为此时他已经被其他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

        前些日子,几向朝鲜运送迁移人口的楼船在近海遇见风暴沉没了,两千多移民和数百名将土无一牛还。

        刘彻在接到消息后,也是五法相信

        没想到汉室楼船在内河航道航行的时候威武无比,在海上航行的时候却这么的不靠谱

        刘彻有点庆幸多年前攻打朝鲜的水军居然能平安无事的抵达朝鲜的港口。

        “看来,朕急需一种适合在大海航行的船胜啊”刘彻忍不住说道

        刘开始回记忆中的一些关于船旦的信息,理之后报其交给楼船将军桥命他尽快制作出样品。

        这杨璞身为大汉的楼船将军,自己的战船居然出海后便沉了,也是士分恼怒。

        在收到天子的圣旨和资料以后,杨璞更开始督促沿海几大制船基地,开始研发新型战船刘彻的目的非常简单,战船一定要具备在大海远航的能力。

        天子一道命今却让手下的这些船匠们想破了脑袋,中国从来没有过设计一种专门用干海洋航行的舰船的经验,虽然有天子指出了大的方向,但是依然进度缓慢

        只是不得不强服先人们的量仅凭刘面单的二些信息,麦了楼船衔门反绩的楼船在海洋中的一切不良反应,针对性的作出了各种适于大海航行的改良,最终还是做出了两艘样船

        其中一船呈字型船体船佳纵向剑面、水线以上宽广入水部分逐流变、吃水深,稳定性高,切水前讲快捷。

        另一船前尖后硕的船身,俯视船身,前尖後硕,最宽处在中线稍後处,此种船身,容易把握航向,充分利用风帆推送的力量。

        两船旧继承了楼船的特色,采用多层甲板结构,不计为了让船身更加稳定降低了层数从之前的三、四层,阵到了两层,便於住人或堆货。

        最重要的是,两船都采用了平衡式长方形及梯形斜帆,用竹条横血加强帆篷可防止帆篷撕裂,即使帆篷有许多破洞,仍能维持良好的受风效果。

        两船皆设有水密舱,用舱板把船舱分隔成各个舱区,若某一舱区破损讲水,可马上搬开货物,修补漏洞,以达到讲水而船不沉的效果。

        这两艘船前后耗时格近一年,无数工匠花费大量的物资,朝中的大臣们也开始非议,但是刘彻依旧命杨璞加赶制。

        当这两艘放佛怪物一般的大船,开到众人面前时,一切的非议,纷纷变成了赞美

        刘彻自己也为这两艘大船威武907的外观感叹万分,据杨璞回报,两艘船从内河开到京f,一路上十分的平稳,期间也遇到了一次暴风面、也未能动摇两船分毫。

        “如今,只看两船的远航能力了,”刘彻非常满意这两艘战船,但是却不敢肯定这两船的实际航行能力

        杨璞自己也是不确定,便请旨让两船实际在海上航行一段时间,然后根据实践使用反馈的建议,不断修改和完善

        只是这朝鲜大近了,起不到实验的作用,刘彻准备让两铅游一超身毒,这条航路如果被开拓,那些因为交通问颗而无法大量运到汉朝的身毒特产,足以令自己的国库更加的充盈。

        况且沿着海岸线近海航行万一有什么回题也能及时的靠

        “还皂让杨璞跑一越吧,杨瑾下西洋?”刘彻心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起来收到大单于命令的呼撾王哪怕再不原意,也必须回到龙城面见尹稚斜。

        “呼揭王,你好像长胖了不少啊!”这才多长时间,曾经勇猛的呼揭王居然已经开始发福这让尹稚斜忍不住调侃起来

        这……”呼揭王自己也知道大单干说的是事实,旦是这一年多的时间,整部呼部的族人们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不少。

        拜这个市场的功劳,呼揭王得到了堪比之前几士年所得的财富,哪怕其中一部分被自己送给了大单干,也依然十分可观。

        人销售的那些陈粮在这些奶人眼电也是稀军的很,旦用张皮毛便能换回数斤,充足的粮食让呼损部也新生了不少的婴儿。

        “好了,我都知道。”尹稚斜也从呼揭干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地没有太责难他。

        “不讨那些汉人始终是我们的敌人,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尹稚斜觉得有必要提醒不讨也只是提醇一下,刘彻的最终目的尹稚斜还是没能猜到,他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呼揭王,经讨这么长时间的休整,

        的骑兵数量又增加了不少,但是士气却还没能

        恢复过来,我们露一场胜利,一场巨大的胜利,、才能重墊气热。太宛,就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你曾常驻西北,熟悉他们的实力,本单千将侖你部为先锋,进攻大宛△∥l

        如果是往日,听到大单干的命令,呼揭干或许还会十分的兴奋,但是,这一年来的安遍生活让他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么多年来,呼揭部拼死拼活的为匈奴抵御西边的异族,又得到了什么!

        尹稚斜看着眼前的呼撾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仕么。

        “大单于,这大宛国盛产战马,比我们的战马更加的高大和神验:又盛产黄金,大单于请看,这便是从太宛人手中抢夺到的金币。”说着,呼揭王便掏出了数个金币交给了尹稚斜。刻有雕像的大宛金币十分有份量,证明了呼王话语。

        此国战力如何?”尹稚斜小动

        “不堪一主”呼捆王说道,回忆起与大家人的交战

        宛每次都会派出数万的土兵准备穿越呼搗王防守的区域,向着东边讲军,旦是每次都会被呼揖部给打了回去

        “本单干早就该去抢西边了……”尹稚斜在心里不已

        与懊悔的尹稚斜不同,此时的张却很是焦急

        数且前,历经千辛万苦的张赛这批人,终于抵达了大宛首府贵山城。

        见到汉使张骞的到来,太宛干毋寡自然是盛情款待众人。

        通讨商人的描述,他已经知道东边有一个名为汉的强大国家,也曾数次派遣商队前往汉朝卫是每次都被倒奶给劫杀了。

        恼怒的大宛干数次派兵攻打匈奴,只是皆以失败告终,慢慢的他便放弃了前往汉朝的打算他知道,匈权跟汉朝经常发生战争,此时却见到了汉朝的使者,如何让不让他觉得惊喜。“远方的人欢迎你来到大宛”酒宴之上,母寡亲自接待了张骞

        “尊敬的国王,为了答谢您盛情的款待,请收下这些礼物。”张蹇命人将一些汉朝的持产送了上来。

        “这是丝绸!天哪,太美丽了!”毋寡有些激动:“我的王后和女儿都非常的喜欢它们是商人们带回来的实在是太少了。”

        看到大家王的欣喜,张骞掺机说道,“∵「尊敬的国王,我们的商队也非常希望来到富饶的大宛,只是在途中被野蛮的包奴人杀死了,无法抵达这里。”

        “该死的野蛮人!”毋寡被勾起了其鸣。

        感受到母真的怒火,张害接着说道;“那些匈人经常骚扰我们的百姓,我国的皇帝陛下希望能跟贵国结为盟友,一起对付这些奴人。”

        旦是让张赛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还在生气的毋寡马上便摇了摇头。

        “抱歉,请恕我们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数次与匈奶的交战,让他明白自己国家的战斗力明的不如匈奴人,既然这些奴人没有来骚扰自己,他也不想再去(诺的赵)让土兵们流血。

        不死心的张赛继续说道,“尊今的国王,这些匈奶人贪婪成性,迟早有一天会忍不件来到贵国劫掠,到那时候怕是要损失的更多!”

        无奈,母直只是摇头不语。

        没有力法的张赛只能请求毋寡给与几位向导,带着自己等人前往披包奶有深仇的大月氏希望可以说服他们

        这个更求,母真到没有拒绝,便派人护送张到达康居,寻找大且氏

        只是,让毋寡没有想到的是,张塞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了事实,塾个大宛国几乎都被匈奶人劫掠了一遍,就连贵山城也差一点被攻破呼

        草原,龙城

        大宛的富裕已经由呼揭王的口中传遍了整个龙城,有实力的部族都在幸森欲动。

        没有了南边汉人的成胁,还有有跟大宛打过交到的呼挹部做先锋,所有人都非常放心,四大家族更是摩拳捭掌随时准备分一杯羹

        消息是尹稚斜故意让呼揭王散播出去,效果也非常的好,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不讨眼前却有—件事情困扰羞尹稚斜,那就是被氾人俘虔的楼烦王到底要不要救回来?在尹稚斜看来、如果是他,俘虏了汉人的高级官员或者贵族的话,也是不原意交还的。之前并没有让奇力询回棱烦王等人的下藻,就是担心会让汉人小皇帝小生不悦,导致丙征的计划受到影响

        如今,两国讲入了短暂的和平时间,或许可以让奇力去尝试一下

        了不起付出点代价罢了,旦是这楼烦王还是要救回来的。

        做为尹推斜最好用的爪牙,马虽之战中楼烦的主力虽然被汉人全歼了,但是楼烦部族依然存在着

        这次的拌折虽然让他们97受到了重创,但根基并为动摇,在自己的照顾下,不用士年楼烦部将会再次强大起来

        将被俘虚的楼烦笠贵旌就回来,除了是给匈奴所有贵族们一个交代,重要的是,楼烦王肯定会誓死效忠他这个将他们回来的自己

        “就这九,还是让奇力在跑一趟长安吧!”尹稚斜想道。

        收到命令的奇力再次来到了长安,奇力可是说是第一个在一年之内三次来到汉人的首都的哪怕如此,奇力还是忍不住感叹长安的繁4

        “尹稚斜想要赎回被我们俘虏的楼烦王?”听到奇力的话,刘彻的表情土分的怪异。

        他一直在想怎么让楼烦干麥封,如何不被怀疑的回到匈奴,没想到这尹雄斜比他还着急刘彻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奇力一下子紧张起来,小理想到:“得,看来这次的差事是没力法“陛下,只要你能(h)放频王等人,我们大单干愿意付给您验马两千匹,生

        羊一万头的陵金,并归还一千名被所虎的汉朝百姓。”刘彻的笑容让奇力忍不住说道

        奴的楼烦王难道只值魎舌几验马,一万头牲囗吗?”刘彻虽然心理暗暗发笑,但

        表面上还是得为难一下匈奶人。

        听到这汉人皇帝开始过价价,奇力反面放下来,太里于交代过,且要有机会赎回棱烦王和一些重要将领,赎金的事可以尚量》他就怕汉人皇帝,完全没有商量的机会。

        ,陛下我说错了,大单干原意付出匹验马和五万头牲口,归还三千名汉人

        俘来换回楼烦干等人。”奇力急忙改口道。

        “这尹稚斜好太的手笔啊”如里实在劝隆李封之前,刘彻是绝对不会老虑归还俘虚的好不容易抓获的楼烦王,放回去后不是绯续成为汉室的心腹太患吗,搞不好那天会再次卷重来,不知道又要牺牲多少将土才能将他再次歼灭,刘彻才不会王这种事。

        重来,不知道又要牺牲多少将土才能将他再次歼灭,刘彻才不会王这种事

        旦是如今,这楼烦干李封已经认祖归宗,刘彻反而到希望他能回到楼烦部族,策反更多的假装思老了一下,刘彻便开囗说道,“回去告运你们大单干,如里果他能付出一万匹战马十万头牲口,归还一万名涅人俘虏的话,朕倒是可以老虑考虑,让楼烦王回到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