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在线阅读 - 629、小银鱼呢?!(第一更)

629、小银鱼呢?!(第一更)

        上万套青铜盔甲的运输成了重中之重,所有人都明白这上万套青铜盔甲的价值,一群身手敏捷的高防战士去打没有护甲的选手,不出意外的话都是平推。

        一般情况下对付这种重甲部队用元素系的觉醒者最好,毕竟你重甲挡的是物理攻击手段。但是又有几个组织能组织起如此庞大的觉醒者队伍,还有着如同军队的令行禁止纪律?

        一辆辆运兵车由陈百里亲自押运至京都,一堆盔甲需要一个A级来守护便可以看出天罗地网对它的重视程度了。

        所有道元班学生都自觉的把盔甲脱了下来交给汇总人员,而大家的功勋也都记录在册。

        曾有女生为喜欢的男生买下盔甲,男生们也不会顶着所有人的目光把这功勋贪下来,当然肯定会有人动心思,但是真要那么做了,以后也就不用做人了。

        虽然买盔甲的时候大家都嫌贵,其实一套盔甲或者功勋远不止50万,可传统思维导致大家还转不过那个弯来,直到他们拿到功法和军衔的提升时,当初抱怨过青铜洪流的每个人都开始感谢他们……

        莫成空等青铜洪流的成员终究要各自回到自己所在的修行学院,但是仅仅这十多天的时间,青铜洪流这个名字便已经成了每个人的荣誉。

        这次是所有道元班学生的集训,所以大家都知道青铜洪流在安全岛上的荣耀,回去以后只需要提一嘴自己是青铜洪流的成员,那都得昂首挺胸。

        “树哥,此次分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莫成空带着一大堆青铜洪流的成员与吕树告别。

        吕树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保重吧。”

        吕树和吕小鱼两个人迅速离开了罗布泊营地,陈百里这边给他们俩人准备的是专车。

        他们要前往附近的省城然后等待一班回豫州的飞机,吕树和吕小鱼没有老老实实的呆在酒店里而是爬到了高达几十层的酒店楼顶,小腿悬在天台外面,此时正好夕阳垂幕,安宁静谧。

        “吕树,我的小银鱼呢?”吕小鱼平静问道。

        “哈哈当然是在我这里了,这还在外面呢咱们又没有餐具,生的又不能吃,别看了,”吕树打着哈哈想要蒙混过关,现在就算想要找到一条比较相似的鱼也很难啊,这可是无人区!

        “你拿出来我看一眼,”吕小鱼平静说道。

        “你还不放心我嘛,”吕树故作不悦道。

        “对,不放心。”

        “嗯,鱼被混沌吃了……”吕树惆怅了,吕小鱼根本就是软硬不吃啊。

        这时候吕树还要小声介绍一下混沌的背景和由来,临到最后才一副万般无奈的样子说道:“其实我也没想到它会忽然醒过来吃掉那条鱼啊……”

        “嗯,”吕小鱼点点头示意她明白了。

        吕树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小鱼你最通情达理了……”

        话还没说完便听吕小鱼忽然说道:“小银鱼被那个什么混沌吃了,那你让我把混沌吃了就算没事了。”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那个是神水所化,它成为器灵前的本体有一丝妖龙血脉在而已,它现在其实严格意义上讲并不算是真正的活物……”吕树解释道,大致意思就是这玩意它不能吃……

        “吕树啊……”吕小鱼忽然情绪低落起来:“我在集训里认识的一个女孩,死在遗迹里了。”

        吕树忽然沉默了一下:“其实我们总要面对这些的不是吗。”

        “我也不是跟她关系特别好,”吕小鱼低头小声说道:“她笑起来还挺好看的,见到我总会说小鱼啊,我这里有零食你要不要,我们都没说过几句话,倒不是特别难过,就是觉得她死在这里,家人该多伤心啊。”

        吕树忽然想起曾经谷口文代在庭院里对自己九十度鞠躬说的话,他也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可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

        “吕树你变了,”吕小鱼认真说道:“这次是真的变了。”

        吕树沉默许久,似乎有一张温暖的网正在捆缚着他,并不是要他无私,也不是要他奉献,只是那些人用自己的行动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让他终于明白其实人与人之间不该有那么多的算盘,总要心怀赤诚。

        总有事情是他需要去做的,想做,就去做。

        吕树忽然笑着揉揉吕小鱼的脑袋:“你也变了不是吗。”

        “吕树。”

        “嗯?”吕树转头看向吕小鱼。

        “谁都可以死,你不行,”吕小鱼说道。

        “小鱼啊,”吕树坐在27层楼顶天台边缘看着夕阳终于落入城市的尽头:“我们谁都不能死。”

        ……

        京都刘海胡同四合院。

        石学晋正坐在躺椅上捧着手里的线装书籍,旁边的聂廷忽然递过来一份文件,里面不是什么重要的信息,石学晋一眼瞅去赫然全是此次遗迹之行吕树所做的一些事情。

        里面没有提到黑色盔甲,却将吕树遗迹之外冲进洞窟解除后患、在遗迹中组成青铜洪流分担防守压力、孤身一人进入海底的事情记录的清清楚楚,这必然是一份出自陈百里之手的文件,不然其他人不可能知道吕树在海底发生的事情。

        石学晋看了之后微笑道:“菩萨心肠,没说错,金刚手段,也没说错,只是这小子为什么会挨雷劈?”

        “他挨雷劈你很意外吗?”聂廷平静道,在聂廷看来那货干的事情、说的话,早特么该挨雷劈了。

        “哈哈,不要说气话,”石学晋想了想说道:“我们曾经讨论过天劫之事,这雷霆怎么看都更像是天劫,有些生灵蜕变时会引来雷霆,而人类好像天花板更高一些,我始终认为A级的顶端是一定会招惹来天劫的,逆天改命必定会引来天道意志的关注。所以我觉得吕树自己招来天劫不现实,可能是他那时候身边有什么生灵蜕变了。”

        就这么几句话,石学晋就将可能发生在吕树身上的事情给推断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