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在线阅读 - 1102、你怎么发现我的?(第一更)

1102、你怎么发现我的?(第一更)

        樱井弥生子来到国士馆大学的事情就像是一波一波的海潮,不停的拍打着国士馆大学学生们的脑神经。

        然而大家想象了太多可能,比如樱井弥生子准备代表神集与国士馆大学达成合作?又比如从国士馆大学选拔人才?反正都是点高大上的事情吧。

        毕竟樱井弥生子的身份背景决定了学生们对她的猜测,然后这背景忽然崩塌。

        谁能想到神集之主樱井弥生子来国士馆一趟,竟然是为了拥抱一个男生?谁又能樱井弥生子现在会像小女孩一样呢。

        这种感觉,简直爆炸……

        吕树有点无奈,人设说崩就崩,还讲不讲道理了?

        他好奇的小声问道:“你怎么发现我的?”

        樱井弥生子的目光往吕树的手上撇了一眼,吕树当场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手上还带着易拉罐的拉环。

        其实在早上樱井弥生子见过斋藤铃之后就告诉千叶真寻,吕树可能来了。

        千叶真寻和樱井弥生子其实都知道吕树有改变模样的能力,所以千叶真寻就开始下意识的留意新的面孔……

        然后今天早上梶山弘志出现在教室里,还说话那么噎人,千叶真寻下意识的就看了吕树的手指,然后看到那枚拉环。

        很多人关注北欧那场婚礼,关注的是卡洛儿与吕树到底杀了多少人,而樱井弥生子和千叶真寻则关心的更具体一些,他们关心的是吕树这个人,樱井弥生子甚至专门派人去过欧洲走了一趟,获得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比如找到了那位见证婚礼的神父,比如知道了这枚拉环……

        吕树就觉得自己也不能因为一句话就崩了吧,这样想着,吕树还觉得这次崩的过程,大概还能接受吧,至于梶山弘志能不能接受那就不知道了……

        原本的小透明梶山弘志在这一抱之后就成名了,想不出名都不行,吕树甚至感觉这件事情可能会上新闻……

        就在这一刻,藏在家里不能露面只能追剧的梶山弘志忽然接到了钟玉堂的消息:今晚8点港口有人接应你和你父亲,欢迎回家……

        这不回家都不行了啊,梶山弘志这个身份现在太耀眼了!

        梶山弘志忽然还有点小激动,吕树也许会为他考虑,担心他没了这文凭怎么办,然而对于梶山弘志来说他更希望的是回到那一片故土。

        而且他知道,他的父亲早就想要回去了。

        而且生计方面真的是吕树多虑了,天罗地网不可能让梶山弘志父子饿着,而且他们在国内的存款早就超乎他们自己的想象了,那是梶山弘志的父亲用命换来的东西。

        谷口文代是已经不想回去了,而梶山弘志父子却不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梶山弘志还有点感谢吕树的到来,只是连他都想不通,为何樱井弥生子会跑到国士馆大学去主动拥抱对方。

        梶山弘志并不知道吕树的身份,他只觉得这个世界有点荒诞……这特么来的真是位大佬啊,别人来潜伏就是拿走点情报,这位大佬来,直接把神集那位领袖都准备拐跑了?

        这一刻,梶山弘志对吕树的钦佩,已经难以言表……

        不过这个时候梶山弘志还有一件更加值得激动的事情,那就是冲田美惠也在拥抱的现场。

        其实梶山弘志觉得冲田美惠的选择并没有错误,自己没有更好的物质条件那就理应放手,可是冲田美惠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到女生之间四处宣扬,让梶山弘志非常憋屈。

        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法回应这种事情,也不愿意回应,可是这一刻他想象到国士馆大学里面的场景,忽然有点感谢吕树,就像是吕树为他前面的那一段有点失败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虽然主角压根不是自己,但他喜欢这个结局。

        该走了,不用再留恋,梶山弘志决定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问问,这次是哪位大佬来了,等对方回国之后要感谢一下的……

        这一刻樱井弥生子身后的冲田美惠与其他女同学都是崩溃的,在前几分钟他们还对梶山弘志非常不屑,可是现在呢?

        女人相轻这句话并不绝对,但大部分情况是这样的,但是面对樱井弥生子,说实话冲田美惠她们真的连相互比较的勇气都没有。

        樱井弥生子眼睛亮亮的看着吕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里。”

        吕树苦笑,今天这阵仗真的太大了,人设不崩也得崩,之前吕树还在想也不知道樱井弥生子还记不记他们之间的情谊,结果人家直接玩了个大的。

        一行人离开法学部,坐上神集的车队风驰电掣的驶离国士馆大学,吕树一看这车队行驶的方向就知道,这是要去桐原家武馆了。

        千叶真寻也在车上,樱井弥生子忽然问道:“昨天晚上在武馆围墙上偷窥我的人是你吧?为什么都看见我了还不相见?”

        吕树无奈道:“现在有吕宙来的奴隶主在打你的主意,我不想打草惊蛇啊……咳咳。”

        这时候樱井弥生子似乎无意间解开正装里面白衬衣的一枚纽扣,仿佛车上很热似的。

        樱井弥生子好奇的目光投向吕树,吕树故作没看见似的继续说道:“而且东南亚那边的奴隶主都在往这边赶过来了,很有可能有数名A级到场……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

        樱井弥生子笑了笑:“老师,您都已经来了我还需要害怕吗?”

        吕树听到这称呼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仔细想想这叫法确实没啥毛病啊,自己确实教过樱井弥生子剑道来着。

        可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然而这时候樱井弥生子压根没工夫去想什么对付奴隶主的计划,只是内心的雀跃让她无暇去管别的:原来吕树真的是发现自己有危险,于是来保护自己的……

        这个时候,樱井弥生子亲自到国士馆大学拥抱一个男学生的事情已经在整个东京蔓延开来,甚至向着更远的地方扩散着。

        这件事情的影响力之大,已经超乎了当事人的想象。

        ……

        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