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王饶命在线阅读 - 30、太客气了!

30、太客气了!

        洛城外国语学校以前专门建了一栋大楼,叫做语音楼,里面全是外教,每个班级都有定期的外教课。

        后来因为外教的工资太高,而且外教也不是很吃香了,所以这个项目就停了,教学楼也空了出来。

        吕树估摸着,道元班很有可能就设在那栋教学楼里吧。

        且不管外面的世界将来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当下洛城外国语学校里的每个同学,恐怕最期待的就是各自的班主任来宣布入选道元班的名单了。

        大家心里猜测的答案就是官府掌握了某种通过血液来测试觉醒者的手段,所以在体检之后,名单顺理成章的出炉了。

        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学习成绩的好坏,没有高矮胖瘦,没有家庭贫困或者富有,每个人都有希望。

        这就好像是大家忽然瞬间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管你爹是什么官,什么公司的董事长,老天爷在这方面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吧?

        这种想法是一种主流,也正因为人人都觉得自己可能觉醒,才会到这觉醒者的话题如此火热。

        大家羡慕已经成为觉醒者的人,然后期盼自己也可以。

        但吕树知道,这世界确实不公平,哪哪都不公平。

        如果他没有洗髓果实,他的修行速度恐怕要算的上很慢了,必须不断的积累自己负面情绪值,这样才能快速提高实力。

        但有了洗髓果实,他就要面对最现实的问题:资质。

        每个人的资质真的是不一样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就像是智商和天赋一样,真的有高低之分。

        吕树想了想,直到现在也没有黑风衣找上们来带走自己,那自己的血液应该是没有太大毛病的吧,看来自己当时把所有星辰之力锁在星图里是有用的。

        但是,自己能进那个道元班吗,那个道元班会教授什么东西呢?

        如果名单上有自己,自己进还是不进?

        肯定要进的,从常理来讲,大家都想进,你却拒绝,要么脑子有问题,要么其他地方有问题。

        从修行方面来讲,如果可以到一个地方借鉴官府已知的经验,减少自己摸索的过程,这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啊。

        现在吕树一直苦于自己只能黑灯瞎火的修行,连个可以参照的人都没有,这样倒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累啊。

        而且既然那些人没法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那自己去那里也很好隐藏吧。

        跟着大流混经验,然后自己玩自己的,总有种闷声发大财的感觉,吕树喜欢!

        他一边琢磨这些事情一边写着习题,一心两用照样两不耽误,眼瞅着身边的那些人都开始互相吹捧互相谦虚了:“你肯定能上名单!”

        “哈哈,没有没有,肯定是你!”

        真特么虚伪啊,吕树摇摇头。

        结果这时候叶玲玲看了一眼还在写卷子的吕树说起了风凉话:“学习好又有什么用?时代不同了,有些人终究会被淘汰。”

        吕树瞥了她一眼,这句话他不太认同,什么时代你都要有做基础建设的人干活吧?不然你让觉醒者去给你打地基修下水道?你也真看得起自己了……

        而且你这一副马上要觉醒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个时候,石青岩夹着教案走了进来,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带着黑框眼睛的年轻人,这年轻人笑起来还蛮和煦的。

        其他人或许不认识,可吕树见过他,正是大年夜初雪的那天晚上,追捕梁澈的两个黑风衣其中之一。

        该来的还是来了啊,对方就安静的站在那里,吕树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磅礴的力量。

        石青岩看了一下台下的学生:“市里决定在我们学校成立一个道元班,集中全市的特长生进行统一的学习,培养他们的特长,我身边的这位,就是道元班未来的班主任了。”

        所有同学面面相觑,这位就是道元班的班主任,那岂不是说,他也是一位觉醒者?!

        石青岩打开名单:“那我现在念名单,名单上的同学在教室外面等一下,你们道元班的班主任有事情跟你们说,从明天开始晚上7点前就要去道元班报道了,不过,正常的文化课还是随班里上的。”

        所有同学的眼睛亮了起来,腰板都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这对他们来说就是最重要的时刻!

        “刘里,”石青岩念一个名字就会停顿一下,等待这位同学出去,而第一个念的,就是高二3班的班长。

        “李清玉。”

        “袁领起。”

        每念一个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人就会一阵激动,以至于脸色出现一阵潮红,太激动了!

        就连走出教室的时候都昂首挺胸着,好像生怕丢了觉醒者的脸面一样。

        但是越往下念,剩下没有被念到的,就更加担心。

        谁会是下一个呢?刚才有人问了隔壁那些班级,一个班也就大概四五个的样子,最多的一个班也才6个,甚至有些班级只有3个,这是不平均的。

        自己班级里会有几个?

        现在出去的三个,还真是平常大家觉得最有可能觉醒的那一拨人,这一波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气质突出,难道是基因好?

        之前大家觉得老天爷是公平的,现在忽然意识到,好像公平并不存在,这些人平常就更加有存在感,现在还是。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己恐怕是选不上了吧,有人灰心丧气的想到。

        不过有一点安慰的是,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呢,又不是光自己一个人选不上,尤其是那个吕树,成绩那么好,不一样没用?

        想到这里就有点平衡了,人性就是这样的。

        石青岩念到最后一个名字:“吕树。”

        全班忽然寂静了,就仿佛所有人都纵身一跃坠落黑暗无边际的深渊,冰冷刺骨。

        “吕树?”有人甚至出声疑问,仿佛对这个答案充满了质疑。

        “对,是吕树,”石青岩点点头:“好了念完了,其他人继续自习。”

        石青岩念完以后发现吕树那边半天都没有起身:“吕树?”

        此时吕树在看自己正被刷屏的收入记录,+411、+419、+577、+177、+99……

        同学们真是……太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