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剑啸在线阅读 - 第165章 箭射李客

第165章 箭射李客

        “李师兄,怎么办?”

        一名李客的跟班弟子走到他身边,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听得到。

        宇文啸再一次刷新了现场众弟子的震撼,以一个剑气三重天地的实力竟然可以弹指间完败两名四重剑气的弟子和两名五重剑气的弟子,这让他们这些人深深感到了宇文啸的可怕。

        宇文啸,他们大多数人都知道,一个到圣元宫才短短四五个月的弟子,以童光泽学道弟子的身份来到了圣元宫,在天牢中差点被格杀。就是这么一个半路出家的学生,竟然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背熟九级符文,而且成功地绘画出五级符文出来,更是凭着自己的私下无师学习,剑气练了出来,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剑气达到了三重天地,元珠还兑变了一次。

        现在宇文啸的公开实力已经被认可为三重剑气了。

        一个传奇一般的未来之星正在冉冉升起,使得他们这些圣元宫所谓的精英弟子根本抬不起头来,让他们这些自以为傲的显赫家世丰富资源感到了乏力,几乎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出路了,因此在他们心中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也正是这种感觉使得他们开始反视宇文啸了。

        “嘿嘿嘿,不急,还有重头戏在后面呢!”

        李客淡淡一个微笑,嘴角酒窝处挂着他心底的微笑,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看戏,他又看到宇文啸愤怒的目光了,那边的秦凤凰显然成了宇文啸要重点照顾的对象,可能她也危矣了。

        人群中的秦凤凰再次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四个被宇文啸内劲火焰伤害的人再次找到了她,希望她能稳住他们体内的内劲火焰,自然是能够清除更好了,至少让他们不再那么痛苦。

        或许习惯了众星捧月般的感觉,秦凤凰居然没有注意到宇文啸的愤怒目光。

        早上堵杀他的三个人秦凤凰、南宫云、朴正,宇文啸已经彻底把南宫云和朴正的战斗力暂时给废掉了,只有这个秦凤凰还在活蹦乱跳地扮演着救世主的角色,这让他再次怒火升腾。

        “朴方,你又打算走了?”

        宇文啸把愤怒的目光从秦凤凰那儿挪到了朴方这儿,她扶着朴方正打算从一边走出去,没想到又被宇文啸给堵在了门口,而且这次宇文啸的眼神中充满了冰冷,她自然知道为什么。

        “宇文啸,我哥哥被你伤害成这样,你还想怎么样?”

        朴方的眼睛都是红的,完全就是一副受尽后妈欺负的委屈孩子,她竟然忘记了是她刚才当众宣布宇文啸是偷窥她洗澡的那个人,也忘记了正是她的这句话让宇文啸成了众矢之的。

        “哈哈哈!”

        宇文啸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里带有太多的怒极而笑的味道了。

        明明他是受害者,这话听起来他怎么成了欺负良家少女的恶贼了?

        反观这个伤害他的人,一副我见犹怜的柔弱模样,这世道真他娘的成了黑社会了。

        “朴方,你不觉得你的话跟你哥哥的话一样可笑吗?”

        宇文啸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步伐越逼越近,那天早上从朴方身上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的那点不好意思俨然荡然无存了,他现在怎么看这个朴方都不是他应该不好意思的主儿了,浑身的战斗力在飙升,飙升到朴方的小脸蛋红扑扑的,飙升得朴方一颗心脏噗通噗通跳荡得非常厉害,受伤的脑袋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那天早上的镜头,似乎还有宇文啸的影子记忆,以及她的衣衫褴褛镜头。

        自从那天早上被宇文啸打伤了她强行解印的战灵,她的脑海中就出现了混乱,尤其是那天早上的记忆镜头她几乎想不起来了,这也是宇文啸屡次见到她她都若无其事的根本原因。

        “算了,你走吧,今天真正要我命的人又不是你,权当再做一次不该做的事,你走吧!”

        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外,宇文啸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令得意乱纷飞的朴方一阵的愕然,也令得现场听到这句话的人一顿的茫然,信息量太大他们表示没怎么听懂。

        “小心!”

        朴方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后面一条冰棱恍若一条银蛇砸到了宇文啸的后背上。

        太过突然了,宇文啸的后背当时就塌陷了一角,他体内顿时出现了一股凌厉的冰寒气息,就好像一根根的金针一点一点地扎着他的神经,金针走过的地方他的血液就被冰冻了一分。

        不用想肯定是秦凤凰的所为,冰棱的威力早上宇文啸就体验过了。

        更何况还是在这种不知情偷袭的情况下,宇文啸可是用他的身体生生扛住的。

        “宇文啸,你还真把云盘山当成你家了!”秦凤凰眉宇间都带有一股仙气,仿佛间她是主持天水域正义的天使,“你亵渎偷窥朴师妹洗澡,竟然还在这里威胁朴师妹,你罪当诛!我秦凤凰作为云盘山大长老之女,自然有匡扶正义让你等恶人伏诛的责任,我定不能容忍!”

        宇文啸缓缓中擦掉嘴角鲜血,正是秦凤凰刚才的冰棱造成的,强行真气逆行把秦凤凰的金针一点一点给推出去,眼睛的余光看了那边正义凌然的秦凤凰,一股焚天之怒燃烧,本来因为她爹秦柏的事而心存的一点愧疚彻底不见,把这个天之娇女彻底拉到了他的眼前。

        “秦凤凰,我宇文啸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可是也不是一个好欺的人!”宇文啸的语气越来越冰冷,煞气也是越来越重,“你当真以为你是秦长老的女儿,我就不敢动你了?”

        “哼!”

        秦凤凰天之骄女的骄傲展露无遗冷哼一声,她的冰棱自动展开,一只若有若无的冰凤凰成形,一股冰属性的能量散而出,让它附近的人都感到了寒冷,“你已经中了我的病毒,还敢如此大言不惭?须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了点修行就真的以为你是天下无敌了?云盘山远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纯粹的井底之蛙你还没看到更广阔的空间!”

        “冰元加持!”

        在秦凤凰的催动之下,四周的冰元素以旋风的形式出现了一团又一团,全部以肉眼看得见的度融入到了她的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凤凰之上,顿时冰凤凰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恍如中一只浴冰而生的冰精灵出现了,它鸣叫着舞动着姗姗而来,带动起四周的冰冷空气以它为中心旋转。

        “你说的没错,云盘山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你等看似天之骄女想怎么混淆黑白就怎么混淆黑白的地方。我宇文啸的命运不可能任由你等居心叵测之人掌握,今日我就废除你的这个所谓冰凤凰的道果,让你彻底从天之骄女天外仙子谪落到人间吧!”

        宇文啸铿锵有力的字眼入到秦凤凰的心上,不过仅仅换来的却是秦凤凰一个耻笑而已。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就凭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

        秦凤凰瓜子脸上的自信笑容马上就戛然而止了,一把乌漆吗黑的半月形弯弓和一把泛着黑色光芒的金头箭羽出现在了宇文啸的手上,她一眼就看到了这把弓和箭是他秦家的至宝。

        “你……你个贼人,怎么会有我叔叔的贴身至宝后射弓的?”

        “那你要回去好好问问你爹了,你叔叔秦柏的贴身至宝怎么会到我的身上?”

        宇文啸这一刻明白了过来,为什么秦长老要把这把弓和箭忘在他的冰魄玉笛里,根本就是故意为之留下的,他怎么也不能容忍他亲弟弟的贴身至宝在他眼前晃悠,喉咙中有梗结。

        那天秦柏为了博得宇文啸的感动,特地讲了他家族内不可外传的丑事。

        现在秦凤凰又这么一说,前后一联想他就想通了个大概,任随哪个男人也无法容忍得了。

        宇文啸懒得多话,在秦凤凰还在意外的时候,他就把弓箭拉满了,一波波能量波纹自动展开,弓箭竟然还出了咻咻咔咔的声响,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强大的气势让人止不住后退。

        “公子,不可!”

        李九天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跑了过来,身旁还有一脸诧异木然的杜玉。

        刚一出现他们就看到了这一幕,完全一副不可置信的态度,尤其是宇文啸身上的气质,眼神中的光芒,还有他身上的鲜血嘴角的苦笑,以及后背上塌陷的地方,特别是他手中的黑漆漆的后射弓和箭羽,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诧异,甚至诧异中还带有浓浓的震撼。

        为了支走李九天和杜玉,宇文啸特地让毕云涛假传消息说丁老虎有事找他们。

        现场生的事情他们是一无所知,如果知道刚才生的事情估计会震惊到无以复加。

        “嘿嘿嘿!”

        宇文啸嘴角上扬一个淡淡的微笑,他看向李九天的目光中充满了诡异。

        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宇文啸拉满弓的箭竟然转变了方向,正是那边一直都在微笑中看热闹的李客,在众人的傻乎中弓箭离弦嗖的一声,带动着四周的波纹射向了那边的李客本人。

        现场顿时一片的傻眼,宇文啸这箭射得太意外了,意外到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尤其是李客,他脸上的笑容依在,这一刻仿佛间他的笑容被定格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