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修仙游戏满级后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天有大雨,暗流涌动

第三十九章 天有大雨,暗流涌动

        一路过去,尽是大雨。

        叶抚放开了自己的修为,他能清晰地知道路上的哪个人是砍树人,哪个是平凡人。

        在他眼里,那些砍树人身上皆是闪耀着一种奇特的光,光有大有小,便代表着他们的在这黑石城的收获程度。

        一路过去,他见到了身上闪烁的光微弱到难以察觉的人,也见到了璀璨如日光的人。

        他们这些人在寻找着什么。

        叶抚知道,他们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机缘。

        而在叶抚眼里,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其他很多东西都闪烁着光芒。

        牌匾、字画、花瓶、毛笔、发簪、石板、墙砖、甚至是小草、虫子……

        “机缘啊,就是为了这些而来啊。”

        一路过去,他还看到了很多的交易,或是重金买一只普通的毛笔,或是用品相极好的玉佩置换一根手绳,很多很多……

        临到了布衣坊前。

        叶抚站了一会儿,布衣坊现在大门紧闭着,或许会一直紧闭下去。他感觉很可惜,很不值,钟随花挺好的一个老板居然死得这么不明不白,莫名其妙。

        他叹了口气。

        “当真是弱肉强食,草菅人命啊。”

        叶抚继续朝着官府赶去。

        临近官府了,刚转过一个角,他就看到一个瘦弱抱着双腿坐在高墙之下。

        他呼了口气,走前去,走到她的面前,把伞往前倾了倾,为她挡住雨,然后轻声说:“起来吧,地上很脏的。”

        秦三月抬头凝目。

        一双通红的眼睛泪如决堤,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还没站起来,就直接扑了过去,紧紧抱住叶抚的双腿,哭喊起来。

        叶抚摸了摸她湿透的头发,轻声说:“不哭的,不哭的。”

        “钟老板……钟老板她……她被杀了啊!”秦三月悲戚地哭着。

        “老师知道。”叶抚说话尽量温柔一些。

        抱住自己双腿的少女啊,从小就没过过好日子,碰到了照顾她的老乞丐,前不久死了,又碰到个对她不错的钟老板,刚才也死了,还是被人杀的。

        现在,她就只剩下自己对她好了,想着要紧紧抓住。

        “起来吧,地上脏。”

        叶抚搀扶着秦三月站起来。

        秦三月抹了一把泪和雨水,眼神凄楚。

        “告诉老师,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叶抚轻声问。

        秦三月抽泣着说:“那些人把钟老板带走了,也把我带走了,然后……然后他们想把我关起来的,但是有一个穿着黑衣服,看上去跟老师你差不多大人过来说了些什么,他们就把我放了。”

        穿着黑衣服的,跟自己差不多大人。

        叶抚猜想着便是那个明面上城主的儿子,真实身份却是守林人。

        “他们还想着关你?”叶抚皱了皱眉。

        “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都没说就要把我关起来,把我当坏人一样看待。”秦三月说着有些委屈。

        叶抚差不多知道了,大概就是想让秦三月做替罪羊,然后免掉麻烦的调查过程。

        之前便听胡至福说着城里当官的烂到根上了,现在一看到的确是这样的。

        秦三月紧紧地看着叶抚,眉眼柔弱。

        叶抚其实很少看到她这个样子,平时里她都是很要强的,一些做不了的事情也要硬着头皮做,不想麻烦他。

        但是现在,瞧见了她这个样子。

        叶抚抬目望了望前面的高墙,以及高墙旁边大门上挂着的“正堂门”的牌匾,轻轻跺了一脚,那副牌匾咔嚓一声,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缝。

        他呼了口气,轻声对秦三月说:“你把伞拿着,先回去歇着,跟红绡说声,让她看好书屋。”

        “先生你去哪?我不打伞没事的,反正都已经淋湿了的。”秦三月红着眼睛,慌忙说。

        叶抚笑着说:“在我住过的地方,让女孩子淋雨然后自己打伞走,被挂到网上是要被喷出心理阴影来的。”

        “嗯?”

        秦三月疑惑地眨了眨眼。她不懂什么叫“被挂到网上”和“喷”,但是大概知道叶老师要让着自己。

        “但是先生,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儿?”她紧紧捏着冻得发红的小手,看上去有些紧张。

        叶抚将伞扔给秦三月,向后迈了一步。

        雨很大,瞬间将他淋湿。

        在雨中,雾气蒙蒙,叶抚逐渐远去。

        秦三月只是隐约看到,雨滴之间,叶老师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隐约间听见他说:

        “我啊,去把钟老板给你找回来,顺便给那给吓到你的人讲讲道理。”

        什么?

        秦三月朦朦胧胧,迷迷茫茫。她抓着叶抚给她的伞,艰难地迈步。她回头看了一眼高墙,高墙之内,有那个之前笑着说要送给她好看的布的钟老板。

        向前去,少女莫名地想着:要是我很厉害的话……

        ……

        叶抚看着这幽暗的走廊,身上的雨水滴滴答答,浸出一条湿痕来。

        他向前走着,然后转身拉开一扇门。

        一股微酸的味道传来。

        抬目望去,里面有很多张排列整齐的小床,皆是被白布覆盖着。

        叶抚动作很好,没有发出声音。

        他看到,在那最里面的一张小床旁边,一个长着一对八字胡的干瘦男子搓着手,目露灼热。他小心兮兮地揭开面前小床上的白布。

        叶抚熟悉的那个面孔露了出来,眼睛还瞪着,舌头耷拉在一边,脖子红肿。

        那个干瘦男子伸出双手,舔了舔舌头,向那一对丰满抓去。

        叶抚露出厌恶的表情,然后向前一步迈去。

        干瘦男子瞬间错愕了。

        只是一瞬间,面前这具丰满的肉体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对淌着血的,跟手腕分开了的双手。

        叶抚将钟随花的尸体收进小天地,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

        他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

        不过,他不关心,也恶心去关心这种事情。他不知道那个干瘦男子还对多少具尸体做过这种事情,为了让他以后不再做,索性断了他的工具。

        下一刻。

        叶抚重新站在了高墙之外,他抬头望着天空,寻找着。

        不一会儿,他抬起手朝着天空一抓,一道乳白色的气息便出现在他的手掌心里。他叹了口气说:“只是这一次,为了这新世界的生活,仅仅只是这一次,以后就不再做了。”

        手里的是钟随花消散的三魂七魄。

        他把三魂七魄放进小天地,转身离去。

        叶抚很清楚,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不合乎常理,更不合乎他的认知。

        但这一次,他破例了,并且也坚定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便各安天命。

        接下来,他要去讲一讲道理,以一个教书先生的身份去讲道理,讲规矩。

        ……

        徐大人今天恼火极了。

        那在黑石城颇有名声的钟随花被凶杀了,一些民众居然自发地组织起来催他查案,还有那娘里娘气的周若生周公子一边锤他胸口一边哼气说要是查不出来就让他好看,给他恶心惨了。

        他看了看现场,一场大雨什么都冲没了,什么线索都没有,钟随花也没有的罪过人,怎么查都不知道,便是恼火至极。

        便想着让那个目击的少女来顶罪,结果刚准备关人,自己顶头上司,城主,他的儿子过来后,让他放人。他哪敢用乌纱帽跟城主儿子作对啊,只好照办。

        这不说,刚打算让仵作再去验尸,看看有没有其他没有发现的线索,结果钟随花的尸体被抢了,看守尸体的人还被剁了双手!

        无数麻烦恼火的事情堆在他脑袋上,他头痛至极,便想着去现场在调查调查。

        结果刚出正堂门,走到门口,那门顶上的牌匾忽然断裂掉下来,直接闷头砸在他脑袋上。

        然后现在,徐大人昏睡在家里面。

        他或许没有机会去发现,放在自家堂屋那玉貔貅正站在他床前,张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