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修仙游戏满级后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唯一的希望(求收藏,推荐~)

第七十一章 唯一的希望(求收藏,推荐~)

        胡兰睡着了,不可抗力地睡着了。

        曲红绡知道,这不可抗力来源于大幕规则。有人想要城里的普通人进入安乐乡。

        站在门口,她望着天上那一层浓重的阴云,清晰地感觉到那是一道基于某种规则的屏障,可以避免有人直接从外面观察到黑石城里面的情况。

        然而,这种事情是不合规矩的。

        “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在守林人的预料范围内啊,一直以规矩为称的守林人,也有这么不守规矩的一天。”

        曲红绡想了想,进屋走到床前,看着胡兰,如自语一般说:“我想,师妹你应该也不愿意错过今晚这么精彩的一幕吧。”

        说着,她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胡兰的眉心,一道乳白色的气息钻了进去,不一会儿,胡兰睫毛便颤了颤,眯开惺忪睡眼,带着起床气,轻轻捏着曲红绡手指,小声喊了句,“师姐。”

        曲红绡经过那晚一剑斩退阴云的事后,对身上浩然气的掌控就越来越熟练了。而且她修得的这份浩然气与普通的不同,可以无视大幕的规则,就像唤醒胡兰,便是她用浩然气瓦解了留存于胡兰体内的大幕规则。

        “走吧,我们出去走走。”曲红绡难得地笑了笑。

        帮胡兰穿好衣服后,这对师姐妹便出去了,只带着一把大剑仙。

        接下来,等待着胡兰的就是世界观改变的整个过程。

        ……

        一路过去,胡兰看到的是光怪6离的争斗,不对,不是争斗,是单方面的碾压。

        她看到一只黑猫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人喉咙抓破,一只青蛙吐出的舌头可以刺穿人的脑袋,一把生锈的菜刀可以自己飞来飞去,一块破布幻化成人的形状,扭扭捏捏地行走,还看到远处有各种各样的光芒激射,有震耳欲聋的碰撞声……

        她看到了许多许多,全都是她没有见过的。一些血腥的场面,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可怕,会让她颤抖到走不动路,惊恐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是无法接受,一夜之间,平静祥和的黑石城生着这样的事情。

        而后,曲红绡毫不留情地告诉她,这将是她以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面对的,到时候,她胡兰将不再是旁观者,而需要亲身参与到其中。

        一开始,胡兰几乎是走不动路的,曲红绡就一直等,等到她能够走了再继续前进。一路过去,不少的奇怪东西,就是平时里的锅碗瓢盆,花花草草,虫鸟莹莹袭击她们,但是都被曲红绡驱散了。

        曲红绡心想,或许这是先生想好的,考验胡兰心性的一个试炼。她没有想着为黑石城生的一切解释什么,就赤裸裸地告诉了胡兰,她所从小生活着的黑石城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不过是一片用来“种庄稼的肥沃土地”,生活在这黑石城里的所有人都只是养庄稼的肥料、工具、庄稼人、水、土地等等。

        最后,曲红绡只是给胡兰传达了一个意念,“修仙界里,强弱区别将会被无限放大,弱肉强食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不论胡兰接受了多少,需要多少时间去接受,能不能接受都是属于她自己的事情,曲红绡和叶抚都掺不得手。这是她要踏上这条路必经的心灵历程。

        而在这样一个世界观一夜溃散重铸的时间里,只有抓住曲红绡的手才能让胡兰感到一丝丝的安心。九岁的她,要走上这条路,需要承受的更多更多。

        在那条街道上,曲红绡看到了被钉在虚空中的周若生,一眼便看出来,她是被大幕规则钉住的,也大概猜到了她为什么会被钉在虚空中。

        经过这里时,曲红绡轻轻抬起头,向天借了一阵风,将周若生从空中吹了下来。

        而在胡兰眼里,就是突然从空中掉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下来,好在她之前被惊吓到了很多次,这次没有惊恐到尖叫出声。

        “为什么?”周若生虚弱地抬起头,双眼无神,怔怔问。

        曲红绡清冷地回了两个字,“我想。”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拉着胡兰离开这里。

        周若生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浑身上下的撕裂感让她几乎使不出什么力来,一路拖着血痕,卖力地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她还不想放弃,还不想任由事情坏下去。这个时候,她还有一丝希望。

        她要去找那位先生,那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

        ……

        升腾在空气中的,除了各种各样粮食的清甜和芬芳以外,还有花地里快要开放的盈盈气息。还有,那么一丝夹杂在其中,扰人心情的血腥味儿。

        院门被敲响了。

        叶抚坐在火灶前,思考着一个问题。

        “如果不给她开门,她会不会流血死在门口啊?”

        敲门声,一声接着一声,从急促到缓慢。

        最后,叶抚还是开了门。他率先开口,“你不用报明来意,我知道你找我干什么。”

        周若生满脸血污,眼睛恢复了些色彩,紧张与希望夹杂在其间。她的声音因为喉咙被震伤而变得异常沙哑苦涩。

        “先生,我知道让你出手解决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帮忙把天上那层屏障打掉。”

        没说一个字,她都感觉喉咙在被刀割。

        “你知道我能?就敢把希望放在我身上?”叶抚淡淡问。

        周若生摇头,“我不知道先生能不能,但我只能把希望放在先生身上了。”

        叶抚说:“先前我就告诉过你,黑石城出问题了,是你自己不上心,也是你们守林人不上心。我本来以为给你提醒已经是我最大的帮助了,现在看来,你们根本就每当一会事。”

        周若生心里悔恨不已,要是那个时候就开始着手处理这个问题,还有机会利用规则提前镇压,但是现在,那些机缘都几乎成形了。

        “我先前以为,守林人在于一个‘守’字,后来认为你们做不到‘守’,便退而求其次,把你们安在‘人’上,但是今晚看来,或许‘人’这个字你们也不配拥有。”叶抚没给好脸色。

        周若生低头苦涩地说:“我代表不了整个守林人,但我知道这次做得不对。”

        “你们一直以为,诞生在大幕之中的机缘就只能属于你们,只能由你们放砍树人资格然后让那些人进来寻求机缘。但是那些机缘本属天生,有自己选择权利,它们选择不被你们掌控,选择冲出束缚进入更加广袤的世界拥有自己完整的一生。而你们也有权利去镇压它们,这本来就是不矛盾的。我不想去评论你们做得对不对,但是,我告诉你,你们守林人做出的选择,就应该要自己去承受这个选择所会出现的结果。”

        叶抚没有卖什么玄虚,直接就跟周若生说明了自己对待这件事的看法。

        周若生看着叶抚,久久无言,最后,即便叶抚说得再明,她还是摒弃了自己的尊严,将自己的金丹、元婴、紫府神魂全部交了出来,虚弱地扶着墙恳求,“东土黑石城大幕守林人丙,以三关一生为代价,恳请先生出手相助。”

        交出金丹、元婴和紫府神魂代表着她周若生愿意以自己的一切为代价。

        天却在这个时候,很看场合地下起了雨。

        叶抚望着那一层灰雾屏障之下阴云落下的雨,心情有些复杂。他一直以为自己看到的周若生只是个站在守林人之下妄自尊大的家伙,却不想她还有这样一份魄力,愿意为了黑石城做出这样的代价让步。

        叶抚沉着声音问:“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这般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若生虚弱到快要说不出话来,为表诚意,她以不受神魂控制的元婴言,“我只是这样做并不是真正的守林人。”

        “说到底,你是为了维护守林人历久以来的尊严。”

        周若生点头。很现实,这是个很现实的回答。她并不是惦记着那些无辜之人,只是为了守住守林人最后的底线而已。

        叶抚伸出手,将周若生的金丹捏住,然后把元婴和神魂拍回去,“我只收下你一枚金丹,我不会帮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没了金丹,意味着周若生道基从此止步,修为再高也无法再参悟出一丝一毫道意。但是周若生她似乎不在意,露出些释怀之意。

        “守林人丙,无比感谢先生。”

        叶抚摇了摇头,招手从梨树上取下来一根带有几朵梨花的枝丫,然后说:“去三味书屋旁边的竹林里,找住在里面的那只食铁兽,用这根梨树枝为代价找它帮忙。”

        周若生愣了愣,“这样可以吗?”

        “放心吧,那只食铁兽还不是你们这几个守林人能够抵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