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虚化龙篇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淮安首富,心黑手辣

第三章 淮安首富,心黑手辣

        清风习习。

        庄冥坐在轮椅上。

        殷明在后推动。

        在人前时,需要做事,他会出声吩咐乾阳与殷明,造成假象,迷惑外人。

        但在独处之时,他则只是一念之间,便能驱使这两具古尸。

        此刻跟随在后的,除却乾阳和殷明之外,还有他的贴身侍女。

        这少女名为霜灵,约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容颜清丽。

        庄府之内,婢女有数十人,而这一个少女,被他定为贴身侍女,则是有另一层原因。

        她并不是府上花几两银子买来的丫鬟,只是三年前的冬季雪灾,从去往宣城的雪路救下来的。

        当年才仅十二三岁,饥寒交迫,饿得面黄肌瘦,浑身脏兮兮的小丫头,如今倒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人也细心,温柔体贴。

        “霜灵,之前教你的那些,可都记得了么?”

        “我都记下了呢,您标注的意思,我也仔细看了。”

        “你向来聪慧,记性也不错。”

        庄冥徐徐说道:“我教你的这些,要细细领悟,今后必有大用。”

        霜灵用力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您教过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我可一直没有忘记的。”

        庄冥微微点头,说道:“下午我要出门一趟,太阳下山之前回来,你替我准备好今晚的药浴。”

        霜灵应了一声。

        ——

        丰城以东,白灵湖。

        今日二月初二,根据丰城当地风俗,白灵湖将有一场盛会。

        庄冥初定丰城大事,耗费了两月心血,也颇疲累,有意散一散心。

        于是与乾阳、殷明、还有孙管事,驾了一辆马车,往白灵湖而去。

        同时也顺道在半途,见一个书生,买一本古籍。

        “这人名为方益,他爷爷曾是个秀才,有几分才学,但三十六岁便病故了,而他父亲当时年少,且资质愚钝,识字不全,在他爷爷死后,家境愈发贫苦,只能迁居在东郊,以打猎为生。待得到了方益这一辈,他虽然有几分天赋,但也有限。”

        孙管事在身边说道:“方益虽读书识字,可学识不足,屡次考试,皆未能中,如今家境穷困,所以想要将他爷爷机缘巧合得到的一册古籍,卖给庄氏商行。”

        庄冥坐在马车上,感受着道路颠簸,微微闭目,似在小憩。

        但孙管事的话,他都听在耳中了。

        “既然如此,检验之后,照价买了就是,又如何出了变故?”

        “公子,此人贪得无厌。”孙管事略有不忿,说道:“他初时只要五两银子,后来听闻您酷爱古物,竟然坐地起价,要二十两纹银。老奴本要将他扫地出门,但那古籍似乎颇有年份,而且老奴翻看过两页,文章笔力不俗,只是老奴眼拙,不知其价值如何……”

        “嗯,也好。”

        庄冥神色淡然,说道:“左右闲暇无事,我也许久不曾来东边赏景,顺道看一看也就是了。”

        孙管事应道:“方益已在白灵湖前方的凉亭等着。”

        庄冥应了一声,便也没有再开口。

        外界传言,他酷爱古物,尤其是古籍,最初便是他授意下属,主动外传出去的。

        六年以来,他在人间之内,扩大生意,壮大势力,聚敛财富,招揽人手,寻求各类天材地宝,奇珍异物,其中也包括了各类古籍。

        东胜王朝之内,在凡尘俗世之间,虽少见修行人出没,但遗存在凡尘当中的一些古籍残卷,倒也并非全是糟粕,不乏有玄妙所在。

        只是有些可惜,在于凡尘之间的多数传承,也基本是残缺不全。

        偶尔得见全本的道书,却也是基础浅薄的著作。

        不过,对他来说,这些古籍残卷,虽然不成体系,但未必没有触类旁通的效用。

        最重要的是,对他来说,用银两能买到的,便不算多高的代价。

        “古来无数典藏,不知是否有着修复丹田的法门?”

        “是否有着豢养神禽异兽,而让我寻得增益幼龙成长的法门?”

        “虽有大海捞针之嫌,但花费不重,也算留个渺茫的希望。”

        ——

        凉亭之下。

        名为方益的年轻人,二十来岁的模样,穿着破旧的白色衣衫,洗得发黄,手里拿着一卷册子,显得紧张局促。

        遥遥见得前方一辆马车缓缓走来,旁边还有两个护卫,他想起贵人的叮嘱,让自己能换得更多银两的谈话技巧,当下却更是紧张了。

        “车内……可是十三先生?”

        “停车。”

        马车停下,车帘掀起。

        内中有一人,从车窗内看了出来。

        方益心中一跳,隐约看见,那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年轻人,只是对方清秀的面容上,苍白病弱,神色冷淡。

        在这一瞬间,方益心中忽然有种苦涩。

        两人年岁相仿,却不同命,对方白手起家,而今已是淮安十六府的首富,自己却还只是个靠着卖出祖上古籍的穷酸书生。

        “孙管事说,你手中的古籍,要价二十两?”

        “不错。”方益说道:“此乃我祖辈传下,当年机缘巧合所得,仅此一册。”

        “要卖出高价,也要看值不值得。”庄冥缓缓说道:“我先过目,翻看两页,你觉如何?”

        “自是应当的。”

        方益上前去,递了过去。

        殷明上前接过,送入车内。

        庄冥伸手接过,翻过五六页,大略扫过,目光微凝,旋即合上,轻描淡写地说道:“孙管事,取二十两纹银,给这位方家兄弟。”

        孙管事脸上露出惊异神色,未有想到古籍才送到公子手上不到三息,公子就答应了二十两纹银的价格。

        “慢……”

        然而就在这时,方益却忽然出声。

        庄冥眉头微皱,伸手拨开车帘,从小窗中看了过去。

        方益的脸上,明显有着紧张局促的表情,但眼神中却闪过一缕贪婪的色彩。

        “我要五十两!”

        “你好大的胆子!”孙管事怒道:“又来坐地起价?你这人简直贪得无厌!”

        “二十两是之前的价格。”方益微微咬牙,说道:“这是我祖辈留下的宝贝,没有五十两,我绝对不卖!十三先生富可敌国,难道这点银两都出不起么?”

        “自然出得起。”庄冥递出古籍,便放下车帘,平静说道:“莫说五十两,就算五百两,于我而言,也不过一笔小钱,但是……我并不愿被人当做肥羊一般,想割多少刀,就割多少刀。”

        “你……”方益心中一慌,此刻心情就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孙管事,取二十两来,他若愿意,也便成交,他若不愿,也就罢了。”庄冥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又道:“殷明,我们走了。”

        “等等……”

        方益忙是叫停下来,他不过是利欲熏心,总想抬高价钱,但真要说来,除却这位家财无数而又酷爱古籍的十三先生之外,恐怕整个东胜王朝,也没有谁愿意花费几十两银子,来买他的这一册古籍了。

        殷明继续驾马而行。

        庄冥没有多加理会。

        他这一次来,主要还是散心,经过凉亭,只是顺道看一眼。

        这里的事情,交给孙管事足够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从白灵湖方向,走来一行人。

        车内的庄冥,隔着车帘,却目光微凝。

        但是殷明停了下来。

        ——

        “五十两银子,也不算多嘛。”

        来人共有六人,当头一个,大概四十多岁,像是个管事,其他人则都是穿着家丁的服饰。

        那管事笑呵呵道:“堂堂的十三先生,富可敌国,连五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真是贻笑大方……对您来说,五十两银子,想必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是在人家这里,可是脱离贫苦的一笔大财啊。”

        庄冥没有说话。

        殷明同样没有出声。

        孙管事露出怒色,斥道:“你是哪家的人,胆敢如此无礼,对我家公子不敬?”

        那管事缓缓说道:“宣城宋家,也是奉命而来,重金求购一本古籍,我家老爷让我带来一百两银子。”

        那个名为方益的年轻人,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孙管事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庄冥坐在车内,神色如常。

        “一百两银子,这本古籍,我宋家要了。”

        宋家管事看向那名为方益的年轻人,含笑说道:“你卖是不卖?”

        方益脸色微变,但却没有即刻出声,而是看向马车。

        十三先生才是淮安十六府最有钱的人。

        这样的人物,一百两银子,算不了什么。

        现在宋家的人,出一百两银子来买古籍,显然是落了十三先生的颜面。

        而前方就是白灵湖,丰城当中但凡有些地位的人物,也都在那边,此时也有不少人频频朝这里投来目光。

        作为淮安十六府的上层人物,名声脸面自然极为重要,想必十三先生定会觉得愤怒,要找回颜面,提高价格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车内却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

        “殷明,该回去了。”

        ——

        殷明拍了一下马匹。

        马车缓缓行驶。

        在极为错愕的方益和宋家管事等人眼中,逐渐远去。

        场中的气氛,略有沉寂。

        ——

        “公子,宋家欺人太甚,他们……”

        孙管事的脸上,满是愤怒,很不甘心。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得庄冥声音平静,缓缓开口。

        “乾阳,把古籍取回来,尸体处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