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虚化龙篇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万般皆下品

第七章 万般皆下品

        清晨。

        庄冥深吸口气,徐徐吐出。

        他已不能再修炼聚圣山的功法,只能运使最基础的养气口诀,养一口真气而已。

        只是,他丹田当年被击穿,伤势至今没能恢复,如今哪怕另换功法,也都不能再踏破养气之上的境界了。

        而被击穿的位置,大约在底下往上七成的位置。

        好比是一个装满了水的水桶,高达十分,但在七分高的地方,破了个洞。

        从此之后,水桶中的水,最多只在七分高的位置。

        而庄冥无论再怎么修行,他体内的真气,也就只能留下养气巅峰境界的七成真气。

        再过多修炼,积累真气,也会由此溢散出去。

        但今天,则不一样了。

        “这本古籍,还真是难得。”

        庄冥手中的古籍,赫然就是方益祖上传下的典籍。

        这是一本人物游记,讲述一个小道士的游方历程。

        但其中却藏了一门法术。

        一般人只能看到故事。

        庄冥本是修行人,他在第一页,便看见了一句口诀,所以他才愿意以二十两银子,买下方益手中的古籍。

        “将口诀拆散,化入故事当中。”

        “著书之人,确实道行不浅。”

        “这书中暗藏的口诀,我花费两天一夜,终于整理清晰了。”

        庄冥看着已经抄写下来的口诀,自语道:“这一门道术,对我还真有大用。”

        这口诀不是修行功法,而是一门道术。

        不算太过高明,但却极为难得。

        此术名为混元一气剑。

        腹藏一气,积蓄中庭,久而用之,经十二重楼,气如剑芒,张口即可杀人。

        庄冥的养气诀,每次修行,都会饱和满溢,白白流失,而拥有这一门道术,就可以把多余的真气,积蓄在体内,必要时候,张口吐出,锋锐如剑,也算有了一分自保之力。

        “积蓄越久,越是雄厚,便能越强。”

        “真是意外之喜。”

        庄冥心情很好,只意念微动,袖中的幼龙,也微微扭动,探了出来,眼神灵活。

        ——

        “公子。”白老的声音,从房外传来。

        “怎么?”庄冥的声音,缓缓传出。

        “有客来访,携一部古籍,三株奇药。”

        “出价几何?”

        “不求金银。”

        “所求何事?”

        “燕城孙员外,其子自恃才高,得罪了府台大人,要请公子出面说情。”

        “这可不是小事。”庄冥缓缓说道:“不过,世事大小,总有解决之法,就看他的古籍和奇药,有没有足够的分量了。”

        “老奴这就请入山庄来。”

        ——

        山下。

        孙员外父子,正在等侯。

        父子二人,均是衣着华贵。

        孙员外年过五十,颇有富翁之态。而他那独子,年未过二十,眉宇间,满是倨傲。

        在父子二人身后,则是几个仆从,各自捧着物品。

        “十三先生喜欢古籍的事情,已经传遍各方,想要求他办事,必要投人所好。希望这本古籍,和这三株药材,值得十三先生修书一封,替你求情。”孙员外神色复杂,叹息道。

        “这人好不讲人情,咱们家与他也算相识,请他修书一封,不过耗些笔墨的事情,就要咱家这古籍奇药作礼。”那少年人颇是不满。

        “上门求人,自备厚礼,这是应当的,何况十三先生本是商人,更是交易而已。”孙员外叹道:“你得罪了人,被人阻了前路,接下来能否仕途有望,却还看十三先生愿不愿收了。”

        “区区商贾而已。”少年人撇了撇嘴,说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待我日后平步青云,官居一品,他从咱们家拿走的,迟早教他重新吐出来。”

        “不许无礼。”孙员外忙是说道:“这十三先生,白手起家,六年之间,把生意遍及淮安十六府,你当是寻常之辈么?”

        “还不是区区商贾?”少年挥手道:“待会儿我不说话就是了。”

        ——

        山庄之内。

        庄冥饮了杯茶,才道:“怎么样了?”

        白老应道:“详细过程,均在此处了,这个孙员外的儿子,考取秀才后,恃才傲物,出言不逊,得罪了李夫人的外甥。后来清点近期名册时,李大人耐不住夫人的话,也就故意遗漏了这位孙少爷,又对下面吩咐了一声,便都无人在意了。”

        停顿了一下,白老说道:“其实本也只是口角而已,不算大事,只是李夫人疼爱外甥,不愿忍了这口气而已,孙家近些时日,找李大人无果,才想上门求公子出面,向李大人说情。”

        原本这种事情,当面问那位孙员外,便也是了。

        但若是这孙家得罪人家太狠,难免要有几分隐瞒。

        事情还是要自家去查个清楚,才知利弊如何。

        若只如白老所说,倒不怎么难办。

        “人情这种东西,自是越用越淡,这位府台大人的人情,可不大好动用。”

        庄冥笑道:“不过若是此事,其实只需让李夫人消气了便可。”

        那位孙员外,并不知道,这李大人有些惧内,平常遇大事会主动抉择,而区区小事,李大人随手而为,自然不会闹得妻子不快。

        孙家一心要求李大人开恩,可算是找错了人。

        “公子?”

        “无妨,先看看孙家的分量。”

        ——

        一本古籍。

        三株奇药。

        “此书有二百余年了,保存完好,颇为珍贵。”孙员外饮了杯茶,笑着说道:“更重要的是,这书的原本,是五百年前,神医李鹤的医典。”

        五百年之久,以凡间的手法,难以保存,想必神医李鹤的原著,早已腐烂成渣了,但这二百年前的抄写版本,也是极为难得。

        庄冥翻看了一下,悠悠说道:“神医李鹤,名传千古,可惜他的医书,早已失传,未曾想到,其实并非失传,而是被人珍藏了起来。”

        孙员外说道:“这虽非原本,却也是弥足珍贵。”

        庄冥点了点头,放下了这一本典籍,看向了其他三株奇药。

        这三株药材,并非绝无仅有,但也颇为珍贵,价钱不低于千两。

        “事情我听说了。”

        庄冥看向孙员外,又看了看那位略带傲气,而又对自己有些不满的孙公子,轻笑了声,点头说道:“李大人那边,我会说上一声。”

        孙员外顿时大喜,忙是起身,说道:“那便多谢十三先生了。”

        庄冥点了点头。

        倒是那位孙少爷,自觉今后前途无量,只是如今家族势弱而已,今次上门重礼相求,对方却如此轻描淡写,还让他们父子在外等侯,心中颇有几分被人看轻的屈辱之感,但答应了父亲,却也只能沉默,一言不发。

        “那一切便拜托先生了。”

        “好。”

        庄冥也没有留下这父子二人的意思。

        当下孙员外便也带着孙少爷,告辞离去了。

        ——

        “公子……”霜灵脸上似乎有些不悦,她从来不曾见过,有谁敢在公子面前,把姿态摆得如此高傲。

        “年少轻狂嘛,总有些的。”庄冥笑着说道:“咱们是做生意的,就算人家姿态再高,也须笑脸迎人。今日虽说他父子上门来求,到底也是一次买卖交易罢了。”

        “可是他……”霜灵想起对方那眼高于顶的姿态,更加恼怒。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庄冥说道:“如今我身份不同,倒是极少遇见这样的人了,以前生意刚有起色,在我面前摆上架子的,又何止一人?他们这些书生,自以为满腹才学,前途无量,从而眼高于顶,瞧不起其他人,甚至于我这淮安十六府的生意,在这类人眼中,也只是他们这些清高学子,不愿经商罢了,否则动些计谋,自然财富到家……但实际上,他们肚子里的墨水,真正动用起来,究竟有几斤几两能用,谁又知道呢?”

        “小丫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白老笑呵呵道:“这小子太傲气,就算真有才学,从他得罪李大人就知道,注定前途坎坷,除非他才学旷世,能一飞冲天,否则的话……”

        白老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这孙家少爷,确实有着几分才气,可惜太过于傲气,他的才气终究支撑不起他的骄傲,日后走不远的。

        庄冥悠悠笑道:“若他今后真能再进几步,入了官场,磨了些棱角,也就没什么傲气了。白老,你替我准备一下……”

        白老问道:“公子要修书一封,跟李大人说一声?”

        庄冥摇头说道:“不必了,我若修书一封,李大人不单会放下成见,还会对这小子稍加关照,替他铺平些道路。按道理说,这本古籍,确实很是珍贵,我修书一封,未尝不可,但这小子,我确实不喜欢,便也不想为他铺路了。”

        说着,庄冥又道:“听说李大人的岳丈,也就是李夫人的父亲,之前得了病症,已纠缠年余之久,目前缺了一味主药,正好孙员外送来的三株奇药之一,似乎药性相当,异处不大,应可替代主药。到时候你让管事的,送到李大人府上,明说就是了。”

        白老点头说道:“老奴明白了。”

        庄冥说道:“三天之后,再从库中,取一支玉钗,私下送给李夫人,提一提这事,也就过去了。”

        霜灵讶异道:“为什么是三天后?”

        白老笑了一声,看向庄冥。

        庄冥含笑道:“先用一株奇药,李大人会承我的情,李夫人也会感念于我,咱们与李家之间,关系又拉近了一层。但此时不宜先提要求,以免显得太过市侩,待得隔了三五天,再送支玉钗私下给李夫人,而提的这件事,也不过小事而已,便不会让人心生抵触。”

        霜灵闻言,方是恍然大悟。

        ——

        入夜。

        庄冥看着这本医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第三十二页,记载着一种奇花,名为玉神花。

        八百年前,云岭山上有传说,曾有樵夫于山中跌落,折断一手一脚,得遇神女,赐予白花一朵,研磨成渣,敷于伤处,手脚皆愈。

        神医李鹤年少时登山,虽不信神女之说,但采得白花一朵,确有奇效。

        此花单独而生,且极为罕见。

        后面则是李鹤查实古史,有七例得到玉神花的故事。

        其中多是野史传说,但正史之中,却也记载了一例,是一位古代王朝的开国太祖,自幼左臂经脉折损,骨骼成长不当,而虚软无力,后来得到此花,才治愈了残疾,中年兴兵,征战马上,而获天下。

        “玉神花……”

        庄冥右手执笔,写了这三个字,字体轻柔,清淡平和。

        而他却又换了左手,同样写了三个字,苍劲有力,笔迹沉厚。

        他将这本医道古典,放在了桌上。

        他左手写出来的字迹,和这本医书的字迹,赫然是一模一样!

        他轻笑了声,抚了抚袖中如云蛇一般的幼龙。

        “宋天元,你到底还是把这本书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