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情花开,开灿烂

第七百二十一章 情花开,开灿烂

        何邪倒是蛮欣赏陈国忠的魄力,他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其实要是真打起来,四个警察还是一样听他指挥,陈国忠是个聪明人,只不过把这件事提前挑明了而已。

        何邪笑道,“我们进去吧,先让王宝有机会引爆炸弹再说。”

        众人一听,都会心笑了起来。

        他们很期待王宝启动炸弹,却发现毫无反应时的表情。

        何邪本以为何金银和断水流已经打起来了,可他没想到的是,他们进去后,却发现了一场狗血的求婚戏码。

        断水流正深情款款地向杨阿丽表白,而杨阿丽也含情脉脉,欲拒还迎。

        至于何金银,则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失魂落魄站在一边,充当背景板。

        断水流:“阿丽,我真的想不到能够见到你。”

        杨阿丽:“我也想不到,我心目中的英雄,会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出现,救了我。”

        断水流:“想起当时的情况,真的好危险。”

        杨阿丽:“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断水流:“虽然这么久没有看到你,但我还记得,你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

        杨阿丽:“你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

        断水流:“你最喜欢吃的是红豆糕。”

        杨阿丽:“你最喜欢吃的,是哇萨比。”

        这俩人说的话,骚的都提不成。

        别说何金银了,就连何邪等五人听得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还不算,两人说着说着,还一起又唱又跳了起来。

        阿丽一甩头发,潇洒回头,情意绵绵唱道:“情花开,开灿烂,情义誓永无限。”

        断水流也一甩脖子,一边向前走,一边深情款款接歌:“夜莺歌,声美曼,吐露热爱弥漫。”

        两人并排,跳出像是推土机一样的舞蹈姿势,齐声高歌:“情花娇,鸟语醉,春色充满世间。”

        然后又手牵手,跳起了伦巴,深情对视合唱:“同相亲,永不分离,我俩爱不变幻。”

        何邪都看傻了,这场景,尬到他一口老血憋在心头,都有些抓狂了。

        这特么什么鬼?

        真这么来?

        他身后四个警察,有的掩面,有的扶额,都开始思考人生了。

        “我能不能扔颗炸弹过去啊达叔?”陈家驹咬牙切齿道。

        “两颗!我怕一颗炸不死他们!”李鹰使劲掐着自己的大腿道。

        “哇,你们看阿银!”马军突然惊呼,指着何金银,“居然七窍流血这么严重?”

        “要是有两个贱人在我面前一边鬼叫一边扭来扭去,我也会七窍流血的。”陈国忠叹了口气,心有余悸道。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然后齐齐颇以为然点头。

        另一边,何金银终于忍不住了,一指断水流悲愤大叫:“放开那个女孩子!”

        浪漫的气氛顿时被打断,断水流皱眉看向何金银,而杨阿丽却浑身一震。

        就是这句话,就是这个声音,和那天带着加菲猫救他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这姑娘也是个睁眼儿瞎,何金银就特么只有一双白球鞋,从何邪认识何金银到现在,这货就一直没换过。

        这么明显的特征,再加上何金银特殊的声线和说话方式,她愣是没看出来也没听出来,搞得何邪后来都不想搭理她了。

        胸大无脑,说的就是这种人。

        “你干什么,发羊癫疯啊你?”断水流不悦骂道。

        “你说谎,你不是个诚实的人,你是一个伪君子!”何金银很激动,冲向断水流,却被裁判一把拦住:“喂,比赛还没有开始,你不要乱来啊。”

        那边断水流更加不悦,冷冷道:“你这个垃圾,我给你机会跟我同台,是看得起你,你不但不感激我还中伤我,待会儿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何金银还没说话,裁判却皱眉对他道:“断水流,你们今天是比武,不是比骂街,注意不要说脏话。”

        “我哪里说脏话了?”断水流冷笑,“你算什么东西,请你来做裁判,是给你面子,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哼!”另一边一个白胡子老头拍案而起,“年轻人,不要太嚣张,我们都是你的前辈,我们肯来看你比武,是给你面子才对!”

        “没错,断水流,要比武就比武,你又是鬼叫又是扭屁股,你卖艺啊?”一个壮汉叫道。

        这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裁判面带笑意,对他道:“年轻人还是谦虚点好,不要再说脏话了。”

        他转过头,又对何金银道:“还有你,控制好……”

        “垃圾!”话音未落,只听身后断水流又吐出两个字。

        裁判顿时皱眉,回过头来:“断水流,你怎么又骂人家垃圾?”

        “你千万不要误会,”断水流面带森然笑意盯着他,“我不是针对他,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裁判勃然大怒:“好胆,你这么说,就是不把我奔雷手闻泰来放在眼里!”

        他大吼一声,突然运劲,顿时身上的衬衫都被劲气摧残成碎片,四处纷飞,露出他结实的肌肉,缓缓摆出一个双龙戏珠的起手式。

        何金银都看傻了,他拍拍闻泰来的肩膀:“裁判,要跟他打的是我啊。”

        “是吗?”闻泰来回头,“没事,我只是很长时间没有秀出我身材了,怎么样,结不结实?”

        “……”

        “除了白一点,简直堪称完美。”何金银违心夸赞。

        “唉,可能是最近做多了美白。”闻泰来收起姿势,“呐,你们两个要打就快点开始,不要再搞来搞去了。”

        “哼,何金银,来吧!”

        断水流潇洒跳上擂台,冲何金银轻蔑勾勾手指。

        何金银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好!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玉面郎君,蒙面加菲猫何金银的厉害!”

        “终于要开打了。”陈家驹长长呼出一口气。

        何邪原本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但就在这时,他突然若有所觉,看向一个正往出走的人。

        与此同时,一辆飞驰的汽车中,王宝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有一个操着咖喱味英语的人道:“boss,我们的人已经确定,那五个人,都已经进去了。”

        王宝淡淡道:“准备好就动手,不用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