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还是凡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匿迹村

第四十九章 匿迹村

        天色刚刚破晓~

        醉汉媳妇起早就奔着西头去了。

        她果真发现西边树林内有一人家,这个地方就算是在白日里也是阴森至极,经不起诱惑的走上前去,见木门开着,便好奇的进去了。

        透过黑纱向里面瞧去,天已经亮了,但是屋里还能看出隐隐泛着黄色灯光。

        见面对墙角站着一中年男人,似乎中了邪一般嘴里一直在叨咕什么,而屋地中间有一女子,作揖求饶,似乎是被折磨了一夜,无力的扶地哀求。

        墙上悬挂的泛旧的壁画,红光闪烁不定,双眼在缝隙正睁的很大。

        嗖

        窜出来一个大火球。

        火球围着,这名女子转了两圈。

        如同细胞分裂一样,拉长了火球,变出一对,又变出四个。

        火球落地围绕哀求女子,团身而起。

        白衣而出,正是那夜晚里的白衫少年,也正是那状元儿郎。

        泛着黑漆漆的魔爪,伸向那名女子。

        锁魂害命。

        窗外之人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觉得应该上前制止并救人,便不管什么神仙鬼怪,一脚踹开屋门冲了进去。

        这三粗身段破门,颇有几分力道,整个门都被撞掉,阳光直射了进来。

        四名白衫之人消散不见,女子得救,而墙角之人瘫倒在地没了呼吸,没过多久此粉衣女子疯癫而死。

        ……

        三年过后。

        救人这名女子却日见憔悴,脸色苍白,无一丝血色。

        ……

        有一天附近村子两名猎户结伴而行,正从林间回家,见远处树上好像吊着人。

        不作议论眯着上前。

        只见着女子嘴里的舌头已经伸出,显然已经没了气息。

        二人见状也不敢轻举妄动,跑去最近屯子找人去了…

        此女子被白衫男鬼纠缠许久,终于忍不住死亡的勾引,上吊自杀了。

        这一日电闪雷鸣的夜晚,这雷声响个不停,如同经过的无数条火车,闪光通亮,照亮了整个村子,黑暗的笼罩持续了四个多小时才停止。

        久久未能平息的怨气,还是没能散去,他杀人成魔,游走人间和地狱之间,吃魂夺灵。

        以怨而厉为气而鬼。

        源头源尾都来自于,状元负有光彩的神话,状元!确实在人们眼里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奢望,从来没有这样的奢望,可是有一个人却是实现了。

        原本内绣的哥哥,变得叛逆,更加的内绣,都是因为他的弟弟!被全国有名的大学以第二名优异的成绩录取。

        钱不见了~

        原本父母是给弟弟上学的学费,可是上学的前一天却无翼而飞,原本以为只是丢了,但事实是被哥哥偷去。

        父母得知后叛逆的哥哥,便去说教,可谁曾想,哥哥居然一怒之下亲自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还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最后被哄出了家门,父亲因为妻子的消失,在加上老大的出走,抑郁而终。

        ……

        就在前一段黑暗邪云的笼罩过后,也不知什么原因,乡亲们相似得了瘟疫一样,都相续去世。

        仅仅几年间村子就荒废了,村子也只有那个酒鬼还活在人世,疯疯癫癫的,在荒废的村子里游走不定。

        之前也有过路的村民,也都失踪,后来被临近村民们认为是一处禁区,再也没有人敢踏入其中,就连警察也不敢触及的地方。

        …

        大雨过后…

        小炅老爸开着那带斗儿的施工车,从破旧不堪的土路而来,颠簸的很是有趣,可坐在一旁的酆生眉头紧锁,颠簸的甚至想大声的喊出来,却又不知道喊些什么。

        车缓缓的慢了下来直至停止,只听见手刹,咔咔咔的一声,到站了。

        跃下车的小炅一声亲切的呼唤:“爷爷奶奶!”

        小炅和爸妈来到了小炅的爷爷奶奶家,酆生也和他一起来了,因为他孤苦伶仃,前一段时间爷爷去世了,戴孝而来。

        两位白发的老人穿着很朴素的衣服,正在砖墙的大门口,靠墙磕着瓜子儿,等着他们的到来。

        小炅和爷爷奶奶抱在一起,笑容是那样的温馨,而在一旁的酆生见到这样温馨的场景,心里不免有些难受,但是还是坚强的忍住了泪水。

        爷爷抬头望去酆生说:“来酆生!这里有爷爷种的葡萄,和苹果,来尝尝。”

        爷爷从墙下的箩筐内拿取一红苹果,在袖口和衣角上蹭了蹭。

        酆生一愣,小炅的爷爷居然知道自己叫酆生,想必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因为他的事,小炅爸妈早就跟小炅的爷爷奶奶讲过了。

        小炅爷爷奶奶种了,不少水果,小炅父母也是趁着假期来采摘的…

        众人被请进砖瓦房屋。

        天色已晚,他们吃完晚饭,聊了会天就睡觉了。

        第二天

        第一束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屋内的红砖地上。

        屋外土路两边种植这带刺的玫瑰,昨天刚下的雨,可又经过大小车辆的路过带起的灰尘,已经完全覆盖在玫瑰的红花和绿叶之上了,压抑的心情随之而来。

        大家都兴奋的起床,只有酆生早早叠好了被褥,坐在床边望向窗外的土街临道。

        ……

        “走啊酆生。”

        小炅的爸爸妈妈去采摘,小炅和酆生因为贪玩跑去了后山抓蝈蝈。

        二人好像没有了疲倦一直在奔跑,跑到土山的顶端。

        森林的光线尽显眼帘,山包平坦的很,而且宽阔,隐隐能嗅到烧纸的味道。

        二人感觉好奇,上前去看,周围散落着很多烧了一半没烧净的纸钱。

        二人也不害怕,奔墓而去。

        墓地有二十立方米,显然是一座家族大墓,高大的墓碑上刻着李氏家族,李某某、妻子孙某某,协同大儿子、儿媳某某和二儿子李某某之墓……

        有两盒烟,几瓶白酒,水果,烧鸡和几束花等等,而且还是新的…

        而不远处还有一座小墓,墓穴三丈内显然已经破旧不堪,情况和方位更加恶劣不堪。

        这里的砂石崎岖,段错凌乱,无完整石头,如同西部郊区,不能再差了,后背山涧无路寻,显然是座绝墓穴。

        在风水学术语中人们常见这样一句话:“入山寻水口,登穴看明堂。”

        就是说风水师在进山寻找阴宅墓地的时候,首先要看水从何处来,又往何处去,同时更要注意穴前明堂的水是什么样的情况。

        充份体现了“水是山家血脉精”的道理。

        这里没有丝丝水汽,看不出来水。

        水来处叫做“天门”,如果一眼望去看不见来水的源头,行话就叫“天门开”,水去处就叫“地户”,如果一眼望去看不见水流走的景象,行话就叫“地户闭”。

        常言说“山管人丁水管财”,而墓地周围的“砂”的好坏优劣则主宰后代人丁是否兴旺?显然这里的砂质恶劣不堪。

        小炅领着酆生寻墓而去,念着墓上面的字。

        在墓周围打量,玩耍片刻…

        二人飞跃下山崖,酆生显然已经很好的驾驭腾云的本领,甚至在空中活跃的程度要比小炅还要好,灵活多变,姿态更是流畅优美,可比小炅好多了,小炅依旧是猥琐不堪呀!弯腰驼背。

        山崖下却又是一片阴森树林,从山上走到这里,也要绕上个十公里,这片森林树木颇高,没多少阳光照射进来,白天还好,还有些野鸟鸣叫,而到了晚上那还真是阴气森森,无任何生机,就连山里的野兽也不敢靠近于此,更别说小炅跑这里抓蝈蝈了。

        但是小炅的好奇心一向都是这样,天色虽然没有暗淡,但在树林里也已经是黑暗之极。

        二人玩耍的来到了被禁锢的区域,显然这里的树木都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奇形怪藤,形态万状,颇有几分谜神的盘龙树的壮丽。

        向深处走去,铁丝网的栅栏仍阻挡了去路,爬满的藤蔓树枝和藤草。

        却是有一处看似有人经过的窟窿,二人没用悬空术,却从这洞穴钻了进去,酆生的孝戴被铁丝刮掉,挂在铁丝网上,自己全然不知。

        虽然栅栏薄薄的几层,通道却是蜿蜒曲折,爬得小炅都不耐烦了。

        二人出来两套蓝色的运动装都已经全是尘土泥巴、和植物绿汁。

        “我一刀劈开他,省的麻烦了,悬空也比这强啊!是谁选的路啊。”

        片刻小炅就笑出了声。

        “哈哈是我。”

        朝着里面没走多远豁然开朗。

        首先听到了小溪流水的声音,走在长满杂草的乡间小路上,望着已经看不清的稻田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破旧石拱桥,在西日的映照下桥对头有一个老人的身影闪过。

        着人及其机敏,见到小炅二人扭头就跑,还没等小炅看清,就不见了。

        天很快黑了,小炅二人虽然经历怎么多,但在这样阴森环境里也是非常害怕的。

        虽然小炅也非常害怕,但在弟弟面前也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月黑风高,小炅举着赫剑照亮,走在村里荒废的集市上,还残留着当年的场景,只是破旧了。

        赫剑挥舞,酆生道:“这是鬼市吗?”

        一句鬼市,吓的小炅是一直挥舞着宝剑,但接下来的一幕,吓得小炅直接扔掉了宝剑。

        六顶旗杆有三十来米高,正在街道旁的屋顶上,上面吊着几十个露这骷髅的干尸,有几处还在流淌着泥水,他们没注意到头顶的杆子。

        当小炅走到第三根处时,泥水从尸体身上流了下来,滴在了小炅的额头鼻头上,小炅抬头眯起小眼睛看了看,只见几条旗杆子上面吊着很多黑影,虽然是看不清楚,看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人体的身影,在微风中咯吱咯吱的摇晃。

        小炅嗷地一声叫了出来,扔下宝剑坐在地下,连连向后蹭去,撞到摆摊的桌子上,见到地面还有一棵白色骷髅头,又是一声大叫。

        酆生淡定的走上前,皱了一下眉,捡起来着火的赫剑握胸前,红光从下照映着酆紧目的小脸上,这时小炅更加的想不明白,指着酆生又是一顿大叫:“你——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可以拿起来着把赫剑?”

        酆生淡然的说:“小炅哥哥是我呀!”

        小炅愣住几秒这才缓过神来,但还是不解,为何酆生也可以拿起来这把赫剑?

        当然可以因为他二人体内原本就是有共同的魂儿,所以酆生并不用开印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起来,也是酆生的资质要比小炅好上太多了,这样轻而一举拿起来了。

        小炅也不多想,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不解疑问道:“这里怎么会有这样多的尸体,是谁干的?”

        一声不明的叫声。

        听的小炅和酆生直发毛。

        酆生诧异:“这里怎么会有动物,这一路上都没见过有什么活物,怎么这里却有动物叫声?”

        小炅见认真疑问的酆生,也只是摇摇头。

        小炅忽然想到说:“难道——是刚才那个黑影?”

        酆生欲扶了一下胳膊上的孝带。

        “我的孝带那?”

        忽然阴森之气扑面而来,阴风阵阵,不一会飘起了浓雾,叫声好像在周围一直叫,给人的听觉就像很多鬼魅在身边游荡。

        一会在后。

        一会在前。

        一会好像在左右两边。

        隐约还在头顶上方。

        小炅酆生二人差异惊吓,不解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