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个妖怪不是人在线阅读 - 第015章 今世篇-天天的回忆

第015章 今世篇-天天的回忆

        啪嗒啪嗒啪嗒!

        熟悉的人字拖声音传来

        沙发上的摸金校尉三人立马起身,对着来者鞠躬:老板好!

        姬璇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穿着粉红睡衣,踩着拖鞋走了出来,摆了摆手敷衍,道:好好好!

        黑大:老二,你分析一下,小盟主跟那个腹黑女会不会发生什么?

        黑二推了推没有眼镜的眼镜:从目前情况来看,小盟主应该是恋爱了!

        黑三:怎么说?

        黑二又推了推没有眼镜的眼镜:小盟主以前可是很怕那个腹黑女的,如今竟然屈服在了她的淫威之下,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黑大黑三挠头:什么问题?

        黑二:憨批!小盟主肯定是喜欢上了那个腹黑女!这都不明白?

        黑大黑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小盟主果然口味重!

        黑三:那我们盟主岂不是小四了?

        黑大黑二:别说出去!懂吗?

        黑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姬璇接了一杯温水走了过来,无精打采,道:你们在说什么?,喝了一口温水盯着他们,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毕竟,这两女昨晚大被同眠,不知道折腾到几点。

        黑大等三人:我们在讨论老板您需要我们做什么!

        不用了,我要继续睡,昨晚睡太晚了!说着又打了个哈哈,抱着保温杯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走回了卧室。

        黑大等三人:好的老板!

        ....

        被窝里......

        姬璇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娇羞道:天姐姐,问你个问题!

        什么?惺忪的天天应声回答。姬璇往这姐姐脑袋上凑了凑,轻声道:就是!为什么你,额,就是那个!

        天天装做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调侃道:那个....是哪个?话中,‘那个’还拖长了语气。

        姬璇闻言撅起了嘴巴,右手呈龙抓手一般,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向天天一对36d袭去,后者愣是如身体触电一般抖了一下,姬璇这才轻笑:你说是哪个?

        天天顿时清醒,睡意全无,一张红扑扑的鹅蛋脸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惊恐,平静下来后,随之讪笑:别想了,据说17岁以后的女孩子都不会再长的!

        姬璇顿时懵了:难道我要一直被那个老女人叫    小    同志?我接受不了!哇的一声就哭了!

        被窝里的下夏:我什么我没听见。。。。

        ......

        中午

        11:32

        黑老大,洗菜去!厨房传来姬璇霸道的萝莉音,带着命令的口气,话中似乎还带着丝丝凉意。

        黑大不明所以,这富萝莉怎么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跟个怨妇似的,不由得再多想,这才大声回答:好的老板!马上来!

        坐在沙发上看葫芦娃的黑二:小盟主,你觉得放水这个葫芦厉害,还是放火的这个葫芦厉害?还是那个如意宝贝厉害?

        沙发上闭目养神等待吃饭的下夏:。。。。。

        黑三:我靠,这个猴子怎么这么快买无尽了?

        黑二:你又玩啥游戏?

        黑三:王者荣耀,我靠!我的蓝!

        黑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疑惑道:你手机哪里来的?

        黑二开始得意:呵!这可是腹黑姐姐看我表现良好才给我的苹果x!

        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下夏睁开双眼一阵鄙视:明明大姐姐看你想打游戏跟犯毒瘾似的,这才给你的吧!

        ...

        饭桌上,一同五人一狗一起用餐的样子格外温馨

        天姐姐,吃这个!姬璇说着,随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五花肉放进天天碗里。

        黑大等人相互目视了一眼:嗯!

        三人一同给天天夹菜:姐姐,您吃!,后者委婉笑了笑,看着碗里看不见白米饭的一堆菜。。

        而在天天怀里的下夏朝着三人鄙夷了一眼

        黑大:小盟主那个眼神什么意思?

        黑三:貌似是认同我们的作法!

        黑二:憨批!小盟主这是鄙视我们。。。

        天姐姐,我听说论道大会取消了,姬璇边吃着饭边说道。

        天天拿着筷子停了下来,回答道:不知道,道盟的事我很少过问。

        姬璇说道:我们也有五年没见了,一会去看长吧!

        好!天天笑了笑,脑海回忆起了14岁的时候,自己与姬璇去扯老先生的胡子那些片段。

        .....

        依旧一身黑色卫衣小短裤的天天,一身白色运动套装的姬璇,带着三个大老粗便朝着道盟学堂去了!

        道盟这所学堂在南陵市的郊区外,里面的学生也只是偶尔去听学,像离城天云,姬璇这些道盟的人也仅仅只是过十天半个月去一次,只有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孩子才经常住在学堂里,而且每年都有新的一批孩童进去,而这些孩子有的是特殊部门带过来培养的。有的则是孤儿,有的则是当地南陵市一些道门家族的后代,但他们都拥有一个修行的前提——灵根。

        坐了两个小时的道盟学堂专车这才到了这个地方。

        天姐姐,走!姬璇挽着天天的胳膊笑着开口,不过天天似乎并不怎么愉悦,姬璇明白天姐姐以前的那些感受,随之傻笑:有书长在呢,并且天姐姐现在这么漂亮,谁敢说不是?

        天天这才抿嘴噗嗤一笑:好啦!

        天天怀里的下夏却发觉了这个女孩笑容的牵强,看来这里给她留下了一些回忆很不好受啊,随即小脑袋往天天怀里蹭了蹭,感觉到了怀里小家伙的动静,天天埋头笑了笑。

        而跟在两女身后的三人

        黑大:话说我们提的这些东西我们能吃吗?

        黑三:这个梨令我口舌难耐啊!

        黑二:憨批!你们想把小盟主拐走的事抖出去吗?

        黑大黑三顿时明白:还是不吃了!

        众人走了十来分钟,总算走到了学堂大门

        嗨!王叔,开下门呗!姬璇一张小脸,对着门卫窗口下那人笑道。

        只见一个拿着报纸,遮住脸庞睡觉的中年人顿时惊醒了过来,一张国字脸,还有着些许胡渣,一双迷糊的双眼望着小窗前一张小脸,反应过来后笑道:三小姐啊,你吓我一跳随之,中年人这才打开了学堂大门,睡的迷迷糊糊的双眼又看到了姬璇身后还有人,疑惑开口:他们是?

        姬璇笑道:他们是我的朋友,这位你不会不认识吧?说罢,右手食指还指了指自己挽着的天姐姐

        中年人看了一会儿沉思起来,脑海里似乎想起了一些回忆,这才反应过来,惊呼道:你是那个拔书长老先生胡子那个小丫头?

        天天莞尔一笑:是我!王叔,好久不见!,说实话,天天刚开始还以为,这位王叔不会记得自己,毕竟这个王叔以前对自己也挺好。

        答对了,可是没有奖励!我们走啦!姬璇嫣然一笑,便挽着天天胳膊朝里走了去。

        望着这两个女孩的背影,这位门卫中年人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孩子也长大了啊,希望那群小混蛋可别生事!说罢,又看向依旧站在原地的三个西装男人,疑惑道:你们......不进去吗?

        摸金校尉校尉三人:进去,告辞!

        黑大等三人却在惊叹:高手!没想到道盟一所学堂的门卫大叔都是高手!牛逼!

        那是自然的,道盟这种培养后辈学习道法,修行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个牛逼的门卫?并且这种门卫,仅仅次于道盟的长老级别强者,实打实的天元境强者,可以这么说,若是想对这个地方不利,至少得需要再来两组摸金校尉,因为,在这学堂里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门卫大叔。

        ...

        天姐姐,现在老先生应该在上课,我们去以前的小亭子坐会儿吧?姬璇对这个姐姐说话,语气中带着一丝愉悦。

        后者闻言笑了笑:走!,说罢,两女便快步向那个枫叶林走去。

        而黑大三人,则跟在两女后面屁颠屁颠走着。

        ......

        这里空气还是那么好啊!天天笑了,坐在石椅的她抬头仰望着这满天红叶,似乎勾起一些陪伴自己的美好回忆,眼光真情流露,嘴角一抹微笑,明眸皓齿,这女孩简直犹如天使一般。

        怀里的下夏见女孩笑的如此舒心,跟上次的笑容一样,第二次见这个最美的笑容!

        姬璇也仰头望着这红火的枫叶,竟如此绚烂,不由感慨:这个季节的枫叶红的还真是跟火一样!

        天天脑海中回忆着一些片段,左手食指还不由勾住自己下巴,随之笑道:以前我还问书长枫叶能不能吃,你还记得书长怎么说的吗?

        姬璇噗嗤一笑,似乎想起了一些好笑的事情,随即,模仿起了老先生的文绉绉口吻,说道:咳咳,昨天你问了我这个问题,今天早上我试了试,味道还行!说罢,点了点头,左手还缕了缕自己下巴没有胡子的胡子。

        姬璇说完,不由得双手捧腹笑了出来,一旁的天天也玉手捂住红唇笑出了声。

        傻眼的下夏:这个老头是逗比吗?

        摸金校尉三人

        黑大捡起一片枫叶看了看,疑惑道:真的能吃吗?

        味道确实还行!黑三咀嚼着嘴里的枫叶,随之说道。

        黑二:两个憨批!

        ....

        枫叶林的另一边

        只见,一个青年睡在枫叶地上,另一个青年,则坐在地上,双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长发青年听到了传来的笑声,望着那边亭子里的两女,随之问道:狗哥,那边那人貌似很眼熟啊?

        躺在枫叶地上一个青年,听到身旁人的话语,双手揉了揉了眼睛,打了个哈哈,有气无力说道:谁啊?

        后者递出一个望远镜,道:狗哥,你看,这位狗哥拿起望远镜看了看,随之讪笑:哟,这个孽种还敢回来啊!

        走,苟呔,去看看这个家伙去...苟戏说罢,起身拍了拍大红色的衬衣,便双手插兜,朝着小亭子大马流星走去,而黑发青年见状,也随之站了起来,跟着这位狗哥向小亭子走去

        ...

        哟?好久不见啊!话语中带着打趣的意思,还有一种调侃的味道,阴阳怪气。

        姬璇听见来声,回过脑袋一看,皱了皱眉,不悦开口:你们来干嘛!

        后者笑了笑:我们来看看老先生,怎么?不行啊?

        天姐姐,我们走!姬璇说罢,挽着天天胳膊大步离去,姬璇知道,这两人不是什么好人,比自己大两届,红衬衣那个叫苟戏,长发那个叫苟呔,两个通灵者,出现在这里,肯定又是来打趣天姐姐的,两个贱人。

        天天没有说话,表情并没有波澜,就这样被姬璇挽着,不过,怀里小下夏却发现了这个女孩眼神中的无力感,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也被下夏捕捉到了。

        被晾在一旁的摸金校尉三人懵了,右手同时挠头:那两个人?貌似?被姬富婆嫌弃了?,说罢,三人也一同跟着走了上去。

        苟呔见两人不多说一句就离去,对着苟戏开口道:狗哥,我们是不是?

        后者愣了愣,片刻后,问道:狗带,你有没有听见一个声音?,苟呔疑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苟戏见这哥们摇头,转移话题开口:走吧,我们是来长的!

        而在刚才,就在姬璇两人离开的那一瞬间,苟戏正要开口调侃,却是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冷声:再说一句,杀你!,苟戏不由得闭上嘴巴,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苟戏已经感受到了这股深入骨髓的杀机,若自己再说一句,出声那人真的会杀了自己。

        一旁的苟呔见狗哥一脸苍白,连鼻吸都有一点慌乱,这才疑惑问道:狗哥,你怎么了?不舒服?

        后者摇了摇头:没事,昨晚貌似没睡好!

        .....

        天姐姐,要不我们先回去?姬璇挽着天天胳膊,轻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担忧,姬璇也明白,天姐姐的身份有些特殊,天姐姐比自己大两届,不过她在学堂里却没有一个朋友,有的也只是经常被人欺负,那个时候的天姐姐很少与人说话,对待任何人都是一张冷漠脸,经常被人嘲笑‘孽种’,因为在他们那些人眼里,魔族的后代就是孽种,就算拥有了人身,那也改变不了体内流淌着魔人血液,在自己认识天姐姐以后,自己成为了她唯一的朋友,后来,天姐姐被一位道盟前辈接走了,这才相隔五年不见。

        天天摇头沉思,说道:我想去看长!

        ....

        当我们修行者在修行到一定境界后,便可以调动这天地间的一股灵气,这股灵气我们可以称之他为灵识,这股灵识可以用来做许多事情,比如,你想要看到黑暗之中的光景,那么,你可以调动这股灵气在这黑暗之中观察....台上一个文邹邹的老者讲诉着关于修行的知识,声音酥厚和蔼。

        台下,一众40来个孩童,平均都在12岁左右,只见一个胖嘟嘟的平头男孩举手提问:先生,那要到什么境界才可以啊?

        老先生右手缕了缕一把胡子,笑道:我们修行者分为八个境界,悟道境    —通灵境—地元境—天元境—通天境—半仙—渡劫—真仙,每个境界分前期中期后期,到开启灵识那个境界只需要通灵即可!

        胖嘟嘟的平头小男孩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天天就在窗外站着,看着老先生一张慈祥的脸庞,一头白发,带着和蔼的话语给这群孩童授课,回想起了自己,那个时候,也是在这间课堂上,天天坐在最后排的角落,老先生讲课的时候,自己因为昨晚下小池塘摸鱼,这才在课堂上打瞌睡,老先生走了过来,咫尺轻轻拍了拍她桌子,她这才醒来迷迷糊糊望着他,只听见老先生说悄悄对她说:昨晚你摸到了几条?,天天顿时打起了精神,因为老先生在后面又悄悄说了一句:今天的课上,可是有关于如何用道法抓鱼的!,因为天天昨晚上,一条鱼也没摸着....

        想着想着,天天哑然笑了笑,书长老先生那个时候,也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就算自己身体里有着魔族的血液,但老先生待自己依旧一视同仁。

        姬璇见天姐姐这般,道:天姐姐,要不?

        后者摇了摇头,说道:不能打扰先生上课,我们等一会儿吧!

        不跟我这个老头子唠叨几句?酥厚和蔼的话语传来,两女听见来声,不由瞥着脑袋看着来者,一身青衫布衣服,一头白发苍苍,身材有些枯瘦,一副慈祥的面孔,眉宇之间有着一股无形的浩然正气,这人除了老先生,还能是谁?

        天天看着老者,一点热泪已经浸湿了眼角,泫然欲泣:先生...我...,不待天天说完,老先生慈祥的面孔笑了笑,道:去我那里喝杯热茶吧,天气有点凉,还穿这么少。

        好!天天哑然失声,左手擦了擦眼角的一点热泪,怀里的下夏知道,这个眼泪,不是难过。

        .......

        屋子里充满一股朴素的味道,大厅左右两侧,各摆放了一个青花釉里红的瓷器,大厅正墙上还挂着一副字—浩然正气—,这字,可谓是龙飞凤舞,行云流水一笔带过,而在大厅正中间,却是席地而坐了六人。

        天天席地而坐,一双丹凤眼波光潋滟,端起茶盏后,茶盖轻叩几下杯缘,抿了一口,说道:先生,这个茶我记得您?

        老先生也同样做着喝茶的动作,娴熟,优雅,见天天疑惑,笑道:这茶不就是拿来喝的吗?

        后者点了点头

        而姬璇也尝试着,跟天姐姐一样的喝茶动作想了想,避免出洋相,双手直接拿起来喝吧。。

        黑大三人却熟练的操作了起来.....抿了一口后,黑大笑道:这茶色油亮清透,味道细幽绵长!

        黑三说道:口感回甘醇和,犹如身处春风之中,清爽,还有一股浓浓的花香。

        黑二抿了一口,道:所以,这应该是指尖花茶了!

        老先生见三个西装男竟然如此懂茶,不由惊呼:三位怎么称呼,竟然如此懂茶?不知三位可懂棋?

        三人抿了一口,同声说道:在下黑大,棋这个东西我们也略懂,略懂!,说罢,还做出一副江湖侠客的抱拳风范。

        姬璇见这三人竟然还会这些玩意,满脸懵逼,抱起下夏就是一阵哭诉:嘤嘤嘤!

        下夏鄙夷:渣渣,只要哥哥我愿意学,什么学不会?

        天天摇了摇头表示无奈:这书长还是这副模样。

        后来

        摸金校尉三人跟这老头儿拼杀了一下午的围棋,直到天天等人都回家滚床单了,这仨还在学堂冲锋陷阵,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

        干!老头儿,你又毁棋!

        失误失误,再来!

        大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