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06章.安装道具

第006章.安装道具

        钟诚还活着的时候,五十六年的光阴算是浑浑噩噩。

        倒是才死球了月余功夫。

        出现的情况,竟然差点就快把他的三观给颠覆了!

        贴在窗户边看着消失在云端的小黑影,钟诚微微撇嘴:“这道姑还真是神仙人物是吧?”心里有点羡慕和另类的刺激:“就是连她都没能发现我这个灵体存在?”

        怎么说他现在,都算是牌位上盘踞着的钟家祖宗,等于鬼魂。

        或许这和系统的遮掩有关。

        钟诚没有深究此事,反而看着屋内的钟家众人,脸色稍稍肃然。

        老三家诞出的天才,的确能在十余年以后带动家族进入飞速发展的情况,或许有机会的话,还能直接让如今的农耕家庭,直接转职为修仙家族都说不准。

        《祖宗模拟器》这款游戏的细节有很多,家族内核更是数不胜数!

        就算加上修仙都没有违和感。

        没办法,不管背景和世界观及力量体系再怎么变,只要有人那就有家族,只要有家族那就有《祖宗模拟器》发挥作用的地方,有底气的情况下钟诚反正不慌!

        从窗户那飘回牌位上,他细细沉思:“不过接下来的发展要跟上!”

        家里的天才还没长成。

        前期的投资和中期的支持,对家族来说还是笔额外的负担。

        如果撑不到天才成长起来,回馈反哺家族的时候,这小小的钟家就会被各种需求给生生拖垮,估计到时候他这个祖宗,就只能黑着脸争取重新让家族建立起来了。

        真是玩游戏的话,顶多当废档处理,可穿越过来的现实哪能如此?

        他可没有再开新档重来的机会!

        眼中闪烁,思维沟通系统:“打开个人数据面板!”

        个人数据面板里的内容,同样已经发生变化。

        最显眼的。

        当然还是在能量栏下方,特地显示出来的阴德栏。

        根据系统的介绍,具体的效果除了每月能够增加1点能量值以外,在每月系统商城刷新的时候,还能出现5栏属于阴德方面的商品道具,可以进行特殊兑换。

        这点要到下个月初才会出现,钟诚心里并没有太过在意。

        目光向下扫过。

        看着道具栏里的东西,他才缓缓点头:“就是这些!”

        虽说刚刚兑换出来的道具,算不得什么珍贵的类别,但对于现在的钟家来说,无疑是个有效的助力:“直接开启家风!安装在钟家本家之中!”

        语气微顿,他的目光扫过面前还轻声嘀咕着事情的三个儿子身上,沉声道:“将单人状态勤奋安装在老大钟谦鞍身上,将单人状态踏实安装在老二钟谦靬身上,将单人状态认真,安装在老三钟谦鞱身上!”这是根据他的想法,而做出的合理分配。

        系统提示音响起,视网膜上的对话框同样出现在钟诚的眼前。

        房间内,原本都在喜气洋洋说着话的钟家三兄弟,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嘶嘶嘶”都是倒吸了口凉气,分别都感觉到自己,似乎多了几分特别的感觉。

        事实上还不仅仅是他们,外面的妯娌姑嫂们同样多了几分变化!

        总的也说不上来。

        心里疑惑,但老三家刚生产完的媳妇还等着伺候,便又忙碌起来。

        钟诚飘在牌位上默默点头:“这样就对了!”家风的涵义就是家族里盛行的风气,哪怕说是群体的状态都行,增加的就是每个家族成员,甘于劳动的态度。

        而单人状态的分配,勤奋给当族长又主要负责田亩方面的老大,踏实给自学木匠活的老二,认真给拥有中级技能牲畜圈养的老三,只要在这个月都忙活起来,状态和自身的优点,就能相辅相成的起到促进效果,短时间内获得技能经验或提高生产效率。

        看着自家孩子们重新出去,整个钟家院落里都忙碌起来的模样,钟诚心里也多了几分感慨:“起码没有我这个老头子以后,家里也没乱,这是不错的。”

        只是他没办法,继续和以前那般,抽着旱烟给乖孙们讲故事了。

        心情稍有低落。

        不过现在能陪伴在家人身边,庇护家族成长,已经还算可以。

        摸了摸眉心:“怎么感觉最近这段时间应该说成了祖宗以后,性格都跳脱了不少?”钟诚的心态逐渐回暖:“仿佛变得年轻了不少这倒是挺奇妙的。”

        或许这和他不必再担心年老的威胁有关,换句话来说就是看开了。

        反正现在就是已经死了的祖宗。

        还能咋样?

        想到这里,钟诚的身形在牌位上飘起:“那芊芊怎么办?”

        来到窗前,他的目光盯着给老三家盖得砖瓦房,直到太阳逐渐西斜,曾经和自己相濡以沫三四十年的娘子,正穿着素袄,拄着拐杖缓缓的在里面走出来。

        似是在老三家的屋里待了很长时间,外加逗弄新孙,花白的长发下,尽管面色疲惫,眼里却带着几分亢奋和哀伤——尤其是在看向钟诚待着的这个屋里的方向时,依稀还能看出年轻时俏丽模样的脸上,愈发的多了些许悲痛,以及对未来的茫然。

        她就是钟诚的结发妻子,钟彭氏,小名叫彭芊芊,比他大了约三岁多,性格外冷内热,执拗的敢爱敢恨,否则年轻那会也不会违背父母,选择嫁给贫苦的钟诚了!

        如今要唤做钟彭氏的彭芊芊,都已经接近六十岁,花甲耳顺的年纪。

        只是本该享享清福。

        却没想到突遭变故,相濡以沫三十余年的夫君,竟然在日子越过越红火,眼见都是这十里八乡里,有名的地主和善人的时候,因为劳累和年轻时落下的病根而去世!

        猝不及防的留下了她这个孤零零的老太婆,每当想起以往只得泪流满面。

        钟彭氏拄着拐杖轻叹:“老头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缓缓迈步。

        她来到放着钟诚牌位的房间:“就狠心留下我这个老东西?”

        推开门,看着正堂上摆着的牌位和前方的香炉,昏黄的眸子里又涌出泪花:“前段时间还给我说开点荒坡地,种上点赤豆和黍子,给我做豆沙包吃”声音呜咽。

        可钟彭氏绝对看不到,钟诚想要靠过去紧紧的搂住她:“对不起”

        他同样泪流满面。

        这时候,钟诚的存在是虚幻的灵魂类型,连说话都听不到,何况抱住她?

        对于钟彭氏,或者说应该被称之为钟芊芊的结发妻子,他的心中才是无比愧疚:“跟着我,你真的没过多少好日子。”钟诚哽咽:“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有才。”

        那是四十余年前,钟诚和官宦家庭出身的彭芊芊因机缘巧合而相识。

        但双方的地位却天差地别。

        钟诚只是个从靠山村来到县城,干些零活的穷苦小子。

        而彭芊芊,却是官宦家庭出来的楼阁之女,从爷爷到父亲都曾在朝廷为官,哪怕官职不高,同样不是寻常小老百姓能够搭上话的高贵家庭出身,何尝是结婚?

        又恰恰是钟诚穿越者的身份,能说会道,没有阶级出身的观念。

        才引起了彭芊芊的注意。

        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在二十余岁的时候私定终身,喜结良缘。

        当然这对彭芊芊的家庭来说是不被允许的,何况当时的彭家的当权者因为党争,爷爷和父亲只能赋闲在家,还指望这个家里的闺女,寻个能支援家里的夫家。

        哪怕找个同为寻常官宦,亦或富贵的夫家,都要比穷苦小伙子要好。

        这叫门当户对。

        等发现彭芊芊和钟诚的事情以后,当然怒火中烧绝不应允。

        甚至做过应激手段,却让两人并未屈服,只得在最后捏着鼻子认下此事——这件事以后,彭家对外就说彭芊芊这个闺女病死,显然打算彻底断了这个闺女的联系。

        钟诚这辈子都困在靠山村没能出去,实际上也因此有几分关联。

        缓缓轻叹:“但这不是我没让你过上好日子的理由。”

        轻轻的摇头:“反而是我的能力有限。”钟诚被晒得黝黑的脸上带着自责:“若是我的学习基础打的好些,多记些语文或化学之类的知识,也不会这样对吧?”

        他没办法评价门当户对的情况到底对还是不对,因为成家立业以后,不再是那个穷苦小伙子的钟诚,同样希望自家的闺女能过得更好:“总归到底是我对不住你。”看着眼前这个依稀能辨别出往日俏丽的接发之妻,钟诚握紧拳头:“现在我的金手指来了,不管怎么样,我会让咱们的孩子们,拥有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