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23章.新任务

第023章.新任务

        从汲水县城来的捕快们离开,并未在靠山村内有过多的停留。

        有些不同寻常。

        就仿佛是行伍里出来的令行禁止那般,着实是让人倍感惊讶。

        没有半点借机敲诈勒索和翻箱倒柜的举动,连应该有的犒劳都不要,便饭都不吃,只是在离开前,那个文书模样的捕快得到捕头卓弩的示意,对前来送行的耆老和里长,单独叮嘱了两句关于控制舆论方面的事情以后,就全员撤离了此地。

        别说那些见吏如见虎的邻里乡亲们有些惊讶,便是躲在街道角落里暗中观察的落魄侠客孙老汉,心里都有些意外:“这群大殷朝廷的鹰犬怎地如此廉洁?”

        还有这些捕快的身份,他微微皱眉:“竟然都是习武之人?!”

        内力还都不低!

        孙老汉用余光悄然撇过那些捕快,并着重扫过为首的那个卓捕头的背影:“刚才看上去,这人的面色有点眼熟啊?”左手轻轻握紧袖口:“动作还有行伍的影子?!”

        他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从京城来的将门卓家人么?”握住袖口的手又慢慢松开,嘴角怅然的笑笑:“可这些和我这个长工又有什么关系?”孙老汉拍拍灰尘转身,朝着钟家院落的方向走去,似是放下了什么:“和我无关,和我无关,和我无关了!”

        昨晚睡梦里出现的钟家太爷,说的那些话还在他的脑海里回荡,如隆隆雷音,现在让他还心中震撼——鬼神来托梦,莫非他还真的不能换个活法,和以前说再见?

        尤其是在昨夜斩杀了那头猫妖以后,孙老汉竟感觉自己似乎破了某个心结!

        “似乎待在这钟家也不错。”

        他呐呐自语。

        不过还在祠堂里,飘浮在牌位上的钟诚,眼前有对话框浮现。

        关于事件任务完成的奖励。

        这让他有点微愣:“事件任务的第二环完成?”明明自己还什么都没干呢!

        刚好这时候孙老汉回到钟家,看着那还是憨厚实诚的模样,钟诚来到窗前眉头皱起:“这发生什么了?”思来想去,他有点懵圈:“难道是昨晚托梦的原因?”

        想到梦里说的那些话,以及现在孙老汉愈发恭敬的态度,钟诚更是懵圈:“不会真以为,我能给他逆天改命,换个活法,相信了我说的话了吧?”这显然扯犊子了,如果他钟诚真有这种能耐,早就给自家子孙用了,哪里能便宜的了外人?

        那样说的原因纯粹是为了钟家的安全,小母牛倒了个立而已,完全是公司里最常见的那种给员工画大饼的场面话,最不负责任的空头支票,压根不能当真的那种!

        于是这落魄侠客,真的相信了这些,连第二轮的任务都给完成了。

        钟诚都稀里糊涂。

        这让他忍不住捂脸:“老实人生气起来会怎么办?”同时还想点根烟:“给当真的老实人许诺的空头支票兑换不出来又会怎么办?”还有不敢想的事发后的结局

        眼瞅着那位落魄侠客孙老汉对自家大儿子憨厚交谈的模样,昨晚威风凛凛杀妖的利索手段,这时候又浮现在眼前:“有点害怕呀”钟诚的手都在哆嗦。

        古人曰的好,鬼扯个谎话就需要鬼扯更多的谎话去弥补。

        说实话。

        现在的钟诚,真的开始慌了——毕竟他懂个锤子的逆天改命和换个活法!

        万一这落魄侠客孙老汉得知真相爆起,整个钟家似乎就有点挡不住——不是说挡不住,是压根就没法挡,连妖怪都特么轻松诛杀在院落里,钟家这群小老百姓?

        钟诚叹气:“算了,反正能骗一时是一时!”看这孙老汉也不是什么好杀之人,现在有五十多岁了,只要活着的时候真实身份不暴露,到时候死了让他去找阴司不就行——明明是汲水县的阴司鬼神在那天晚上许的承诺,现在和他钟诚有什么关系?

        不过要是让钟家再多发展两年,等系统商城的道具和功能界面解锁的更多,能量什么的都充裕起来,或许真的有机会让这个落魄侠客孙老汉逆天改命,换个活法都说不定!

        “反正现在安心当钟家的长工不也算新活法?”

        飘在窗前,钟诚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还是看看新任务吧。”

        二级页面旋即在眼前展开。

        微微挑眉,钟诚有点意外:“嗯嗯嗯?!”

        这任务有点给劲。

        他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就是找个武功传人?!”简单啊!

        自己这钟家十来口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先别在乎资质怎么回事,只要想师门传承的武功不断绝,随便找个人任你挑,哪怕学不会练不好,庄稼把式,也比失传了强来的好对吧?何况武功要分人!德行永远都比资质重要!毕竟学功夫先学做人不是?!

        钟诚满脸正色:“我觉得我们钟家都是憨厚的老实人,孙子辈还有能修仙的天才资质,传承武功之类的事情,我们钟家简直是义不容辞!”这就是天生的传人!

        资质不够德行来凑,反正他对自家的铁憨憨们还是相当自信的。

        轻咳两声。

        忍不住又给自己轻轻来了个嘴巴:“你骂你孩子铁憨憨?”

        钟诚唏嘘的叹了口气:“成了祖宗以后思维的确跳脱了不少,以前还挺稳重,是个啥事都能考虑三四步的老油条,怎么现在和年轻人似的了?”有点不对劲!

        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就是感觉真的是哪里不对劲。

        还有些不符合年龄的别扭。

        钟诚看着旁边自己的牌位无奈:“不会在阴司里还有个我吧?”当时歪倒在地里的时候,模模糊糊的就感觉到了两个阴冷的身影,一黑一白,但没记得清。

        联想到最近的遭遇,连当道士的都看不到他,让钟诚感觉自己似乎不像是传统意义上的鬼魂之流:“更像是某种意识?”挠挠头,这种哲学方面和神学方面的话题他是真的想不通透,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最后都只能归类到这个猜测里去。

        尤其是使用香火界面的时候,还有特殊的某种感应联系到了供桌的牌位上,虽说钟诚能选择切断或不切断,可事实的确如此,能做出判断的并不只有他这个祖宗。

        例如占卜的时候,回答的可不是完全不明白事情真相的钟诚。

        而是系统提示。

        还是供桌牌位上特殊联系的那个,与系统产生了特殊的共鸣。

        钟诚揉揉眉心,看着道具栏里新出现的好东西,轻轻叹气:“还是开礼包吧!”关于系统这方面的设定,不了解内情的他也只能暂时搁置争议,先用着点再说了。

        总不能因为不懂系统细节设定,就傻乎乎的不用吧?

        :感谢大家的打赏!这是第昨天的第二更!今天还有三更!大家的推荐票继续!今天的日推过千明天还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