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24章.家庭会议

第024章.家庭会议

        况且钟诚对事件任务获得的奖励礼包,可抱有很高的期望。

        因为这里边都是好东西!

        例如现在,才刚完成第二环的任务奖励,就是全族性质的属性礼包。

        而在《祖宗模拟器》这款游戏里,效果相当出众,属于极少刷新的高级礼包——就以现阶段的系统商城级别,哪怕每天都能刷新,都难以出现相等的道具来!

        这可是能给全部家族成员进行增幅的好东西!

        还是属性!

        在游戏里的地位,仅次于连新生儿都能增加初始属性的顶级礼包!

        至少在钟诚看来:“这礼包来的很及时!”他是相信家族发展,需要原始积累时期艰辛的打拼好基础的那类创业者,并且有什么资本都会砸进初期的那种人!

        虽说能增幅全族的礼包,等家族发展起来,人丁兴旺的时候使用最好。

        但那时期的家族哪里还会是发展初期?

        就算笼罩的族人会很多,但那会又有谁会在乎简单的1点属性值的增加呢?

        长期规划需要有,但眼前的蛋糕更为重要:“立刻打开礼包!”钟诚的思维沟通系统,视网膜上瞬间弹出新的对话框,将随机属性礼包打开后的结果显露了出来。

        钟诚顿时轻轻挑眉:“加的是体质?”这对现在的钟家来说还算不错!

        按照游戏设定来看,体质这个基础属性的类别细分下来,涉及的就是体能和健康,以及免疫力等体格方面的要素,刚好适合还介于小地主和富户阶段的钟家。

        毕竟现在的钟家众人,还没达到那种能奢侈的脱离劳动的大地主阶段。

        况且最重要的。

        只要增加了体质属性,连劳动效率都会显著提高!

        钟诚很满意的点头道:“刚刚好,再下去段时间,就该忙活秋收了!”增加了体质,到时候早点忙活完农活,休息两天以后,还能再去忙活途角山那边的坡地!

        怎么说在他还活着没飘在牌位的那会,坡地那边都修垦的差不多了。

        秋天撒点冬麦。

        等过冬的时候勤看着点,来年就算收成少,那也是收成对吧?

        反正这现在的大殷朝廷有过规定,开荒出来的田亩头五年不必缴纳田税,又五年的田税还减免,来去就是十年,二十亩坡地能带给他们老钟家能多少粮食?!

        最起码水浇地和林边旱地缴纳的田税,从坡地里凑凑就能抵消了出来!

        剩下的还不是纯赚?

        若是暗中给那位落魄侠客孙老汉找到传人,穷文富武也不是说笑。

        吃的粮食多算一回事,而每餐都要有肉食来补充营养又算另外的回事——养点肉鸡和肉猪之类的牲口,总不能整天喂些能填饱肚子,却没法长膘的草料吧?

        就算不喂正儿八经的粮食,那随便喂点黑豆之类的杂粮总要有的吧?

        钟诚是为儿孙们操碎了心:“我太难了!”

        沉声叹气。

        不过就在这时候,钟家院落里却在开着家庭会议。

        街坊邻居和乡党亲友都已经离开,连雇佣的那五名长工都说今个放假,只有钟家哥仨和妯娌姑嫂,以及两个女婿和孩子们在场,由钟彭氏拄着拐杖来主持。

        说的就是曾经的那些事:“这汲水县城的彭家,就是这样的关系!”

        花白的发丝下脸色失落。

        连说话的声音都很沙哑:“当初你们爹的能耐不小,却被彭家硬生生压在了这小小的靠山村,到死都没出去过!”手里的拐杖紧握:“连死的时候,都没露面!”

        这些事是钟家现在的小辈们都不知道的,因为钟诚从不让说这些。

        也没有说的必要。

        就算说了,知道了这些内情,人家该打压还是打压,过得了什么好?

        现在钟彭氏说出来,完全是对娘家人真正的失望了:“可我怎么能想到,我那亲弟弟,竟然领了妖怪来想要害咱们!”她的眼泪落下:“就真不管我这亲姐姐了?”

        旁边的大佬钟谦鞍轻轻开口:“娘,咱这不没事么?”他有了不卑不亢的状态增幅以后,说话办事真的仿佛换了个人那般:“人在做天在看,汲水县城的彭家和咱家没关系,还有朝廷会收拾他们,咱自己过好了,钟家发达了,别人哪里还敢看轻咱们?”

        妯娌姑嫂们同样柔声对当婆婆的钟彭氏安慰道:“婆婆别伤心,咱家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那彭家又能怎样,咱不和他们打交道了,过好了以后还能谁认识谁啊?”

        钟彭氏用手抹着眼泪:“我知道,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去!”

        她抬头。

        看着如今的钟家族长钟谦鞍:“以后咱们钟家可不能继续在地里刨食了!”

        微微咬牙:“咱家的孩子到了六岁就都送去私塾!”钟彭氏的脸色极为坚决:“咱家必须要有去朝廷做事的读书人!”她看向面前的钟家哥仨:“这事行吗?”

        老大钟谦鞍轻轻苦笑:“这当然行”谁不希望自家孩子去朝廷当官呢?

        但这需要从长计议!

        眼看自家娘亲现在有点怒火攻心的意思,他细心劝道:“要不娘,您先回屋去休息休息?”说着他向旁边的妯娌姑嫂们打了个眼色:“还不去屋里陪着咱娘说说话!”

        等把老太太劝进屋里去,两个钟家女婿同样准备离开:“眼下没啥事,要不我们两个就先回去了?”四妹夫家在汲水县城,五妹夫在隔壁梯子村。

        钟家哥仨稍作挽留,便将两个妹夫送出门去:“改日再来!”

        院落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老大钟谦鞍稍作沉吟,看向落座的两个兄弟:“咱们现在,还真要好好合计合计,以后该咋办!”心思逐渐通明起来的他轻声道:“咱家现在不比以前,咱爹没了就等于没了主心骨,但恰恰是这样,若是咱家越过越倒退,才是真的给咱爹丢人,毕竟弄下的这么大的家业,咱们儿孙不行,留不住,哪里还有脸去见他?”

        老二钟谦靬和老三钟谦鞱都是点头:“大哥说的对!”以前不知道彭家的事,现在知道了,纵使是性格憨厚实诚,联想起昨晚的事都感觉有点窝火和气愤!

        若是真混的差了,怕不是还有更多的彭家欺负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