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27章.剧情捕捉系统

第027章.剧情捕捉系统

        门外那皂衣劲装的捕快进来,拱手作揖言语客气。

        钟家的院落里。

        却只有五六个孩子在笑闹着玩耍,拿着木棍当刀剑挥砍:“看我无敌神功!”

        嘻嘻哈哈的追逐玩笑中,有个领头的六岁大小的孩子察觉到有人:“这里是钟家!”他是钟谦鞍的长子,同样是钟家的长子长孙,俗名叫钟石头,憨头憨脑的问:“你找我爹么?”然后不管那捕快开口,立刻扯着嗓子对着屋里喊道:“爹!家来人了!”

        而在钟彭氏的土胚房内,刚刚在商议秋收农忙细节的老大钟谦鞍闻声推门出来:“县城来的差爷么?”遣开孩子去外面玩,作揖过去邀请:“差爷快快进来坐!”

        那捕快脸上同样带着笑意摆手:“钟家大哥不必客气,不必客气!”

        进了院子坐下。

        他见钟谦鞍疑惑,连忙又解释道:“这是卓捕头让我特意过来的!”

        这捕快登门拜访通常没什么好事,他自己同样明白,于是说的直接:“县衙里的老爷想找些经验丰富的农户,问问田亩之事,卓捕头知道钟家大哥肯定熟悉这些,这不就给您举荐了两句话么?”说着他还作揖笑道:“这可是见县衙老爷的好事啊!”

        县衙老爷说的自然是县令的俗称,为了避免官职忌讳,私下里说的时候通常会以县衙某某老爷来代称,这样大家都能听得懂,又能在某些必要的时候能顾忌言语。

        听闻这话,钟谦鞍自然把心放下:“我这乡下人哪里能不熟田亩之事?”

        呼吸稍轻。

        原本见到这捕快,最先想到的还以为是先前彭家闹出来的那事呢!

        有着高级状态不卑不亢加持,钟谦鞍的脸上不露声色:“当时还和卓捕头谈过,过两天去县城看望我那妹夫的时候,相约着去酒楼吃杯酒呢!”语气微顿,看着这面前的捕快笑道:“现在刚好,若是县衙老爷让去,趁这个机会一块去拜谢卓捕头!”

        这个捕快摆摆手示意不忙:“钟家大哥莫要急,县衙老爷说等下月十二号过去就行,现在先忙活着农活点,怎么说月底就要秋收,哪里敢劳烦往县衙那边去跑?”

        钟谦鞍闻声感慨的伸手作揖:“真是知晓百姓疾苦的父母官!”

        情感真假另说。

        但能知道快秋收,家里分不开人,就的确算是知道百姓疾苦。

        如果这位县衙里的老爷非要他们这些农户,在这段时间往汲水县城里去,商讨那什么田亩之事,才是真正的添乱——眼见就快秋收了,还有什么比这事更重要?

        民以食为天,若耽搁了秋收,这县衙里的老爷背地后估计会被骂死!

        院落里两人继续闲谈。

        祠堂,飘在窗前偷窥的钟诚有些愕然:“去县城商讨田亩之事?”

        这事在他还活着的那会,哪怕百般钻营都入不了县衙官吏的眼皮子——现在刚死没多久,自家孩子就有资格和县衙里的老爷见面,还是正儿八经的捕头举荐的?

        对此钟诚只能轻轻的颤着手,默默点头:“金手指就是牛掰!”

        看看这金手指!

        多好?

        活着的时候压根不来,非要等宿主死了,多能耐?

        钟诚捂住发黑的脸是恨得咬牙切齿:“你要是早点出来,我能至于就混成个小小的地主?”人家小说里的穿越者,金手指都那么强,你这死了才出来有个毛用?

        不过想到这些,钟诚的脸色恢复正常:“就是有点不对劲吧?”思维沟通系统,直接在眼前视网膜上打开商城列表:“怎么感觉,这上面的道具,似乎都能用上呢?”如果下个月去见县衙里的那位老爷的话,趁早兑换出来,下个月刚好能使用!

        他微微挑眉:“按照这个思路来推测的话系统开挂了?”真的,这系统每次刷新系统商城,或是发布广告,亦或开启各种礼包,都有着某种目的性的巧合!

        只是瞬间钟诚就想起来:“对了我记得当时有人说起过这种设计?”

        伸手揉揉眉心:“什么来着?”

        或许成为祖宗以后记忆力强化了不少:“有了!”钟诚立刻回忆起来:“我记得叫剧情捕捉系统来着?”他沉思道:“似乎是专门捕捉目前的剧情然后研究出最适合目前剧情的道具以及安排相应的任务或礼包奖励增强玩家黏性?”

        这让钟诚默默的点头:“如果这样解释的话,那就说得通了!”然后摸摸脑袋感觉有点无奈:“可我纠结这种问题又有个毛用了?”莫非还能解释给别人看不成?!

        不过就在钟家院落,那个捕快没在家待太长时间,喝了碗茶水就再次离开。

        同样没敢要钟谦鞍递过去的铜板。

        言语间还很是客气:“钟家大哥何必这样客套?”他婉拒着推回手去:“不是弟弟不喜欢这些,而是卓捕头说过不能鱼肉百姓,我等哪里敢随便收受贿赂?!”

        说着对面前的钟谦鞍还轻声提醒道:“若是钟家大哥以后发达了,我等家人前来拜会,给条明路就好!”能给卓弩这位捕头带话,他显然知道些什么,同时还卖了个人情道:“钟家大哥现在和卓捕头关系不错,有机会的话,可以多联系走动才好!”

        没继续多聊,这个捕快作揖之后就快步出了门,不远处的路口拐角那,还有个帮闲的白役牵着两马在那等候,显然看上去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策马直接离开。

        只有这钟谦鞍还留在原地,脸色稍有诧异:“卓捕头关系不错?”

        这话要细想。

        双方就月前见面那一次,所谓的关系不错,又从哪里能谈的起来?

        高级状态的加持下,钟谦鞍尽管憨厚,但脑袋和思维却转的活泛:“我的确想和那位捕头拉扯点关系对方莫非也有这个意思?”他似是察觉到了事情的真相。

        想想自家的侄子,被青霭观隐派的仙人收为徒弟,这事闹的沸沸扬扬。

        还让他们钟家的名气在当地大增。

        钟谦鞍摸摸下巴上的短须:“看来就是这个原因了!”

        能和县衙里的捕头拉近关系当然有助于以后的家族发展,作为族长的他考虑的多了以后,想法同样多了不少:“那农忙以后去县衙,还真得好好的准备准备!”

        扭头看着天色快黑了,他对着街上喊了声:“石头?钟石头!”

        “哎!”

        街口立刻传来应声,憨头憨脑的钟石头提着木棍跑回来:“啥事啊爹?”

        钟谦鞍想了想安排道:“你去你二牛叔住的屋那边说声,我找他有点事!”他说的二牛叔就是落魄侠客孙老汉,对外给别人说的正经的名字,就是孙二牛。

        “知道了!”钟石头立刻提着木棍冲出去:“绝世游侠石头飞檐走壁喽~”

        “这孩子!”

        看着自家儿子的模样,钟谦鞍微微摇头:“魔怔了!”

        之前救了他们钟家的路过游侠,在村里同样传的沸沸扬扬,当然还是因为农忙之类的事现在也没了多少传言,不过在那些留有余力的孩子们的嘴里,却成了好东西。

        比如说玩闹的时候,各自扮演绝世游侠和大侠之类的游戏,相当风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