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28章.钟石头

第028章.钟石头

        孙老汉和其他四名长工,日常住宿的地方在街角那边。

        靠山村内的房子。

        虽说钟家的待遇是管吃和管住,但就五间大屋,哪有空余的地方?

        毕竟新雇来的长工并不清楚脾气和性格,又不知道对方的德行究竟如何,就先租用的别人家的老宅,稍作修缮和打扫的干净些以后,让他们在里面日常居住。

        外加准备好的成套的被褥和衣裳,外加有荤有素的吃食,待遇不低。

        反正长工们很满意。

        没得说,仔细想想的话,如果真在钟家院里挤个大通铺,哪有这舒坦?

        连流浪江湖落魄许久的孙老汉,都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这钟家人是真的实在!”别说每顿饭都能吃饱,若是干累活,还有额外准备的咸盐和荤油配着吃!

        比起曾经他躲藏过的地主家,这待遇真算是把长工当自家人看的了!

        今个天色稍晚。

        孙老汉忙完杂活,就回到隔间养养精神和气力,为秋收做准备。

        只是最近的生活安定下来,翻来覆去的却多了些心思:“以后在这当个长工并非是不行!”他看着窗外逐渐落下的日头:“但这身师傅传下来的本事怎么办?”

        伸手掀开床头的破旧墙柜,从几身粗布的衣裳下掏出了把细长的军中陷阵刀:“不能失传了啊!”孙老汉沉沉叹气间,却是左手将那长柄紧握:“从内功到身法,刀法和轻功,哪能就这么随我这把老骨头给埋到土里?”缓缓站起来,他的左手拎着这把细长的长刀在屋里划过森然寒芒:“何况我资质有限,连这刀法练得,都没娴熟!”

        轻声呢喃间在他的右手又多了把牛角尖刀,在这狭小的屋内辗转挪移,寒光挥动间如有无数白光霹雳闪烁,仿佛连空气都能划破:“可惜!”孙老汉却叹气。

        思绪万千,眼里带着愧疚:“我只学会了诡却参不透师傅的快!”

        孙老汉轻轻摇头。

        想到师傅使出的刀法,那才是瞬息莫测,脸色愈发唏嘘:“师傅!”哪怕以他融入军中搏杀之技,都达不到师傅当初那种左手刀出,杀敌只在刀光瞬间的程度!

        但他的资质参悟这么多年都没进展,孙老汉忍不住轻轻摇头:“本门刀法博大精深,徒儿真的参不透!”回忆起当初时的师傅,在指点他刀法时欲言又止的模样,眼里的落寞更是遮不住:“或许当时,师傅就感觉我的资质不足以驾驭刀法吧?”

        当年师傅经常挂在嘴头上的话就是:“童子功需禁女色,左手刀法又不可至刚至阳,反倒要巧妙的卸去几分力道?”他眉头更皱:“这又怎么可能办得到呢?”

        还有当初师傅终前抓着他的左手,挣扎着坐起来拍着他的大腿,都要叮嘱他练左手快刀的要诀,让他别墨守成规,孙老汉握紧拳头:“徒儿愚笨真的想不出来!”

        现在他的左手刀法,融了军中搏杀技巧,走的是个奇异诡怪之意。

        虽说威力不错。

        但在先天,就弱了正大光明,发挥不出师门童子功的真正精髓!

        沉沉的叹着气:“现在只要把师门传承交代下去,不至于在我这个老头子手里断绝就好嗯?!”这时候他突然警醒,转身看向门外的位置:“是谁在那?!”

        刚才沉浸在回忆里太深,以至于竟让他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人在!

        脸色稍黯。

        他想在钟家生活,又怎么可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孙老汉反手将两把刀具收回鞘里:“听我解释嗯?”只是看到那门外的人影,脸上忍不住有些愕然:“石头?!”这赫然是东家钟谦鞍的儿子,钟石头!

        但门外的钟石头脸上却带着极度的震惊和狂喜:“二牛叔竟然懂武功?!”

        手里的木棍直接扔在旁边。

        那憨头憨脑的模样当即来到屋内,对着同样满脸惊色的孙老汉,直接就跪下了:“二牛叔!”他扯着脖子以孩子最郑重的方式道:“就收了我当你的徒弟吧!”

        这反应倒是让孙老汉的手有点发颤:“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还好旁边的隔间里,那四个长工外出去地里巡视,他连忙过去把门给关上:“石头,刚才二牛叔在这,你都看到了听到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孙老汉的心里是相当纠结的。

        没想到才过了这点寻常日子,竟然把以前数十载积累的警惕性都给磨灭了——若非这是个孩子,容易糊弄过去,被外人看到了,现在的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双方没仇没怨,他又不是嗜杀成性的暴徒,总不能杀了人家吧?

        还不是最终只能闷声离开继续远走江湖?!

        但面前,钟石头跪在孙老汉面前郑重道:“徒儿都已经听得清楚了!”他昂起脖子,憨头憨脑的模样还有几分愣头青的模样:“师傅不想把这身本事给带到土里去!”

        这话让孙老汉的手哆嗦的更厉害了:“我什么时候认你当徒弟了?”

        脸色有点无奈:“这孩子!”

        最近靠山村里流行的大侠游戏他当然也知道:“怎么就较真呢?”他有点无奈:“这个拜师啊什么的可挺严格,你知道么?”他坐在炕上道:“你先起来!”

        钟石头却还是跪着:“不就是正儿八经的拜师么!”他挺着小胸膛很是认真的道:“一会我去找我爹,到时候让我爹过来,正儿八经的拜师不行么?”反正之前听那些村里的老人们说,去学堂都要拜师纳礼,这点事在他看来自己爹就能办得到!

        孙老汉的脸色更苦:“你先等等”问题他也不能让自己的东家,知道自己的过往,否则再怎么亲的关系,真牵扯起来,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轻轻揉着眉心,孙老汉看着面前的钟石头:“你真想学武功?”

        他有点心动。

        而钟石头很是肯定的点头:“想学!”

        孙老汉感觉脑袋更涨了:“这学武功可比去割猪草捡粪还要累还要苦,你能撑得住么?”语气稍有几分加重:“以后别说玩了,就算是上私塾启蒙,都没有时间!”

        钟石头还是跪在那认真的点头,满脸严肃:“我就是想学武功,当大侠!”

        小小的胸膛挺起来。

        区区六岁多快七岁的年龄,现在竟的确有几分恒心练武的模样!

        孙老汉轻轻叹气:“可是石头啊,你可知道”语气很是认真的看着这孩子:“拜我为师,以后就没办法娶媳妇,入洞房了啊?”传宗接代的大事情,必须说清楚!

        但钟石头却皱起眉头认真的问道:“娶媳妇能干什么?好玩吗?”

        孙老汉皱眉:“这我也不知道”

        挠挠头,看着这孩子求知欲望的模样,还是琢磨道:“我寻思着,这娶媳妇,应该没有修炼内功来的好玩”说到这他摇摇头:“我和孩子说这个干什么?”

        仔细想了想,他还是看着钟石头道:“你若是想学武功,不是不行,我可在每天傍晚和清晨教你吐纳的方式,先练着点!”语气变得慎重:“但是石头,二牛叔会武功的事情,你绝对不能说出去,如果说出去,二牛叔以后就再也不教你武功了!”

        听到这,钟石头立马喜滋滋的磕头:“师傅在上!徒儿钟信田!叩首!”只是面前的孙老汉面色愈发复杂,看着这孩子和他爹一样憨厚实诚,心里只得叹了口气。

        “或许能收个性格憨厚实诚的徒弟,倒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