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29章.想困觉

第029章.想困觉

        在住处交代完,孙老汉就闷着脸跟着钟石头回去。

        这事竟闹得他有点发憷!

        只是到地方,石头这孩子便美滋滋的跑去别处玩闹,没有走漏风声。

        钟谦鞍在院子里琢磨忙完秋收去县衙的事,同样没注意孙老汉的脸色如何:“孙二哥快来!”他坐在椅子上解释:“您在外面闯荡多年,见识来的总比我要多些!”

        孙老汉还是那幅憨厚的模样:“只是干的杂活多,哪里能称的上见识?”

        语气微顿。

        他开口推脱道:“来时听石头说了,东家,我这小老百姓哪去过县衙?”

        本身就和大殷朝廷有矛盾,虽说过去的日子里多是和那些投靠朝廷的鹰犬争斗,但现在既然决定好好过日子,前往县衙这种可能会暴露自己的事,还是颇有些顾虑!

        毕竟俗语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在县城衙门那暴露了可是大麻烦!

        何况钟石头那孩子还不知道咋办呢!

        因此孙老汉想要婉拒这事,但钟谦鞍却摆手道:“孙二哥的言行举止都有几分稳重,这事不必说了,咱等忙完秋收就过去!”他竟然当场就把事情给定了调调!

        孙老汉的眼里流出几分纠结:“怎么感觉这有其父就有其子呢?!”

        钟石头那家伙同样这么不讲道理。

        憨厚。

        耿直。

        实诚。

        连钟诚在旁边见了,都忍不住吐槽:“这就是铁憨憨!”

        但看着在门外傻笑着和那群小伙伴玩着的亲孙子,他恨得更是牙痒痒:“你这个孙子真不让我省心啊嘿!”本来还犹豫让谁去学武功呢,自家孙子竟然捷足先登!

        因为就在钟诚的视网膜上,系统任务完成的对话框已经出现!

        自家孙子去了趟孙老汉那,接着任务就完成了。

        谁看不出来?

        钟诚的牙根都气得发痒:“把你爷爷我的计划都打乱了!”

        虽说自家孩子,能获得落魄侠客孙老汉的传承,当然是不错的:“但你这个钟家的长子长孙,练个毛线的武功啊?!”他还打算培养这孩子走基层吏员类的路线呢!

        毕竟对于钟家的现状,早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有过认真的考虑。

        长子长孙。

        按照长子制度,肯定要走管理类路线。

        这不是他想要的,而是这个世界的潜规则就是如此强硬要求的——在发展初期,长子就代表家族的脸面,若有什么婚丧嫁娶升官发财,不是长子到场就是瞧不起人!

        后边的孩子哪怕混的再怎么好,某些家族类的大事情,不还是长子在前?

        钟诚可没本事将类中华文明圈的传统观念给打破!

        何况

        长子制度,还是绝对的‘道德正确’的孝道的完美承接者。

        他就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哪怕是穿越者,还是混的有点差劲的那种——在前世的道德错误或许不会触及律法之类的情况,可在这个世界,真的会掉脑袋的!

        言归正传,就这种大环境大因素的趋势下,长子和长孙能不以身作则?

        这钟家众人的性格都憨厚实诚。

        进官场,哪怕是连官员都算不上的吏员,都是吃亏的事。

        可没奈何还有他这个祖宗保佑着呢不是?

        就以钟谦鞍这个长子来算,加持高级状态‘不卑不亢’以后,说话办事的能力都得到了显著提高,最起码在憨厚的同时,脑袋能冷静的思考问题,趋利避害。

        而作为长孙的钟石头,大名钟信田的他,何尝不能以这种方式培养?

        钟诚用手扶额:“真的感觉问题很大!”

        院落里。

        聊了两句就回去的孙老汉,同样忍不住用手捏着眉心:“问题很大!”

        就在他的身边,钟石头美滋滋的跟在那:“师傅啥时候让我练神功?”他还知道压低嗓音:“这事我谁都没说,我爹我娘我奶奶,连我最喜欢的小朵都没说!”

        孙老汉按住他的脑袋,眼角抽搐:“你最喜欢的小朵是谁?!”

        这名字感觉不对劲!

        果然,钟石头憨头憨脑的羞涩道:“就是村里的连小朵啊!”

        孙老汉的手又开始哆嗦了:“你这孩子不是说不想娶媳妇吗?”他知道自家童子功不能近女色,没办法传宗接代,心里哪敢随便传给别人,耽误人生大事?

        钟石头却有点疑惑:“我不娶媳妇也行啊!”他挠挠头:“可娶不娶媳妇和喜欢连小朵有啥关系嘛?”说着他抬起头:“师傅,我喜欢连小朵,想和她睡觉,到时候不娶媳妇不就行了?”这时候那小眼神很是正经,充满孩童的纯真和无暇。

        “想和她睡觉?”孙老汉的手愈发哆嗦起来,这是他经历江湖的腥风血雨都没能反应过来的话:“你这孩子怎么会想到这个?”他咽了口唾沫问。

        面前的钟石头反应很认真:“难道娶媳妇不就是一块在炕上睡觉吗?”

        想了想。

        又认真的说道:“我寻思着不结婚,就在炕上睡觉,莫非还不成了么?”

        孙老汉刚想训斥这孩子的离经叛道:“这是那些下贱的采花大盗才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自家师傅以前和临终前说的那些话:“别墨守成规?”

        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左手上的老茧,若有所思:“莫非这墨守成规,就是......”想到自家师傅当初在城里,偶尔去热闹的地方逛逛,然后回来就会拿着皂角油之类的东西去洗澡,孙老汉顿时有些猜测:“竟然是如此么?!”心中顿时像是捅开了某个窗户,如此私密的事情,怎么好意思直接说出来?

        他看着旁边的钟石头,顿时感慨道:“你这孩子赤诚之心,竟然让我这老头子茅塞顿开,或许还真是传我师门功法的不二人选!”

        但师门功法毕竟关乎终身大事,孙老汉犹豫片刻:“还是先等等吧!”

        孩子还小。

        啥事都不明白,或许等以后大了,岁数上来了,就懂了呢?

        师门的童子功,十来岁练也没事,现在先教他些基础的运转内力的路线,学些挪移步伐和刀法,最后修习内功也不是不行!

        回到租住的隔间,孙老汉让钟石头盘坐下来:“现在趁着其他人没回来,为师先给你摸摸根骨,运些气血,开开脉络,为以后的练功做准备!”

        就算最后不传师门的功法,锻炼锻炼,最起码也能强身健体!

        农户要的就是好身体。

        下地干活,若是身子骨弱可不行,不然地里的庄稼谁种?

        孙老汉到是想开了:“先教导孩子基本的庄稼把式,身强体壮些,总比那些弱不禁风的读书人来的要好!”钟家仁善,这同样算是他回馈钟家的报答。

        还有那位在阴司为神的钟家老太爷,也能暗中护佑他几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