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39章.县衙内

第039章.县衙内

        汲水县城,钟谦鞍交了进城的人头钱,坐着马车进了城内。

        只是脸色还板着仿佛压抑着怒火。

        前面,孙老汉满脸沧桑的捏着缰绳,小心的控制着马车的速度。

        城门内就是县城里的主要大道,地上铺的都是石板,两侧有鳞次栉比的商铺林立,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不住的出现在耳畔,比起乡村来说要更显热闹和繁华。

        还有满载货物的车马驶过,以及或穿绫罗绸缎或穿粗麻布衣的人们。

        这繁华都让钟石头看傻了眼。

        别说这孩子,就是钟谦鞍和钟谦靬,呼吸都稍稍屏住。

        能维持表情和内心镇定的,只有见识过更繁华地界的孙老汉“东家,咱走个近路?”他的马鞭轻扬,带着马车朝着旁边的小路驶过去“那边直接就通县衙!”

        钟谦鞍在后面点头“孙二哥知晓县城里的道路,那就听你的!”

        让落魄侠客孙老汉过来的原因就在这。

        毕竟,他对钟家说的经历,就是在北边流落过来找份工作的汉子,能给家里省口饭食,还能到了年底赚份钱回去补贴家用——汲水河直通漕河,有外人来很正常。

        不然这汲水县城里,哪里会有这么多商人,又哪里会有那么多商号?

        在县城过活有两年的孙老汉自然熟悉地况。

        七拐八绕。

        孙老汉赶着马车,很快来到了县衙旁边的巷道“到了东家。”

        他先不留痕迹的瞥了眼周围的环境,见着没人注意这边,就微微佝偻着腰似是寻常的乡下老农那样“这儿就是县衙的偏门,正门那戒备,咱停下马车显得不好。”

        钟谦鞍下了马车“孙二哥说得对。”衙门毕竟是父母官驻地,哪能失礼?

        认真的拍打整理了衣衫。

        脸色板正,然后扭头对旁边的二弟钟谦靬道“那这样,你们就去孙家吧。”

        但他同时看向车里缩着脖子没敢说话的钟石头,狠狠的瞪着眼“你这兔崽子跟着你孙二叔,知道了么?”说着他的话似是若有所指“别整天听些没必要的!”

        对此孙老汉苦笑“东家放心,石头我定是看的严谨。”

        钟谦鞍点头“孙二哥我自然是放心的。”

        语气微顿。

        他的眼色示意孙老汉来到旁边,又轻声道“孙二哥也是实诚人,我知道整年见不着家里人心里也急躁,等过段时间入冬没啥活了,咱就放个假到来年开春可好?”

        孙老汉连忙苦笑着的低头“东家哪里话,我没啥急躁的!”

        这是实话。

        童子功大成以后,不近女色的他哪里有急躁的地方?

        但钟谦鞍却将他的话当成了推脱“男女之事你我都懂,孙二哥何必羞涩?”他轻声道“但就是当着石头的面,以后不要谈论这些,他的年纪毕竟还小些!”

        没等孙老汉再说话,他就拱拱手后转身朝着衙门那边走去。

        正事要紧。

        孙老汉的脸色有些复杂“可我真的不懂…”

        叹了口气“…算了!”看着旁边的钟谦靬和钟石头“二东家,咱这就去孙家那边吧?”他重新赶着马车开始离开“孙家的商号就在城南,倒是不算远。”

        说着他还看了眼旁边好奇观望四周的钟石头,内心突然有些悸动。

        “…或许…真该研究研究…男女那点事?”

        连这臭小子懂得似乎都比他多!

        而在汲水县的衙门前,受邀前来的钟谦鞍,正被门口的差役安排帮闲,进了衙门内的偏房中去,那里已经来了个拄着拐杖的老农,精神奕奕的在那等着。

        见到尚还年轻的钟谦鞍,满是皱纹的脸上都带了几分异色“这么年轻?”

        种地本来就是经验方面的积累。

        年纪大,对田亩庄稼知晓的就多,毕竟不熟悉的话,地种不好吃什么?!

        钟谦鞍这么年轻就过来,让这些老农的心里多了几分思量“…莫非是过来蹭热闹混顿饭吃的二流子?”可看着这人的面色憨厚,心里却又都不怎么敢下结论!

        县衙内庄严肃穆之地,这些老农也不敢随意开口询问。

        场面寂静下来。

        钟谦鞍倒是没多想什么“各位有礼!”道了声好,就拱拱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安静等待,刚才领他过来的帮闲说了,现在这吃杯茶,县令老爷稍后就来。

        有什么事,自然会有那位县令老爷先牵头说,保持安静就好。

        等了盏茶时间。

        汲水县的县令楚源安带着主薄和文书进来“各位都来齐了?”

        他的态度很平和,先是笑着拱手“来者都是我汲水县辖内熟悉田亩的农户,看年纪都是长者。”说着他示意都坐下“让大家过来,就是想问问这田亩庄稼的事!”

        钟谦鞍和其他五名乡民却不敢真的坐下“草民拜见县令老爷!”

        长幼尊卑。

        这种礼仪上的顺序,必须要遵守,何况面前这位本就是有官身的老爷?

        原本他们还是想跪拜的,先前帮闲叮嘱过,说这位老爷体谅大家年纪岁数不小,就都给免了——但最起码的弯腰作个深深的揖来显示尊重,还是应该要有的。

        楚源安和主薄及文书都坐下,钟谦鞍他们才敢稍稍沾着座位坐下。

        楚源安平常的笑笑“大家不必拘谨!”

        坐在上首。

        他和气的说道“我刚来县内任职不多年,对这田亩还不算了解。”看着那些老农那笑笑道“咱们汲水县虽说有河能通漕运,但这庄稼粮食,同样要慎重才行。”

        钟谦鞍和那些老农们点头应声“县令老爷这是忧心百姓!”

        楚源安笑着摇头“这另说…”

        忧心百姓算是其一,若是真出现问题,他这个县令难逃其责。

        但目前最让他忧心的还是现在想问的“我仔细琢磨过,如果咱们青州遇到大旱,这河里的水又要供应漕河不能随便取用,到时候地里的田亩庄稼该怎么办?”

        只是这句话说完,在座的五名经验丰富的老农脸都变了“…啊?!”

        他们瞪大了眼睛似是惊愕。

        楚源安见状心里顿时沉了几分“不好办了…”连老农都这副模样,足以说明情况的严峻。但他还是平常的笑笑“难道咱们就没点好办法,来想怎么解决?”

        这时候他看到了旁边坐着,年纪尚轻却面色平静的钟谦鞍“这位乡亲能来,想必也是对田亩之事经验丰富,莫非有办法么?”能在县衙面不改色,听到问题还如此平静没有慌乱,在这比较当中,竟然比那些老农还要镇定自若,无疑强了数筹的心态。

        因此楚源安对钟谦鞍多了几分好感,笑着说道“如果有什么好想法,可以在这说说,咱们汲水县以农为主,如果真遇到了没准还能救了这满县数万口的百姓们呢!”语气微顿他又道“到时候可是大功德,不仅朝廷嘉奖,连家里长辈都要跟着增光添彩!”   网址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