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49章.御用香炉

第049章.御用香炉

        初雪来的并不突然,起码熟知节气的农户们早有预料。

        刚吃完晚饭钟家人各自都回屋准备睡去。

        家里的三栋砖瓦房和钟彭氏住的土胚房,都修了烧柴碳的土炕。

        点了火以后,柴碳烧的正旺,带着铺了被褥的土炕暖洋洋的恍若蒸笼,连带着整个屋里都相当暖和——这是北边幽州那地的风俗,自家老爷子听后琢磨出来的。

        当然实际来讲就是钟诚凭借前世经验,修起来的原始暖气系统。

        起码能让家里暖和点不是

        至少现在,钟家人准备好院墙般高的劈柴堆,过得相当舒坦!

        就是老大钟谦鞍有点憋闷:“…谁啊”他听到叩门声,穿好内衬又披了棉衣推门出去:“…来了来了!”本来和媳妇好容易哄睡石头,哪成想还没成就给打断了

        踩着那层薄薄的积雪,悉悉索索的开门:“…这各位…找谁啊”

        门外停了辆马车。

        旁边七八个穿着羊裘和长披身棉袄的精壮汉子:“这里是钟家”

        口音强硬,钟谦鞍心里尽管不愉,但还是憨厚的点点头道:“…这里正是钟家,不知道各位来我家有什么事”他伸手礼貌的作揖:“这么晚了,还恕不能招待。”

        从县城回来到现在,他对办事做人的能力,领悟了不少经验。

        这话说的委婉。

        外面的精壮汉子沉声道:“我等不是想来借宿!”他自然听的明白。

        扭头,来到那辆马车旁侧轻轻道:“老爷,钟家已经到了,开门的就是钟家的年轻人。”同时听到里面的应允,稍稍掀开前面的布帘,将里面的人搀扶出来。

        那是个略有干瘦的老人,穿着深色有富贵纹的裘衣貂帽:“哦,这里就是我那闺女家啊”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表情,带着深邃的眼珠看向门前:“这门槛看来不低…倒是也算不得高!”手里捧着个取暖的手炉:“…这年轻人,你叫什么啊”

        钟谦鞍还是有点愣神:“…老先生这趁着这么大的风雪过来,有什么事”他避而不谈自己叫什么,只是作揖苦笑道:“如果不借宿,走乡路半个多时辰就是县城!”

        但这老人还是捧着手炉的淡然模样:“我就是从县城,过来你们乡下的。”

        他瞥了眼旁边。

        挥挥手,示意有个精壮汉子拿来个小巧的锦盒:“给你们家,姓彭的女子。”他的嗓音还是那样淡然:“就当赔礼道歉,或是简单的说说,有些事就过去了可好”

        这话让钟谦鞍更是纳闷:“…这位老先生…您的意思…我有点没听明白”

        云里雾绕的真的有点没听明白。

        还是苦笑道:“要不咱进来说话”这样的老人,总不能是坏人吧

        不过刚说完,脸色顿时微愣:“县城…姓彭的女子…老人”他抬起头,眼里带了几分惊疑和恭敬,只是当他想作揖问些什么的时候,面前的老人却摆摆手。

        看着钟谦鞍语气淡然道:“你既然收到了那就好了,我不进钟家的门。”

        颌下花白的长须轻捋。

        这老人让精壮汉子把东西递过去,就点点头转身上车:“驱灾辟邪,御用的东西!”他干瘦的身躯又被扶进车厢,然后放下布帘随口吩咐道:“走吧。”

        马嘶声出现,这些精壮汉子纷纷上马,连同马车消失在风雪里。

        来去都很突然。

        钟谦鞍还捧着那礼盒脑袋蒙蒙的:“…什么御用的东西”

        不是说人家,也有说自己的意思:“…不会是县城里的…彭家人吧”他从没去过,从小又更没接触过,哪怕现在看到了,都觉得有点面善却压根不可能认识!

        摇摇头,他还是面色复杂的转身进了院子:“还是和娘说一声吧。”

        这锦盒送的就是给娘的。

        推门进了钟彭氏住的的土胚房:“娘,有人送的东西。”

        钟彭氏正倚着床头假寐,听见声音便缓缓睁开眼睛:“谁送的”她撑着身子在土炕上坐起来:“这倒是稀奇,都这么晚了,还有人冒着风雪送东西”

        她还以为是村里的什么人送的,钟谦鞍却犹豫着解释:“在外面来了辆马车,说是县城那边来的。”看着自家当娘的抬头,他将锦盒放在桌上低声道:“是个穿着裘衣貂帽的老者,年纪大概六七十岁,看着挺有…当官的老爷那般的威严模样。”

        这的确是钟谦鞍对那个老头的第一印象:“那人还说…送给家里姓彭的…”他说着语气更弱了几分:“然后邀请他进门,也不进来,还说什么…不进钟家的门…”

        说着的话有点犹豫和吞吐,但还是说的清楚,毕竟关乎自己的娘亲。

        但屋里在他说完以后却陷入寂静。

        钟彭氏微微低头:“就这些”她的话音似是没有波动:“哦。”

        老大钟谦鞍在旁边犹豫:“这锦盒还打开么”语气微顿:“那人说是…说是什么御用的东西,驱灾辟邪!”他自然也想到了三五个月前,家里遇到的那点事。

        正想询问当娘的意思,钟彭氏看着那锦盒叹气道:“…打开吧!”

        轻轻摇头。

        她忍不住露出苦笑:“竟然他都说了,想必是真的驱灾辟邪,御用的东西。”看着钟谦鞍疑惑里带着几分了然的模样,钟彭氏挥手:“既然他说不进钟家的门,那显然心里还有气,过来送个礼盒就当赔罪,有因有果,不用纠结这些,打开吧!”

        印象里那个整天板着脸的老头,就没有过什么笑脸,说话直来直去,不会轻易承诺什么,但只要开口应下或说了出来,的确能算得上是言行合一,正人君子。

        钟谦鞍苦笑着点点头:“那就听娘的。”然后伸手过去打开。

        锦盒小巧的很。

        包装也简单,三两下拆开,便是个木箱子。

        等钟谦鞍打开盖子:“…香炉”如砚台般大小,带着些许斑驳之意的三足兽耳铜香炉,便出现在眼前:“…怎么…送的是这个”他拿起来,份量颇为压手。

        毕竟从小就在乡下长大,对于送礼的时候送了个香炉,还真没遇到过。

        钟彭氏伸手:“让我看看。”

        接过。

        她打量着这小巧的香炉,底部有字:“弘德…三十六年…内窑皇制”微微沉思:“这似乎是当今皇上的年号。”心中稍稍多了几分考量:“怪不得说御用!”

        如今是弘德六十六年,这香炉上些许斑驳之意也有了源头。

        时间年久。

        拿在手中还有些许禅香味在弥漫,幽香如微风拂鼻尖,柔而淡却有。

        钟谦鞍咽了口唾沫:“…这得值不少钱了吧”御用的器件怎么说都是皇上身边的东西,没点关系和手段,完全就是有价无市,现在竟然被他们家给碰上了!

        只是这话让钟彭氏冷哼:“你这兔崽子说卖什么卖”

        微微低头。

        她的语气斩钉截铁道:“送到你爹的祠堂牌位前,给你爹用!”

        御用的东西,的确是皇家流传出来的:“也让你爹沾沾这上面的福气!”当然,对她来说还有更深的意思,因为那人说了,这香炉还能有驱灾辟邪的作用!

        与其是卖掉这个香炉,还不如留在家里,万一真有什么作用呢

        不过就在祠堂。

        钟诚的脸色颇为激动:“你个兔崽子到是快点拿进来啊!”

        系统都出现提示了!

        【叮!发现特殊能量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