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63章.山中的翠绿(第一更)

第063章.山中的翠绿(第一更)

        途角山下,靠山村的坟地角落区域。

        熊熊的烈焰在燃烧。

        钟家哥仨,正在那小小的土坟包前磕头,然后将贡品全都扔进火堆里。

        跪在最中间和前面的是长子钟谦鞍,最后将带来的些许酒菜同样扔到火堆里,又是喊道:“给咱爹磕头了!”带着俩弟弟正儿八经的认真磕完,才擦着眼泪站起来。

        毕竟自家老爷子走的突兀,西去还没小半年,在心里哪能不挂念?

        音容相貌。

        乃至平日里的教诲和叮嘱,现在还在脑袋里清晰的很呢!

        钟谦鞍作为大哥,在家里受到的教育最多:“…爹您放心,钟家在我们手里,给您丢不了人!”说着他还打开旁边的包裹,里面都是切碎的肉和干炸丸子。

        又在竹篮里拿出酒壶和酒盅:“咱兄弟三个,陪着咱爹喝一个!”

        老二老三默然过来。

        眼圈都是红红,显然在心里同样,都想到了自家老爷子还活着的那会。

        抿着嘴满脸悲戚的模样,将带来的碗筷都在坟头摆好,又将县城里买来的二阳醉倒进酒盅里,借着旁边还烧着的火堆,互相举举手算是敬酒,便默然吃喝起来。

        切好的猪肉和羊肉及牛肉是清晨卤过的,丸子也是刚炸的外酥里嫩。

        现在还都留有几分余温。

        配上冷冽的二阳醉顺喉而下的那股爽快的灼烧感,哥仨都点点头:“不错!”

        加紧吃了两口,当然还要摆在自家老爷子的坟头说点话:“…爹您也别光看着,现在家里条件都好了,您也都吃点喝点,别给孩子们客气!”钟谦鞍当大哥的要开口。

        虽说是场面话和吉利话,但总要说:“您在底下保佑着我们这些孩子,今个回家里去过个团圆年,咱都快快乐乐安安康康的的,您说对吧?”给坟头敬酒比划了一下,然后在嘴里一口闷了,吐着酒气道:“但爹您啊,没事别回去,吓到孩子不好啊!”

        旁边老二给自家夹了筷子牛肉,加紧跟了杯酒,点头道:“大哥说得对,爹您平常注意着点,家里还有孩子,我们哥仨年轻力壮,吓到孩子有个闪失,不行不行!”

        老三只是点着头喝酒吃肉:“大哥二哥说的都对!”他最小能说什么?

        等他们吃喝完毕。

        这趟上坟,就算极为圆满的告一段落,连烧的纸钱啥的都成了灰烬。

        随手捧来了两堆积雪撒上,将火星彻底扑灭,钟家的这哥仨就准备回去——只是老二钟谦靬想到前些日子,自家媳妇嚼过的耳根子:“这途角山上还有野鸡野鸽子?”

        老三同样提起几分兴趣:“现在还有么?”他看向这座不算怎么陡峭的途角山:“我记得小时候那会,冬天就有野鸡野鸽子趴窝,不过那会咱爹看的紧,说山上路陡不让咱们在冬天的时候上去,不然就凭那些趴窝的小家巧,还能逃得了咱们的手心?”

        他们兄弟三个在小时候那是皮的很,年龄差距有不算大,在七八岁十一二岁那会,带着同龄的孩子简直就是靠山村里的小霸王,风风火火的上山下河,闹腾的很!

        不过等岁数再大点,十四五六岁的时候,就要割猪草和帮忙下地干活。

        顺便伺候家里养的鸡鸭猪牛。

        没了曾经的趣味——现在他们哥仨来到这途角山下,竟然都升了几分想上去看看的心思,摸不着趴窝的野鸡和野鸽子就当看看雪景,摸到了岂不就是更好?

        钟谦鞍呼出了口带着酒味的口气:“…那成!”他看着途角山上积雪覆盖并不算严重的山路,拍着胸脯道:“以前家里穷的时候,舍不得吃肉,你嫂子刚生完孩子,我就带着家伙去山上逮野鸽子和野鸡,就算寻常的野鸟都要,为了补身子呢!”

        稍稍想了想指着前面:“就是咱爹说的那个碗口溪,其实就是我现的,那边的野鸡和野鸽子不少,好些年没过去,估计现在从那搭窝过冬的小家巧得不少!”

        既然说了那这钟家的哥仨肯定就想去看看,当即拿着扁担就大步过去。

        走在山路上还能当个拐杖!

        从这上山,到泉眼那边的路线,顶多不到半里多的路。

        但要刚好翻过这个靠山村坟地的山头才行,不如自家老爷子在当初觉的那片较为平缓的山坡来的更适合种庄稼,而且还能把溪水引过去汇成活水用来浇灌。

        隆隆土层就是坡地,开垦出田亩来小心的照料,当菜地闲田没问题。

        毕竟算白捡的不是?

        钟诚经历过许多以后,还是趋于认命的态度,照顾好自家的地和人就行。

        至于刚穿越过来的雄心壮志,早就没了那么多的想法,因此传输给三个孩子的知识和理念,虽说有前世的影响,但更多的还是憨厚实诚点,传统的老农思想。

        能本本分分健健康康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是福报!

        当然。

        现在觉醒了金手指的他,不会继续这么想。

        就在钟诚在祠堂里思索刚刚弹出的对话框,以及那好运临门特效动的时候,途角山的边缘山腰位置,钟家的哥仨这时候都脸色通红,各自面面相觑。

        之前喝了点酒,现在被寒风吹的都醒了:“…咱来这干嘛啊?!”

        这不是傻瓜么?

        上坟就上坟,上完坟以后回家,在烧的暖和的土炕上,岂不美哉?

        到时候哥仨温上好酒,团坐在屋里,吃着刚炸的丸子和炖上的肥肉,想聊什么就聊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怎么着都比来这捉什么野鸡野鸽子和野鸟之类的要强!

        对此老三钟谦鞱面色尴尬:“…我这张嘴怎么就出了馊主意了呢?!”

        老二和老大都是叹气:“现在回去?”

        实诚人不能喝酒,真喝了酒那就认实理,他们哥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只是老大钟谦鞍看着前面白皑皑的雪里出现的那抹翠绿,脸色也多了几分惊喜:“我说的那个碗口溪,就在那呢!”指着那边:“嚯!这泉眼边上还绿着呢啊?!”

        老二对此也拄着扁担点点头:“来都来了,不过去看看,这不更傻么?”

        现在其实这哥仨感觉自己就够傻的了…

        “看看去!”

        钟谦鞍这个当大哥的拄着扁担,踩着积雪过去:“万一真能逮到几个野鸽子,刚好给家里的两个弟妹补补身子!”他开口道:“这野鸽子怎么说,都是大补!”

        带着俩兄弟过去,袅袅的溪流声出现在耳畔,着实是让他们有点愣。

        虽说眼见就快开春没有大雪封山的迹象。

        但这翠绿的植被和溪流,怎么能出现在途角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