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75章.回到阳世

第075章.回到阳世

        连家的宴席吃的爽快,但问题是钟诚必须得兜着点才行。

        面色沉闷。

        单独坐在长桌的角落,除了开头互相作揖认识,便没怎么继续说话。

        因为邀请的那些来客是周边村社,曾经都有头有脸的老鬼,来到这幽冥阴世相互熟识,对于这刚刚下来没多久,还名不见经传的钟诚,能有多少拉扯的话语?

        顶多有消息灵通者,知道这是那位有仙缘的老爷子,多少客套点罢了!

        当然对他们来说。

        这场面事,还是要多和连家亲近,谁让人家和大殷龙庭有关系?

        以前活着的那会,就知道这靠山村的连家,来历有点神秘——直到来了阴世,才恍然大悟,竟然是阴世龙庭的门路,人家的老祖宗,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龙庭七品官!

        甚至在暗地里还有流传,那位连家的老祖宗,其实都在闭关修炼!

        至于具体的却不清楚。

        但是。

        有这些消息流传出来,谁人能不敬这靠山村连家几分颜面?

        要知道,那汲水县城的阴司鬼吏,来了靠山村的首站不照样是过来问好?

        就凭这些,就能知道这连家的关系怕是在龙庭都能说上话,此消彼长,自己若是不对连家人恭敬些许,以后要是真遇上什么麻烦,说请求人还在其次,就怕落井下石!

        眼前这位连家三叔祖,在周围村社里的名声,那可是扒皮老鬼般的存在!

        只是钟诚还是单独坐在角落。

        该吃吃。

        该喝喝。

        愁眉苦脸的低调模样,又似是抵挡不住宴席上酒肉的诱惑。

        对此那位坐在上首的连家三叔祖,脸上笑起来和哭似的别扭模样更甚了几分:“来来来!”他举杯对着众人:“难得能聚在一起,大家都畅快点,多举杯喝酒多吃菜!”

        周围都是些寻常的老鬼,能拉来坐下,还是他那位老祖宗的意思。

        反正他本人是不屑一顾。

        看着钟诚,心里更是得意的很:“只要能拉拢住这个小东西,找到龙珠,到时候机缘在手,奉送给老祖宗和大殷龙庭,哪怕不赏赐阴德,给个土地或城隍属官当当也好!”

        能去阳世成神做祖,怎么着也比在这阴世,陪着那些老东西来的好对吧?

        宴席在主敬宾欢里很快过去。

        满桌酒菜。

        这时候只有些许残渣剩下,周围村社的老鬼们都各自坐车回去。

        而看似喝的醉醺醺的钟诚,同样被那位三叔祖叮嘱之前伺候的连家人帮忙:“将钟老爷子安安稳稳的送回去,我还有事,不方便出面,你给我把事情办好了!”

        那连家人是他的嫡亲侄孙:“爷爷您放心!”说着就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把钟老爷子送到家门口!”同时他也看出了这位三叔祖脸上的得意,好奇的问道:“三爷爷,怎么…看着您今个似乎很高兴啊?”平常这位三叔祖阴恻恻的,脸上哪能有这副光景?

        这连家三叔祖笑笑:“你个兔崽子懂什么?”说着那喝的高兴的鬼躯晃动,朝着祖宅属于他的房屋那边走去,还哼着小曲:“你看那虫虫蹦跶…却不知道黄雀瞧着哦~”

        更是引得那连家人挠头:“咋了这是?”但还是勤快的扶住钟诚出去。

        放在马车上。

        拿起马鞭,便驱赶着这辆被浑身湛白的健马奔驰而走,阴风旋即呼啸。

        走了约莫上茶的功夫,旋即就到了钟诚的家门口:“钟老爷子?”这小鬼连忙搀扶着他下来:“还是喊你声诚哥儿吧!”他憨直的嘿嘿笑着:“以前咱俩还玩闹过呢!”

        钟诚似是有点醒酒过来了:“…哦对对!”使劲揉揉脸让自己恢复清醒,笑着点头道:“我记得你!当时那会你小名还叫连傻子来着?”说着也是笑起来:“那会去河里摸鱼,记得你捞了条好大的鲤鱼,嚯,现在想想,估摸着得有个六斤多沉吧?”

        这被叫做连傻子的有点不好意思:“我现在还记得,那是六斤八两多的大鲤鱼,当时还是诚哥儿下的鱼枪刺过去扎住的,我就搭了把手捞起来,还差点掉进河里去!”

        旁边引得钟诚哈哈大笑:“当时就怕你给家里人说,才把鱼给你的!”

        两人都笑着。

        关系却随着这以前的些许小事,拉近了不少。

        钟诚还好奇的看着这连傻子较为年轻的面孔:“…这傻子老弟啊,怪哥哥多问两句!”他有点纳闷:“看你脸色那么年轻,这让我…有点…有点琢磨的不过来!”

        这是较为委婉的说辞,意思就是这个小时候的玩伴连傻子,怎么死的!

        说出来或许冒犯。

        但这连傻子却并不以为意:“当时跟着家里去东边跑商货么不是?”

        看着钟诚也是憨直的笑笑:“中途遇到私盐贩子了!”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布衫下似是有道黑疤浮现:“当时就是一刀捅进去,没受啥罪,两眼一闭一睁就下来了!”

        钟诚憨厚的脸上还带着酒劲,同时叹气:“可委屈兄弟了!”

        连傻子咧嘴笑道:“这有啥?”

        他拍拍钟诚的肩膀:“现在这不又见着诚哥儿了?”还很羡慕的道:“听说诚哥儿您家里的孩子,还有仙缘,不然我家三爷爷,哪能下了狠手,拿来上等的宴席?”

        这话题算是过去了,钟诚同样憨厚的点点头:“三叔祖这桌席面真是好,鸡鸭鱼肉的,那酒喝着还痛快呢!”说着他疑惑问道:“对了,老弟,就是我以前没明白,怎么这来了阴间,还能喝酒吃肉,感觉和阳间那会,差不了多少呢?”这的确是疑惑的事!

        按理说这鬼物喝酒吃肉吃饭之类的,顶多就是闻闻那个味,在老钟诚的记忆里,前往阳世的除夕守岁的多个时辰,就是这样,吸了两口就感觉饱了,心满意足的那种。

        但来到阴间,反而和那些活人一样,正儿八经的要喝酒吃肉吃粮食才行。

        连傻子还是呵呵笑着:“都一样!”

        挠挠头,想着以前听过的原因来解释道:“咱这阴间的东西其实都是香火,才能变成这些酒肉粮食之类的,不过这香火不同,变成的酒肉粮食也不同,但总归都能吃!”

        钟诚若有所思:“这香火还不一样啊?”想到了当时素罗道姑上的紫色长香。

        连傻子又是挠头:“这我就不懂了。”

        多聊了两句,两人就算在这告别,毕竟没办法进家门去坐坐。

        看着连傻子这个少年玩伴,钟诚还借着酒劲感慨:“如今我也下来了,下去段时间,咱们以前认识的都稍微聚聚,有啥事能帮把手,咱都互相帮帮忙,你看可好?”

        抱团是最重要的,连傻子虽说小名叫傻子,但实际上却根本不傻,只是憨直了些许:“那肯定的!”嘿嘿笑着:“现在诚哥儿能被三叔祖看重,那显然以后前途肯定比我们这些破落的老鬼强得多!”说着他还悄悄道:“三叔祖和阴司那边,是朋友呢!”

        钟诚顿时瞪大眼睛:“阴司?”似是琢磨过来:“就是朝廷衙门吧?”说着咋舌不以:“竟然能和县衙里的老爷们当朋友,你们连家三叔祖这关系,真是厉害呀!”

        连傻子嘿嘿笑笑:“那是!据说三叔祖还能举荐人去衙门当差呢!”

        但也没说多少。

        只是对钟诚羡慕的笑笑:“我觉得肯定是诚哥儿你,为人厚道,有啥事都能和你说帮忙出出主意,不是你肯定没别人!”然后也甩甩马鞭:“那诚哥儿我回去了!”

        钟诚和他告别,然后转身就想进自家祠堂阳世的阴间小破屋。

        旁边传来轻呼:“诚哥儿!”

        连七叔在他那更破的棚屋里出来:“这是去连家祖宅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那辆纸马拉着的马车离开:“刚才送你回来的,那是小傻子吧?”脸色极为震惊。

        钟诚搓搓脸让自己看上去不算太醉:“对啊!”同时带着几分笑容:“七叔,那连家的祖宅真阔气啊,我见了都瞪大了眼睛,以前我去给汲水县的衙门里刷漆的时候,都没有这等阔气呢!”很是感慨:“啥时候,我也能住上这种阔气的大院,那才好了呢!”

        走过来的连七叔却叹着气:“可那连家祖宅阔气是阔气,就是没点人情味!”他说着还作揖:“诚哥儿,我求你的事你可别忘了,要是能往上头报报信,就说两声!”

        说的自然是旱灾的事情,对自家的那位养子,哪怕不孝顺也是挂念的紧。

        这哪能推辞?

        钟诚点头:“七叔放心,有机会我就都提醒提醒!”

        然后脸上带着倦意:“连七叔,喝多了点酒,我先回去稍微睡会。”在连七叔感激的作揖下,他还是憨厚的回着礼,踉踉跄跄的进了屋里,似是要稍微睡会醒醒酒。

        来到阴间以后,吃穿住行自然还是要的,哪怕是鬼也不能没有这个规律。

        除非是彻底摒弃人性的厉鬼冤魂!

        只是。

        刚进了祠堂,钟诚那憨厚的面孔顿时就冷静下来:“这还真是有点意思!”

        从连家的所见所闻,真是让他大开眼界:“这靠山村竟然能有如此的隐秘?”微微皱眉:“龙珠…气运…地龙…还什么当世真龙?”这些专业术语,听着就很神秘!

        想到生活在靠山村,接触的连家人都和普通的乡下人没什么区别,背地后却有着如此秘密,更是忍不住在心里多了几分警惕:“那位没露面的连家祖宗,以及那位三叔祖说的机缘,到底什么情况,在我这也没有个实底!”就凭说的龙珠,他哪里知道是什么?

        关键那位三叔祖还让他去找龙珠:“这就有意思了!”前世有摘桃子的说法,看来这位阴恻恻的三叔祖,真的想把他的功劳给抢占了,好变成他拿大头吃肉的机缘?

        问题是钟诚可不是那种甘心喝汤的人:“具体如何,还要再谋划谋划!”

        与虎谋皮。

        但谁说他这个有了金手指的穿越者,就不能是老虎了?!

        心念微动,年轻版的钟诚直接就从老钟诚的身体中钻出来:“这批人恶心的很!”他扫过窗外,灰蒙蒙的雾气当中,隐约可见的灯火通明的院落,就在不算远的地方。

        穿过墙体,飘在半空:“更没想到,这靠山村竟然还隐藏着大殷朝廷的布局?”钟诚扭头看着四周:“还特么什么龙珠…什么机缘…死了以后都特么不清净?”想到这里还有点恼火:“这些批人到底在这搞什么鬼?”他哪里能找得到什么龙珠?

        莫非真的要让他这个能够穿墙的意识体,当成人工的x光照射仪,一点点的开始搜查整个靠山村的范围——那足足上千亩的地和背后整个大片的林地和崎岖的山地?

        这就是开玩笑了,有这个功夫,他还不如保佑着自家孩子发展呢!

        忍不住摇头:“走一步算一步吧!”

        没办法。

        那连家三叔祖的脾气,光这接触以后就知道,绝对不算什么好东西。

        能用现在憨厚实诚的面孔和以前积累的口碑,委婉的办事,唬住他就行:“靠着这位爷在阴间混饭吃,估计怎么着都能安安全全的吧?”最起码在阴世也有了靠山!

        就在钟诚还在思索间,眼前视网膜上继而弹出对话框。

        【叮!您的阴德消耗完毕!】

        没等反应,一股吸力瞬间就在头顶传上来。

        再等回过神来。

        钟诚看着窗外的夜色,星辰和皑皑白雪点缀下的屋顶:“回来了?”

        却是又因为阴德值消耗完毕,被系统从阴世拽回了阳世:“这倒是刚刚好,阴世那边的事情刚刚处理完毕,能处理处理阳世这边的了!”反正他这个祖宗就没闲着的时候!

        微微叹气,从祠堂里飘出来,家里的众人此时正睡得正香。

        钟诚思维沟通系统:“打开系统商城!”

        旋即。

        视网膜上就弹出对话框,并快速刷新出商城列表来。

        这是本月的系统商城刷新后的道具种类,之前忙着各种事那种事的,现在才能松懈下来稍稍看看:“我记得年后,那位县令还得过来,外加大旱,都要慎重!”

        迎接县令来家里,这必须要遵从事大原则,能没点准备?

        何况还有大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