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祖宗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080章.社会贤达

第080章.社会贤达

        叮!随机事件礼包开启!

        叮!系统根据宿主经历进行构建中!

        叮!随机事件构建成功!

        叮!任务事件——社会贤达!

        ……

        钟诚看着这对话框上的内容,脸色有点诧异:“这么社会?”

        当然这是玩笑话。

        社会贤达,指的是在当地有较高声望的人。

        既然系统的任务事件名称,被定义为这个,他当然明白接下来就是关于扬名之类的细节任务:“让我来联系联系最近遇到的这些事情,或许有点线索!”

        金手指的原型就是程序数据,运行同样要遵从某些合理性。

        例如现在。

        既然任务是社会贤达,剧情捕捉系统的运算,能脱离的了实际?

        尽管知道,扬名肯定会和这场旱灾有所牵连,但具体怎么办和怎么处理这场旱灾,让任务选项变得可控,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打开该任务的二级页面!”

        只是当他看过这场任务的时候,眼睛已经瞪大:“什么情况?”

        ……

        任务:旱灾之前

        介绍:汲水县即将面临严重的旱灾,有些前期的准备,谁能有办法?

        奖励:随机属性礼包(全族)

        备注:该任务将会引起后续任务。约七轮。请慎重选择。

        ……

        钟诚下意识捂住胸口:“上来就是全族性质的随机属性礼包?”

        呼吸稍有急促。

        这初始任务,通常都是较为简单的那种,奖励自然会稍逊数筹。

        但这全族性质的属性礼包,去年才刚刚得到过——钟诚清楚地记得,还是彭家祸事那会,自家小舅子带来的多环任务,冒着族灭危险才得到的上等礼包!

        现在整个钟家,体格较为强壮,就多亏了当时开出来的属性。

        全族体质+1点的效果。

        他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左右,空荡荡的祠堂来的有点心悸:“那这场事件任务,会有怎样的风险,才会在轮任务的时候,就获得这么强的礼包奖励?”

        钟诚想不通,但出于对钟家的考虑,他必然不可能有所谓的船到桥头自然直的想法:“要提早准备准备!”脸色有些凝重,没了先前得到随机事件礼包时候的欣喜:“如果能渡过这次事件任务,或许钟家,就能得到充足的展和进步…”

        当然作为掌控全局的老祖宗,有些话他只是在心里说的:“如果渡不过这次事件任务…那钟家绝对会遭个大灾!”并非危言耸听,现在的局势他能不了解?

        即将到来的旱情,幽冥阴世连家三叔祖的阴险手段,以及那什么龙珠!

        下意识的飘落在地面上。

        钟诚背着手细细思考着:“这轮任务是旱灾之前的准备,倒是没有什么难题,我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自家的三个兔崽子!”那些防旱方略和水车图册就是准备!

        毕竟无论前世的现代社会,还是今生的类中华文明社会,算是同源同性!

        对于治水自然都是相通的。

        用水利工程和各种水力器械合力,勉强抵御旱灾的影响,让老百姓能支撑着度过旱情最艰难的时候——实在不行,就只能安排灾民逃荒,但那样影响绝对较大。

        汲水县人口接近十余万,由于本就是产粮之地,又有汲水河连通漕河,所以一旦出现灾民逃荒的现象,如果组织不力,或是监管不严,稍有不慎,遇到情绪激动或别有用心者煽动,转瞬间就会酿成大祸,到时候别管是谁,裹挟进去能有好下场?

        想到这里,钟诚在祠堂里来回渡步:“这样不妥!这样不妥!”背着两手,脸色极为僵硬:“钟家好不容易在这扎下根来,不管是逃难还是被裹挟,都是不妥!”

        从零开始的困难程度,他本人在那56年的生涯里还是经历过的。

        不,还不是从零开始。

        最初的时候,钟诚还有家里传下来的两亩贫瘠的薄田糊口。

        虽说贫困交加难以度日,但起码只要种地就有口吃的,借着钟家人和连家人时而的接济,以及前世的知识和经验打底,勉强活下来不是问题:“不一样!”

        他咬咬牙:“任务已经接了,难不成还能再遇到什么妖精鬼魅不成?”

        上次闹妖怪的时候钟家势弱。

        现在,有了那位落魄侠客孙老汉归心,还不能护得家里安危?

        关键还有他这个在幽冥阴世混迹起来的祖宗,手里有颗来自系统的百年柳珠作为鬼修法器,虽说不懂到底怎么个用法,也没办法真正的和鬼修般催动起来。

        但是被老钟诚和他进行合作,那就是自动制导型号的法器!

        脸色稍肃。

        钟诚未雨绸缪:“等着改日,要再去趟阴世了!”

        毕竟老钟诚还属于鬼物,如果要来到阳世显然得费点功夫:“连七叔曾经说过,想来阳世,最起码要有足够的香火才行,这说明就有办法能上来!”微微眯眼。

        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用香火解决的办法,那肯定就不是办法!

        而且。

        谁说就真的会有事情,用的着在幽冥阴世的老钟诚?

        看着窗外的天色逐渐黑暗下来,冬日的夜空星星点点稀稀落落,连那月光都带了几分清冷:“这次的任务,真要拿出十二分小心和谨慎,来当场灾来应对了!”

        鲤鱼跃龙门都要经历逆流和礁石,何况是他这个乡下小地主的家族呢?!

        这点钟诚看得清:“托梦!”

        有些事,他要在梦里好好的和家里人提醒提醒。

        老大钟谦鞍的关于水利工程和灌溉系统的注意事项,老二的水车和龙骨车以及配套的灌溉用具,包括老三该怎么给两个哥哥帮忙,跑腿的时候注意什么。

        钟诚在梦里都叮嘱的相当细致,以至于每秒1点的香火值都用了很多。

        对于正事的消耗他可不在乎。

        然后,给三个孩子托梦完毕,他来到了土胚房前。

        眼里带着认真:“也得给自家婆娘提醒两句!”真到了某些关键的时候,钟彭氏这位当娘的,还是能起到拍板作用的:“这个家目前的主心骨,就是她了!”

        之前由于香火值较少,钟诚舍不得给这个婆娘多说两句。

        现在香火值充沛能不好好聊聊?

        钟诚的思维沟通系统:“托梦!”怎么说这都是自己的结之妻!

        叮!托梦成功!

        叮!您已经进入钟彭氏的梦境!

        叮!每秒将消耗香火值1点!

        叮!梦境内死亡或主动退出即可取消托梦!

        某种虚幻的联系出现在他的眉心,继而进入了土胚房内。

        稍有些许眩晕感,等钟诚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前的画面却还是这间土胚房:“…嗯?”他微微愣,旋即反应过来:“已经进入梦里了吗?”

        这间土胚房显得稍有破败,并没有之后修葺过的结实模样。

        缓缓扭头看去。

        两侧仅有低矮的用木头捆扎的院墙,以及破破烂烂的木门。

        并没有他在临死前,那另外修建的作为储藏室和厨房,以及祠堂的土胚房,外加给三个儿子修建的更加豪华和坚固的砖瓦房,包括后面的猪圈和牛棚。

        钟诚嘴角带着苦笑:“合着这还是刚从县城回来的那两年?”

        而这时候。

        土胚房的破烂房门被推开,有个穿着破旧襦裙的女子端着木盆出来:“诚弟,你怎么在这?”撩了撩耳边那垂下的青丝,清秀里带着刚强的面孔轻笑:“我在村外的田埂里摘了些野菜,今天晚上择择,等明个早上,咱们就能吃野菜粥了!”

        这是年轻时的钟彭氏,刚刚被他从县城骗回来的彭芊芊,从锦衣玉食到如今连身好衣服和好吃食都没有的乡下破落户,钟诚微微抿嘴:“…可苦了你了!”

        只是他说出来的话音带着沙哑,以及内心里对曾经天真的自责。